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职业经理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5

职业经理 连载中

职业经理

来源:追书云 作者:风吹裤裆凉嗖嗖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强烈的侮辱性话语让我心间一怒,我反手抽了旁边的椅子反手砸了过去。砰一声。椅子碎裂,正好砸在那家伙的身上。那些人被我的气势吓到,一时都愣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李阳捂着满脑子的血,气得整个身子都在哆嗦:“好你个杂种,你信不信老子今天干死你!”“好啊,你可以试试。”身体难受到极致我反而冷静下来了,翻身坐在地上,单手搭在膝盖上,冷笑看着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非得要个女人,要我吧

那股绝望像是一把利剑直接刺进我的胸口,让我心间一疼,理智随即也恢复了过来。

我看着身下的人,看着她近乎被我扒光的身体,浓浓的罪恶感侵袭了我。

可是我的身体不受控制,他还是想要,想要柳音,想要进入她的身体。

身后的那群混蛋见我听了下来,不满的啧了一声:“喂,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我可就自己来了,那妞的身材看起来这么饱满,上起来一定很爽!”

强烈的侮辱性话语让我心间一怒,我反手抽了旁边的椅子反手砸了过去。

砰一声。

椅子碎裂,正好砸在那家伙的身上。

那些人被我的气势吓到,一时都愣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李阳捂着满脑子的血,气得整个身子都在哆嗦:“好你个杂种,你信不信老子今天干死你!”

“好啊,你可以试试。”

身体难受到极致我反而冷静下来了,翻身坐在地上,单手搭在膝盖上,冷笑看着他。

“好,你等着我,我待会儿再来好好收拾你!”

他一时摸不准我的情况,畏缩了下,大概想到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抱着相机,放下一句狠话就带着兄弟跑了。

门啪一声关了,门外传来稀稀落落的反锁声还有对话声:“不是,老大,就这么放过他了?”

“你懂个屁,老子们的最终目的是芳姐又不是他,等回来再慢慢收拾。”

人都走后屋子里又静了下来。

没有灯光,只有从顶上一个小窗户里面透进来的一点细微的光。

那边柳音赤裸裸的躺着,许久不见我动静,悄悄爬起来,用细小的声音胆怯的叫我一声。

可是我现在不能答应她,也不敢答应她。

那药效可不是吹的。

我现在浑身的仿佛岩浆似的,奔腾着要爆发,尤其是下面,只要稍稍一动,感觉跟要炸了似的。

见我久久不回答,柳音微微动了动,慢慢朝我爬过来,然后伸出手要过来碰我。

“你别动我!”

我猛的出声,她吓了一跳,刚刚收回去眼泪又要冒出来了。

我看着有些头疼,用了很大的力气这才放软了声音解释道:“我吃了药,你别过来,如果不想刚刚的事情发生你就别过来。”

她闻言哆嗦了下,抓着身上破碎的衣服满是惶恐的道:“那要怎么办?我能帮你什么吗?我帮你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打点冷水,或者我给你擦擦汗!”

她说着,左右看了看,大概是意识到了自己说了傻话,咬了咬唇,慢慢朝我挪过来。

浓烈的处女香再度侵入我的鼻翼,浑身的血液都奔腾着往下,我下面那玩意儿疼得要人命。

“别过来,求求你别过来了!”

我痛苦的捂着下面,满地打滚,忍不住闷哼出声。

她被我这个样子吓到,手足无措的跪在旁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问我:“我该怎么办,林辰,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想、办法逃出去,然后、然后给我找个女人回来,不然我今天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我的话音刚落,随即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久久不见动静。

我正觉得奇怪,刚刚睁开眼睛,然后就见柳音红着脸咬着唇跪在我面前。

“你、你要干嘛?”

柳音抬眼看着我,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如果你非得要个女人的话,那就我吧!”

说着,她咬着唇,生硬的搬开我的手,朝我下面俯下身来……

拿芳姐一夜情

“别……别这样……”

我想要忍住心里的野兽将她推开,可欲望却像魔鬼般把我侵蚀,污浊了我的心。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无可忍耐地往她那两瓣粉嫩红唇凑,一只手更使劲地摁住她的脑袋。

一发、两发、三发……

我不清楚自己究竟来了多少发,只知在这幽暗的小屋子里响遍了我跟她的急喘。

直至最后,我像烂泥般瘫软在地,她面红如桃,胸剧烈起伏,上下跳动的白花花肌肤在昏暗里都依稀可见。

“咋、咋样,还要不要?”

她吐气若幽兰,一双瞳孔宛若钻石般在发光,看得我又是一阵心跳加速。

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女神会如此帮我,若是传出去,以她的背景,我会不会死得十分难看?

虽然体内欲火未消,甚至已经不满足于她此刻的办法,真想直接借着药劲撕碎她那仅存的衣裤,将她狠狠压倒在地又是一番。

我压住了欲望,理智占上风,不再像之前那般无法控制。

坐起身来,我摇了摇头表示无碍,遂即强忍身体的疲惫,拉着她往外走。

“我们……要去哪儿?”

她面颊潮红的看着我,脸蛋上全是羞涩。

或许做的时候没啥,但事后换作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有些尴尬,毕竟让她这样的千金小姐给我这样也挺为难的。

走到门边,我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依稀听到有人在说话,但不多,我估摸着也就两三人看守的样子。

他们似乎在谈论柳音的样子,从对话来判断,居然是想进来轮干她。

还没等我推门出去就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对方像是真的要趁李阳没在,好进来杀个回马枪。

我四下一扫,屋里散落着几张破旧椅子,念想转动间拉着柳音到椅子旁,二话没说就把她扑倒在地,同时将她那本就有些露点的衣服裤儿给扯开大半。

“你……你要干嘛?”

她惊骇不已。

我迅速脱掉裤子将她压在身下,“别闹,装一下。”

已经听到有人在开门,压根来不及对她解释太多,我压住她的身体立即就上下耸动起来。

当然,并没有进去,只是在门外徘徊。

可即使如此,还是触摸到了女人的敏感部位,我能清晰感受到她的娇躯在轻颤,呼吸更为急促了几分。

当门被打开的刹那,柳音许是明白了我的意思,配合着大叫,不断假装要推开我,于挣扎中骂我混蛋、畜生、败类、流氓……

“玛德,真他妈畜生,好一朵鲜花就这样被牛粪插了,操。”

进来的人张嘴就骂,气得我真想跳起来给他两巴掌,难道这群混蛋就不畜生了?他们进来无非也是为了柳音的身子。

“操,滚边儿去……”

上来两人就直接把我给踢开,翻滚两圈撞在破旧椅子上,我佯装疲惫不堪的样子,像死狗一样往柳音的方向爬,却又一副精疲力竭,像被掏空了。

“你……你们要干什么……”

柳音害怕的往后退,惊恐交加,浑身上下暴露的点立即吸引了几人的目光,给我创造最有利条件和机会。

看着进来的只有三人,我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还在我能干翻的承受范围。

“干啥?你说哥哥要干啥?与其便宜这小畜生,不如便宜哥几个爽爽……”

“把嘴张开,老子弄上面。”

“我要前面。”

三人奸笑着接近柳音,我怀疑他们绝逼受了小电影的荼毒,三人一起干,这他么是要弄死柳音的节奏。

“滚,你们滚开,别过来……”

柳音此刻的害怕已经不是装的了,我看到她粉嫩的脸颊涌出恐惧和苍白,是真被吓住了,但如此效果最是好。

三人摁住了柳音,将我给直接忽视掉。

听着他们的狂笑,我趁三人眼珠子被柳音吸引的机会悄悄摸了起来,他们太聚精会神了,压根没注意到我的动静。

我的起身被柳音瞧见了,她居然叫的更加大声,挣扎愈发厉害,完全将三人给吸引住。

听到他们笑得更加张狂,我冷笑着暴起,抡动椅子就从后面砸在一人后脑,气都不带喘的,立时就抡翻了两人。

“草泥马……”

见另一人反应过来就要对我动手,我低喝间猛地一脚将他给踹翻,遂即奔上前抡起椅子就给他来了两下。

另两人挣扎着起来跟我动手,本认为可以打赢,却忘了之前曾跟柳音小战一番有些力竭,此刻竟被两人给生生摁住。

我努力挣扎着还手,最后还是柳音操起椅子给这两人来了一下才把我给解救出来。

我俩提好衣服和裤子,不再给他们机会,直接就冲出了小黑屋。

狼狈的模样立即引来无数路人回头,特别是柳音的露点,更是让无数男人抓狂红眼。

柳音紧紧抓住我的手问:“接……接下来去哪儿?”

我让柳音先回家,她留下来只能给我增添麻烦,毕竟李阳真正的目标是芳姐。

“谢……谢谢……”

柳音羞红着脸在我脸上啵了一下,弄得我呆愣愣的还没反应过来,她就直接钻进了出租车。

靠,啥情况?

我有点懵逼,这女人是喜欢上我了?心跳瞬间加速,比之前她给我那啥还激动。

这种心里痒痒的感觉像是被猫挠了一下,莫名激动和亢奋。

我压下激动,急忙往酒吧赶,十分担忧芳姐的情况。

刚回到酒吧就听手下人说芳姐接了个电话急匆匆就走了,我的心立即悬了起来,她会去哪儿?

我掏出手机急忙拨通芳姐的电话,片刻便接通,但对面十分吵杂,还有男人的尖笑,听起来像是李阳的嗓音。

“操……”

我攥紧手机,牙关咬到底,恨不能长了翅膀立即飞过去。

我压低了喘气没敢说话,怕惊动对面的人。

从他们的对话听到了地点,是芳姐可以说给我听的,当下来不及多想,急匆匆就往千月海滩去。

地方离我这儿并不远,走路二十来分钟,开车也就七八分钟的样子。

千月海滩是一家洗浴桑拿全方位服务地点,位于市中心,就是李阳表哥开的场子,芳姐进入里面就跟龙潭虎穴没差。

我带了两个面貌清瘦的打手,让两人谎称是李阳的朋友,打探到李阳的房间,噔噔噔踩着楼梯就往三楼去。

还没接近包房就瞧见门外站了不少李阳的小弟,我对身边的人一使眼色,他会意地上前假装跟人惹麻烦,吸引了那群人的注意力。

我则领着另一人摸进了隔壁包房,所幸里面没人,又因为每间包房的窗户和阳台是相连的,我便爬上了隔壁阳台。

刚到阳台就瞧见芳姐衣衫不整地被绑在床上,李阳斜靠着不断挑逗她,嘴里还说着污秽的话。

胸中升起腾腾怒焰,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真想立即扭断李阳的脖子。

芳姐咬牙切齿,“我保证,你会死得很难看。”

“能拿芳姐一夜情,死也值了,何况你以为马正那家伙真敢跟我表哥闹翻?就为个女人?哈哈……”

我知道芳姐有个干爹,却还是首次听到那人叫作马正,更晓得李阳说的绝对没差,马正不会为了芳姐真个跟李阳后面的人大动干戈,既伤人又伤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