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最好不要再相欠

更新时间:2021-03-27 11:56:17

最好不要再相欠 已完结

最好不要再相欠

来源:追书云 作者:钱八八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你是……你是赵信吗?”“哟,认识我?”面对男人挑衅暧昧的目光,谭欢欢紧张的不行,“我,我是谭欢欢,求你救救我爸爸。”“啊……知道了,谭市长,哦不,前市长的千金,顾雁南不是挺喜欢你的吗,你怎么不去求他?”谭欢欢死死咬着嘴唇,包厢里的人目光全都落在她身上,她拽着短短的裙摆,感觉自己像是被扒光了给他们看。硬着头皮,“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帮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怎么可能喜欢她-钱八八

谭欢欢从二楼走下来,脸上挂着尴尬的笑,“静静,你,要和顾雁南订婚了吗?”

“欢欢,对不起……”

封静脸上露出愧疚的神色,被顾雁南掰开的胳膊也垂了下来,“我知道你喜欢雁南十几年,可我也喜欢他,而且顾阿姨已经承认我了。”

谭欢欢盯着那张熟悉冷酷的俊脸,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褪尽,“这样啊,那,祝你们幸福,你们门当户对……挺好的,挺好的。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谭欢欢狼狈的跑上楼,喉咙里像是卡着一根刺,她死死的咬着手腕将自己埋在双人床上,泣不成声。

顾雁南脸色越发冷清,盯着封静,“我说过,我们两个是政治联姻。”

“雁南……”

顾雁南丝毫没有理她,直接大踏步的上楼,在他身后,封静苦笑,眼中闪过嫉妒仇恨的神色。

很快,砸门声传进来,夹杂着顾雁南怒意的声音,“谭欢欢,限你三秒之内给我滚出来!”

她死死的咬着唇,凭什么,凭什么都要和别人订婚了还来招惹她……

就在顾雁南怒意冲天准备砸门时,咔哒一声门开了,看着眼前瘦弱的女孩,他心里竟然有些烦躁。

他伸手一把将谭欢欢捞进怀里,可却被她躲开了。

“顾雁南,你喜欢我吗?”

那双泪汪汪的眼睛盯着他,顾雁南蹙眉,旋即像是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冷笑一声,“你吃错药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你!”

“你喜欢我。”

谭欢欢双手紧紧攥成拳头在身侧颤抖着,她咬着牙,直直的盯着顾雁南的眼睛,“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喜欢我。你别骗自己了,凭你的能力,就算我爸爸以前是市长,你也不可能对我唯命是从!”

谭欢欢孤注一掷的吼了出来,顾雁南,承认吧。如果你承认,我还能说服自己继续爱你……

“闭嘴!贱人!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这么浪荡的女人!”

顾雁南双目猩红,眼前的女孩从三年级开始喜欢他,纠缠他,一直都是温婉大小姐的模样,可现在她却是像极了受害者一样质问他。

顾雁南太阳穴突突的跳着,他怎么可能喜欢她?!

恨她都来不及。

他一把抓过跟上来的封静的胳膊,铺天盖地的吻落了下来。

在陌生甚至让他有些反感的嘴唇上辗转研磨,封静满脸享受,他倏然松开手,“谭欢欢,这样的证明你还满意吗?”

说完,顾雁南扔下一句话便已离开。

“是死是活随便你。”

这句话回荡在耳边,她将手腕咬出了牙印,背靠着墙壁不断的下滑,封静愧疚的扶着她,“欢欢,真的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静静,你让我冷静一下好吗?”

谭欢欢将自己关在卧室里,脑子里嗡嗡的一片乱,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她最好的闺蜜,她常常跟她说顾雁南哪里好,跟她说顾雁南喜欢什么,到头来封静要和顾雁南结婚了。

第二天,顾雁南便派人把她的手机送了回来,谭欢欢跟妈妈说最近在封静家里住。

这天晚上下楼吃饭,却蓦然发现客厅里摆放着裙摆超大的婚纱,上面缀满了珍珠。

背叛-钱八八

华美的不像话,看着熟悉的款式,她眼眶有些湿润,封静见了连忙让佣人把婚纱拿下去。

“欢欢,抱歉他们没注意,我下次会提醒他们不要这么招摇的。”

“没关系,订婚么,本来就是一件喜庆的事,恭喜你啊。”

这件婚纱,她早就看中了,还跟封静说过如果嫁给顾雁南,一定只穿这一件。

她自嘲笑笑,转身想要回卧室把自己封闭起来,可手腕却猛然被人攥住。

回头就看见封静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谭欢欢摸了摸眼角,“我真的不会介意的,我现在家都没了,怎么可能还在意什么爱情……”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帮你。”

……

穿着紧身的白色小礼服,谭欢欢伸手捂着V领的胸口,局促且紧张。

昏暗的走廊里,封静有些犹豫,“欢欢,不然我们还是走吧,这样还是太冒险了……”

“别走。”

谭欢欢的手在颤抖着,她抓住了封静,眼中带着恳求,“你确定如果说服他,我爸爸就会减刑吗?”

“对,赵信的父亲是这次的负责人,他是他爸爸老来得子,只要说服他,至少你爸不用坐牢。”

“静静,谢谢你。你走吧,我一个人能行的,我不会连累你。”

说完,谭欢欢握着门把手的手微微用力,已经推门进去。

她刚走进去,立刻被烟雾缭绕呛的不停地咳嗽,一条胳膊伸过来直接将她拉进了怀里,“哟,今天这妞儿挺嫩啊。”

谭欢欢立刻蜷缩成一团缩着脖子躲避男人毛手毛脚。

“你是……你是赵信吗?”

“哟,认识我?”

面对男人挑衅暧昧的目光,谭欢欢紧张的不行,“我,我是谭欢欢,求你救救我爸爸。”

“啊……知道了,谭市长,哦不,前市长的千金,顾雁南不是挺喜欢你的吗,你怎么不去求他?”

谭欢欢死死咬着嘴唇,包厢里的人目光全都落在她身上,她拽着短短的裙摆,感觉自己像是被扒光了给他们看。

硬着头皮,“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帮我?”

“帮你?”赵信摸着下巴,讳莫如深的眼神在她裸露的肩上扫了一圈,“我给你两个选择。”

“什么?!”谭欢欢十分激动。

“顾雁南跟我有仇,你帮我把他公司的财务报表偷出来,我就帮你。”

“可是……”谭欢欢咬着唇,她虽然不聪明,但也知道这东西不能随便给别人的。

看着她犹豫的神态,赵信嘿嘿一笑,“不答应也成,那你就走吧。不过据我所知,你父亲很有可能是终身监禁……”

“我答应你!”谭欢欢急了,“是不是只要我把CN的财务报表弄来,你就帮我?”

“对,不过要看你能不能弄来了……”

谭欢欢肩膀不停的颤抖着,爸爸年纪大了,还有心肌梗侧,她绝对不能让爸爸终生监禁,顾雁南,对不起。

我只能这么做。

此刻,包厢门外,顾雁南整个人冒着森森寒意,封静紧张的看着自导自演的这一幕,乖巧的拦下了顾雁南准备拧开门的胳膊,“雁南,可能欢欢只是缓兵之计!”

“滚!”

顾雁南一拳砸在墙壁上,手背很快浸润出鲜血,他恼怒的胸口剧烈起伏着。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