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爱是你给的痛

更新时间:2021-04-05 15:27:47

爱是你给的痛 已完结

爱是你给的痛

来源:追书云 作者:暖语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季半夏进监狱第二天,监狱就打电话说季半夏不是本国人,被英国那边的人带回去审问,不到半个月,据说季半夏得抑郁症自杀了。这已经死掉的女人,怎么又敢出现在他面前?“以前的那个季半夏是已经死了。”季半夏朝他凑近,“站在你面前的,是另外一个季半夏,专门回来复仇的,你怕吗?”季半夏另一只手不安分,摸到他身上,撩拨着。“白先生,你来,是想跟我幽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爱是你给的痛:说她是破鞋?

季半夏看着她演戏,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笑道:“我怎么过分了?好像是白小姐你自己不小心的吧?”

佟安好这才发现自己酒杯是空的,而季半夏半杯红酒还在,脸色有些难看。

怎么可能,刚刚不是季半夏泼的自己吗?

见大家对自己指指点点,佟安好很是狼狈,转身就走。

没想到踩到裙摆,‘刺啦’一声,黑色的礼服竟然从她身上掉了下来!

身材姣好的佟安好就这么赤裸裸暴露在众人眼前。

甚至有些男人,看向她的目光猥亵。

“啊!!”佟安好惊叫,急急忙忙把裙子捡起来慌乱遮住自己。

季半夏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啼笑皆非:“白小姐,你这是在哪订购的礼服,质量太差了吧,到时候记得让人家赔钱。”

佟安好气的浑身发抖,狠狠的瞪了季半夏一眼,匆匆离开。

季半夏懒懒收回视线,不经意扫到人群中的白少擎,也没有理会的样子,转身回了人群,继续和大家谈笑风生。

白少擎紧紧盯着她的背影,目光阴鸷。

这沉着,杀人不见血的季半夏完全就不是他记忆中,那个胆小怕事的女人!

随着宴会往后推进,一圈人问候下来,季半夏也喝了不少酒。

“呕!”洗手间内,季半夏半蹲在马桶边上,大吐完后才觉得舒服,摇摇晃晃去洗手台,接水洗了洗口。

没想到再抬起头,就看到后面站着白少擎。

“白先生,这可是女厕。”季半夏从纸盒抽出纸巾擦了擦手,然后才向着白少擎走过去,“你这样进来,是要把别人都吓跑吗?”

“难不成......”她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圈圈:“专程来找我的?”

这妩媚妖娆的样子是以前没有的,白少擎心里很不舒服,抓着她那只手,冷笑起来:“季半夏,你不是死了吗?”

季半夏进监狱第二天,监狱就打电话说季半夏不是本国人,被英国那边的人带回去审问,不到半个月,据说季半夏得抑郁症自杀了。

这已经死掉的女人,怎么又敢出现在他面前?

“以前的那个季半夏是已经死了。”季半夏朝他凑近,“站在你面前的,是另外一个季半夏,专门回来复仇的,你怕吗?”

季半夏另一只手不安分,摸到他身上,撩拨着。

“白先生,你来,是想跟我幽会?”

隔着薄薄的料子,白少擎似乎能感受她指间温度,讥讽的笑在唇边漫开:“我对一个人尽可夫的破鞋,不会有兴趣。”

人尽可夫?

破鞋?

侮辱性的话像一把刀子插在季半夏心口。

“有没有兴趣,我试试就知道了。”很快,季半夏就恢复正常,轻笑着。

是不是有了其他男人,学来了这些妩媚的招数?

想到她曾经这么对其他男人,白少擎直接把她一条腿拉了起来,季半夏去推他的手,还是慢了两秒。

爱是你给的痛:刚刚好,十秒

白少擎也吸了口冷气。

“白先生,不行了?”季半夏故意扭着细腰。

“刚刚好,十秒。”

十秒??

“季半夏,我让你看看,我到底行不行!”是个男人被这么羞辱都会愤怒,白少擎抓着头发把人翻了过去……

季半夏有些懵了。

“少,少擎??”身后传来佟安好的声音,白少擎动作一顿,回头就看到佟安好站在那,脸色苍白,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幕。

季半夏把白少擎推开,坦然自若的穿好衣服,还理了理头发。

“你们这是?”是个人都能看出来现在是怎么样,佟安好也是明知故问,面上不做声,手指几乎抠进门板里。

她收到短信,说白少擎在女厕跟别的女人私会,匆匆赶来,没想到竟然是白少擎跟季半夏,刚刚那一幕,简直让她气的发抖。

那条短信肯定也是季半夏发的,就是想让她看到!

“白太太别误会,我们就是聊聊天而已。”季半夏说的特别顺口,借着还有事要离开,和佟安好擦肩而过。

“男人嘛,都是对前妻比较念旧,白太太也别介意。”

这番话真的要把佟安好给气炸了。

她没来时,他们已经做了吗?

“少擎,我才是你未婚妻。”佟安好走上去,抓着白少擎的手,“你忘了,她害得你妹妹如今还躺在医院没醒,你又怎么能......”

“我没做什么。”白少擎冷冷道,推开她的手径直离开。

佟安好紧抓着手,看着白少擎离开。

季半夏这女人一出现,他就迫不及待的,跟她在洗手间幽会吗?

.....

“哇塞,半夏你厉害。”得知季半夏在宴会上的精彩手段后,周瑶朝她竖起大拇指,“才回来就开了这么好一个兆头,让人心情大好啊!”

“开胃小菜而已。”季半夏喝了一口果汁,一字一句,发自内心,“复仇才刚刚开始,我要佟家树倒猢狲散!”

想到未出世就流掉的宝宝,季半夏几乎同的无法呼吸。

当年的车祸,她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其中一定有佟安好动手脚!

如果不是佟安好,她差点死在监狱。

“放心,我陪着你呢!”周瑶知道她想起了往事,安慰她,“还有白家,咱们全部都不能放过!”

白家......

季半夏脑海浮现昨日,白少擎的模样,那是她少有看到他失控的样子。

呵,他不是从来都如奴仆一样看她吗,怎么会那副狼狈的样子?

周瑶看了季半夏一眼,问道:“半夏,你不会?”

她并不想看到季半夏这副表情。

“不过是逗逗他,让佟安好赶过来看戏。”季半夏挥去脑海那些画面,扭头看向窗外:“在我失去孩子的时候,心也死了。”

当初她失去孩子,又被诬陷送进监狱,而他,只是冷眼旁观。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