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但愿这是梦一场

更新时间:2021-04-11 13:13:34

但愿这是梦一场 已完结

但愿这是梦一场

来源:追书云 作者:青梨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这张皮子是你姐姐喜欢的,她身体孱弱更需要保暖,回头我会差人给你送顶帽子来,能将头部遮住即可。”何瑾瞪大了眼睛,声音有不受控制的凄厉:“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她不顾手腕上的疼痛,猛地一撑坐了起来。再疼,还能比得过心里的疼?“难道我不是您的女儿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何瑾大声质问,眼泪滚滚而下,那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近在咫尺的母亲,想要一个答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年而已

前院正厅里,清晰的谈话声传了出来。

“大夫,那落发就没法医治吗?”邱子谦略带着些紧张的声音道。

“邱公子,先前老夫便说过,那虎狼之药极伤身体,落发算是比较轻一些的症状。”

“她的双臂为何红肿不堪,那伤口真的不能用药吗?”

“若想继续以她的血液为药,伤口是不能用药的,普通的药都会影响到血液的药性,即便是真的要用药,亦是虎狼之药,用后怕是二姑娘会连连呕吐,无法进食……”

屋外,何暖裹紧了身上的披风,泪凝于睫,猛地推开门闯了进去。

“相公,我不治了,妹妹为我受这样的苦楚,我于心不忍,我宁肯死也不会再治了……”

“暖儿!”

邱子谦不知为何,脸上带了一丝紧张,忙冲过去把人抱在怀里,柔声道:“别急别急,总会有办法的。等你身上的胎疾解除了你妹妹就无需再受这样的痛苦了,这段时间就先委屈她了!”

“可是我刚刚听相公说,妹妹的头发都开始掉落,手臂红肿的厉害却又无法用药,我不想让妹妹受苦了,我宁可咳死…索性就让我这不争气的身子就此去了罢!”

说着就要挣扎着往旁边的柱子上撞,邱子谦赶紧死死的抱着,跟进来的丫鬟婆子紧声的劝着。

“暖儿别冲动,你若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办?”

何暖的哭的梨花带雨:“可妹妹怎么办?女孩子最重相貌,怕是她也不想受这样的苦楚,我们不能逼她!”

“你妹妹明知道你胎疾顽固,日日受急咳之苦,她若都不心疼你,又如何值得你心疼她?”一道威严的声音传了进来。

众人抬头看过去,却是何夫人进来了。

“岳母!”

“母亲!”

何暖从邱子谦怀里挣扎出来,扑进了何夫人的怀里嘤嘤的哭着。

“好孩子,你身子弱别再哭坏了身体。”何夫人柔声拍着她的背,“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又何尝不心疼你妹妹?若是老天爷真开眼,我宁可一人受你们两人的苦楚,折磨我致死我都甘愿。”

“母亲,您这是什么话,您这话可诛女儿的心了。”

“岳母言重了,我们做晚辈的又何尝愿意您受苦?”邱子谦也沉声道。

“那就都好好的,你妹妹生来便是为了彻底根治你身上顽疾的。”何夫人看着女儿女婿,道,“若是暖儿身上的胎疾彻底根除,你们两人的后代都不会再受胎疾的痛苦,不过是让瑾儿一人受些日子的痛苦,但是能换来你们世世代代的健康,相信瑾儿应该会想通这个问题的。”

邱子谦的眼睛亮了起来,有些期待的看向旁边的何暖。

他一直想要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可因为何暖身体的原因不敢轻易让她怀孕。

如果胎疾真的能根除,那么他就可以跟何暖生一堆孩子,何等的其乐融融。

“大夫,能根除是吗?”邱子谦转身问那大夫道。

老大夫点了点头,道:“可以是可以,但需要那姑娘放三年血。”

邱子谦松了一口气:“三年而已,不多!”

院子里,一道轻微的嗤笑转瞬即逝。

快的像是错觉!

质问

何瑾身边的婆子进来了,依次行了礼,有些紧张的说了何瑾的要求。

邱子谦一听忙吩咐旁边的下人:“去开了库房,将那张雪貂皮给二小姐送去。”

何暖面色微微一变,嗔怪的道:“前两天才许了我,这会儿又让你许出去了。”

邱子谦一怔,还没等他说话就见何暖噗嗤笑了:“跟你开玩笑的,妹妹比我更需要,别说一张了,就是十张都送了妹妹我这做姐姐也绝无二话。”

“暖儿最是通情达理的!”

何暖遮去眼底的妒意,露出娇羞的笑容。

不知为何,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总觉得相公对何瑾的态度没之前那么冷硬了。

许是看出了女儿脸上的变化,何夫人自搀着她出了正厅往她住的院子走去。

路上小声道:“你呀,就是心思太重,千万别瞎想些有的没的。”

“女儿就是心里不安,相公只能是女儿一个人的。”何暖嘟嘴不悦的道。

眼里是满满的占有欲。

她永远忘不了那年何瑾在漫天的雪花里欢快的起舞,雀跃而古灵精怪的样子充满了朝气。

那时的邱子谦就站在假山后头定定的望着在雪中起舞的少女。

那灼亮的眼神暖了整个寒冬,也深深的刺痛了何暖的心。

她不许邱子谦用那样的眼光看何瑾。

当时那灼亮的眼神让她心慌。

邱子谦是她的,自十岁那年见过便不曾再忘却,只能是她一个人的,就连那样的眼神也只能落在她身上。

何瑾醒来便觉察到身旁有人注视着她。

睁开眼看清来人,眼底瞬间凝起一层薄雾。

至今她都不相信那日冷漠的吩咐人把她捆进笼子里的人是自己的父母。

哪怕双臂痛的无法抬起,火辣辣的痛感清晰且令人窒息,她都希望这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

可梦会这么真实么?

不会的!

要说恨,她自然是恨的,可心里仍存着希望。

母亲终归是心软了不是吗?

“母亲!”

喉咙里的哽咽带着对温情的渴望。

要是母亲说一句委屈你了!

再能扑进母亲怀里哭上一场。

这几日的痛苦也算没白受。

“家里已经放出了消息,你暴毙身亡,自此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待在邱府帮你姐姐彻底根除那胎疾,将来自会有你一份体面。”何夫人摸着手里那张上好的雪貂皮,毫无温度的眼光看着因为双臂肿胀连带着脸都有些肿起来的何瑾,道,“别闹脾气,也别想着逃走,没了户籍一旦出了这个府门,你连个安身之地都没有。”

“这张皮子是你姐姐喜欢的,她身体孱弱更需要保暖,回头我会差人给你送顶帽子来,能将头部遮住即可。”

何瑾瞪大了眼睛,声音有不受控制的凄厉:“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她不顾手腕上的疼痛,猛地一撑坐了起来。

再疼,还能比得过心里的疼?

“难道我不是您的女儿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何瑾大声质问,眼泪滚滚而下,那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近在咫尺的母亲,想要一个答案!

何夫人微微别开了视线,叹道:“你生来就是为你姐姐续命的,就全报我这些年的养育之恩,明白么?”

“不明白,您若如此不喜我,大可以在我生下来的时候就把我掐死,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我?您告诉我,告诉我呀!”

何瑾伸出手疯狂的摇动着何夫人的肩。

手腕上有新的黏湿感,不知是新伤裂开了还是旧伤又破了。

一团崭新的殷红沁了出来,触目惊心!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