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沫沫情深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9

沫沫情深 已完结

沫沫情深

来源:追书云 作者:空留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听妈妈说沫沫暑假去找妈妈了,回来后就很不高兴,说不定沫沫就是打电话给妈妈去了呢?要是她妈妈态度不好,她问了不是让人更难过吗?高中放学迟,第二天宋以沫吃过午饭后去找老师请假,“陈老师,我想请一个小时假去趟银行,放学后银行都关门了。”陈碧玲对这个上课认真听讲的学生印象深刻,后来翻了她的档案就想起了苗芷若的父亲来给两人拿外宿批条时说过她家的情况,这会也只以为她是要去取生活费,没有二话就同意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熟悉的人

曾经经历过地狱式的高中三年,宋以沫很清楚这三年会有多辛苦,可苗芷若不知道,一大早就元气满满神采飞扬,一路都在说不知道同学怎样怎样,老师怎样怎样,那期待的模样不像入学的高中生,倒像是才进入校园的小学生。

“对了,我妈说今天去给我买个自行车,能带人的那种,沫沫,以后我带你上学。”

走路去学校也就半小时,算不得远,可有自行车的话应该十分钟就够了,多出来的二十分钟能背下几道政治题,宋以沫也觉得这样挺好,点头道:“你每天早上多吃点,别半路没了力气反要我来带你,你太重了,我带不动。”

“哼,小看我,等着看谁带谁吧。”

两人到教室时班上的同学都到得差不多了,认识的凑一起说着话,边时不时转头张望几眼,独个儿坐着的翻着书玩着笔,有意无意的左看看右看看,和谁视线对上了不约而同的笑一笑,再矜持的转回视线,年轻的心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暗藏着兴奋和期待。

宋以沫接触到了几回这样的视线,她都浅浅回了个笑,于她来说这些人都是第二次相识了,便是曾经有过各自的心思,甚至为了名次争过高低生过矛盾,这些人在她需要的时候也都伸手帮了她。

不管是同情也好可怜也好,她都是实实在在的受了惠,这三年,她会尽最大可能的和大家好好相处,退让一些也无妨。

“咳咳……”门口走进来一个带眼镜的中年女人,看着有些严肃,宋以沫却知道她的心再柔软不过,可惜好人总是被欺负,被人欺,也被天欺,老公在外面有了人执意和她离了婚,在她读大三时更因肺癌过世。

“同学们好,我是高一二班的班主任陈碧玲,要是没有意外,今后三年你们都归我管。”

转身在黑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陈老师继续道:“希望大家在这三年里都能拼尽全力,以期考上一个好的大学,当然,我知道有些人心思不在学习上,这样的我也不强求,不管你是睡觉还是看课外书,做隐蔽些,一定不能影响其他同学,更不能明目张胆挑衅老师,要是做不到我就只好请家长了,大家都听明白没有?”

“听到了。”

稀稀啦啦的话不甚整齐,陈碧玲眉头一皱,越加显得严肃,“大点声,没吃饭吗?”

“听到了。”

陈碧玲这才满意的点头,转而说起别的,宋以沫听得很认真,视线一直跟着陈碧玲走。

“班干部按成绩来定,期中考试过后再重选,班长陈真,副班长刘定红,学习委员宋以沫……”

“数学课代表张胜,语文课代表宋以沫……”

苗芷若在桌子底下竖起大拇指摇了摇,宋以沫只是笑,全是意料之中的事,她还知道期中考后重选,她依旧是学习委员,芷若却当了整个高中唯一一个女体育委员。

接着就是排坐位,担心学生早恋,高中已经不会男女混坐了,苗芷若比宋以沫高了半个头,自然不可能做同桌,前后隔得老远。

总的来说,开课的第一天,乱中有序。

从开学第一天起,宋姥姥每天都会给宋以沫两块钱,不多,只够她上午两节课后饿了去买个面包和一包牛奶垫垫肚子,她省了三天省出来三块钱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人接起来了,不等她说什么那边就连声道,“宋小姐吗?您稍等一下,翟先生马上过来。”

宋以沫不知道要等多久,她有点担心三块钱不够电话费,好在对方并没有让她多等,一道还算熟悉的声音从那头响起,“我是翟慕杨,没想到今天才接到你的电话。”

之前还担心钱收不回来的宋以沫有些不好意思的扯着电话线,不过她向来是实诚孩子,也不隐瞒自己的难处,“我身上的钱都给你了,今天才存够三块钱打电话,对了要快点说,我怕钱不够,你手边有纸笔吗?”

那头有一瞬间明显的停顿,很快就有声音传过来,“你说,我记下来。”

“工行,存折号是XXXXXXX,记下来了吗?要不要我再说一遍?”

“记下了,XXXXXXX,对了吗?”

“对,你什么时候打钱过来?”

在宋以沫看不到的地方,翟慕杨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往后靠躺在沙发上,扣子没有扣上,露出白色的绷带,听她这么说就好像透过电话线看到了那天那个一脸认真的说‘我家很穷’的小姑娘,想必她现在一定也是这么认真的表情在和他说话。

8-钱到手了

在宋以沫看不到的地方,翟慕杨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往后靠躺在沙发上,扣子没有扣上,露出白色的绷带,听她这么说就好像透过电话线看到了那天那个一脸认真的说‘我家很穷’的小姑娘,想必她现在一定也是这么认真的表情在和他说话。

-----------------------

“马上就去给你存钱,放心,一定是十倍,再加上我的谢意。”

“十倍就够了,多的我不要,说话要算数。”宋以沫卷着电话线,低头看了眼手腕上廉价的电子表,“我要挂电话了,长途电话好贵。”

“等等。”翟慕杨下意识的留住她,可留下来了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坐起身从烟盒子里抽出一根咬住,又去拿打火机,清脆的声音从电话线传过去,宋以沫在这边恍然,“你在抽烟,对身体不好。”

宋以沫不喜欢不珍惜生命的人,她当年那么努力都没有留住姥姥的性命,可有些人却偏不将生命当一回事,有时候她也会自私的想,要是能将这些人浪费的生命换给姥姥就好了,可惜世界上没有这种法术。

这还是头一次有人对翟慕杨说抽烟对身体不好,一时间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等他反应过来,烟已经按灭在烟灰缸里了。

“翟先生,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我要挂电话了。”

“有,恩,对了,打电话的钱是你家人给的吗?”

“恩,我姥姥给我买东西吃的,上午会饿。”

“怎么省的?”

宋以沫老实的有问必答,“姥姥每天给两块,我用一块钱买面包,留一块钱不用。”

“够吃吗?”

“还可以,明天就不用省了。”

翟慕杨想说我有很多钱,想吃什么都管够,可这话从脑子里过了一遍又回到了肚子里,他要真这么说了,这小姑娘怕要把他当成怪叔叔了。

“翟先生,我真要挂电话了,没钱了,再见。”

“好,有空了我去看你。”

“嘀嘀嘀……”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他最后一句,翟慕杨放下电话,有些后悔没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她,这几天为了等她电话这电话旁边就没离过人。

那边宋以沫拿着找回来的四毛钱松了口气,好在没有超时。

苗芷若踩着自行车在阴凉处等着,看她出来脚一蹬就来到她面前,半句都没有多问。

听妈妈说沫沫暑假去找妈妈了,回来后就很不高兴,说不定沫沫就是打电话给妈妈去了呢?要是她妈妈态度不好,她问了不是让人更难过吗?

高中放学迟,第二天宋以沫吃过午饭后去找老师请假,“陈老师,我想请一个小时假去趟银行,放学后银行都关门了。”

陈碧玲对这个上课认真听讲的学生印象深刻,后来翻了她的档案就想起了苗芷若的父亲来给两人拿外宿批条时说过她家的情况,这会也只以为她是要去取生活费,没有二话就同意了。

还不忘嘱咐,“中午太阳大,你打把伞,中暑了影响学习。”

“知道了,谢谢老师。”

工行离学校不算太远,宋以沫从银行出来看着外面白花花的太阳觉得有点晕,可脸上的笑容却是大大的,翟先生真讲信用,真的十倍还她了,还大方的给了她一个整数,买电脑三分之一的钱有着落了!

宋以沫有些小兴奋,果然,好事还是能做的。

这天放学,苗芷若正想像往常一样先送沫沫回家,就听得沫沫在后面道:“去你家。”

“好勒。”苗芷若骑得稳稳当当,速度小小加快了些,“不用先回去告诉宋奶奶一声吗?”

“不用,我今天去学校之前就和姥姥说过了。”

宋以沫看着一点点往后退的房屋,每经过一处她都会在心里说,‘要是有钱就好了,这里以后会拆了建一个大商场’。

‘这里会是步行街,要是有钱可以买几个门面,以后靠着收租她和姥姥也不愁钱了’。

‘这里最值钱了,几年后星湖县被纳入省会成为星湖区,这里会建成高楼大厦,以后星湖县的商业中心就在这里’。

哎,要是有钱就好了。

“对了沫沫,你中午去哪了?”

晃了晃腿,明知道怎么能赚到钱却没本金的宋以沫声音有些低落,“去银行了,我帮了人一个忙,他为了表示谢意打了点钱给我。”

“吱……”苗芷若脚撑着地回头看她,“真的?多吗?别人的钱能收?”

“能收,他答应给我的,为什么不能收,而且我也需要钱。”

“学费交了,你要钱做什么?我攒了点,回去拿给你,这钱你还是还回去吧,便宜不是白占的。”

宋以沫抱着她的腰蹭了蹭,直把人蹭得往前缩,苗芷若特别怕痒,尤其是腰,“没事,放心吧,来路正当,不犯法,危险的事我不会做的,我还要给姥姥养老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