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曾不屑你相思意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7

曾不屑你相思意 已完结

曾不屑你相思意

来源:追书云 作者:糖醋排骨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接下来的一个月,慕悦馨奔波于医院和自己租来的小屋之间,忙得根本没时间去想顾恒。直到这一日,她早上在给妈妈炖汤,可看着锅里漂着的油花,她突然感到一阵反胃。“呕……”她跑到厕所里吐了起来。吐完后,她打开水龙头,听着哗啦啦的水声,怔怔。她怎么会突然吐了呢,明明这几天都没吃什么。等等……她这个月的例假,是不是推迟好几天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从心头冒出,慕悦馨的手不自觉的握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曾不屑你相思意:10离婚吧

顾氏集团。

地下停车场。

一辆宾利缓缓开出停车位,顾恒坐在车上,正在听特助汇报今天的工作,可突然——

呲。

一个急刹车,顾恒抬头,就看见一个女人横臂挡在车前。

“慕悦馨?”认出车前的女人,顾恒面色不由一沉。

“顾恒!”车外,慕悦馨脸色苍白的开口,“麻烦你下来一下,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顾恒坐在车里,听见慕悦馨的话,冷笑一声。

“开车。”他丝毫没有下车的意思,只是冷冷开口。

“可是……”司机露出为难的神色,“这位小姐挡在车前……”

“我让你开车!”

车子很快再次发动,慕悦馨看着不断靠近的车,脸色越来越白,可却没有动摇一步。

车子眼看就要撞到慕悦馨身上,在千钧一发的最后一刻,车子终于一个急刹车。

车门被粗暴的打开,顾恒修长的身影走下,俊庞上满是怒容。

“慕悦馨你这个疯女人,你又想干嘛!”

慕悦馨努力忽略顾恒话语里浓浓的厌恶,只是迫不及待的跑到他面前,“顾恒,我知道三年前的真相了!拔掉你妈妈输液的不是我,是那个护士!是苏雅然教唆那个护士那么做的,就是为了陷害我!”

慕悦馨激动的声音回响在空荡的停车场里,可顾恒的脸色却没有丝毫波澜。

下一秒,他突然笑了。

那是无比讽刺的笑,他一边笑,一边抬起手鼓掌——

啪、啪、啪。

有节奏的掌声,在停车场里响起无数回声。

“真厉害啊慕悦馨。”顾恒缓缓开口,声音极尽嘲讽,“你撒谎的本事愈发厉害了,如今都知道诬陷雅然了?”

慕悦馨的脸,一点点白下来。

“顾恒,你不信我?”她颤声问。

“我为什么要信你?”顾恒冷笑一声,放下手,“三年前法庭上你就满口谎言,如今不过是变本加厉的诬陷别人,我怎么可能相信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

【我怎么可能相信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

残忍到近乎无情的话语,让慕悦馨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心疼的在滴血。

这就是她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啊。

从十年前第一次看见他,她就爱他,爱得发狂,爱得什么都能做。可他眼里,却从来都没有过她。

她突然想到三年前他们结婚的那一天,顾恒为了完成重病母亲的心愿才和她领的证,没有婚礼也没有祝福,可她还是高兴的要命。新婚当夜,她在家里等了他整整一夜,可不想,最后却是等来他一个巴掌,和莫须有的质控,说她杀了他的母亲。

紧接着便是三年牢狱之灾,如今再见,他却是比当年更加冷酷无情。

慕悦馨闭上眼,泪水滚落。

苏雅然说的对,就算她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又如何。顾恒,才不会信她。

“顾恒。”慕悦馨听见自己开口,声音遥远的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我们离婚吧。”

顾恒的瞳孔猛地收缩,“慕悦馨,你说什么?”

慕悦馨睁开眼,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顿的开口:“我说,我们离婚吧,你不是就想跟我离婚么?好,我如你所愿。”

曾不屑你相思意:11粗暴的第一次

顾恒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的神色那么平静,甚至带着解脱的神色。没来由的,他心里一股无名怒火燃起。

慕悦馨这女人要和他离婚?

他都还没有说要和她离婚,她竟然先说出来了?

凭什么!

要离婚也是他和她离,哪里轮得到她来说!

“好,慕悦馨,你要离婚是么?”顾恒怒极反笑,突然一把抓住慕悦馨的手,大力的一把将她摔进车厢后座,“好,那就离。但说起来,我们结婚这些年是不是都还没履行过夫妻义务?就这么离婚了,我不是太亏了?”

慕悦馨踉跄的摔在真皮软座之上,抬眸就看见顾恒正一颗颗解开自己衬衫的纽扣。

她不由慌了,狼狈的在车座上后退,“顾恒你要干嘛?我警告你,你别……啊!”

顾恒突然欺身而上,将她死死按在车座之上,滚烫的温度铺天盖地而来。

“我要干嘛?我当然是要在离婚前,履行以下我作为丈夫的权利!”

“顾恒……啊!”

慕悦馨的惊呼声很快被顾恒用唇齿封住,霸道到近乎惩罚的吻,慕悦馨很快就感到自己的裙子被一把撕开。

下一秒,她被狠狠贯穿!

“啊!”

她和顾恒虽然结婚三年,但这三年她一直在监狱,所以这是她的第一次。

第一次,却没有任何前戏和铺垫,有的只是撕裂血肉的疼!

慕悦馨疼的不断哭喊,可顾恒依旧丝毫没有怜惜她的意思,只是一次又一次,发泄又报复一般的占有着她!

车上的司机和特助早就已经有眼力劲儿的跑了,安静的停车场里,只剩下黑色轿车不断晃动……

一小时后。

顾恒神色漠然的起身,冷冷开口:“我要出差,离婚的事暂时处理不了。等我回来,下个月3号,望湖酒店,我会带离婚协议书过去。”

丢下这句话,他便不再多看车座上的女人一眼,转身离开。

慕悦馨躺在车座上,身体疼得好像被碾过,她看着头顶的车厢,泪水一颗颗滚落-

接下来的一个月,慕悦馨奔波于医院和自己租来的小屋之间,忙得根本没时间去想顾恒。

直到这一日,她早上在给妈妈炖汤,可看着锅里漂着的油花,她突然感到一阵反胃。

“呕……”

她跑到厕所里吐了起来。

吐完后,她打开水龙头,听着哗啦啦的水声,怔怔。

她怎么会突然吐了呢,明明这几天都没吃什么。

等等……

她这个月的例假,是不是推迟好几天了?

一个可怕的念头从心头冒出,慕悦馨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两小时后。

医院,妇产科。

慕悦馨拿着报告出来,整个人脚步虚浮的几乎都要跌倒。

她怀孕了。

一个月前,她和顾恒唯一的一次夫妻之事,不想就中了。

慕悦馨正不知所措,就突然听见手机响起。

看见来电显示,她更是心里一慌。

是顾恒。

“喂。”她小心翼翼的接通,就听见顾恒冰冷的声音响起——

“慕悦馨,我在望湖酒店了,你在哪。”

慕悦馨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今天是她和顾恒约好签离婚协议的日子。

她匆忙的打车来到酒店,走进包厢时,就看见顾恒一脸不耐的坐在桌边。

“签字。”他一句废话也不愿和她多说,直接将离婚合同甩过来。

慕悦馨捏住手里的合同,却久久没有动笔。

“顾恒。”许久后,她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抬眼看向桌上的男人,“我后悔了,我不要和你离婚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