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 你是锦瑟我为流年

更新时间:2021-04-14 17:26:12

你是锦瑟我为流年 已完结

你是锦瑟我为流年

来源:追书云 作者:何相思 分类:仙侠武侠

精彩试读:“还?你还得起吗?!你有什么资格说还她?!你连碰她的资格都没有!”夏老爷浑身发抖的咆哮着,手里的那一棍却是无论如何都打不下去。他满眼充斥着的画面都是阿锦冲着他撒娇,坚持要嫁给李舒白的画面。他这辈子什么都依着这个宝贝女儿,但到最后却是把她亲手推入了火坑。“阿锦!是爹对不起你!爹对不起你啊!都是爹的错!爹来陪你!爹来陪你啊!”夏老爷痛心疾首的哭嚎着,当场呕出了一口鲜血溅在了墓碑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是锦瑟我为流年第4章试读

李舒白笔直的跪在墓碑前,冻得青紫的薄唇硬挤出了一句话,“让他打!”

马副官怔住,“可少帅,你的伤——”

“我说了,让他打!”李舒白的声音嘶哑至极,“这是我欠阿锦的!我还给她。”

“还?你还得起吗?!你有什么资格说还她?!你连碰她的资格都没有!”夏老爷浑身发抖的咆哮着,手里的那一棍却是无论如何都打不下去。

他满眼充斥着的画面都是阿锦冲着他撒娇,坚持要嫁给李舒白的画面。

他这辈子什么都依着这个宝贝女儿,但到最后却是把她亲手推入了火坑。

“阿锦!是爹对不起你!爹对不起你啊!都是爹的错!爹来陪你!爹来陪你啊!”夏老爷痛心疾首的哭嚎着,当场呕出了一口鲜血溅在了墓碑上!

身旁的下人急忙上前扶住他,“老爷!老爷!”

李舒白的眸光移到了不远处的棺木上,咬牙站起身想要走过去,脚下的步子踉跄,险些摔在地上,一侧站着的士兵见状想要扶住他,却被他猛然推开,“滚!”

“阿锦你醒一醒好不好?是我错了,你起来好不好?”李舒白声音低沉喑哑,听上去却极是凄凉苦涩。

他颤着手想要去抚上她的脸,却在将要触碰到的那一刻突然缩回了手。

他怎么忘了呢?他的阿锦体寒,他的阿锦怕冷啊!

安城里一向杀伐果断,手段狠辣的少帅,此刻脸上却是惨白如纸,他的十指深深抠入棺木之中,鲜血淋漓。

常有人说十指连心,可他却不为所动,慌乱无措的四下张望,歇斯底里的咆哮道:“伞!伞呢?!阿锦她怕冷!她怀着孕不能着凉!拿伞!拿伞!”

即便所有人都知道棺木里的女人再也不可能醒过来,他还是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乞求她醒过来。

夏时锦就站在棺木旁看着这一切,缓缓闭上眼,唇角苦涩的笑容连带着心都在一块抽搐。

她恨他吗?

她不知道。

她怨他吗?

她怨。

可她却还想告诉他,他们的孩子真的很好,像那个医生说的一样很健康。

他们很活泼,很爱动,很爱踢她。

她想让他摸摸他们,哪怕就算只有一次,他也一定会相信那是他们的孩子。

可她再没有了说出口的机会,永远没有。

民.国1925年,安城少帅李舒白跪于夏家府门外七日,再次求娶夏家已逝千金夏时锦为妻入李家墓园,全城轰动。

同年,安城少帅李舒白被人夜探刺杀,性命垂危,刺客是昔日恩师之子刘岷山,却被他亲手释放。

——

夏时锦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只记得她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

阴冷的寒风吹的树枝沙沙作响,周围遗弃的尸体残肢和散乱的纸钱证实了这是一座乱坟岗。

夏时锦怔住,她这是到阴曹地府了吗?

她清楚自己已经死了,死在了她爹的怀里,尸体遵从她的意思在灵堂里停了足足半个月,都没等来她想见的那个人。

大概是她身上背负的罪孽深重,就连地府那种地方都不愿意收纳她这种人。

你是锦瑟我为流年第5章试读

夏时锦艰难的站起身,一步一步的挪动着身体,借着残缺的月光在河边洗漱。

污血和泥块结在蓬乱的头发上,阵阵令人作呕的异味在她的周身弥漫,就连她身上的衣服都紧巴巴的贴在伤口上,早已经黏在了一起。

夏时锦只能从衣袖上撕下来一块布,沾着水轻轻的擦拭掉伤口边缘的泥沙。

她不能用破布擦拭伤口,她曾经听洋人大夫说过,这样细菌会侵入伤口,导致破伤风和感染,那是一种致死率很高的病症。

她注视了河里的倒影许久,才从喉咙中发出一声类似于自嘲的笑声,伸出伤痕累累的手在地上摸索了好一阵,才摸到原本搭在脸上的手帕。

看来是把这具尸体丢到这乱葬岗上的人嫌弃这张疤痕交错的脸太丑,所以才会用手帕搭在上面。

夏时锦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她分明已经死了,却又重新活了过来。

此刻她也明白过来,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不是异味,而是属于尸体的腐臭味。

这具身体已经死了,但死了多久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具身体已经开始由内而外的腐烂了。

“舒白。”夏时锦喉咙沙哑干痛,艰难生疏的念着这个名字。

她要去找他,想去再看他一眼,毕竟那日,他是那样的难过。

打定主意后,夏时锦又从乱葬岗里刚死不久的人身上扒下来勉强干净的衣服,替自己换上。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她自己不就是一具尸体么?只不过她会走会说话会痛,可却也无法摆脱这具躯壳日渐腐烂的下场。

……

安城。

夏时锦低垂着脸跟在牛车后进城,她不想让人看到她现在的脸,也不想让人发现她身上的异样。

牛车的味道很大,足够可以遮掩住她身上的尸臭味。

进入安城后,原本三三两两的人群却变得拥挤起来,男女老少脸上均是喜色,脚步匆匆的向着少帅府的方向奔过去。

夏时锦舔了舔干裂发紫的嘴唇,想要找人询问是出了什么样的喜事,让他们这样急于赶过去。

但她拦过好几个人,不是把她当成行乞的乞丐,就是当成精神有问题的疯子。

直到一位老妇人被她不知道多少次拦下时,才耐着性子开了口,“你还不知道吧?咱们少帅今日大婚,娶的是近日安城最火的梨园戏子柳梦烟。”

“自打少帅夫人去世之后,少帅足足在她那墓前跪了半月,而咱们安城可是一月都未有过这种喜事了,就连丧葬婚事都不敢排在这段日子。”

“但兴许就是这份情谊感动了上苍,那柳梦烟竟然长得跟我们少帅夫人有八成相似,大家说都在说这说不准就是少帅夫人借了那位姑娘的身子又回来了。”

“这不,今天上午就成婚,少帅差人在门口放钱,一个人可是能领到两块大洋呢!”

“我不跟你说了,我也得去了,这要是去晚了,说不准就没了呢!”

这番话让夏时锦当场怔住了,李舒白……要娶了别人?

他,这么快就要另娶了么?

小说《你是锦瑟我为流年》 第4章 他的阿锦怕冷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