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君思我兮不得闲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8

君思我兮不得闲 已完结

君思我兮不得闲

来源:追书云 作者:杰克叔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就凭着这件血衣,他就能断定她暗中通敌了?她那般的爱他,怎么可能背叛他,背叛他的国家?他,终究还是从来就没信过她吧……宋锦画心里像是被带着倒钩的鞭子一下下打着,怆然而笑,“衣服确实是我的,你说的那封信我却是不知情。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不会背叛你,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也不会认。说不准是谁在陷害我,我若说最大的嫌疑是柳嫣儿,你恐怕也是不信我的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君思我兮不得闲第8章试读

而另一边,宋锦画的身子终是一日不如一日,玄衣看在眼里,却是无可奈何。

曾经备受宠爱的宋国郡主,如今只落得个花自飘零无人疼,朝不保夕。

她这一生,真是寒酸落魄,何其凄惨。

玄衣咬咬牙,她一定要让东方御看看,那么深爱他的女人如今为了他已经被折磨成了什么样子。

她才转身要出门,却见东方御拿着一件青色薄衫从门外进来,怫然不悦。

那薄衫正是宋锦画的,只因前几日吐了血在那上面,玄衣才将它扔掉了。

东方御一进门,就将那薄衫扔在宋锦画脸上,“贱妇,你背着本王还干了什么好事?”

宋锦画挣扎着要坐起,哪想才刚一起身,只觉得胸口一紧,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玄衣赶紧拿了绢子才擦,一面又扶她起身坐好。

东方御冷冷瞧着这一切,“呵,你倒是会做戏,如今都开始玩上吐血这一套了?我现在就坐在你面前,看着你能不能立刻马上死在我面前?”

宋锦画别过脸去,紧紧咬着下唇,“你就当真这么恨我,恨我不能马上死去?我死了,你就开心了?”

东方御冷冷一笑,嗓音里满是讽刺和凉薄,“是啊,本王就盼着你早点死了,我要用你的头颅来祭奠我秦国的男儿将士,也不枉他们白白做了送死鬼!”

宋锦画一愣,“此话何意?”

她虽然是为了留在东方御身边设了些小手段,可跟秦国的将士又有何关系?

东方御怒不可遏,“装傻充愣你倒是蛮有一套的,你自己看看,这衣衫是也不是你的?”

宋锦画低头撇了一眼,“是,只是这衣衫早就给扔了,你又何故将它捡了回来?”

东方御冷冷一笑,“哼,要不是家丁捡拾旧物时,在这衣衫里发现你给韩国的书信,我都不知还要被你耍到什么时候?我还在想缘何我制定了那样周详的计划,最后到底还是为韩国所败,原来是有你这贱妇暗中通敌!”

东方御说到此时,忍不住抬手甩了宋锦画一巴掌,他实在遏制不住内心的冲天怒火,也不想控制。

宋锦画身子一歪,倒在了床榻上。

玄衣“啊”地一声跑过去,赶紧扶起她来。

宋锦画回头紧紧盯着东方御看,心如刀割。

就凭着这件血衣,他就能断定她暗中通敌了?

她那般的爱他,怎么可能背叛他,背叛他的国家?

他,终究还是从来就没信过她吧……

宋锦画心里像是被带着倒钩的鞭子一下下打着,怆然而笑,“衣服确实是我的,你说的那封信我却是不知情。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不会背叛你,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也不会认。说不准是谁在陷害我,我若说最大的嫌疑是柳嫣儿,你恐怕也是不信我的罢?”

东方御哪里可能相信,他只觉得她死到临头还在找借口,“我原以为你堂堂一国郡主该是敢作敢当,可没想你到如此冥顽不灵,竟还拉着无辜的人给你陪葬,宋锦画,你也配吗?”

“御哥哥……”门外忽然传来柳嫣儿的声音,那声音极是清脆婉转。

东方御赶紧去搂过柳嫣儿,语气温柔,全然不是面对宋锦画时的冷漠刻薄。

“不是告诉你了吗,昨晚没休息好就再好好懒会床,这儿你还是少来得好。”

柳嫣儿一脸的乖巧,“听说宋姐姐犯了事,我便想着过来看看,我不信宋姐姐是那样的人,还请御哥哥一定要好好查清楚,可别冤枉了宋姐姐。”

面对柳嫣儿的知情达理,再反观宋锦画刚刚的表现,两相对比之下,东方御更是愤怒和失望。

宋锦画,果然只是一个毒妇而已!

不管她伪装得多么温柔可人,都掩盖不了她恶毒的本性!

东方御转过脸冷冷看着她:“宋锦画,你好好听听,你口中陷害你的人此时正竭力帮你说好话,你怎么那么蛇蝎心肠,连嫣儿这般善良的姑娘也要诬陷?”

“我若再多留你一日,只怕我这王府便不会安生一日,我今日便要替天行道,赶你这恶妇出门!”

说着,吩咐张嬷嬷,“你去找几个人来,把这个女人给我扔出王府去!”

王爷亲自下了令,又是那般的咬牙切齿,张嬷嬷哪里还敢拖延,立时就找了三人过来,一人一角抬着宋锦画,将她扔出了王府大门……

君思我兮不得闲第9章试读

外面却是数九寒冬,冷冽的风无情地吹着。

天空下起了雪。

宋锦画方才在自己的房中只穿了一件薄衫,刚一接触冷空气便被冻得耸肩缩背,手指通红。

她满脸都是泪,站在风雪里,一边敲着门一边哭喊着:“东方御,我是你的王妃,你不能这么对我,放我进去!”

“小姐……”玄衣赶紧脱了外衣给她披上,“这天儿太冷了,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吧。您身子骨本就不好,万一冻坏了可怎么办。”

宋锦画哭着不停地摇头,“不行,玄衣我不能走,他是爱我的,他只是暂时将我忘了,我不能离开他……”

玄衣没办法,只得在一旁帮着敲门叫喊。

可偌大的王府,没有一个人理睬她们。

没过多久,两人身上就落满了雪花,冻得瑟瑟发抖。

好冷,也好疼。

王府的大门始终没有再打开过。

宋锦画察觉自己的体力在快速地流失,甚至下一刻都有可能死去。

她终是心如死灰,纵然知道他对自己无情也无义,却没想到他甚至都不肯听自己一句解释,他甚至都不愿意看一眼,那信上的字迹是不是属于她的,便断定这一切必是自己串通韩国。

呵,或许他都已经忘了自己是写颜字的,或许他失忆后,从未想过要看一眼她写过的字。

颜筋柳骨,这是东方御常挂在嘴边的。

她想起多年以前,东方御曾握着她的手教她写字,一遍又一遍的地写自己的名字。

一转眼,便已是沧海桑田。

雪珠子纷纷扬扬散落下来,起先还只是零星飘着,只过了一会便成了鹅毛般的大雪,那北风一刮,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玄衣搓了搓手,劝道:“小姐,咱们还是走吧?”

可是她又能去哪里?

况且,铭儿还在府里呢,骨肉情深,她怎么舍得离去。

“东方御,难道你就这般的冷血无情吗?好歹我也做了你几年的王妃!”

“东方御,再不济你让我看看铭儿,哪怕是最后一眼!”

“东方御,我求求你了,求你念在过去的情分上,让我再进府里一次,我只要抱抱铭儿,我是他的亲娘啊!”

“东方御,你到底有没有听见啊?”

宋锦画抬起头,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前面,只盼着王府的大门打开,东方御从里面走出来将她迎进府去。

可她望眼欲穿,那王府的大门却仍是紧闭,连一只老鼠也不曾跑出来过。

那北风越刮越紧,宋锦画裹了裹身上的衣裳,犹自挺着,只盼着东方御能一时心软。

又过了一阵,宋锦画忽然感觉自己眼前一阵眩晕,跟着就倒在了雪中。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已经换了干净的衣裳,玄衣正靠在床榻边上沉沉地睡着。她四下打量一番,凭着屋子里的摆设判断出自己眼下应该是在客栈里。

犹豫受了冻的原因,她感觉身子沉得厉害,想起身前往王府再试试看能不能见着铭儿,却无奈根本无法起身,也只得作罢。

小说《君思我兮不得闲》 第8章 扔出府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