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曲终人终散

更新时间:2021-04-06 10:31:52

曲终人终散 已完结

曲终人终散

来源:追书云 作者:会笑的喵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林诺: “假的。”“林总好。”着白色衬衫,袖口随意的挽起,胳膊上的烧痕触目惊心。林诺冷淡的扫过眼前这些说闲话的人,没太做停留推门进了一间化妆间。竹青已经在化妆了,眼前的镜子照出林诺的身影,她满怀欣喜的转过身。“林诺,你来了!”林诺面无表情,“就你一人?”“嗯?”“那个叫简单的女人呢?”这次拍摄的地点在乡下,没有条件设置私人化妆间,这种两人的化妆间已经是很好的待遇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她再也没回来

“再说了,我为什么要杀你,我把你留下来不是更好。”

说完一把拉过一旁的竹青,让其坐到他的腿上,居高临下,俯身看着简云,“你很讨厌竹青对不对?”

林诺冷笑着,故意撩开竹青的一根吊带,余光扫过简云因为痛苦逐渐崩溃的面孔,嘴角不屑的上扬,轻挑的捏住竹青的下巴。

话却是说给简云听的。

“我琢磨着夫妻一场,不能只允许你和别的男人厮混,也得让我开开荤。”

简云眼睁睁的看着林诺的唇离竹青越来越近,看着竹青扭着腰,风情万种的搂住了林诺的脖子。

一瞬间,她突然有种窒息感。

她想当做看不见,她做不到,她想喊,嗓子哑的喊不出声来。

“林总,这里有人看着,我不好意思,人家害羞啦。”

“怕什么,有我。”

竹青得意的扫了眼简云,故意对着简云的位置,反手解自己裙子上的拉锁。

可怜兮兮的看着林诺。

“帮我解下,可以吗?”

“好啊。”

林诺自然知道竹青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的目的就是刺激简云,正好加以利用。

然而就在他的双手即将触碰到竹青拉锁的那一刻,他突然看到了一双暗淡到极度陌生的目光。

简云就这么看着他……

下一秒他像是突然失了兴趣般,推开了竹青。

“出去!”

“林总?”

“我让你出去没听到吗?”

竹青吓坏了,来不及想太多,踩着高跟鞋连滚带爬的跑了。

林诺疯了般把简云从箱子里拽了出来,直接按在了地上。

二话不说,开始要她,一次又一次的要她。

简云咬紧了牙冠,眼泪却还是落了下来。

“你装什么哑巴,你每次不都挺能叫吗?”

“不是你说赎罪吗,那就主动点,别整的和个死人似的。”

“我真该让顾景颜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说着他真的去拿手机,简云死寂的双眼突然闪过一丝光,她想起身阻止林诺。

就听到林诺冷漠道。

“让顾景颜接电话,我要让他听听他喜欢女人的叫声多么悦耳。”

“林诺,你简直是个变/态。”

简云彻底绝望了,这么多年她喜欢上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过去那个带她温柔如水,温暖备至的林哥哥,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她的林诺哥哥,或许早就死了,死在了她年少最美的梦里。

简云缓缓的闭上的双眼,突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一把推开了林诺。

“林诺,是不是只要我死了,一切就结束了。”

话落猛地撞向一旁的桌角。

林诺想拦,已经迟了……

“简云!!!”

————

简云没死,只是受了点伤。

竹青也没走,继续留了下来。

只不过林诺从未去过竹青的房间,自从上次的事以后,林诺对竹青一直是不冷不热。

也不让竹青靠近简云的房间。

到是他自己常常煮了饭菜,给简云送进去,换来的无一列外全是拒绝。

某一天早上,当林诺再次把亲手做的饭菜端进去,遭到拒绝后,他终于爆发了。

掀翻了一桌的饭菜,一改这几日的温柔。

再次把简云关进了箱子里……

当晚一个不速之客,来到了箱子前。

“你刘婶吗,不用给我送饭了,我不想吃。”

箱子被打开了,借着灯光她看清了来人的面孔,来不及反应,忽然嘴里被塞了东西,紧接着她被泼了什么东西,一瞬间痛不欲生的灼烧感遍布了整张面孔。

痛,太痛了,她捂着脸,被堵的嘴发出呜呜的求救声。

恍惚中,她似乎听到了脚步声慌乱的离开。

当晚林家别墅突然发生火灾。

当晚简云,再也没有回来。

11-她从地狱归来

五年后,一部名为《盲女》的电影风靡了大江南北。

一个叫做简单的盲女,闯入了所有人的视线。

“那个简单,到底是什么来头,能和韩家小少爷搭上关系?”

“不知道,听说她终日戴着面纱,八成是个丑八怪,韩子然身边美女无数,怎么可能看上这种人。”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不知名的十八线小演员,很快就会被各种黑料黑的体无完肤,哭着喊着闹着的要离开影视圈。”

“这次和她搭戏的是竹青,这两个人一个背后是星海集团老总,一个是影视界新起之秀韩泰传媒的大佬。”

“我看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那个竹青听说要和林总结婚了。”

“真的假……”

林诺: “假的。”

“林总好。”

着白色衬衫,袖口随意的挽起,胳膊上的烧痕触目惊心。

林诺冷淡的扫过眼前这些说闲话的人,没太做停留推门进了一间化妆间。

竹青已经在化妆了,眼前的镜子照出林诺的身影,她满怀欣喜的转过身。

“林诺,你来了!”

林诺面无表情,“就你一人?”

“嗯?”

“那个叫简单的女人呢?”

这次拍摄的地点在乡下,没有条件设置私人化妆间,这种两人的化妆间已经是很好的待遇了。

这部剧简单演女一,竹青演女二,林诺理所当然以为两人会在一间化妆间。

竹青心猛地一抽,示意化妆师先退下,走到林诺面前。

“林诺,她只是姓简,不是简云,简云已经死了。”

这些年,只要一有点风吹草动,林诺就会挖地三尺,小范围国内,大范围国外,只要他能力范围内可以触及到的,他都不曾放过。

不知道是不是不想面对现实,他始终无法相信,他的简云就这么死了。

那个口口声声说要还他一辈子债的女人就这么死了?

林诺插在裤兜里的手,不由的握紧。

“你怎么知道她死了,你看到她尸体了?”

“林诺,当时火烧的那么大,别说尸体灰都没了。”

林诺的脑海中闪过那片吃人的火海,指腹抚过自己胳膊上的烧痕,心口阵阵刺痛。

他缓缓的收起眼角处隐忍的痛苦,逼着自己忽略竹青的话。

“这次不一样,我看了她演的剧,我觉得她……”

话没说完,门突然开了。

“小心点。”

简单在韩子然的搀扶下,走进了化妆间。

林诺的目光定在了简身上,瞳孔一寸一寸的睁大。

韩子然有些不爽,拉着简单想走。

“怎么了?”察觉到异常,简单突然问。

声音一出,林诺悬在嗓子里的心突然失落的跌落到了尘埃。

身形这么像,为什么声音完全不同。

难不成真的是他想多了?

“林诺。”

闻言,简单身板猝然僵硬,她看不到,却听的再清楚不过。

那个毁了她一生的女人就在这个房间里,和她过去的丈夫在一起。

竹青见林诺不理他,去碰林诺的手,林诺看简单看的出神没留意,被拉了个正着。

“要不,我们走吧。”韩子然贴在简单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讲话。

“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简单一颗心绷的越紧了,她下意识的拉住韩子然搀扶她的手。

看到这一幕的林诺,莫名的不自在,抬眸恰好撞上韩子然同样充满敌意的目光。

韩子然故意顿了下,当着林诺的面牵住了简单的手,声音温柔。

“没什么,竹青小姐和林总有私密的事要做,我们出去回避下。”

回避,有什么事,是需要外人回避的。

简单脑海里闪过无数个画面,最终被一片片的空白代替。

一时间她就像傻了似的,完全丧失了该有的反应。

她活的那么惨,差点就要了命。

为什么他们相安无事……

那泼在脸上的硫酸,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看来毁掉的只有她一人而已。

不幸福的人只有她凭什么只有她!!!

想来也是,林诺那么恨她,巴不得她死,如今他又如愿以偿和自己喜欢的竹青走到了一起。

指不定做梦都在笑。

她也真是蠢,才会被玩弄的如此狼狈。

可是她又做错了什么?

简单的心彻底的撕裂,她想起那无数个夜晚,她脸上缠着纱布,忍着烧灼的剧痛,一遍一遍的做着噩梦。

即便如此脸部依然无法修复到和过去一模一样,她的双眼,她脸上的伤,身上的伤,心里的伤。

哪一个都足够让她将面前的两人碎尸万段,林诺,我们简家欠你的,我该还的不该还的,全还了。

接下来,我要亲手拿回我属于我的东西。

小说《曲终人终散》 第10章 她再也没回来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