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重生鲜妻:贺少请收敛!

更新时间:2021-04-11 15:32:06

重生鲜妻:贺少请收敛! 已完结

重生鲜妻:贺少请收敛!

来源:追书云 作者:濛濛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疯了真是。他主动弯下腰,将祁怜手里的高跟鞋扔到了垃圾桶。祁怜愕然抬头,“BOSS。”贺言没有回答,一手拿过方才护士送来的药塞到祁怜的包里,然后把包扔给她,长臂一伸,直接将祁怜抱起来。“鞋……”“肿成这样还穿高跟鞋?”贺言抱着她就往外走,“回头我再送你双。”一路上,祁怜除了指路之外一直很沉默。两人之间萦绕着一股莫名的尴尬气氛。到了祁怜租住的小区楼下,街旁的路灯噼里啪啦的闪烁着,这个点,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家里还开着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准的

贺言掀了掀眼皮,没理会她言不由衷的话,站起身,“起来,送你回去。”

--------------------

男人的态度一下子又变得冷冰冰的,好在祁怜也不在意,默默地从床上下来。

不知为何,看着这样沉默的祁怜,他的心情也似乎变得很糟糕。

只是看着眼前这女人费力穿鞋的滑稽模样,他又忍不住笑。

疯了真是。

他主动弯下腰,将祁怜手里的高跟鞋扔到了垃圾桶。

祁怜愕然抬头,“BOSS。”

贺言没有回答,一手拿过方才护士送来的药塞到祁怜的包里,然后把包扔给她,长臂一伸,直接将祁怜抱起来。

“鞋……”

“肿成这样还穿高跟鞋?”贺言抱着她就往外走,“回头我再送你双。”

一路上,祁怜除了指路之外一直很沉默。

两人之间萦绕着一股莫名的尴尬气氛。

到了祁怜租住的小区楼下,街旁的路灯噼里啪啦的闪烁着,这个点,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家里还开着灯。

这家小区,是祁怜父母在世时给她留下的唯一财产。

除了有点破旧,其它的都很好。

“今天真的很麻烦您,您对下属很贴心。”祁怜拉开车门,对贺言轻声道。

贺言挑眉,从来没有哪个女人会这么急着跟他划清界限。

他有点出神,再回神,就只看到女人纤弱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

贺言没有立即发动车子,而是点了根烟,也不抽,手臂搭在车窗外,看着烟丝点燃时在黑暗中明灭的点点星火。

他没有抽烟的习惯,甚至不太喜欢烟的味道,只有想事情的时候会点一根,看着它燃烧殆尽。

许久,看着某层楼亮起的灯光,贺言将烟按灭,发动车子离开。

祁怜打开客厅的灯,暖黄的灯光让她放松下来。

她放下手里的包,换上拖鞋,直接瘫到了沙发上,从包里翻出手机,给丽萨发了条信息,说明请假的事。

只说她脚不方便,没有提贺言。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加上工作的原因,她有些累,晚饭也不想吃,还不如早早上床睡觉。

草草洗漱一番,祁怜躺在床上,抱着被子想着今天的种种,心里只觉得麻烦。

她想着要跟那人划清界限,不想重蹈上辈子覆辙,一头扎进去那个名叫贺言的深渊。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到第二天早晨。

六点半的闹钟准时响起。

从被子里探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祁怜眯着眼将闹钟按上,突然想起来贺言放了她三天假,又重新将被子蒙上。

祁怜再次醒来时,是外面的敲门声吵醒。

她挪动着不太灵活的脚,随意抹了两把头发就出去开门。

门外身材健硕的黑衣保镖拎着好几个袋子,开门见山道:“祁小姐,这是BOSS让我送来的,您看不合适我再去换。”

祁怜:“……”

她一下子就吓清醒了,又听到保镖的话,皱着眉道:“把东西送回去吧,告诉BOSS,他的好意我心领了。”说罢,直接将门关上不再理会。

祁怜烦躁的揉了揉脑袋,这叫个什么事儿。

门外吃了闭门羹的保镖也有些意外,头一回见这么不给BOSS面子的。

他在门外徘徊了一会,只能给贺言打电话。

正在听丽萨汇报的贺言接到电话,听着保镖的汇报,挑了挑眉,“她既然不要就送回去。”

挂断电话后,对丽萨道:“你继续。”

“据巴黎的私家侦探提供的信息,祝小姐正在艺术学院进修,而且……”丽萨停顿了一下,看了眼贺言的脸色,小心道,“祝小姐似乎与当地一位贵族男士打得火热。”

贺言的瞳孔变得幽深,他打开面前的那个档案袋,看着照片上与别的男人接吻的清纯女子,脸上晦涩不明。

室内的气氛变得冷飕飕的,丽萨一时也不敢说话,只能站在那儿干等着。

良久,贺言拿出口袋里的打火机,将照片点燃,明亮的火光映得他有些诡谲。

“这件事不用再跟了,到此为止。”他将燃烧的照片扔进烟灰缸,后背抵在椅背上。

既然是她背叛在先,他也没什么好值得留恋的。

“是。”

“出去吧。”

丽萨刚要离开,又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问道:“BOSS,祁怜昨晚给我发信息说要请假三天,您看是不是不太符合流程……”

祁怜。

这两个字在唇齿间萦绕,贺言略玩味了一会,方才道:“我准的。”

丽萨有些惊讶,她不知道这个新来的助理和BOSS这么熟,莫非两人是亲戚不成?也怪不得那天BOSS特意问起来。

想到薇薇安这阵子没少折腾祁怜,这要是让BOSS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关上办公室的门,丽萨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薇薇安凑上来,“丽萨姐,BOSS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丽萨头都没抬。

“哎,”薇薇安一跺脚,“就新来的那个,不按流程请假,真当公司是她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BOSS眼里不是向来容不下沙子?”薇薇安暗示。

“这种小事BOSS哪里会管,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别出格了。”丽萨警告她。

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丽萨这儿碰了个软钉子,薇薇安将气都撒到了张助理身上,颐指气使的指挥他端茶递水。

丽萨嘴角一讽,眼神中带着几丝看好戏的意思。

她早就对这位关系户失去耐心了,工作不上进,偷懒倒是比谁都会。

想到祁怜任劳任怨的工作态度,丽萨突然笑起来。如果是祁怜替代薇薇安的话,她的工作能轻松不少。

另一边,祁怜盘腿坐在沙发上,外面已经没有了声响,想来是离开了。

她松了口气,眸中情绪难言。

电话铃声响起,祁怜接起,“喂?”

来电的是祁怜大学时的班长。

“谢师宴?”祁怜纤长的手指摩挲着沙发的皮质表层,“时间地点。”

“好,我会去的。”

对面似乎又说了什么,让祁怜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冷淡,“份子钱我会交的。”

祁怜大学就读的是所名牌大学,不然她也不可能一毕业就能去贺氏这样的大集团实习。

这次谢师宴在半个月之后,正好是个周末,祁怜想着她应该有空,便应承了下来。

她对自己那些所谓的同学并不如何想念,只是“谢师宴”,她唯一想感谢的只有她的导师。

若不是导师在她经济困难时时常接济她,也不会有今天的祁怜。

她闭了闭眼,数算着自己银行账号里剩余的钱,一时间又有些犯难。

班长说他们定的是五星级酒店,巧不巧的正好是贺氏旗下的酒店。

祁怜大致知道里面的消费情况。

她刚进贺氏,工资还没发,实习生本来工资就少一些,交上份子钱,再加水电油盐,感叹着生活不易,又要过段吃泡面的日子了。

她只觉得头疼,原本她是打算实习期一过便离职的,但是现实又逼着她低头。

纵观全市,她真的找不出另外一家比贺氏薪资条件更好的公司了。

换家公司,就意味着又要从实习期做起,她的生活照旧拮据。

有那么一瞬间祁怜想不顾形象的大喊。

天要亡我。

小美人,忒记仇

丽萨刚到公司,就看到坐在那儿的祁怜,她有些诧异,“小祁,不是让你休息三天吗,怎么提前来了。”

“我的脚伤差不多好了,索性来公司做点事,也好过在家闲着。”祁怜从文件中抬头,露出好看的眉眼。

丽萨闻言笑了,对祁怜的态度更加温和,“上进是好事,只是别太拼。”

“谢谢丽萨姐。”

薇薇安后脚来到办公室,见了祁怜的身影,低声嘟囔了句“晦气”,然后扭着身子坐到椅子上。

“怎么不见张助理。”祁怜问了一句。

丽萨百忙之中抽空回道:“怎么?”

祁怜刚要摇头说不是,侧首却看见秘书处玻璃墙外面无表情经过的贺言。

她一顿,没有否认的低下头,“上次张助理帮我的忙,我想着回头请他吃顿饭好好感谢一下。”

丽萨调笑,“害,这还不简单,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你自己联系他不就完了。”

“丽萨。”贺言不知何时去而复返站在门口,“来我办公室一趟,有工作给你。”

他嘴里喊着丽萨,余光却时有时无的打量着垂头看电脑的祁怜。

这女人连正脸都不给他,只露着一抹白皙袖长的脖颈,那副娇羞的模样,他看了实在碍眼。

心里有股子火气,却又不知道从何而来。

他烦躁的转身离开。

“好的,BOSS。”丽萨也顾不上调戏祁怜,匆忙跟上前面的贺言。

薇薇安冷哼一声,来了句,“算你识相。”

时间在忙碌中匆匆而逝。

丽萨那里的传呼机突然响了起来,祁怜抬头,发现薇薇安和张助理都不在,只能起身去接。

电话那头,低哑磁性的声音划过耳畔,“两杯咖啡。”

“好的,BOSS。”

大概是要有客人来,秘书处只有她一个人在。

无奈,祁怜起身去茶水间磨咖啡,顺便准备了几块点心。

两块方糖不加奶,待做完这一切,祁怜才如梦初醒。她对于贺言的喜好如此了如指掌,甚至早已不知不觉间成了习惯。

她沉默了一会,转身去背后的橱柜里拿手工饼干。

“好香啊。”

祁怜被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一哆嗦,手里的托盘都差点摔了。

“嗨,小美人,我有那么可怕吗。”

她后退一大步,看着不请自来的英俊男人。

她认得这人,贺言的发小,典型的花花公子做派,以前经常来贺氏蹭吃蹭喝。

“我怎么没见过你,新来的吗?”周恒端着咖啡上下打量她,是她刚才泡的其中一杯,“我觉得你可比那个薇薇安好看多了。”

祁怜垂眸,不欲搭理他,转身重新泡了一杯咖啡,没加糖,“先生,你要是想喝咖啡,这杯就归你了。”

说罢,将东西放到托盘里,就那么出去了。

“这么冷淡。”周恒摸着下巴,“我什么时候这么不受待见了。”

祁怜端着咖啡进去的时候,正好撞上周恒也从外面进来。

“哎呀,小美人儿,真巧啊,又遇见你了。”

她没有理会,把加糖的那杯放到贺言面前,另一杯放到沙发另一边坐的跟大爷一样的周恒面前。

贺言皱眉,“别当着我的面调戏我的员工,注意点影响。”

周恒满不在意,“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在乎员工。”

贺言一堵,没接话,端起咖啡掩饰自己瞬间的失态,好在周恒也没注意。

“好了,说正事,”周恒端正坐姿,“今天来,是跟你说月底城郊那块地招标的事。常家的放话说势在必得,你怎么说?”

只是对面的贺言似乎有些出神,他慢了半拍才回道:“去。”

周恒随口调侃了句,“想什么呢你,这么不在状态。”

贺言放下咖啡,“没什么。”

他只是没想到,祁怜这么了解他的喜好,咖啡的甜度刚刚好。

不知道是不是无意。

他转移了话题,“常家想要的,我们自然不能放过,”

“这么记仇。”周恒笑。

贺言脸色不愉,“当初他们家怎么落井下石对待我母亲的,今天我自然要千百倍的拿回来。”

“还是这个记仇的性子,”周恒摇头,“不过谁让你是我兄弟,我自然是舍命陪君子咯。”

说罢,他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入口的瞬间差点没吐出来,脸皱成了好几道褶儿,“哇靠,这么苦,那小美人儿也忒记仇了吧。”

贺言眼里染上了笑意,缓缓吐出一句,“活该。”

“同事聚会?”祁怜一愣。

“咱们秘书处的和人事部的搞联谊。”

“什么时候,地点呢?”

丽萨说是这周末,“看公司员工的投票,大部分是想去郊区的农家乐,待两天一夜,费用公司报销,晚上还有联谊晚会呢。”

张助理也凑过来,“祁助理没事的话也一起来吧,正好人多也热闹。”

薇薇安扬了扬手,显摆着她新做的美甲,“嗤――我看张助理是想和祁助理搞联谊吧。”

这样直白的话,让张助理清秀的脸一下子红透了,他尴尬的摆手,“我没有这么想。”

薇薇安丢了一个眼神,意思是她才不信呢。

“抱歉丽萨姐,我可能去不了,”祁怜歉意道,“那天我们大学同学办谢师宴,按理说,我是不该缺席的。”

“那看来只能下次有机会了。”丽萨不无遗憾,不过也没有勉强,本来就是自愿的活动。

她摇头叹息着,“这次联谊少了一抹靓丽的风景线。”

祁怜抿着唇浅笑不语。

她也没把丽萨的话当真话来听,不过有一说一,丽萨最近对她的态度,明眼可见的维护起来。

往常薇薇安指挥她做事丽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近竟然还会出言维护一二。

在旁的薇薇安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听丽萨说,最后多数人还是选择了农家乐,大家周五下班一起包车去,公司安排好了一切,只消人到就好了。

不过这一切,倒与祁怜无关了。

她准备下班直接赶往酒店。

贺氏的工作并不轻松,秘书处除她之外的三个人手边都有很多工作,纵使他们提前抓紧时间进行了处理,到底是还有些需要收尾的工作。

还有几份邮件是国外的客户急需答复的,容不得有闪失,便留给了祁怜来做。

祁怜伸了个懒腰,一看手机,已经七点整。

她不是个喜欢迟到的人,赶紧拿上包赶往酒店。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