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谁知岁月不待人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6

谁知岁月不待人 已完结

谁知岁月不待人

来源:追书云 作者:小幸运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她就不信。陆锦程永远不出门!他要折磨她,享受不了她的痛感,他怎么会满足呢?翌日清晨。柔和的阳光搭在蜷缩在门口酣睡的女人,显得可怜、无助。然而站在她面前的贵妇于慎思,命令保镖用水泼沈容姿。“哗啦啦”,沈容姿被浇了个透心凉,哆嗦中惊坐起,抹开眼前的冷水,她看到了姿态清贵、雍容得体的婆婆,“妈?”陆母一巴掌甩到她脸上,“谁是你的妈?闹出这种丑闻,你还有脸叫我?当初我就说过,你是陆家的煞星!你克死了我的锦泽,现在又要毁了陆家的名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谁知岁月不待人第5章试读

“你要干什么!”沈容姿爬起来冲到门前,拼命拍打,“陆锦程!你要干什么!陆锦泽已经死了!你要我的女儿做什么!”

不管她怎么撞怎么打怎么踹,那扇木门都纹丝不动,倒像是陆锦程为了防她加固了。

夜幕降临。

此前的几个小时,她尝试过抠门,翻墙,报警……全都失败。

摸着门上她抠出的血印子,她脑海忽然闪过张艳压群芳的笑脸。

褚青青!

陆锦程砸钱捧出的影后,不甘做小三的褚青青!

她给褚青青做过助理,很了解褚青青的行程。《江南烟雨》是大制作,拍摄时间长。正巧褚青青想要沉淀,便推掉其他通告,几个月专心拍戏。

沈容姿直接赶去影视基地,凭着工作证找到正在拍夜戏的褚青青。

褚青青正在酝酿,余光瞥到蓬头垢面、穿着病服的沈容姿,朝她招手,“半个月不来,我看你不想要这么工作了?”

哪里还顾得上工作?

沈容姿抓住褚青青的手腕,“我们能去休息室谈吗?”

怕褚青青拒绝,她补充,“陆锦程的事情。”

眉眼漾起笑意,褚青青说:“好。”

关上门,褚青青坐在化妆间前,描眉画眼。她穿着一袭红装,妆容却素雅清丽,俨然是她演的清冷容妃。

“你帮我个忙,我就跟陆锦程离婚。”沈容姿开门见山。

褚青青拿起折叠的红纸,对着镜子抿了抿。

“什么。”

“救出我的女儿。”

陆锦程身边不缺莺莺燕燕,环肥燕瘦都有。褚青青能成为他的心尖儿,也是有颗玲珑剔透心的。

褚青青嗤笑,“你胆子不小。”

逼死陆锦程最爱的弟弟陆锦泽,还偷偷藏了个私生女。

这个陆太太,果然有手段!

想到程程可能正在受虐待,沈容姿催促,“你答不答应?!”

“好啊——”沈容姿故意拖长声调,“我还有个条件,今晚我有场戏不方便拍,我想你做我的替身。”

沈容姿不假思索,“可以!”

抹匀下嘴唇的口红,褚青青施施然起身,笑盈盈往外走,“那去换衣服吧。”

脱光之后,她几乎全裸,套上曳地长衫,她坐在导演旁等吩咐。

剧本她知道,只要露个背。

“替身上!”副导演一声令下,沈容姿不敢耽误,趴在床榻上,脱下了长衫,薄纱堆在后腰。

真空上阵。

哪怕看不到,周柯都能想象她完美的身材。皮肤白皙细腻,似上好的羊脂玉,纤腰不盈一握。精致的蝴蝶骨微微颤动,透着楚楚可怜的脆弱。

“等一下!”摄像机就位后,周柯突然闯入,粗糙的掌心摸过她的背,“她背上有伤,不适合拍。”

看似在为她说话,实则他堂而皇之地吃她豆腐!

“那你要怎么样?”导演是个暴脾气,直接怼人,“你来拍?”

周柯的手落在她腰窝,手指轻点蜿蜒的腰线,徐徐上引。

她想躲!想求救!

又怕褚青青找茬反悔,只能死死压着被褥。

大概是见她拧,周柯忽地压落薄纱,细细描摹,“导演,你看,这里也有疤呢。”

谁知岁月不待人第6章试读

感受到沈容姿的僵硬,周柯得意,轻声问她:“沈容姿,这里,还是我家?”

沈容姿急于摆脱咸猪手,几乎冲口而出,“我跟你回家!”

周柯餍足地收回手,“导演,我突然想起来,容妃刚入宫时顶撞皇帝挨过板子,背上有疤,显得真实。”

导演感觉被周柯玩了,怒骂:“那你还不滚开!”

周柯达到目的,配合地退出拍摄圈,将手指凑到鼻尖,细细嗅着。

冷眼旁观的褚青青嗤笑,“这种陆锦程玩腻的女人,也就你要。”

周柯回想着销魂的触感,“褚小姐这么说,陆锦程也是被沈容姿玩腻的男人。”

褚青青气红了脸,懒得跟他争。

终归周柯是她的经纪人,她明着得罪他没好处。

导演着急收工,沈容姿的露背戏意外一遍过。沈容姿松口气,裹紧薄纱,溜回化妆间快速换上病服。

跑到褚青青的休息室,影后正在拆头饰。

“沈容姿,我玩你的。”褚青青毫无愧色,“正好陆锦程打电话给我,听他的,他就会娶我。未必他真会娶我,可我是真的看你不爽,在整你。”

沈容姿瞬间白了脸色:陆锦程在跟踪她?

她要怎么办?

程程还等得起吗?

都没力气跟褚青青争,她夺门而出,一路撞人,几乎疯狂地打上车。

出租车抵达别墅,她匆匆付钱后下车,站在雕花铁门前,死死守着。

她就不信。

陆锦程永远不出门!

他要折磨她,享受不了她的痛感,他怎么会满足呢?

翌日清晨。

柔和的阳光搭在蜷缩在门口酣睡的女人,显得可怜、无助。

然而站在她面前的贵妇于慎思,命令保镖用水泼沈容姿。

“哗啦啦”,沈容姿被浇了个透心凉,哆嗦中惊坐起,抹开眼前的冷水,她看到了姿态清贵、雍容得体的婆婆,“妈?”

陆母一巴掌甩到她脸上,“谁是你的妈?闹出这种丑闻,你还有脸叫我?当初我就说过,你是陆家的煞星!你克死了我的锦泽,现在又要毁了陆家的名声!”

丑闻?

沈容姿来不及反应,铁门突然打开,她往后倒,栽在鹅卵石上。

陆母看不见她似的,从她身上跨过,高跟鞋更是碾到她的手背。

然后,是两个保镖。

她像是没有被羞辱,强撑着爬起来,歪歪扭扭跑进去。她满脑子都是,见陆锦程,要回程程!

“锦程,闹出这种事,你想怎么处理?”陆母嫌恶地扫了眼闯进来的沈容姿,继而慈爱地看着陆锦程。

陆锦泽死了。

陆锦程是她唯一的儿子了。

陆锦程斜睨狼狈的沈容姿,“陆太太,你说怎么办?”

四处张望没见程程,沈容姿又急又乱:“陆锦程,程程呢?”

陆母皱眉,“程程,是谁?”

陆锦程好整以暇,“当然是我的陆太太,嫁给我之前有的私生女!”

“什么?”陆母豁的站起,顾不上维持了半辈子的仪态,“她还有私生女?!”

那样恶心的视频全网流传,还有私生女?

她到底做了什么孽,才会遇上这样的扫把星!

越想越气,陆母突然呼吸不上来,直直倒在陆锦程怀里。

两个保镖比陆锦程反应快,抱起陆母,“少爷,我们先送夫人去医院。”

陆锦程点点头,经过沈容姿时忽然用力掐住她的脖子,“我妈受多少罪,我都会双倍还给你的女儿!”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