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皇上,本宫不二嫁

更新时间:2021-04-09 16:39:08

皇上,本宫不二嫁 已完结

皇上,本宫不二嫁

来源:追书云 作者:卿戎尘世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显然是有段时间没有接触日光,眼睛有些不适应,待她感觉眼睛不会再被刺痛的时候,她才悠悠地睁开,感受着清爽的凉风,她抛开了方才所经历的一切。但是,想要忘记那是不可能的,就好比她现在身上的伤,让她清晰地记住了刚刚在囚室里,那个恶魔是如何折磨自己,让她徘徊在死亡边缘的……皇帝是吧?皇帝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死是吧?既然如此,那她也要做皇帝,做一个能控制方才那男人的女皇,她想要活着,就必须强大起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皇上,本宫不二嫁:神仙外貌,修罗心肠【二】

瞥见她眼中的坚定,白衣男子心中只有嗤笑,如此桀骜的一个女子,以前,怎么没发觉呢?不过,这个玩偶可比以前那个动不动寻死的好玩多了。

幽森的眸子渐渐沉了下来。

就在他沉思着她的价值的时候,凰殇昔一手拽过自己的长发,竭尽全力站起身子,痛苦地咬着下唇,身子摇摇欲坠,不过也只是欲坠罢了。

走了几步,她一手撑着墙,拧过头,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字字掷地有声。

“你永远也别忘记这一天,待我强大之日,今日我所受的屈辱,他日就是你加倍承受的时候!”

敢对自己夫君,何况还是一名皇帝说下这样大逆不道,有着弑君谋权嫌疑的话,放眼整个大陆,有哪个皇帝会放她活着离开?

除非他不怕死!也正有这样不怕死的皇帝存在,她才可以有命走出这个囚室。

扔下一句话,凰殇昔一瘸一拐地走出囚室,迎上了走来的铠装男子,她狠狠瞪了他一眼,就侧身走过。

铠装男子正想阻拦她,接到白衣男子的意思后,给她让出了一条路,随后回到白衣男子身边,恭敬地跪下,“皇上,您就这样放她走了?”

白衣男子唇畔扬起一个神秘莫测的寒意浅笑,对铠装男子的话不做答复。

放她走?怎么可能……

她可是……不好好尽兴,他又怎么会甘心呢?

潋滟的唇瓣,噙出一个别有深意的弧度,好看的丹凤眸中,闪过一丝志在必得……

凰殇昔,朕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本事。

迷迷糊糊欲要走出囚室的凰殇昔,拖着沉重的身子一直往前走。

终于走出了暗无天日的囚室,温和的阳光扑面引来,刺痛了她的眼睛……

显然是有段时间没有接触日光,眼睛有些不适应,待她感觉眼睛不会再被刺痛的时候,她才悠悠地睁开,感受着清爽的凉风,她抛开了方才所经历的一切。

但是,想要忘记那是不可能的,就好比她现在身上的伤,让她清晰地记住了刚刚在囚室里,那个恶魔是如何折磨自己,让她徘徊在死亡边缘的……

皇帝是吧?皇帝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死是吧?

既然如此,那她也要做皇帝,做一个能控制方才那男人的女皇,她想要活着,就必须强大起来!

是的,她不能忍辱偷生!她要让那个男人知道,她凰殇昔,要骑在他的头上!把她忍受的那伤痛,统统还给他!

她抿唇坚强地想要起步离开这个恶魔的地狱,却没想到自己的身子软弱不经风,一迈步,盈盈的身子就倒了下来,而且额头上还疼痛不已。

她伸手扶上发疼的地方,然而指尖如蜻蜓点水般碰上,都让她倒吸一口气,“嘶——痛!”

她身上只是鞭痕多,额头这个伤,好像不是那个男人弄得吧?这么说,这是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弄的?她是……想要撞墙死?

本尊居然寻死,这么没出息!

算了,不管怎么说,反正都死了,这个身体就是她的了,只是她现在身上没有一处肌肤是完好的,而且那男人出手那么重,她勉强蓄力走了出来,但是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半分力气了……

她无助地靠在墙上,闭眸想要歇息一阵子,但是猛地又睁开了眼,惊恐地瞥了眼囚室的入口。

不行,她不能停在这里,若是那个男人想要抓她回去继续折磨她,那可怎么办!她就是爬,也要爬离这里……

打定这个念头,凰殇昔咬着下唇,双手臂撑到地面上支起自己的身子,蠕动手臂拖着身子移动,一点一点,直到离开原地许久,凰殇昔也没有停下来。

好痛,好痛……

密密麻麻的汗珠从她额间渗出,滴滴往下滑落,而她却浑然不知,痛感神经已经被麻痹,她无暇顾及其他。

蓦然,在她此刻视线触及不到的地方,一个神色匆匆的宫女朝她的方向奔了过来,似乎是没有注意到地下挪动的凰殇昔,一脚踩到她的满是伤痕小手上,另一条腿由于没看到下面的人儿,跨过去的时候绊到了皇忆昔的身子上,随即滚到了地上……

一道悲催的响声响起,继之咒骂声也飞出口,“该死,那个不要命的躺在地上,摔死本姑娘看你怎么赔!”

凰殇昔也是被那一脚又一脚,踢得踩得,脑子只剩下一个字。

……痛!

皇上,本宫不二嫁:命运多舛,面临死亡【一】

“是哪个不要命啊!还不滚过来扶本姑娘起来,耽误了我家娘娘的事情,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被摔得四脚朝天的宫女咿呀咧嘴地揉揉生疼的部位,不满地站起身,脸上是一副不悦的神色。

她看了看半路挡道的那条“狗”,乍眼一看,那满身是血的还以为是具女尸,将她吓个半死不活。

但是仔细一瞧,发现那个瘫在地上的女子身体还在微微的抖动,这才让她提到嗓子眼上的心松了下来。

宫女胆怯地慢慢挪步过去,企图了解一下这个女子是不是要断气了?如果真是死了的话,她还是有多远走多远吧,晦气!

但如果还没死,她可要好好追究一番了!

就在她悄悄凑过脸去的时候,那躺在地上的女子倏地抬起头来,脸上沾有一条又一条的血痕,更甚的,脸上还有未凝固的伤口在流出血液!

宫女惊叫一声跌坐到地上,脸色霎时变白,惊恐地盯着凰殇昔那张恐怖至极的容颜,待静下来看清楚凰殇昔熟悉的容貌之后,宫女蓦然变了脸色。

她再次站起身走了过去,朝着凰殇昔一脚踹了过去,轻蔑地嘲笑道:“哎哟,真不好意思,原来是皇后娘娘呀,我还以为是哪条狗这么不知死活,敢在半路耽误我家娘娘的事呢!”

这宫女的一脚,好巧不巧,正好踢中了凰殇昔的伤口,导致伤口破裂,鲜血涌出,染红了宫女的靴子,而凰殇昔则是身体滚动了一下,无力理会宫女的暗藏的冷嘲热讽。

伤口被撞击,痛感刺激着她的神经,似乎全身上下的痛楚都聚集到那,她的身子蜷缩起来,不知是冷还是热,额上细汗如泉涌般渗出,大有以汗洗脸的架势!

那个宫女厌恶地看了看染红的鞋头,没有理会凰殇昔现在处于怎样的处境,一脚又一脚地踹过去,嘴上还喋喋不休地咒骂着。

“该死的贱人,竟敢弄脏我的鞋子,你是不是诚心想让娘娘惩罚我?死贱人,别以为你是皇后我就不敢动你,哼,你死了皇上也不会责罚我,我也看你不顺眼很久了,今天我就替娘娘了断你这个碍眼的东西!”

越说越来劲,宫女脚上的力道愈来愈重,看来真的在把凰殇昔往死里踢!

这宫女本来还担心会是什么贵人嫔妃,想不到居然是当今皇后,那自己还怕什么,反正娘娘早就想她死了,只是她运气好,躲过一次又一次,现在她落到自己手里,那自己就替娘娘行道,或许回去之后,娘娘还会嘉赏她呢!

她越想越觉得有理,正要对凰殇昔痛下杀手,可是骤然,一只鲜血直流的小手攥住了宫女的脚,迫使她停下疯狂的踹击。

宫女使力想要抽回脚,却没想到奈何她如何用力,自己的脚都被那只小手抓得紧紧的。

她从没想过,凰殇昔那只看似无力的手居然有这般劲!

宫女惊恐地瞪大眼睛,剐向凰殇昔的眼神里带着惊恐,“你,你想怎样?我告诉你,我可是依贵妃身边的宫女,你敢对我不客气,当心依贵妃娘娘让你命丧黄泉!”

不知怎么的,明明眼前这个皇后浑身是伤,流血不止,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对自己没有半点威胁,可是宫女就是觉得,这个皇后似乎不一样了,她好像有能力让自己付出血的代价!

她暗自压抑这个念头,安慰自己是多想了,但是就凭凰殇昔能将她的脚抓牢,而且力道似乎已经将她的脚腕捏出瘀血了,这不得不让她对凰殇昔升起了一丝恐惧感。

“呵,依贵妃?你方才叫我什么?我是皇后!一个贵妃,我难不成还得怕她!”

紧了紧小手,凰殇昔借力幽幽地抬起脸,露出一个阴森诡异的笑靥,那张恐怖的容颜,更为之增添一股压迫感。

虽然凰殇昔的声音断断续续,有些力不到位的感觉,但是此刻宫女却是感受到了凰殇昔的愤怒,那低暗的眸子里,隐藏着说不清的怒火!

停顿几秒,那道不可一世的声音继续响起:“哼,你区区一个宫女,以下犯上,欲谋杀一国之母,可知是何等大罪?!”

宫女一愣,她没想到凰殇昔居然会懂得反驳了,以前的皇后,别人说她什么,戳她脑袋,甚至动手打她,她都是只懂得接受,从不会出言一句,更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牙尖嘴利。

这贱人现在居然晓得威胁我?

不对,这个很有可能不是那个贱人,那贱人怎么可能敢如此胆大,她要赶快回去禀告娘娘,让娘娘亲自来擒拿解决那个贱货!

至于脚下这个死女人……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