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姻缘注定:爹地快接招

更新时间:2021-04-02 16:53:26

姻缘注定:爹地快接招 连载中

姻缘注定:爹地快接招

来源:追书云 作者:落叶知秋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他的嘴唇破了一点皮,带着一丝嫣红的血迹,整个人看上去邪气十足,可陆羽桐却在他的声音里听到一丝无助和乞求,就好像不管她想做什么,他都会答应。事实上她明明就知道,确实是这样的,可是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了,她还能说什么呢?!“方景皓,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说这些话,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那么我会带着小乐离开方家,从此以后再也不和你见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姻缘注定:爹地快接招:绝对不会后悔

男人的声音冰冷而刺骨,带着无尽的霸气和胁迫的意味,杜子明不甘地看着方景皓,想要开口辩驳,却又不敢说话,只好狠狠的瞪了陆羽桐一眼,而下一秒,方景皓冷着脸微微用了点儿力气,只听见清脆的一声“咔嚓”声,杜子明发出了杀猪般骇然的惨叫,捂着软绵绵的半截手腕,瘫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着。

方景皓他,竟然把杜子明的手腕给扭断了!

杜子明带来的两个网红模特吓得眼泪直流,忙不迭地就要去叫人来帮忙,方景皓略略抬起头来,冰冷地目光顺着所有人都扫视了一圈,声音听不出一点情绪:

“我倒要看看,有谁敢来帮他?”

这种时候,要是有人为了帮杜子明那个草包,得罪了方景皓这尊大神,那才是真真正正的大傻子!

一时间里所有人都吓得噤若寒蝉,纷纷乖觉地低下头去,看也不敢多看一眼,陆羽桐心里有些不安,悄悄地拉了拉方景皓的袖子,示意他适可而止,方景皓脸上虽然还是一片冰凉,可心里却多了一丝柔软。

很久以前,他们还在谈恋爱的时候,陆羽桐的一个习惯性小动作,就是这样拉拉他的袖子,原来过了这么久,她还是没有变。

“既然今天人都到了,那么我不妨再强调一遍,陆羽桐小姐是我们方家的人,谁要是跟她过不去,就是跟整个房间过不去,跟我方景皓过不去!大家都是聪明人,我相信你们应该都能听懂这话的意思,不是么?”

他说得这么明显了,谁还会不懂,分明就是强调了,人家陆羽桐是不好惹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唯唯诺诺地陪着笑,试图缓解一下这令人窒息的气氛,方景皓不再理会已经躺在地上昏死过去的杜子明,而是紧紧抓着陆羽桐的手,霸道地把她从大厅带走。

“景皓,你放开我!”

陆羽桐试图挣扎着,可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她根本反抗不了,只好任由方景皓把她拉到花园里,眸色幽深地看着她:

“陆羽桐,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么》你当初嫁给方景林,就是为了过这样的日子么?!”

被记者们天天用摄像机对着,带着幼小的儿子,服侍着病重的丈夫,独自一个人撑起时代集团,就连出席宴会,都会被杜子明那样的市井无赖羞辱,这样的日子,她究竟是怎么忍过来的?

方景皓回想着自己回国后看到的所有事情,看着陆羽桐苍白清秀的面容,心里一阵疼痛。

他方景皓当初捧在手心呵护的女人,怎么会过上这样的生活?!

男人微微颤抖的指尖,向陆羽桐传递了方景皓此刻的情绪,她咬住嘴唇,努力憋住眼泪,对方景皓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如果你是指刚才的事情的话,那你其实不用太担心,今天的事情只是个意外,你也知道杜子明的人品,又何必跟这种小人计较呢?”

“陆羽桐!”

方景皓终于忍无可忍,近乎失控地将陆羽桐逼至墙角,一手扶着墙,另一只手紧紧搂着她的腰,眼睛里像是要冒出火来:

“你知不知道自从回来之后,我最恨的就是你这幅故作轻松的样子?!你明明过得那么痛苦,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你知不知道哪怕你只说一句,你后悔了,我都会当做五年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继续做回你喜欢的那个方景皓?!”

男人近乎失控的话语透着深刻的爱意和痛楚,陆羽桐只觉得自己的心也疼得厉害,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了下来,她的眼泪仿佛是最强效的兴奋剂,刺激了男人的神经,下一秒,方景皓的嘴唇就带着冰凉的寒意,狠狠地吻了上来。

这个吻带着霸道的掠夺意味,单刀直入,在陆羽桐的唇舌间攻城略地,她只是沉醉了短短一瞬间,很快就清醒过来,她知道自己是推不开方景皓的,索性闭上眼睛,对着方景皓的嘴唇狠狠地咬了下去。

“嘶......”

伴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哼,淡淡的血腥味顿时在两个人的口腔中弥漫开来,可是方景皓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开她,反而更加用力的亲吻吮吸着,直到陆羽桐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才意犹未尽地放过她,带着一丝微喘:

“陆羽桐,你告诉我,你究竟想怎么样?!”

他的嘴唇破了一点皮,带着一丝嫣红的血迹,整个人看上去邪气十足,可陆羽桐却在他的声音里听到一丝无助和乞求,就好像不管她想做什么,他都会答应。

事实上她明明就知道,确实是这样的,可是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方景皓,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说这些话,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那么我会带着小乐离开方家,从此以后再也不和你见面。”

陆羽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去背对着方景皓:

“我是景林哥的妻子,也是你的大嫂,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或许你是因为恨我而想要报复,又或许你确实对我余情未了,可那都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只是你的大嫂,希望你和我,从今以后能够保持距离。”

她知道自己的话一定是伤透了方景皓的心了,因为他站在自己背后,沉默了很久也没有开口,可是她就连转过身去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满脸都是,可是陆羽桐也懒得去擦,反正方景皓也看不见。

只要他看不见,就可以了。

“刚才你曾经问过我,后不后悔自己当年所做的一切,现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绝不会后悔。”

她说她不后悔,说她是自己的大嫂,还说希望以后两个人保持距离,她都说得这么清楚了,自己究竟还在幻想些什么?!

看着陆羽桐毫不留情远去的背影,方景皓双目通红,突然狠狠一拳砸在了墙上,墙壁被他砸的开了裂,手背上很快渗出了鲜血,可是这点伤口和他心里的伤口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姻缘注定:爹地快接招:醉酒之后

直到晚宴结束后,陆羽桐也再也没有看到过方景皓的身影,她心里担心极了,可是又不能回到花园里去看看,只好一边强颜欢笑地应酬着,一边让助理悄悄去花园看了看,很快,助理就回来告诉她:

“服务生说方先生已经走了半个多小时了,离开的方向好像是往方家别墅那边去。”

他这是回家了么?

陆羽桐心里松了一口气,耐着性子等着晚宴的告别礼仪结束,这才筋疲力尽地坐上车子,回到了方家。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钟了,管家亲自来给她开的门,毕恭毕敬地告诉她:

“小少爷晚上很乖,吃饭吃的也香,已经睡着了。”

陆羽桐点了点头,问:“二少爷回来的时候看起来还好么?”

“二少爷他不是和您一起去参加晚宴了么?”管家有些诧异:“他并没有回来呢。”

方景皓没有回来么?

陆羽桐心里一惊,下意识地就要穿上外套出去找他,手都已经碰到门上了,却又缩了回去,忍不住苦笑一声。

几个小时前,她明明还那么冰冷地说过,要和方景皓保持距离,那么现在,她急急忙忙地跑出去,像恋人一样担心他,这又算什么呢?!

想到这里,陆羽桐极力压制住心里的担忧,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只是叮嘱管家,如果方景皓回来了,一定要和自己说一声。

轻手轻脚走进房间时,小乐果然睡得很熟,长长的睫毛覆盖下来,像一个可爱无比的小天使,陆羽桐轻轻给他盖好被子,看着孩子睡觉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以前的事情。

那是在方景皓过生日的那天,她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了方景皓,第二天一醒来,就看见方景皓拿着简朴的戒指,跪在自己面前求婚,声音温柔而充满喜悦:

“羽桐,我要和你结婚,要和你生下可爱的孩子,如果是女儿,我就好好保护你们两个,如果是儿子,那我们父子一定把你宠得像个公主一样!”

现在她有了儿子,可是那个把她宠成公主的人,却再也不可能和自己在一起了。

陆羽桐心里一直挂念着方景皓,根本就睡不着,她强忍着困意一直等到夜里三点多钟,隐隐约约听到楼下有动静,,连忙跑下去看。

管家和佣人都已经睡着了,只有玄关亮着一盏昏暗的灯,她刚一走过去就闻见浓烈的酒味儿,而方景皓脸色通红,目光迷离,正半坐在玄关门口,摇摇欲坠,陆羽桐连忙走过去把他扶起来,小声开口:

“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我去喝酒了。”

方景皓大着舌头告诉她,样子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羽桐,我......我知道你不......不喜欢我喝酒,可是我今晚很难过,所以......所以只喝了一点点,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喝醉了酒的方景皓卸下了满身的冰冷和戾气,甚至都忘了他们如今的身份,却依旧牢牢记着陆羽桐不喜欢他喝酒。

陆羽桐眼睛一酸,连忙哄着他:

“我不生气,你听话,我们到沙发上去坐着好不好?”

听到她说不生气,方景皓果然高兴起来,十分顺从地任由陆羽桐扶着自己坐在了沙发上,见方景皓一副难受的样子,陆羽桐准备去厨房给他做点儿醒酒汤,刚一起身,却被方景皓一把拉进了怀里:

“羽桐......不要走,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陆羽桐跌入方景皓的怀里,看到他露出这种乞求的表情,差点哭出声来。

从她认识方景皓那天起到现在,他一直是强大而又冷漠的样子。在所有人心里,他都是那个无所不能的方景皓,可是现在,他竟然这么卑微,不顾一切地把自己搂进怀里,还一直求自己不要离开他!

犹豫了片刻,陆羽桐终于伸手回抱住了方景皓,安慰似的轻轻拍拍他的背,方景皓果然安静下来了,满足地抱着她,慢慢闭上了眼睛,陆羽桐低头,在他耳边低语:

“景皓,你放心,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永远不会离开你。”

她知道这是谎言,骗了方景皓,也是在欺骗自己,可是至少这一刻,就让她自欺欺人一下吧!

第二天一早,方景皓是在头疼欲裂中醒来的,他筋疲力尽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沙发上,空气中弥漫着炖汤的香味儿。

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坐在沙发前安静地翻着漫画书,大概是听到了动静,转过头来歪着脑袋看了看方景皓,奶声奶气地开口:

“二叔,你睡了好久啊!”

是小乐?

方景皓揉了揉太阳穴,这才看清了小乐的脸,他是在自己的沙发前一直坐着,等着自己醒来么?

虽然方景皓一看到小乐,就会想起当年自己失去的孩子,可是小乐毕竟是无辜的,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方景皓心里一软,不由得对他笑了笑。

这么多天以来,小乐从来没有见过方景皓这么和蔼的样子,立刻对他更亲近了一点,小手捧着杯子递给他:

“妈妈说了,让我等你醒过来就让你喝这个,你快喝吧!”

杯子里装着的是蜂蜜柚子茶,清香微甜,喝下去让人神清气爽,方景皓浑身上下舒服了很多,忍不住摸了摸小乐的脑袋:

“你妈妈呢?”

小乐眨了眨眼睛,正准备开口,厨房里面却响起了陆羽桐的声音:

“小乐,你二叔是不是醒了?快过来吃早饭吧!”

小乐甜甜地答应了一声,拉着方景皓的手就坐到了餐桌前,陆羽桐系着粉红色的围裙,正摆放着碗筷,桌子上摆着一些清淡的小菜和点心,正中间则是满满一砂锅的鱼头豆腐汤,陆羽桐神情自若地盛了一碗汤递给方景皓,声音平淡:

“快坐下来吃早饭吧。”

鱼头豆腐汤有解酒的功效,以前他自己创业时常常为了谈生意和客户喝的酩酊大醉,陆羽桐就会炖这个汤给他喝。方景皓看着香气扑鼻的汤汁,心里一动,问:

“我昨天几点钟回来的?”

“不知道,我昨天睡得很早,今早一起来才发现你在沙发上。”

陆羽桐不动声色地回答着,语气里根本没有一丝关切的意味,方景皓端详着她的黑眼圈,眼神有些幽深:

“是么?我昨天晚上迷迷糊糊地觉得好像有人在和我说话,不是你么?”

“不是我,可能是管家吧。”

陆羽桐不自然地别过头去,专心致志地给小乐剔着鱼刺,而方景皓看到她这个样子,心头的阴霾顿时散去了大半。

这个小女人,每次说谎骗人时,都是这个表情,他明明记得很清楚,昨天晚上那种温暖而安心的感觉,只有陆羽桐才能给她,她真的以为,能骗的了自己么?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