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医毒双绝:落魄太子猛追妻

更新时间:2021-04-09 11:36:12

医毒双绝:落魄太子猛追妻 已完结

医毒双绝:落魄太子猛追妻

来源:追书云 作者:芒果酱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苏阳踟蹰了一会:“这…”若是那些人发现不对,卷土重来该怎么办?他还没想出好注意,就被苏悦打断:“你放心,他们不会再来了。”苏阳眼底满是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苏悦这么笃定,倒是齐珩看着她挑了挑眉。“都怪我没用,若是在那场意外中死了也不至于拖累了家人。”苏欢无力的躺在床上,死死的盯着头顶的帐子。苏悦没有说话,刚才把脉被打断,她还没完全了解苏欢的情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切都是为了嫁人

此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熙熙攘攘的吵闹声:“就是这里!”

苏悦眉头一皱,朝门口看了过去。

原来是刚才被赶出去的那个女人,她正哭哭啼啼的带着一群人往里走。

“我不过是好心来替盛大哥送饭,谁知道他居然对我起了不轨之心,差一点就把我……”五娘低头做西子捧心之状,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她身后的人面面相觑,谁不知道是苏欢受了伤瘫痪在床,就算他真的有这个心,他也没这个力呀!

可五娘刚才确实是衣衫不整的从苏家跑出去,她们家是出了名的蛮不讲理,谁也不敢得罪。

“我家五娘可是清清白白的小姑娘,你们居然对她做出这种事,必须要对她负责。”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婆婆站了出来,虽然身子骨看上去不怎么行,但嗓门却是挺大。

苏阳气的额头上的青筋直爆,指着他们半句话没说出来,紧紧的捏着拳头。

“怎么样?找不出借口了吧?”老婆婆满脸得意,她早就知道苏阳不是个会吵架的。

苏悦神色淡淡的往前走了一步:“你们想怎么样?”

刚看到她众人还惊了一跳,这才想起苏家还有个没出嫁的小姑娘。

怎么瘦成这样了?

五娘以为他们这是要让步,得意的看着她:“我要他娶我!”

苏悦说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愣了愣:“你说他?”

五娘指向的分明就是齐珩。

苏悦眼里忽然盛满了笑意,五娘倒是个会挑的,齐珩和苏欢比起来自然是胜出许多:“他可不是我们家的人。”

五娘睁大了眼睛,她还以为是什么远房亲戚呢!

她撇了撇嘴,有些不甘心:“那就让你大哥娶我好了!”

苏欢躺在床上怒吼:“不可能!我就算死也不会娶你!”

苏悦冲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他稍安勿躁。

“如果我大哥确实轻薄了你,今晚我就让他和你拜堂成亲。可如果没有……”苏悦的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一圈,“你就穿着肚兜在村子里跑一圈,如何?”

一听她的赌注,大家嗡的一声讨论开来。

别说是古代,就算是现在让一个女人穿着内衣跑一圈,都是出格的事。

那老婆婆还在犹豫,五娘却是斩钉截铁的答应了下来:“好!”

反正当时屋里只有他们两人,谁也说不清楚。

苏悦沉肃着脸,递给五娘一杯水:“那我接下来可要问你一些问题,你必须在第一时间回答出来,不能有半点犹豫。”

也许是苏悦的态度有些严肃,五娘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拿起那杯水就喝了下去。

看着她将水喝完,苏悦忽然就笑了:“你进门的时候迈的是左脚还是右脚?”

五娘一愣,这是什么问题?

身后的众人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苏悦。

苏悦却丝毫不在意他们的困惑,瞪了五娘一眼:“不能犹豫!”

五娘被吓了一跳,随便回答了一句:“左脚。”

一连快速的问了好几个问题,五娘也渐渐跟上了苏悦的节奏。

见时机差不多了,苏悦忽然转变话题:“你为什么非礼我哥?”

“当然是为了嫁人……”此话一出,五娘就惊得捂住了嘴。

旁人顿时都被惊住,那老婆婆更是面色凶狠的扑了上来:“你胡言乱语些什么呢!她这是一时说错了,被你骗的!”

她大声的指责着苏悦,眼睛还四处乱瞟。

如果不是当初听说苏家有了一千两银子,她也不会想尽办法让五娘做出这种事。

谁让律法规定女人在一定岁数要出嫁,像她五娘这么好的孩子,怎么能轻易嫁给别人呢?五娘值得最好的。

苏悦冷笑了一声:“谁都知道我大哥现在身体不便,怎么可能对一个虎背熊腰的女人突然起了兴致?”

五娘顿时面红耳赤:“你说谁是虎背熊腰?”

苏悦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站在了她的身边。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一个在药谷被折磨的瘦得让人心疼,一个被家里养的白白胖胖浑身泛着油光。

众人就算是再昧着良心,也说不出五娘不胖这种话。

苏悦的视线转了一圈,视线落在了其中一位年长的老者身上:“您最是公正,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一群人还可能跟着和稀泥,被单独调挑出的人却不能,像他们这样的老者从来都是自诩为公正的化身。

老者没有办法,只能点点头:“盛丫头说的有道理。”

他的话一出,大家也纷纷跟着附和。

五娘见形势不对,倒在地上就开始撒泼打滚:“我不管,反正我的身子已经被他看过了,他一定得娶我!”

一个面容忠厚的男人站了出来,冲着苏阳笑笑:“苏兄弟啊,好歹你也是看着五娘长大的,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更何况,就你家苏欢的情况以后要娶媳妇也是很难了……”

虽然五娘的做法挺让人蛋疼,但苏欢也是一个瘫在床上的人,倒不如废物利用一下,这样也算是两全其美。

没等苏阳开口,苏悦眼底就闪过一丝厉芒:“你再说一次?”

既然她将苏阳和苏欢认作了家人,就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欺负他们。

中年男人一愣,竟然被她眼底的狠厉给吓到了,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你们村子真是有意思。”一直没有说话的齐珩忽然笑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种逼婚场面的。”

他的视线缓缓的从众人身上扫过,竟带着几分威压:“北辰律例第十条逼人成婚者杖二十,你们都想去试试?”

他的衣着不凡,周身气质更是清贵,一看就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公子。这些人懂得确实比他们多,知道这些倒也不稀奇。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条?”中年男人吓了一跳。

本来他劝劝不过是嘴巴皮子碰碰的事,但若是牵扯到了律例,那就不能随便劝了!

齐珩不屑的睨了他一眼:“你算哪根葱?律例还要告诉你才行?”

中年男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又担心惹祸上身,索性气呼呼的闭了嘴。

经过齐珩这么一说,大家也不敢随便劝了,都乖乖的站在一旁吃瓜看戏。

老婆婆见事情黄了,一把扯起了还在地上哭嚎的五娘,冲着苏家人狠狠啐了几句就准备离开。

苏悦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没有说一句话。

我会治好你

见主力已经撤离,众人这才跟着迅速离开。

苏阳这才松懈了下来,走到齐珩面前鞠了一礼:“多谢齐公子相助。”

他知道,若不是齐珩说的那句话,众人说不定真的会被那中年男子说动,反过来劝他们娶了五娘。

齐珩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没关系,反正是我编的。”

苏悦无语的看向齐珩,她就知道这人帅不过三秒。

苏阳踟蹰了一会:“这…”

若是那些人发现不对,卷土重来该怎么办?

他还没想出好注意,就被苏悦打断:“你放心,他们不会再来了。”

苏阳眼底满是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苏悦这么笃定,倒是齐珩看着她挑了挑眉。

“都怪我没用,若是在那场意外中死了也不至于拖累了家人。”苏欢无力的躺在床上,死死的盯着头顶的帐子。

苏悦没有说话,刚才把脉被打断,她还没完全了解苏欢的情况。

苏阳并不知道苏悦的本事,只以为她是在为苏欢请平安脉,毕竟医术这种东西可不能一蹴而就。

“你还有救。”苏悦看着苏欢轻声说。

苏阳无力的看了她一眼:“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放心我没事的。”

他也不相信只是去了药谷一圈,妹妹回来就会医术了。

苏悦抿了抿唇,她知道多说无益,只有自己真的将他治好了他们才会相信自己。

毕竟在原身去药谷之前还不会医术,若是说她一下子就会了医术,只怕没有人会相信。

“我会证明给你看。”苏悦仔细辨认对方的脉,语气笃定。

苏欢看到她坚定的眼神,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丝希冀,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呢?

经过这一场闹剧,苏阳才想起自己还没来得及为两人打扫房间。

苏悦和齐珩便被赶到院子外,看着偶尔经过的人投来异样的眼神。

“我很好奇,你居然没有让那个女人裸奔。”齐珩原本以为苏悦会拦住对方,但她却什么都没有说。

苏悦转过头看着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我说的话从来不会落空。”

她的话音才刚落,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惊诧的喊声:“你这是在干什么?!”

齐珩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就见到一个白白的肉体跑了过去,正是五娘。

五娘一边跑还一边喊着:“我好热啊!”

她身后是那个颤颤巍巍的老婆婆,虽然看上去很虚弱,但身手好像还很不错。

“那杯水?”齐珩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颇为笃定的说。

他就知道苏悦没事不会给五娘倒水,没想到还有这种功效,看来以后不能随意吃苏悦递过来的食物。

苏悦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水是干净的。”

齐珩一愣,又听到她补充了一句:“有毒的是杯子,毕竟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喝下那杯水。”

欣赏完裸奔,苏悦转身回去帮苏欢的忙。

齐珩顿时明白了过来,以后连苏悦递过来的东西都最好不要接。

回头又瞅了一眼还在奔跑的五娘,以后还是不要得罪苏悦比较好。

既然说了要救苏欢,苏悦晚上就写出了好几张药方。

齐珩顺手拿过来看了看,不由得皱起了眉:“这些药材你都要用到?”

苏悦头也没有抬:“对啊。”

齐珩的手指点了点其中的好几味药材:“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些都不是寻常之物。”

苏悦接过来看了一眼,发现他提到的药材确实比较难得。

她只顾着想治疗方案,却忘了现在自己身处的世界可不是要什么都有的现代,光是这些药材都不知道上哪找。

更不用说,现代和古代还有着差异,她所列出的药材是甚至都不知道存不存在这个世界上!

她忽然眼睛眯了眯:“你懂药?”

齐珩意识到危险,双手抱住了胸,身体往后仰:“你想对我做什么?”

苏悦顺势凑上前:“帮我!”

齐珩摇了摇头:“帮你没有好处。”

苏悦气的揪住他的耳朵:“你吃我的,住我的,居然还说没有好处?知不知道……”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清脆的响声惊到。

只见苏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门口,手里还端着两杯茶,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

苏悦低头看了看两人之间的动作,忽然意识到这个姿势好像有些不对。

“我…你们…喝茶吧。”苏阳匆匆将的茶水放在桌上,又迅速离开。

苏悦看着他略显凌乱的背影,心中哀叹了一声。

如果是在现代,他肯定会到某网上发个帖子:不小心撞见女儿和男朋友的亲密关系怎么办?女儿还是上面那个!在线等,挺急的!

她的视线一直落在苏欢的背影上,并没有看到齐珩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更加没发觉是谁一步步引导了她的动作。

反正被误解了,苏悦也不在乎,她继续看着齐珩:“你到底答不答应?”

齐珩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我也是有条件的。”

“什么?”苏悦警惕的看着齐珩。

齐珩抬手敲了敲自己太阳穴:“还没想到,不如你先给我写张欠条吧。”

“欠条?”古代人都这么会玩?苏悦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齐珩煞有其事的点头:“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就找你兑现。”

苏悦摇头:“要是你趁机写个几十百吧万银子怎么办?”

齐珩冷笑了一声:“你觉得我和你之前谁比较穷?”

苏悦看了看自己朴素的衣服和齐珩明显不是凡品的衣物,终于点了点头。

莫名奇妙被人炫了一脸富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苏悦犹豫了一盏茶的时间,最终答应了齐珩无情无理的要求。

她从书房找来一张纸,写下欠条两个字。

齐珩在一旁看了一眼,啧啧感叹了句:“这字写的和我家隔壁的虎子差不多。”

苏悦白了他一眼:“我的字写得小孩一样怎么了?等我练练就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她只是不习惯用古代的毛笔而已,毕竟硬笔和软笔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齐珩却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看向她:“谁告诉你,虎子是个孩子的?”

“难道他是个大人?”苏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齐珩潇洒一笑,往后退了两步:“它是隔壁家的狗。”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