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此恨无期爱无尽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2

此恨无期爱无尽 已完结

此恨无期爱无尽

来源:追书云 作者:花凛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林幼曦这一次病得很厉害,还发了高烧,一直没清醒过来。他在晚上的时候去看过她几次,她总是说梦话。“霍叔叔,你相信我……我没有背叛你,我不会背叛你,求你相信我……”他站在床边,淡淡地听着,无动于衷,他不想听她解释,他不会爱她,他只需要她留在自己的身边。林幼曦彻底清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江嫂在医院里守着她。侥幸活下来,她也没有很开心,她甚至想,要是当时自己死了就好了,这样或许自己就解脱了,死在霍成彦的手上,应该也能为他消除些痛苦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学校的丑闻-花凛

短暂的沉默:“不,我不会爱她。”他心里很清楚,他这辈子,不会再爱任何人!

-------------------

林幼曦这一次病得很厉害,还发了高烧,一直没清醒过来。

他在晚上的时候去看过她几次,她总是说梦话。

“霍叔叔,你相信我……我没有背叛你,我不会背叛你,求你相信我……”

他站在床边,淡淡地听着,无动于衷,他不想听她解释,他不会爱她,他只需要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林幼曦彻底清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江嫂在医院里守着她。

侥幸活下来,她也没有很开心,她甚至想,要是当时自己死了就好了,这样或许自己就解脱了,死在霍成彦的手上,应该也能为他消除些痛苦吧。

庄倾颜来看她,买了很多东西。

她拿着她的病例,看了一遍,脸色发白,也被吓到了。

她关切地摸着她的脸颊:“幼曦,别怪你霍叔叔,他是有苦衷的,他也很煎熬。”

她眼眶一热,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却没有流出来:“我……我不怪他。”她怪的,怪又有什么用,她不过是霍成彦手中的一只蚂蚁。

五天后,江嫂带她出院,回了家。

这一次,她伤得很重,一个月都不能做那种事了,而霍成彦,也没有回家。

假期结束后,她请了三天病假,身体才勉强养好,能够去学校上课,她想去学校,因为那是能让她憧憬未来的地方。

下午的一堂公开课,多媒体大教室里坐了一百多名学生,离上课还有五六分钟。

林幼曦和陈安迪坐在一起,安静地看着课本。

教室里突然热闹起来:“你们快上校内网!”

“真的有女学生被包养!”

“这个女生姓林,是大一美术系的学生!”

“看,经常来接她的,是一辆宾利,豪车啊!”

“十一假期还去看医院看妇科了,还住院了呢。”

“看,有人说她是孤儿。”

“哇,这贴子好火,已经上首页了。”

“你们看,这张照片能看到她的侧脸,有没有觉得,她像我们班的一个人?”

有人看向林幼曦,越来越多的人看着她。

她觉得有些不对劲,抬起头来,发现大家每人拿着一个手机,有的拿着平板,在刷校内网,看她的眼神,充满了鄙视和愤恨,开始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她顿时害怕起来。

“幼曦,你看……”

陈安迪推了她一下,将她的平板放到她的面前。

她低头一看,心头一骇,瞳孔张得极大。

网页上是她的照片,虽然没有正脸,但她看得出来,就是她。

有她背部是青紫痕迹的照片,那是她第一次被霍成彦强要了一周,受了伤的时候被拍的,还有再饭局上被拍的照片,照片经过剪辑,尺度很大,还有她假期住院昏迷的照片,钱钟开宾利来接她的照片……

贴子下面学校的同学在疯狂留言,已经有上万条回复了。

“幼曦,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安迪小声地问道:“真的是你吗?”

她听不到她的声音,大脑里一团乱,心里很害怕,耳边全是同学们的谩骂,她双手抱着头,想要躲起来。

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她被拉起来,拖着外教室外去。

是谭辛厉,她的初中同桌,高中同桌,六年的同桌,他的爸爸,是霍成彦生意上的伙伴,他们算是青梅竹马。

她眼泪汪汪地看着他的后脑,他这是来救自己吗?

谭辛厉将她拉进他的跑车:“砰!”地将门关上。

“谭辛厉……”

他突然压在她的身上,狠狠地说道:“我要你,你要多少钱?”

她惊愕地看着他。

“林幼曦,我一直以为,你是冰清玉洁的小仙女,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

“我一直喜欢你,从初中就喜欢你了,我以为你是仙女,想等到法定婚龄,就跟你结婚,再要你,没想到你居然!”

他痛恨,愤怒。

“不就是钱吗?老子现在就给你!”他的大手去撕她的衣服,要强她!

“不要,你别碰我!”她拼命挣扎,用力推他:“谭辛厉,你不要这样,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是富二代,营养好,身体发育得很好,已经快一米八了,是校篮球队队长,力气大得吓人,她根本反抗不了。

他根本听不进去,已经撕开了她的衣领,往她身上亲。

“我要报警,你这是犯罪!”她哭着,骂着,为什么他们都这么对她?

“好疼……”他压到了她的下面,她只觉眼前晕眩,就要昏了过去,身体开始剧烈抽蓄,豆大的汗粒从额头上滚下来。

谭辛厉停了下来,不是因为发现她的身体不对劲,而是看到了她身上的伤痕,被吓到了。

从脖子以下,全是伤,越往下越严重。

他拉开了她的校服裙,看到了她双腿间,各种伤痕,像被猫抓过一样。

怒火中烧,他的眼睛里红红的,有淡淡的泪光。

“林幼曦,你真脏!”

“别弄脏了我的车。”

他把她推下了车,她摔倒在地上,身体还在抽蓄。

谭辛厉开着跑车,从她身边飞快过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的身体才慢慢恢复了过来,她站起来,往宿舍去,那是她现在唯一可以躲的地方。

晚上,姜达先回宿舍,宿舍门口堆满了信件,有上百封。

她把信全弄进来,堆在门口:“幼曦,你怎么会有这么多恐吓信?”

是各种谩骂,唾弃,威胁……让她滚出学校,否则,就要弄死她!

她发现林幼曦缩在床上的角落里,靠着床,抱着自己,不哭也不闹,但看起来很可怕。

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件事情,在学校都传开了。

她在她的身边坐下来,担心地看着她:“你吃晚饭了没有?”

她没反应。

“我去食堂给你弄点吃的来。”

陈安迪和姜达照顾着她,她在宿舍里,勉强活着。

两天后,院里的女辅导员亲自来宿舍找她,鉴于她的事件严重败坏了校风,学校决定开除她。

我被学校开除了-花凛

她简单地收拾了一点东西,她画的漫画,一些证件,用纸箱装着,抱着纸箱,趁着天黑,离开学校。

天下起了大雨,她撑着伞,摸着黑,往学校外去。

刚出了宿舍区没多远,一群女生突然出来,有人拿着钢管,围住了她。

“就是她,被包养的贱人,我们女生的名声都被她败坏了。”

“给我打,打死这个贱人。”

“砰!”一根铁棒落在她的背上,她倒下,白色的伞落在一旁,纸箱摔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摔出来,落在水里。

钢管,拳头,脚……像雨点一样落在她的身上,她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

好疼!还有雨水的冰冷,她双手抱头,蜷缩着身体。

借着远处的微弱路灯,她看到了几个女生的脸,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她想,这一次,她可能要死了。

在她快昏过去的时候,钱钟赶到了,那些打她的女生都被他赶跑了,他将她抱起来,送到了医院。

她醒过来,是在医院的病房里,庄倾颜正在床边守着她,她用手支着脑袋,睡着了。

她动了下身体,疼得哼出声来,吵醒了她。

她焦急地看着她:“幼曦,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她心头涌起一阵复杂:“没事。”

她挣扎着坐起来,她伸手扶她,把病床摇起,让她靠着,给她倒了杯热水。

她语重心长地说道:“幼曦,你别怪你霍叔叔,他这么做,只是因为他还放不下当年的事。”

她大脑里“轰”的一下,似有一个惊雷当头砸下。

原来,是他!

“他让人跟着你,只是怕你离开。”

她的瞳孔再一次放大。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做的。

他派人监视自己,偷拍照片,不仅如此,他还拍了她被他强过后的照片,她住院的照片,弄了被包养的一出。

“他之所以想折磨你,是因为他经历过的惨痛,因为你妈妈,他家破人亡,妹妹遭受非人遭遇……这些仇恨,发生在任何人的身上,都是放不下的。”

她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流不出来,也哽不下去,原来,他是用这种方式来折磨自己。

“医院费我已经付过了,多付了三万,你好好休养,过两天我再来看你。”

“你也别担心,以后总会好起来的。”

庄倾颜安慰了她几句,就去忙工作了。

她在医院里住了一周,就回去了。

一个月后,霍成彦回来了,他是半夜回来的,一回到家中,他就去了卧室,打开灯,看到她在床上睡着,神色稍稍缓和了些。

她是被灯光照醒的,睁开眼睛,翻了个身,就看到他压了下来。

她浑身猛地绷紧了,上一次他做这种事情,她差点死了,她不仅心里有阴影,身体对他也有了畏惧。

她双手抓着床单,安安静静地躺着,她不能反抗,也反抗不了。

在他进入的时候,她的身体还是猛地颤栗了几下,死死咬着牙。

他运动了一会儿,见她的整张脸几乎都皱起来了,额头上在冒冷汗,瞳孔一缩,眼中迸发出危险的光芒。

“我让你很痛苦?”

她张大眼睛,正视着他,他的身形高大,灯光照出的阴影会笼罩在她的身上,她心头涌起一种羊入虎口的恐惧。

她嘴角扯出一丝惨笑:“你不就是为了让我痛苦吗?”

他怔了一下,眼底有一丝困惑和复杂,她没有看到。

他上下齐下,很卖力,呼吸沉重地问道:“我有没有让你舒服一点?”

她没有说话,表现得很平静,显得很冷淡。

他更用力了,换着姿势折磨着她,直到她受不了,叫出来,他才肯罢休。

她被狠狠折磨到天快亮了,才解脱,累得睡早了。

她下午才起床,还是江嫂叫起来的,怕她睡太累,没吃东西,身体垮掉。

她穿着睡衣就下楼了,一下楼,就看到霍成彦在客厅的沙上坐着,手里抱着笔记本,正在工作。

她愣住,完全没想到他会在家里,还以为他去公司了。

他琥珀般的眸子闪着精光,在她的身上上下扫视,睡衣是V领T恤,胸部和腿根都若隐若现,她明显感受到他的目光变得火辣辣的,想要退回去换衣服。

她刚一转身,他叫住了她:“去吃午饭。”

她抿了抿唇,硬着头皮,去了厨房,弄了些东西,她胃口不好,象征性地吃了一些,汤喝得比较多。

她从餐厅里出来,要去楼上,从他的身边经过的时候,他叫住了她:“过来。”

她神经一绷,看着他,见他目光凛凛,一脸强硬,垂着眸子,走了过去。

他挪了挪:“坐下。”

她坐了下来。

他多看了她几眼,她的脸色发白,神情有些呆滞,像个美丽的瓷偶,脸色不太好。

他以为是昨晚自己要得太多,她的身体有些吃不消,才会这样。

他在电脑上处理一些事情,她在一旁安静地坐着,不过多久,就迷迷乎乎睡着了,她最近很嗜睡,是意志消沉,导致的嗜睡,这是一种病,她还处于初期。

霍成彦听到她均匀的呼吸,转头看了她一眼,不由皱起眉头,不是才起床吗?怎么又睡着了?她的精神看起来太差了。

她的身体柔软地靠在沙发上,长发掩了小半边脸,睡着的时候,她看起来恬静了些。

他轻轻放下电脑,坐到她的身边,伸手去拉她的衣边盖住她的腿。

他的手一伸上去,她就惊醒了,猛地往沙发角落里缩去。

他脸色一变,一把抓住了她的大腿:“你很怕我?”

她怔了一下,忙摇头:“刚刚……做恶梦了。”

她在骗他,他更愤怒了,在沙发上又狠狠地折磨了她一次。

让她害怕的事,霍成彦这一次是休假一周,这一周,他都呆在家里,而且很闲,他把所有的精力和力气都用在了她的身上。

早上起床的时候,他的精力很好,又弄醒了她,要了她一次。

完事后,他去了浴室,洗了个澡,换好西装,准备去上班,经过卧室的时候,发现房门开着,往里一看,林幼曦还在床上睡觉。

他皱了下眉头,走进去,推了推她。

她睁开眼睛,慵懒看着这个西装革领的禽兽。

“你不用去上学?”

她一直没去上学,开始的几天,他以为自己要狠了,她身体不好,请了病假。

“我被学校开除了。”

他眉头一锁,声音发沉:“怎么回事?”

小说《此恨无期爱无尽》 第8章 学校的丑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