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以爱之名向阳而生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3

以爱之名向阳而生 已完结

以爱之名向阳而生

来源:追书云 作者:嘉莉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当初福利院捡到她的地方是一簇蔷薇丛。蔷薇,野蔷薇。她苟延残喘地长大,等到了心脏移植。她以为,自己也等到了爱她的人。爱她的不堪,爱她的失态,爱她的丑陋……昔日所有的甜蜜,一瞬间变成剧毒的砒霜,蔷薇却哭不出来。她笑,疯狂地笑,笑出了眼泪。什么“听老人家说,心愿完成了就容易没有牵挂”?明明是荆向阳不想跟蔷薇举行婚礼的托词。要不是她也想捐赠器官,那这辈子到死,她也会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压垮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荆向阳娶她,是因为姜玉娴的心脏。

荆向阳忽然态度转变,把她追回来,是因为姜玉娴的心脏。

他所有的在乎,所有的不想她死,都是对着姜玉娴说的。

“你不能死。我带你去治病。”

“能治的,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好怕睡了,你的心跳就停止了。”

“你还是热的,有温度的……我真想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真的好可笑,好讽刺啊!

因为先天性心漏,蔷薇出生就被亲生父母遗弃。

当初福利院捡到她的地方是一簇蔷薇丛。

蔷薇,野蔷薇。

她苟延残喘地长大,等到了心脏移植。

她以为,自己也等到了爱她的人。

爱她的不堪,爱她的失态,爱她的丑陋……

昔日所有的甜蜜,一瞬间变成剧毒的砒霜,蔷薇却哭不出来。

她笑,疯狂地笑,笑出了眼泪。

什么“听老人家说,心愿完成了就容易没有牵挂”?

明明是荆向阳不想跟蔷薇举行婚礼的托词。

要不是她也想捐赠器官,那这辈子到死,她也会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荆向阳冲进屋内,仿佛没看到那些狼藉。

他抽走蔷薇攥在手中的那张纸,将她拥入怀中。

“我是谁?”蔷薇颤抖着开口:“你看清楚我是谁!”

“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荆向阳恍若未闻,不停说着。

蔷薇有一刹那的沦陷,这是融进了她骨子里的、抵御不了的安心感觉。

随即,心间涌起更浓厚的悲哀。

荆向阳是对着姜玉娴的心脏说的。

她眼里闪过决然,拿起手边掉落的木雕。

一声闷响,荆向阳倒在地上。

他朝着蔷薇伸出手,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陷入昏迷。

医院。

“你说什么?”

慎星宇震惊地起身,身后的转椅都翻倒了。

蔷薇平静地重复道:“给我做手术,把姜玉娴的心脏取出来。”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的是我没多少时间了,既然如此,何不早点将心脏给另一个需要的人。”

蔷薇如此平静的面容,令慎星宇堵得慌。

“那你知道这对一个医生来说意味着什么?蔷薇,你在让一个医生杀人。”

“所以你是因为医者仁心,才和崔启他们不同的吗?”蔷薇无力地笑,“还是,你可怜我?”

自己移植了姜玉娴心脏这件事,慎星宇是知道的,崔启肯定不知道。

否则那个大嘴巴,肯定早就忍不住暴露了。

“我不是因为姜玉娴……”

蔷薇摇摇头,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本来我想说,不需要你的可怜。可是今天……我发现自己真的挺可怜的。”

她强忍着濒临崩溃的情绪,送走那位工作人员。

在书房翻到了慎星宇不肯告诉她的“证据”,明白了世界上果然没有无缘无故的屈就。

可是后来的一个电话,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荆夫人,我同事刚才告诉我,您的先生前几天来过捐赠中心,咨询二次移植的事。”

说到这里,蔷薇眨了眨干涸的眼眶,泪已然流尽。

那句“不配就是不配,得不到终究是得不到”,每个字都淬了毒,深入她心肺,毒发至无药可救。

我还能珍惜什么?

“很可笑吧?荆向阳对蔷薇从来都是虚情假意,偏偏这件事有了可笑的默契。”

“这次让我做主,我把姜玉娴的心脏还给他,不用等到我死后再取出。”

“不,他等不到我死,他会在器官衰竭前把心脏拿回去。”

“我的命算什么?不过是个容器,容器坏了,就换个新的。”

慎星宇大恸,但终究过不了自己这关,狠狠心拒绝。

“蔷薇,请你珍惜……”

“我还能珍惜什么?也许我该马上跳下去,浪费姜玉娴的心脏。这是你想看到的吗?”

蔷薇得知自己患了罕见病的那一刻都没有此刻绝望。

她还有求生欲,她还会怨怼老天爷不公。

但现在,她好想马上死去,把自己的生命抹除,把一切不堪的事实抹除!

蔷薇,你亲生父母都不爱你,你怎敢奢望别人爱你?

没有人会爱你的!

她抓住慎星宇的手哀求,指尖的寒意霎时传到了他心底。

“你就当可怜我,我不想病得动弹不得,绝望而死!”

“你不是杀人,是在帮我!帮我留下最后的尊严,好吗?”

慎星宇生平第一次词穷,无力。

信念被冲击得摇摇欲坠。

他艰难地开口:“好,我马上联系能做移植的患者。”

公寓。

荆向阳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他摸了摸胀痛的头部,还有些迷糊的思绪耸然一惊。

倏地起身,不大的公寓一目了然,没有蔷薇的身影。

他马上拨打她的手机。

荆向阳已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担心阿娴的心脏,还是担心蔷薇这个人。

总之,得马上找到她。

那边很快接了起来。

“你在哪?一个人随便跑出去,走在马路上发病了,该怎么办?”

蔷薇答非所问:“荆向阳,谢谢你,我的梦醒了。”

紧接着,慎星宇的声音传来。

“蔷薇,该进去了。”

荆向阳一愣,“你要去哪里?”

蔷薇挂断电话。

荆向阳强压住心底莫名的慌乱,马上打给慎星宇。

慎星宇也没瞒着他,语气却忍不住带了几分嘲讽和怨艾。

“与其让你在她病得生不如死的时候取走心脏,她决定提前把心脏还给你。”

荆向阳脑子“嗡”的一声,仿佛被人丢了颗炸弹,炸得一片空白。

“慎星宇你是不是疯了?!”

回应他的是“嘟嘟”的忙音。

荆向阳疯狂朝着医院赶去,一路将油门踩到底,差点出了车祸。

当他到达手术室的时候,门上已经亮起了手术进行中的红灯。

走廊里,一个老妇人双手合十地念叨着。

“我孙女终于等到了心脏移植,真是谢天谢地啊!”

荆向阳眼前蓦地发黑,心脏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掌猛地捏住,痛得他脸色惨白。

他踉跄着上前,拍打着手术室的门。

“慎星宇,开门!我没同意移植!马上停止手术!”

“哎呀你是谁啊?别捣乱啊!”

老妇人急了,上前来拉他。

就在这时,一个荆向阳熟悉的、以为这辈子再也听不到的声音传来。

“向阳——!”

他瞬间僵住,眼眸倏然睁大,不可置信的回头。

死而复生的姜玉娴巧笑嫣然。

小说《以爱之名向阳而生》 第10章 压垮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