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记住你欠我的幸福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6

记住你欠我的幸福 已完结

记住你欠我的幸福

来源:追书云 作者:紫露凝香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在他们眼里,陈夕谣不过是谢家一条家狗,而郑诗诗却是真正的公主,等着谢胤南的迎娶。原来所有人都觉得她配不上谢胤南吗?陈夕谣痛苦的闭了闭眼退出了朋友圈,不再看手机。她从柜子上翻出几个笔记本,一页一页翻着,那里面都是她爱谢胤南的回忆。念念私房菜整整一个月没有营业。陈夕谣沉湎于悼念这些年求而不得的爱恋,这饭馆本来就是她为谢胤南而开的,如今谢胤南都离开她了,那这家饭馆也再没有了任何意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不要抛下我

手指狠狠陷进掌心里,陈夕谣告诉自己,不要追出去。谢胤南不要她,她又何苦失去最后的体面。

可是心底哪怕再清楚这个道理,陈夕谣还是不知不觉提起了脚步:“谢胤南,你不要走,我不准你走!”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陈夕谣挡住谢胤南的车门,拼命地搂住了他的腰。谢胤南伸手去掰开她的手,却无论如何都掰不开。

“陈夕谣,我最恶心的就是你像牛皮糖一样粘着我,你怎么就是不懂我到底有多么烦你!”谢胤南怒极,用力捏住陈夕谣手腕,陈夕谣吃痛被他强行拉开,眼睁睁的看着他坐进了车里。?

“不要走,求求你不要抛下我……”

陈夕谣哭着追在车后,奋力的想要追上他,又像是想要追上失去的爱情。

雨滴渐渐大了起来,落在了陈夕谣的脸上和身上,分不清是雨还是泪滴,陈夕谣不知怎么被一块石头绊住,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手上和腿上沾满了血迹。

谢胤南从后视镜里看到,心陡然刺痛,刹住了车。

陈夕谣抬头,眼中的希望还没来的及燃起,却见谢胤南的车再一次发动,抛弃她扬长而去。

陈夕谣不知道怎么回到了家,手上和腿上的伤已经不再流血,她将自己摔倒在床上,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那夜,陈夕谣做噩梦,梦到郑诗诗搂着谢胤南走进火场,发生爆炸,谢胤南在她眼前被炸得粉碎。

她惊醒,再一次痛哭出声:“胤南,郑诗诗她一定会毁了你……”

陈夕谣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这天她打开朋友圈,却见几分钟前郑诗诗刚晒出的婚礼请帖。

喜庆的颜色分外扎眼,而郑诗诗更是直接秀了谢胤南买给她的大钻戒,甜蜜和宠溺昭示无疑。而当年恭喜她嫁给谢胤南的那些人,此时也纷纷对着郑诗诗说着同样的话。

“陈夕谣哪里能配得上他,我看诗诗和胤南才是一对金童玉女!”甚至当年共同的朋友,都在肆意踩踏她的尊严,用最恶毒的语言对她展开攻击。

在他们眼里,陈夕谣不过是谢家一条家狗,而郑诗诗却是真正的公主,等着谢胤南的迎娶。

原来所有人都觉得她配不上谢胤南吗?

陈夕谣痛苦的闭了闭眼退出了朋友圈,不再看手机。她从柜子上翻出几个笔记本,一页一页翻着,那里面都是她爱谢胤南的回忆。

念念私房菜整整一个月没有营业。

陈夕谣沉湎于悼念这些年求而不得的爱恋,这饭馆本来就是她为谢胤南而开的,如今谢胤南都离开她了,那这家饭馆也再没有了任何意义。

陈夕谣给助理小鱼放了假,只告诉她自己归期不定,但她心里知道,这饭馆可能再也不会有开放的一天了。

然而这天小鱼却给陈夕谣打了电话过来,陈夕谣将笔记本妥帖的放在一旁,犹豫了许久还是接通了电话。

那边的小鱼有几分焦急:“夕谣姐,有个重要的人订了餐,请你明天晚上无论如何要开门营业。”

陈夕谣的眉头皱了起来。

11-最爱的该是自己

“夕谣姐,念念私房菜已经一个月没营业了,你难道打算关掉它吗?”小鱼语气有几分难过:“除了那个人,还有很多人都很喜欢你做的菜啊……”

陈夕谣抓紧了手机,看着手边的笔记本沉默了下来。她为谢胤南而活,已经十多年了,如今谢胤南要她放过他,或许她也应该放过自己了。

哪怕只是试一试。

“好,你告诉客人我明天会准时营业,既然我没死,日子总要过下去。”陈夕谣话落,便听见电话对面小鱼欢呼的声音,她不由自主的也跟着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第二天,陈夕谣和小雨忙里忙外整理店铺,准备重新开张。

“夕谣姐,你真的要把念念私房菜做大吗?”小鱼将洗好碗的递到陈夕谣的手里,有些疑惑的问道。

虽然昨天陈夕谣答应她重新营业,但她也看得出,夕谣姐并没有放下那个男人。

“他已经不需要我的爱了,你既然说有很多人喜欢我做的菜,那我当然要让更多的人吃到。”陈夕谣将碗放进橱柜里,头也不回的笑道。

然而即使装的再不在意,她眼底仍是划过了一丝苦意。

“也对,比起爱别人,人这辈子总要更爱自己才对!”小鱼听陈夕谣这么说,点头附和道。

她身后的陈夕谣手上的动作却突然停了下来,良久才继续把面前的桌子擦净。她心中突然豁朗了起来。

谢胤南再好,珍惜的人也不会是她,她又何必让自己因为他而这么痛苦呢?

陈夕谣突然释然的笑了出来,看着店里已经整理得差不多了,她对厨房里的小鱼喊道:“小鱼,你在店里收个尾,我去超市买今天需要的菜!”

“好!”小鱼应道。

陈夕谣在超市里挑挑拣拣,小鱼突然打了电话过来:“夕谣姐,刚刚家里打来电话,奶奶心脏病发作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我能不能请一天假!”

“你快去,店里剩下的活也不多了,我自己应付得过来。”陈夕谣一边结账,一边宽慰她。

等回到店里,小鱼已经离开。陈夕谣低头给小鱼发消息,却见一个女人迎面走了过来。

“郑诗诗,难道订餐的是你?”陈夕谣错愕的看着郑诗诗,她来干什么,是来特意羞辱自己的吗?

“我可不稀罕你这里的餐点,我只是告诉你,我很快就要跟胤南结婚!”郑诗诗嫌弃的打量着菜馆的环境,听到陈夕谣的话嗤笑了出来。

陈夕谣居然妄想凭借这家菜馆来俘获谢胤南的心,当真是可笑。她从来都不配做她郑诗诗的对手,两年前不配,两年后依旧不配!

“既然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又何必来我这个丧家之犬面前找存在感?”

陈夕谣淡淡的看着邓诗诗耀武扬威的样子,转头朝厨房走去:“我今晚有重要的客人,你如果只是来羞辱我的,请立刻离开。”

“你不准走!陈夕谣,你有什么资本在我面前这么高傲!”郑诗诗抓疼陈夕谣被谢胤南抓伤的手腕,狠狠地将她推倒了一旁的餐桌上。

“陈夕谣,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郑诗诗上前一步逼问她,将恶毒的目光投向了陈夕谣的肚子,仿佛在看着什么扎眼的东西。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