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我愿随风奔向你

更新时间:2021-04-09 17:08:29

我愿随风奔向你 已完结

我愿随风奔向你

来源:追书云 作者:苏七安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可她错的太离谱了,慕以暄是来复仇的,他连云晚都不肯放过!云冉疯了般地朝慕以暄扑过去,“慕以暄,你凭什么这么对晚晚?她才刚成年,你为什么不能放过她?”看着被保镖拦住的她,慕以暄嘲讽一笑,平静地不带一丝温度:“你父亲逼死我父亲的时候,我也只是个几岁大的孩子!”“家里的顶梁柱垮了,所有的重担都压在我母亲的身上!你父亲不仅不罢休,还认为我父亲背叛公司还把商业秘密交给了我妈妈,所以,他用非常巧妙的方式,逼死了她!还让所有人都认为我妈是承受不了压力选择自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父债女偿,天经地义

云冉被保镖带到了慕氏总裁办公室,偌大的沙发上只坐着慕以暄一个人。

这个男人再也不是当年维也纳街头卖画的寡言少年,他穿着上好的意大利手工西装,眉眼冷峻。

“慕总,好久不见。”云冉用力挣脱了保镖的束缚,挺直腰板冷眼看着慕以暄,笑容讽刺,“慕总在百忙之中接见我,不知有何贵干?”

慕以暄敛目看向云冉,扬了扬下巴,保镖便把一份拟好的合同递给了云冉。

随后,他不容拒绝地冷声道:“签了它。”

合同的大意是慕以暄收购了云氏集团,更替云冉还清了债务,所以他现在是云冉的债主。

这就是一张卖身契。

“慕以暄,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从我父母宣告破产的那一刻起,云氏的债务就不存在了!你想让我签字?做梦!”

云冉扬手瞬间将合同撕得粉碎,眼里含着点点泪光,却依旧傲骨铮铮。

慕以暄看着洋洋洒洒落下的纸片,忽地笑了起来,“冉冉,你在生气吗?”

“你在气我夺走了你的家产,逼死了你的父母?”他勾唇莞尔,但声音冷漠,字字都在往云冉的心头戳着刀子,“这些难道不是你一手促成的吗?你自己种下的因成了果,你又在愤怒什么呢?”

他步步逼近,狠狠捏着云冉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

“云冉,你最好记住了。”他语气轻佻又残忍,“是你的天真害了你自己,你父母,还有你的——妹妹。”

闻言,云冉的瞳孔猛地放大,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你对晚晚做了什么?”

慕以暄又笑了起来:“我可没对她做什么,一切都是她自愿的。云家的二小姐,可要比你那个没用的姐姐有担当得多。”

下一秒,一个手机被扔到了云冉的面前。

上面播放着一段视频——

本该被送出国的妹妹云晚在一个灯光昏暗的酒吧里,两个肥头大耳的油腻男一直在占她的便宜,云晚手里的酒不小心洒到了其中一个男人的裤子上。

男人当即发作,扯起云晚的头发,狠狠地甩了她一个耳光,甚至指着裤裆,“把酒给老子舔干净,你不是想要钱吗?”

说着,他抓着云晚的头往自己身上按,云晚挣扎的时候哭喊出了声。

“姐姐,救我——”

视频戛然而止,云冉瞬间泪如雨下。

在看到这个视频之前,她还曾对慕以暄报了几分期待,她相信慕以暄不会那么残忍。

可她错的太离谱了,慕以暄是来复仇的,他连云晚都不肯放过!

云冉疯了般地朝慕以暄扑过去,“慕以暄,你凭什么这么对晚晚?她才刚成年,你为什么不能放过她?”

看着被保镖拦住的她,慕以暄嘲讽一笑,平静地不带一丝温度:“你父亲逼死我父亲的时候,我也只是个几岁大的孩子!”“家里的顶梁柱垮了,所有的重担都压在我母亲的身上!你父亲不仅不罢休,

还认为我父亲背叛公司还把商业秘密交给了我妈妈,所以,他用非常巧妙的方式,逼死了她!还让所有人都认为我妈是承受不了压力选择自杀!”

慕以暄垂下眼睑,仿佛是一个旁观者在讲述与自己毫不相关的故事。

“一个母亲,在儿子生日当天自杀了,桌上还摆着她攒了好久钱才买的游乐园门票。”

父债女偿,天经地义。

“况且,我也没有逼迫她。是你妹妹听说父母欠下了巨额债务,想替父母还债,我只是给她指了一条捷径罢了。”

看着眼前陌生的慕以暄,云冉仿佛被抽干了浑身的力气,瘫软地跌坐在地上。

她沙哑着声音问:“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晚晚?”

我要你生不如死

慕以暄的目光幽冷,声音更似寒冰:“跪下向我道歉,然后,签下那份合同。”

云冉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慢慢地朝着慕以暄的方向跪了下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只能死死咬着嘴唇忍住。

“对不起,请原谅我。”

这一跪,跪碎了她所有的尊严和骄傲。

哪怕签下合同,她就要永远背负着本不属于她的债务,但为了妹妹,她也必须得签。

慕以暄看着云冉签完字的合同,她掉下的一滴泪晕开了墨水,字迹有些模糊不清。

他眼底的情绪幽深莫测,只冷漠地收起合同:“还债就从现在开始了,你也别再想着自杀,否则,我不敢保证会对你妹妹做什么。”

……

慕以暄给云冉安排的第一份工作,慕宅的佣人。

见到她,领班的佣人眼神轻蔑,冷冰冰地道,“新来的吗?最好给我老实勤快点,先跟我去见夫人。”

云冉浑身的血液就此僵住。

夫人,庄思思。

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曾经最好的闺蜜。而现在,庄思思是慕以暄的女人,她的仇人。

“云冉,真是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书房里,庄思思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被迫跪在地上的云冉,眼里的快意掩饰不住。

她长相很美貌,只是右眼角下有一道细细的疤痕。

那是十六岁那年,庄思思为了救被绑架的云冉而留下的。

曾经,云冉以为她们的友情是坚不可摧的,可现在……

她哑着声音问道:“为什么?”

庄思思没有回答她,只是抚摸着自己眼角的疤痕说道,“我父亲一辈子都居于你父亲之下,连我也要对你马首是瞻,更为了救你,脸上留了这道疤!甚至还因你失去了最爱我的男人!”

云冉震惊地抬起头,一脸地不敢置信。“你是说,陆北安他……”

“他死了!”庄思思望着她满脸仇恨:“死在那个雨夜!如果不是因为你那晚执意要回安城,他也不会出事!你爸还怕你知道真相太愧疚,谎称他没事,并把你送出了国。”

“而在我失去挚爱最痛苦的那段时间里,你还在维也纳跟慕以暄恩爱甜蜜!”

庄思思激动之余摔碎了一个花瓶,飞溅的碎屑瞬间划破了云冉娇嫩的皮肤。

“不过我要谢谢你,把那么好的一个男人送到我身边。”情绪平复之后,庄思思忽地笑了起来。

“慕以暄比陆北安好太多了,英俊多金有能力,就连那事也……嫁给他,我就是总裁夫人。”

她的每一句话都仿佛一把尖锐的刀插在云冉的心上,每一下都鲜血淋漓。

云冉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心痛无比。

庄思思却不解恨,冲过来毫不客气地给了她一巴掌,“听好了云冉,我要你生不如死,以弥补对我所有的亏欠!”

随后,云冉便被佣人拧着耳朵拉推进了卫生间,吩咐要她用手拿抹布把地都擦干。

为了妹妹云晚,云冉哪怕再不愿,也只能忍下。

好几层的别墅,她硬生生用手擦,冰冷的水淌过她细嫩的皮肤,没一会就变得通红僵硬。

庄思思看她像条丧家犬一样狼狈的样子,十分满意地踩着高跟鞋凑过来。

“想不到,一向高高在上的云大小姐干起活儿来,也有模有样呢,所谓能者多劳,等下就把卫生间都打扫一遍吧,马桶要用手刷才干净哦……”

她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云冉却只是低头擦着地板,麻木的开口:“庄小姐,地上滑,您先去一旁歇着吧,免得等下摔了。”

庄思思冷笑一笑,故意在她刚擦过的地方踩了好几脚。

云冉正擦着地,没想到她突然伸出脚来,通红的手一瞬间就被她踩在脚底。

她吃痛着下意识将手缩回,却不想身旁的庄思思瞬间朝着后面仰倒下去。

“啊!”

云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听到一声暴怒:“你在干什么!”

小说《我愿随风奔向你》 第2章 父债女偿,天经地义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