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傲娇甜心太难宠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7

傲娇甜心太难宠 已完结

傲娇甜心太难宠

来源:追书云 作者:微凉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戴雨潇突然就被慕冷睿以极快的速度拽进去,戴雨潇局促不安的闭着眼睛,不敢看慕冷睿的身体。“你能闭着眼睛给我搓背?”慕冷睿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紧张的闭着双眼的戴雨潇,心中觉得好笑。不管怎样,两个人的身体已经接触过很多次了,这个戴雨潇怎么还害羞成这样?真是难以调教匪夷所思。戴雨潇担心慕冷睿又有无礼的举动,还是睁开眼睛的好,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4-终落魔掌

戴雨潇醒来的时候,手脚无力,筋骨酸痛,整个身体都散架一样让她瘫软。

一条手臂环住她的肩,偏过头一看,男人面无表情的熟睡的脸。

慕冷睿!昨晚的不堪一幕幕电影片段样的涌上心头,让戴雨潇瞬间清醒过来。她抑制住内心的厌恶,费力的挪开那条手臂,忍着疼痛在这个房间里找寻自己的东西。

手机呢,包包呢,钥匙呢?统统找不到。

这些东西全都在车子里,那么车子呢?慕冷睿就这么无礼的将自己掳来,车子她是如何处置的?那些私人物品呢?

戴雨潇找不到自己的东西,总不能这样赤身裸/体出去吧,她还是寻思着趁慕冷睿熟睡悄悄溜走。所以她找寻的动作都是轻而又轻小心翼翼的。

无奈,什么都没找到。看来,又只能穿这个混蛋的衣服了,戴雨潇从找了一件慕冷睿的衬衣裹在身上,悄悄打开卧室的门,想要溜走。

“又想溜走?”冷沉的嗓音从身后响起,在戴雨潇将门开到一半的时候。

戴雨潇被吓的颤抖了一下,慕冷睿居然醒了,怎么办?一时间没了主张,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手还停留在门把手上。

“宝贝,乖乖回到床上来,免得着凉。”慕冷睿貌似有礼貌的关心的邀请。

回到床上去?我才不要!戴雨潇对那张床很是恐惧,远远避开唯恐不及怎么还会心甘情愿的回到床上去。

戴雨潇发动所有细胞飞速运转,想着该怎么逃离这个混蛋的魔掌,离开这个看似豪华舒适的在她心里却地狱一般的丑恶的地方。

确实,慕冷睿的卧室自然是豪华舒适的,加大码的KINGSIZE水床,处处透着雍容华贵,无不显示着慕家的尊贵身份。

还在寻思间,戴雨潇的身体突然悬空了,一只手臂从后面把她拦腰抱起,戴雨潇觉得天旋地转,晃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又躺在了那张宽大的床上。

戴雨潇再次起身意欲离开,却被慕冷睿牢牢的禁锢在怀中。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戴雨潇拼命挣扎,怒骂无礼的慕冷睿。

慕冷睿一下含住她的唇,戴雨潇呜呜的难以出声。

慕冷睿的手又不安分的开始游走,隔着衬衣在戴雨潇胸前游移,片刻,身体又起了反应,温热有力的大手急切的划过柔滑的后背,拂上富有弹性的翘臀。

“最好半个月内不能有性行为。”楚医生的话在耳边响起,慕冷睿皱皱眉头,动作迟缓下来。

戴雨潇紧张的缩紧身体,意识到狂风暴雨又要开始肆虐了,可自己又无力逃脱,泪水又绝望的流淌成河。

可慕冷睿的亲吻突然不再绵长细柔起来,就那么轻柔的吮吸着她,他的动作也缓慢了许多,轻柔的抚摸她的肌肤。

这个混蛋想干什么?戴雨潇猜不透。

慕冷睿轻薄够了,就停下来躺倒一边,粗重的呼吸。

戴雨潇不明就里,动也不敢动,就听着他的呼吸声,对他的举动颇感意外。他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了?

“总是一张苦瓜脸,真让人腻烦!”慕冷睿冷冷的满是厌弃。

原来他是厌弃自己了,那么继续厌弃吧,厌弃透顶了就可以放过自己。戴雨潇心存侥幸的想。

戴雨潇闭着眼睛,不敢看慕冷睿,怕他继续轻薄。听到慕冷睿穿衣服的声音。

“余管家,你可以进来了。”慕冷睿穿好衣服对着门外说。

余管家轻轻的打开房门,手里拿着一个杯子一盒药,恭恭敬敬的放在床头的柜子上,怜悯的看了一看缩在床上的戴雨潇,就知趣的退了出去。

“起来,吃药!”慕冷睿不容反抗的命令。

吃药?为什么吃药?吃什么药?戴雨潇不解。

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脑海,难道他让自己吃刺激性的药好促进她的兴致?想到这戴雨潇身体一抖,更加紧张起来。

慕冷睿不耐烦的将药盒摔到戴雨潇蜷缩着的身体上:“难道要我喂你!?”

又是威胁性的挑逗,戴雨潇不得不睁开双眼,不情愿的拿起药盒,扫了一眼,居然是消炎药。

“不想死的话就把药吃掉,别总是还没死就跟死人一样。”慕冷睿依旧不耐烦的语气。

慕冷睿进浴室开始洗澡,戴雨潇听到哗哗的水声,认为机会又来了,爬起来蹑手蹑脚的想溜出去。

“戴雨潇!进来给我搓背!”还没走到门口,慕冷睿的声音就雷似的炸响。

戴雨潇不肯动。凭什么让我给你搓背,你这个无耻的男人,我又不是你的婢女!

“想让我抱你进来?”一直阴冷着的慕冷睿恢复了忽的又戏谑起来。

果真是善变的恶魔!戴雨潇心里咒骂着,却不得不走到浴室的门口。

浴室墙壁都是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半朦胧半透明,慕冷睿身体若隐若现的闪在玻璃墙壁上,让戴雨潇脸红心跳。

戴雨潇突然就被慕冷睿以极快的速度拽进去,戴雨潇局促不安的闭着眼睛,不敢看慕冷睿的身体。

“你能闭着眼睛给我搓背?”慕冷睿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紧张的闭着双眼的戴雨潇,心中觉得好笑。不管怎样,两个人的身体已经接触过很多次了,这个戴雨潇怎么还害羞成这样?真是难以调教匪夷所思。

戴雨潇担心慕冷睿又有无礼的举动,还是睁开眼睛的好,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眼前的慕冷睿,赤身裸/体的躺在浴缸里,看着她不怀好意的笑,嘴角微微挑起,怎么看怎么邪佞。

“过来,宝贝。”慕冷睿勾起一根手指,招呼小猫小狗一样招呼戴雨潇。

“我不是你的婢女,凭什么给你搓背!”慕冷睿亵玩的态度激怒了戴雨潇。

“不给我搓背,可以,那我给你搓背!”

戴雨潇的身体再次腾空,然后跌倒浴缸内慕冷睿的怀里。身上仅有的衬衣又被水浸湿了,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躯体。

慕冷睿看的兴起,大手用力一扯,衬衣扣子全部脱落,戴雨潇的身体再次暴露无遗。

“啊!”戴雨潇忙不迭的伸手阻挡,可是已经来不及,慕冷睿的手又覆盖住柔润的胸,大力的揉捏。

戴雨潇吃痛的惊呼挣扎,手脚起落处都击打出片片水花。

当手触碰到那片柔软的时候,楚医生的话又再次混沌的想起,半个月不能有性行为,半个月不能有性行为,慕冷睿很想把楚医生的话清除出脑海,他的话却一直回响在耳边。

真是扫兴!慕冷睿粗重的喘息,嘶哑着声音命令:“出去!”

正慌乱着的戴雨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怔的等着慕冷睿下一步的动作。

“听见没有,出去!”慕冷睿简直是低吼。

这个不识趣的戴雨潇,没听到他的话麽,难道非要春光暴露的在这里勾引他?能摸不能进的这种滋味真是难受,没有哪个女人让他这么难耐过。

湿淋淋的戴雨潇,如获大赦的跨出那个超大的按摩浴缸,扯过一条浴巾遮住赤裸的身体蹑手蹑脚的走出浴室。

这慕冷睿真的是难以捉摸,怎么突然发善心放过她了?戴雨潇被慕冷睿的突然中止搞得莫名其貌,这可不像他的一贯风格。

十几分钟后,慕冷睿赤身露体走出浴室,裸露着小麦色的健康肌肤,浑身的肌肉紧致而结实。

这还是第一次细细打量慕冷睿的身体,戴雨潇不由得看的呆了。

“怎么,没见过型男麽?”慕冷睿冷笑的戏谑,抓住戴雨潇的手放在胸前。“要不要体验一下?摸一下,感觉很不错的哦?”。

戴雨潇躲闪着,再也不敢看慕冷睿,紧张的将手缩回去。

慕冷睿看了看虾米一样蜷缩在床上的戴雨潇,不由得好笑,穿好衣服便走出卧室。

“戴小姐,用早餐了。”余管家敲着门,在外面轻声说。

“我…….没胃口,不想吃…….”戴雨潇柔弱无力的答。

“不行哦,您如果不吃的话,我很难跟少爷交待的……..”

这个该死的慕冷睿,对待管家也一样的强悍麽,她不吃早餐又关管家什么事,他居然会以此为难不相关的人?也以此逼迫她吃饭?

“那好,你稍等一下。”戴雨潇虚弱的撑起身,意识到身上还只披着浴巾,就又拿了一件慕冷睿的衬衣裹上。

“进来吧。”戴雨潇稍微整理一下头发,端着早餐的余管家走了进来,放到床头柜上就打算退出去。

“余管家,麻烦你稍等一下…….”戴雨潇唤住余管家。

“戴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余管家停下离去的脚步。

“能不能帮我找两身女人穿的衣服?总不能总穿这衬衣…….”戴雨潇对余管家说这的时候有些脸红。

“好的,没问题。大少爷刚刚已经吩咐过了,一会您用过早餐我就能送过来。”余管家对这个戴小姐还是颇有好感的,来这里的女人,没有谁像戴雨潇一般客客气气的跟他说话,看起来是家教很好的一个人。

别说客气,不对他颐指气使就不错了。这就是那些千金小姐们的风范。这位戴小姐,气质不凡,却一点点都没有高高在上的冷漠感,很有亲和力,像…….普通的邻家女孩。

可是,慕少对她做的事…….余管家在心里一声叹息。他一个下人又能做什么呢,只能尽量多给戴小姐一些力所能及的照顾吧。

“对了,您别忘记吃药。慕少爷也提醒过的。”余管家提醒戴雨潇。

“为什么让我吃药?”戴雨潇正好想问这事。

“您不知道吗?昨晚您做了修补手术,这一周都需要吃药消炎,免得伤口感染发炎呢。”余管家有些惊讶,戴小姐连自己做了手术都不知道?

戴雨潇腾的脸色通红,修补手术从余管家嘴里说出来让她很尴尬,毕竟是私密处的手术。

昨晚睡的太死了,怎么做手术都不知道?看来这个混蛋慕冷睿还不是那么冷血,居然想得到自己下身撕裂找医生给自己诊治。难怪今天两次……他都突然中止了…….看来这就是缘由所在了。戴雨潇想到这,脸色更加通红,不由得嘴角泛起一丝羞涩的笑意。

虚情假意!下身的痛楚传来让戴雨潇又痛恨起慕冷睿,找医生又怎样,这伤口还不是他造成的,她所有的厄运全部都是他带来的,无论他做什么都不能弥补!

什么时候,她才能逃出慕冷睿的手掌心?

15-错过

用过早餐,余管家送了几身新衣服过来。“戴小姐,这些衣服已经过水熨烫过了,可以直接穿,有什么事您喊我一声就可以了。”

很奇怪,这些衣服居然都是纯色的,一点都不张扬,就像她平日里穿的衣服一样,戴雨潇感激的看了一眼余管家,这老人家真是细心,看得出自己喜欢什么款式。

“余管家,我能不能出去散散心?”戴雨潇抓住机会尝试性的问,虽然心里仅仅抱着一丝丝希望。

“抱歉啊戴小姐,大少爷吩咐过,您只能在这个房间内活动,有什么其他的事找我代劳。”余管家面有难色。

“那好吧,谢谢你,余管家。”戴雨潇不好为难这个善良的老人家。

戴雨潇穿好衣服,打开窗帘,惊喜的发现卧室外的封闭式阳台居然是硕大的直通到底的落地窗,收起窗帘明媚的阳光灌满整个房间,整个房间都洋溢着清新温暖的味道。

一连几天,慕冷睿都没有露面,只是余管家照顾着她的饮食起居,期间楚医生过来一次检查她伤口的愈合情况。

囚禁在慕冷睿卧室的戴雨潇,每天能做的事,就是透过硕大的落地窗望着远方发呆。

这下好了,她真的就这样从语岑的视野里消失了,不舍得又如何呢?就这样被迫的消失了,看来冥冥中一切自有安排。

“可是,语岑,我打电话给你家里是关心你是否安全到家,你可曾想过我是否是安全的?我从你视野里就这样消失了,你是否焦急?”戴雨潇沉默的想着庄语岑愣神。

其实这个时候的庄语岑已经焦急万分,四处打探戴雨潇的消息。

那天从公园离开,一路上想了很多,后悔为什么就没给戴雨潇一个拥抱,任由她失落的跑掉。回到家里,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于是决定给戴雨潇打一个电话,虽然还没想好具体该怎么说,听听她的声音也好。

良久,戴雨潇都没有接听电话。她还在生他的气麽?庄语岑握着手机沉思了一会,继续打,响了几次都没有回音,看来雨潇已经睡下了手机调了静音,那等明天再说吧,不能打扰她休息。她明天起床看到未接来电应该会回电话的。

第二天一早,庄语岑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拿过手机看有没有戴雨潇的信息或者电话,担心自己睡的太沉错过她的信息或者电话,一看,空空的,没有她的消息。

看来自己真的让她很伤心,自己真要好好疼爱她弥补一下。庄语岑继续拨打戴雨潇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庄语岑又迅速的拨通戴家的宅电。

“喂?我是庄语岑,请问雨潇在家吗?”电话很快接通了,庄语岑满怀希望的问,雨潇,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千万别出事。

“庄少爷啊,二小姐不在家哦,大小姐在呢…….”佣人王妈的声音。

“王妈,谁这么早来电话骚扰啊,吵死了,我正睡的香呢。”戴霜霖慵懒的呵欠连天的声音。

“庄少爷…….”王妈应答。

“呀,是语岑呀…….”戴霜霖顿时来了精神,接过电话,“语岑啊,打电话有什么事啊?”

“我打电话给雨潇,可她一直没接听,王妈说她没在家,那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她去哪里了我怎么知道,对了,在慕冷睿那里也不一定啊……..”戴霜霖幸灾乐祸的笑,恶毒的揣测。

“她晚上不回家你们怎么也不关心!”庄语岑打断她的揣测,冷冷的问。

“关心?怎么关心?她从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一向独来独往…….”

戴霜霖还没说完,庄语岑就没耐心的挂断电话,看来从戴家这里是找不到雨潇了。

庄语岑简单洗漱后没吃早餐就匆忙开车出去,他先去了戴雨潇的公寓,敲门半天也没反应,突然想起自己有一把备用钥匙,打开房门,客厅里卧室里都整整齐齐的,饮水机的电源都是关闭的,看来雨潇没有回来过。

驾车去戴雨潇的学校,同学们都说昨天今天雨潇都没有来过学校。

公园,公园,去公园,最后和雨潇见面的地方。越是找不到人,庄语岑越发焦急。

驱车前往公园,走到半路,突然看见相反方向的车道上停着一辆车,白色的雪芙莱。

雪芙莱?雨潇的车不就是白色的雪芙莱麽?不祥的预感愈加强烈。

车子旁边已经站了两个交警,比比划划不知道在说什么。

庄语岑将车停在路边,不顾来往的车流穿越公路向对面走去。一看车牌号,果然就是雨潇的车。

可是车子空空如也,没有雨潇的踪影,车门紧锁,透过车窗可以看到雨潇的包包放在副驾驶座上。

再次拨打她的号码,包包里传出手机铃声。难怪一直没人接听。

雨潇!庄语岑所有的神经都绷紧了,强压住慌乱,这时候不能慌了手脚,雨潇一定出事了,她在等着自己去解救。

“我是车主的未婚夫,可不可以提走她的车子。”庄语岑对交警说。

“先生,这辆车子的主人车牌登记是戴雨潇,您是她的未婚夫?”

“是的。我是她的未婚夫。”

“抱歉,车子必须车主亲自来提,但是我们需要您能协助我们做个调查,我们需要确认车主的身份。我们需要打开车门或者车窗。您可以带走她的其他物品,不过要做个记录。”

交警找到工具砸开车窗,取出戴雨潇的包包,拍照记录后交给庄语岑。

庄语岑急切的打开包包,拿出戴雨潇的手机。

通话记录里,除了自己的几个未接来电,有几天前打给慕冷睿的记录。

雨潇难道真的移情别恋?她打给慕冷睿做什么?醋意的失落涌上庄语岑的心头。

最后一个拨出的电话,是打给他家里的电话。原来那天母亲接听的电话是雨潇的,雨潇还是关心着自己的。醋意消了几分。

打开短信箱,收件箱只有一条:“华娱的投资项目,你父亲还想不想要了?”来自慕冷睿的信息。时间显示在致电慕冷睿之前。

垃圾箱里却有好几条信息,都是来自慕冷睿的。应该是雨潇删除了收件箱却忘了清楚垃圾箱。

“宝贝,购物购的开心吧?我觉得那件粉色的更适合你。”

“宝贝,在书店呆两个小时不烦闷吗?”

“宝贝,一个人走夜路不怕我再将你掳走吗?是不是期待着我再英勇一回啊?”

“宝贝,出门别忘记带钥匙哦。”

............

庄语岑越看越是气愤,该死的慕冷睿,任凭他是多么的家世显赫,也不能这样欺负他心爱的雨潇!他绝对不能容忍!

从那些信息的语气,不难看出慕冷睿处处戏谑骚扰,尤其最后一条,分明是要挟!看来雨潇并不爱慕冷睿,戴霜霖发来的慕冷睿压着雨潇接吻的照片,看来也是胁迫。想到这,庄语岑居然有些欣慰。

自己真是傻,和雨潇相处相爱那么多年,居然不信任她,还怀疑她真的如他人所传言移情别恋。庄语岑更加懊悔。

他离开的这一个月,雨潇遭受了多少慕冷睿的胁迫与骚扰啊,这些都是他造成的,都是他的过错,若不是负气出国,又何至于发生这么多的事,让雨潇遭受这么多的伤害?

雨潇面对慕冷睿的非难,肯定很煎熬吧?而他关键时刻却不能庇护她,回国后连一个安慰都没有给过她,真是愚蠢!

“雨潇,我一定要找到你,不管慕冷睿曾经对你做过什么,我们都一起面对,我一定保护你不再受任何伤害!”庄语岑收起戴雨潇的手机,开始想下一步该如何找寻戴雨潇。

雨潇究竟去了哪里?连车子都丢下了,一个人去了哪里?

“宝贝,一个人走夜路不怕我再将你掳走吗?是不是期待着哥哥我再英勇一回啊?”慕冷睿的信息跃入脑海。

雨潇的失踪,慕冷睿嫌疑最大,一定要查出个究竟。

庄语岑前往警署报案。当警员听到庄语岑报案的嫌疑人居然是慕家大少爷的时候,警员很是踌躇,开始找理由推脱,说一条信息不足以作为证据无法立案,更无权利搜查。

庄语岑被他的态度激怒:“你是想让我父亲亲自下令去查?”

“您父亲是?”

“庄奉贤!”一向低调的庄语岑这时候不得不将父亲的名号抬出来。

“啊,庄少爷,抱歉,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跟上级请示下。”警员的态度迅速发生逆转。

请示的结果,警员队长带着庄语岑前往慕家豪宅调查情况。

雨潇,雨潇,我来救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庄语岑跟随警队驱车急驶。

到达慕家豪宅,主要人物都不在家,包括慕冷睿,余管家客客气气的将一行人迎进大厅,当然对戴雨潇的事只字未提。

两方人都不是好惹的人物,警队这次来只不过是例行公事给庄语岑一个交待,又怎么可能真的仔仔细细搜查慕家豪宅呢?

庄语岑在客厅里如坐针毡,不管那些装模作样正在检查与余管家谈话的警员,自顾自走出大厅,到慕家大院里走来走去,四处张望,期望着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更期望着能发现心爱人的身影。

用过早餐没多久的戴雨潇此刻正在隔着落地窗无聊的向外张望。

一个熟悉的阳光挺拔的身影突然跃入她的眼帘,戴雨潇不相信的眨眨眼睛,真的是他,真的是语岑,自己日思夜想的语岑!他一定是来解救自己的!

“语岑!”戴雨潇使劲拍着落地窗的玻璃大喊,而她的声音被玻璃窗过滤以后变得微弱不堪,能透出去的声音微乎其微。

“语岑!我是雨潇,我在这里!”戴雨潇一边喊着,一边对着庄语岑挥舞着双臂,期待着庄语岑能发现自己。

喊了半天,挥舞了半天,庄语岑却神情落寞的驾车离开了。

戴雨潇颓然扶着落地窗慢慢跌坐到地上,对着庄语岑的身影,绝望的哭泣。

两个相恋的人,在慕家豪宅里,就这样错过。

小说《傲娇甜心太难宠》 第14章 终落魔掌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