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恋如微风清甜

更新时间:2021-03-27 19:20:59

恋如微风清甜 已完结

恋如微风清甜

来源:追书云 作者:雨慕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小姐,一起喝一杯如何?”宁浅语皱着眉头拒绝道:“麻烦你们让开好吗?”慕圣辰由叶昔从后台推出来,就看到宁浅语的身边围绕了许多男士。他那满是冰霜的脸,瞬间又冷了几分。当注意到魁梧的叶昔推着慕圣辰走近,所有人立即识趣地起身离开。“我才刚离开,你就迫不及待地招蜂引蝶吗?”他的语气里带着怒气,对宁浅语的行为感到不悦。————“我没有。”宁浅语没想到慕圣辰会如此说,立即出声反驳,眼底也因为委屈而续满泪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被拦在了帝豪会所外

帝豪会所的大门两边站着两个工作人员检查进入帝豪会所的客人的邀请函,戚雨薇拿着邀请函很顺利的进去后,发现宁浅语推着慕圣辰也往这边而来,她立即停下脚步站在门边,等着看宁浅语的笑话。

当慕圣辰和宁浅语走过来的时候,大门口的工作人员打量了他们一下,然后才礼貌地问,“您好,请出示您的请柬。”

站在门边的戚雨薇嘴边带着嘲讽的笑,“他们哪来的请柬?不过是想浑水摸鱼的人罢了。”

工作人员朝着戚雨薇看一眼,见到对方是A市当前正兴起的女星戚雨薇,朝着她礼貌一笑。

慕圣辰原本还算柔和的眼神,瞬间转成阴鸷,“请柬在我司机那里。”

“那请在旁边等着,你挡住别人了。”工作人员见慕圣辰和宁浅语没有请柬,语气傲慢了起来。

最后还不满地嘟囔一句,“都坐上轮椅了,还瞎出来妨碍别人。”

“你们太过分了……”宁浅语气不过,想要找工作人员理论,却被慕圣辰给拉住了。最终她在慕圣辰的眼神下,推着他站到一边,接受着进出帝豪会所的人各种各样的眼神。

————

停泊好车的叶昔过来,就看到辰少和宁浅语被挡在大门口,脸立即沉了下来。

“辰少,你们怎么没进去?”

“叶助理,没请柬不能进去。”宁浅语小声地回答。

叶昔的脸瞬间冰冷了几分,他大步走到大门口的工作人员面前,把请柬递给对方。

“这是我们家辰少的请柬。”

工作人员颤着手从叶昔的手上接过请柬,上面那特殊的烫金请柬,让他的心跳骤然停止。

至尊贵客,整个慈善晚会,不超过十张这样的请柬。

“对不起,刚才是我们的失误。”工作人员的额头上冒着冷汗。

叶昔冷冷地腻着他们,“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当然可以。”工作人员哈着腰回答。

“哼,有眼无珠的东西。”叶昔狠狠地瞪一眼那几个工作人员,才在前面给宁浅语带路。

站在旁边看戏的戚雨薇看到宁浅语他们成功的进入会场,一张脸微微有些发烫。

“哼,不过走狗屎运弄来了一张请柬罢了。”

她跺了跺脚,进入了会场。

慈善晚会还没有开始,会场里面的客人或两个、三个地走动着。

宁浅语和慕圣辰进去后,慕圣辰就接到景瑞的电话,让他去一趟后台。

“景瑞找我有点事,你一个人有没有问题?需要叶昔留下来陪着你吗?“慕圣辰凑近宁浅语的脸,轻声说着。

“你带着叶昔去,我可以应付得来。”宁浅语点头回答。

慕圣辰点了点头,然后被叶昔推着离开。

没有慕圣辰在身边,宁浅语反而不那么紧张了,她落落大方地接受着周围的审视,甚至很大方地回望,礼貌地微笑。

慕圣辰被叶昔推到后台,就见到景瑞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手上正端着一个红酒杯,哪看出来他像是找他有事的样子。

“圣辰!”景瑞举杯朝慕圣辰看过来。

“景瑞,你叫我过来,是喝酒?”慕圣辰的语气很清冷,却也带着无奈。

“咦,人呢?”景瑞站起来,眼神在慕圣辰的身边找了一圈,没有找到预期的那个人。

“谁?”慕圣辰挑了挑眉。

“他在找你的女伴!为了你,景瑞可是特意地让我做了那个请柬!”

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慕圣辰回头望向来人,发现是个陌生的女子,穿着一身金色的旗袍,开叉到大腿处,露出修长的美腿,一双细跟金色高跟鞋,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她一出现,所有人的视线都罗在她的身上。

慕圣辰微微挑了挑眉,便把询问的眼神看向景瑞。“携女伴参加慈善晚会?”

“那个,呵呵,不就是想要你带着宁小姐过来玩玩嘛。”景瑞尴尬一笑,然后起身蹲下身子,右手勾住慕圣辰的脖子,附在他耳边小声地问,“怎么样?够正点吧?”

慕圣辰偏头看了他一眼,景瑞的表情依旧是那种看到美女的时候的蠢蠢欲动,不过他那带着笑的眼尾却是与以前不同。这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小子大概自己还不清楚吧。“很不错!认识多久了?”

“不是很久。”景瑞的嘴角勾着笑,“圣辰,你说我多久能把她追到手?”

果然!慕圣辰无奈地摇了摇头,偏头看了一眼那个对景瑞来说应该很特别的女子,他觉得还是不要提醒这小子好了,让他好好地吸取教训。“那就看你的手段了。”

“景瑞,你们在聊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习蔚晴略带清冷的声音传过来。

“没聊什么啊!”景瑞朝着慕圣辰眨了眨眼睛,然后给两个人介绍,“蔚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最要好的兄弟慕圣辰。”

“你好,我叫习蔚晴。”习蔚晴大方地跟慕圣辰握手。

“你好,慕圣辰。”慕圣辰依旧那么的冷淡。习蔚晴也不是很在意,她朝着景瑞比了比前面,“我出去接待一下客人,便不多陪了,你们随意。”

“你去吧。”景瑞衔着笑挥了挥手。

“来,陪我喝一杯八二年的拉菲。”景瑞给慕圣辰倒了一杯酒。

“美女也看完了,酒就不跟你喝了。”慕圣辰准备离开,却被景瑞叫住了。

“圣辰,蔚晴的叔叔是M国著名的外科专家史密斯·李汉先生,我已经让蔚晴把你腿伤的资料,他看过资料后说治愈率为百分之三十,具体还需要你亲自去他那里让他给你做个详细的检查才知道。今日我特意让你过来见见蔚晴,让你跟她认识认识,后天她回M国,你跟她一起去史密斯·李汉先生那里……”

————

不等景瑞的话说完,慕圣辰就打断了他,“我不会去。”

景瑞立即劝说起来,“圣辰,你的腿不是没有治愈的可能。国内治愈率是百分之十,可史密斯·李汉说过可以百分之三十啊!这就说明事情没有绝对的,没准你去检查后,上升到百分之五十呢?”

“不要再说了,我不会去,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慕圣辰冷着侧脸朝叶惜道:“推我去前面。”

叶惜看一眼景瑞,动作迟疑了一下,才推着慕圣辰往前面而去。

景瑞从后面喊道:“圣辰,你考虑一下啊!难道你打算坐着轮椅跟宁小姐过一辈子?”

慕圣辰的后背僵了僵,然后示意叶昔推着他离开。

戚雨薇被打脸

而这个时候,宁浅语的身边已经围了不少的男女,男的是打算找机会跟她攀谈,而女的则是在议论宁浅语的礼服。

“这是……真的是Jasmine。”其中一个女人惊呼起来。

“什么?”宁浅语微微有些莫名其妙。

其中一个黄色礼服的年轻女子的脸上带着羡慕的笑,“小姐,你好,请问你这礼服是苏珊·习设计的哪款Jasmine吗?”

Jasmine?茉莉?宁浅语皱了皱眉头,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身后一道好听的女声传过来。

“这不过是件仿Jasmine(东方茉莉)而已。”

然后就看到戚雨薇端着高脚杯朝着她们走过来。

“是戚雨薇耶!”那几个女人立即认出了戚雨薇来,朝着戚雨薇围过去。

————

戚雨薇的眼里带着得意的笑,朝着宁浅语勾了勾嘴角,“我试穿过Jasmine,因为尺寸的问题,不能穿。她这件怎么可能是Jasmine?简直是笑话。”戚雨薇鄙视的眼神很不客气地落在宁浅语的身上。

“原来戚小姐穿过Jasmine呢?难怪戚小姐能认出来。”

“没想到竟然有人穿仿品来这等慈善晚会上丢人,她不知道这里名人聚集,随便一个人就能认出仿品吗?”

“人家是平民,好不容易弄到一张请柬混进来,没有礼服,只好穿件Jasmine仿品咯。”戚雨薇很不客气地添油加醋。

宁浅语咬着下嘴唇,脸色微微有些泛白。

“Jasmine的仿品?”习蔚晴正好从后台出来,听到‘Jasmine仿品’几个字,她的所有注意力便被吸引了过来。

她走过来,就看到几个年轻的女子,正对着穿着她所设计的那件Jasmine的女子指指点点,说着难听的话。

习蔚晴皱了皱眉头,一张绝美的脸沉了下来。“那不是仿品,那是Jasmine的正品。”

突然听到有人说宁浅语的礼服是正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戚雨薇一转身就看到一个穿着金色旗袍的绝色女子站在身后,一脸的冰冷,却依旧掩饰不了她的冷艳。

她一直觉得她是最美的,是整个慈善宴会的焦点,前面一个宁浅语的出现,直接胜过她,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侮辱宁浅语的机会,现在又出现这么一个如女王一样的女人,特别这个女人还说宁浅语身上的Jasmine是正品,这不是当众打她的脸吗?

“你是什么人?你懂时尚吗?你见过Jasmine吗?凭什么说这就是Jasmine?”戚雨薇因为嫉妒,语气很刻薄。

习蔚晴双手环胸地看一眼戚雨薇,觉得她的问题真的很好笑。

“苏珊·习,你真的在这呢?”旁边一个高挑的青年惊喜地看着习蔚晴。

“戴维你也来了?”习蔚晴冷漠地回应。

而显然戴维并没有注意到习蔚晴的冷漠,他自顾自地跟习蔚晴说话,“原本拉多让我来这个乡下地方,我还不愿意。没想到你竟然在,太巧了……”

习蔚晴皱了皱眉头打断了他,“戴维,我还有工作,下次再聊。”说完,不等戴维回应,转身离开了。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起来,国际男模戴维,有几个人不认识他?他竟然叫这个金色旗袍的女人为苏珊·习?

他自然不会认错人,那么只有一个答案,这个穿金色旗袍的女人真的就是苏珊·习,她说宁浅语身上的礼服是Jasmine正品,那便一定是真的。

“真的是苏珊·习,上半年,我特意求我爸送我去看过巴黎的时尚展,就见过她。”

“难怪她说是Jasmine正品,因为Jasmine就是她设计的啊!”

“那为什么戚小姐说是仿品?”

“废话,那肯定是戚雨薇认错了啊……”

戚雨薇听着周围的议论,哼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她竟然问时尚引领者苏珊·习懂不懂时尚?问人家见没见过Jasmine?如果说之前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多么的得意,那么现在她就感觉到比之前的得意多几百倍的羞愧。

最终慈善宴会也待不下去了,灰溜溜地走了。

一群女人散开后,旁边那些等待狩猎的男士,立即朝着落单的宁浅语围了过来。

“小姐需要人作伴吗?”

“小姐,一起喝一杯如何?”

宁浅语皱着眉头拒绝道:“麻烦你们让开好吗?”

慕圣辰由叶昔从后台推出来,就看到宁浅语的身边围绕了许多男士。

他那满是冰霜的脸,瞬间又冷了几分。

当注意到魁梧的叶昔推着慕圣辰走近,所有人立即识趣地起身离开。

“我才刚离开,你就迫不及待地招蜂引蝶吗?”他的语气里带着怒气,对宁浅语的行为感到不悦。

————

“我没有。”宁浅语没想到慕圣辰会如此说,立即出声反驳,眼底也因为委屈而续满泪水。

慕圣辰其实很清楚,被景瑞招惹出来的怒气扫到无辜的宁浅语了。他不自然地把眼睛给移开,冷冷地命令道:“回去!”

叶昔没敢说话,默默地推着慕圣辰往外走。

宁浅语依旧有些莫名其妙,她就这么被扔下了?叶昔回头朝着她使了个眼色,宁浅语迟疑了一下,跟了上去。

从帝豪会所出来,到豪苑小区的公寓,这一路上慕圣辰整张脸都很难看。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