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再生缘:庶女锦绣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5

再生缘:庶女锦绣 已完结

再生缘:庶女锦绣

来源:追书云 作者:月亮兔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几个孩子请安毕,就纷纷回到年氏身边。照理,叶楠夕在此,几个弟妹也应该上前问一声好,但此时这几位哥儿姐儿却似忘了这事般。若是往日,叶老太太定是不容他们如此无礼,但今日却有了例外。眼下叶老太太即便心有隐怒,面上却未有丝毫表露,眉眼祥和,如常一般问了年氏,如何准备叶老爷寿宴的事。陆姨妈诧异,叶老太太的脾气她多少有些了解,所以心里不禁纳闷,难不成是年纪大后,所以对小辈们的言行规矩不再似以前那般严格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年-月亮兔

次日,徐妈妈带着颇为沉重的心情回来给老太太复命。

“萧三爷去门去了,得十天半个月才得回。”

叶老太太正在看大孙女托人送来的信,听了这话后,抬眼,敛眉,面容肃穆:“当真是出门了?赶在这种时候?”

“萧府的人是这么说的,今儿一早我又去了书院打听,知道二姑爷这几日确实没在书院。”

叶老太太沉默一会便道:“明一多半会提前回来,也差不多是十天半个月就能到家,你一会去跟年氏说,让她准备一下老爷的寿宴。”

明一是叶老爷的表字,当年叶老爷出生时,叶老太爷取名为叶明,叶明及冠后,叶老太爷又给添了一笔,赐“明一”为表字。

徐妈妈微诧:“老太太不是说今年就不办了吗,怎么突然又要准备?而且老爷不是得一个月后才得回来?”

“文姨娘的信都在路上了,过不了几日就送到明一手里,若无意外,他定会提前回来。”叶老太太将叶楠玉的信展平,收好,看了徐妈妈一眼,“文姨娘在叶家有二十来年了吧,你可曾见她有哪次像昨日那般过?那样的人,竟学得外头那些泼妇的做派?”

徐妈妈本还是一头雾水,被叶老太太这明着点出来后,回想昨日之事,不禁一愣:“老太太的意思是,文姨娘昨日是故意的!?”

“有这样的母亲言传身教多年,自己又经历了如此遭遇,也不知那丫头想明白了没有。”叶老太太将信放在桌上,依旧敛眉,“文姨娘啊,舍不得闺女,所以舍得了自己,连我也给算计了进去,却可惜把手段用在这等事上!”

徐妈妈暗暗吃惊文姨娘这次竟这么大胆,若真如老太太所说,那文姨娘是宁愿拼着叶家从此在俞川抬不起头,也要将二姑娘留住!她昨日苦口婆心劝的那番话,竟全都白劝了。而经这一事,文姨娘在老太太心里,怕是要淡下去了。

“那老太太的意思是?”

“萧三爷既已经出门,夕娘这会儿回去也不妥当,只能先等上一等。”叶老太太说到这,就看了一眼桌上的信,又道,“还有,大姑爷这次被钦点为俞川巡盐御史,玉娘过几日便会随大姑爷一块过来,你一会儿将这事一并跟年氏说去,让她好做准备。”

徐妈妈听了这消息,愣了一愣,随后心里一阵儿喜又一阵儿忧,因此张了张口,片刻后才道:“这,这可真是好事,不过怎么偏偏赶上这个时候。”

叶家的大姑娘叶楠玉是嫁到京城去,其夫姓杨名旭,祖上三代皆为官,虽官职都不是很高,但到了杨旭这一代,特别是叶楠玉嫁过去后,杨家就开始渐露锋芒。先是杨旭顺利考中举人,后又考上了进士,接着出仕第一年遇到的上峰,恰好就是老丈人当年的学生,因此他的仕途走得很顺很稳。而今不到三年,就被钦点为巡盐御史,这等势头,显然已成了京城新贵。

叶楠玉自身亦是争气,成亲六年,就生了两儿一女,因此她如今在夫家可算是名副其实的大功臣。这一切,叶老太太心里都倍感安慰,觉得大孙女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只是可惜京城离俞川远了些,平日里想见上一面都难。

直到叶楠夕被突然送回叶家后,叶老太太才庆幸俞川离京城有两百多里的路程,这样此事在传到京城杨家之前,她必已经将一切都周全好。

可是谁想大姑爷会在这个时候被派到俞川任职,如此这样的事是再不可能瞒得住。虽说如今叶楠玉在夫家的地位已足够牢固,可娘家出了这等事,终究是见不得人,幸得眼下还有可以挽回的机会,不然叶楠玉以后在夫家也是羞于谈及娘家。

只是五天后,叶家首先等来的不是叶楠玉,而是叶楠夕的姨妈和表弟。

那日,叶楠夕照常过来给叶老太太请安。

“泽发则思其心之顺也;用栉则思其心之理也;立髻则思其心之正也;摄鬓则思其心之整也”

几日下来,叶楠夕说话时的语气和语调,在叶老太太近乎苛刻的要求下,很快就摸清了门道,掌控得恰到好处。

对叶楠夕来说,只要是这个身体曾经学过的事,她摸索起来都很容易。

叶老太太对此稍感满意,但叶楠夕心里却是倍感无奈。她感谢这个女人于冥冥之中给她留下许多便利,但很多时候,她却不禁会想,那个女人,在那些年里,在这样的环境下,是否真过得如鱼得水?

她不知道,她唯清楚自己在这件事上,是不可能做到逆来顺受。

只是若万一叶老爷也是站在叶老太太这边,她该如何是好?

眼下还有谁能帮得到自己?

“老太太,陆姨妈过来了,还有真哥儿。”徐妈妈忽然进来,打断了叶楠夕的诵读声以及飘飞的思绪。

叶老太太转过头,略感差异:“陆姨妈?怎么没让人提前送个信过来?”

“说是有让人送了信,只是那送信的人却在路上耽搁了。现在陆姨妈已经进来,正往老太太这过来呢,说是要先给老太太请安。”

“这个时候”叶老太太略一沉吟,然后就坐直起身,“那就请他们进来吧。”

叶楠夕从椅子上站起,轻轻抚平衣服上的褶皱,然后站好,看着门口。

陆姨妈是李氏的胞妹,她有些印象,李氏还在的时候,陆姨妈常过来串门。因她是记在李氏名下,又是养在身边,所以陆姨妈对她也很好,并且每次过来都会让她带陆真去玩。李氏过世后,陆姨妈虽来得少了,但碰上逢年过节的,还是会带着陆真过来看叶老太太。直到五年前,陆姨妈一家子搬到京城后,两家人才慢慢断了音讯。

不多会,门帘被掀起,一位身着枣红绣花褙子,身材略显丰腴的中年妇人从外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位身量修长,锦袍绣冠,眉眼清俊有神的少年郎。

“老太太多年不见,还是这么有精神!”陆姨妈是带着笑进来的,并且一进屋,就朝叶老太太走去,“有些年没过来了,也不知老太太还记不记得我。”

“难得你还能想着我这个老婆子。”老太太面露亲切,请她坐下,然后问,“快年底了,倒是没想到你会过来,可是路过?”

“不是路过,是专程过来看望你老的。”陆姨妈说着就招呼跟着她进来的陆真道,“还不快过来给老太太见礼。”

陆真上前两步,朝叶老太太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问好,然后又对叶楠夕作揖。叶楠夕认真回礼,然后打量了一眼跟前的少年,对方亦是看了她一眼,才正正经经地收回目光,退到陆姨妈身边。

叶老太太感慨道:“想不到真哥儿都长这么大了,记得走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呢。”

“可不是,再过两年就及冠了,如今再不像小时那般爱耍混。”陆姨妈说着就满脸笑着看向叶楠夕,“没想今儿会来得这般凑巧,夕娘也在,真是孝顺!刚刚在路上真哥儿还跟我商量着,都五年了,这趟回来也不知能不能见上夕娘一面呢。”

老太太面上闪过一丝不自在,看样子陆姨妈应当是还未听说夕娘的事,所以这会儿她只得就陆姨妈这话笑了笑,没有应答。

陆姨妈却很是热情,知道李氏过世后,夕娘是由老太太一手带大的,所以接着对叶老太太笑道:“夕娘是越发出落了,这会一瞧,更是后悔当年没有早点儿跟姐姐将夕娘定下。小时候跟真哥儿玩得那么好,偏我们没那福气,想当年姐姐还怨过我晚生了真哥儿两年,不然如今咱可是亲上加亲了。”

陆姨妈是个嘴巴爽快的,性格跟李氏的温婉大方比更是南辕北辙,因此叶府的人早习惯陆姨妈的说话方式。但她今天的几句话,若是换在任何时候说,大家都只会当亲戚间的玩笑,不过是用来带动气氛,拉出曾经的感情,以便淡化掉这几年时间生出的生疏,做不得真。

偏眼下叶楠夕这么个情况,于是陆姨妈的话反令老太太的表情愈加不自在,叶楠夕面上也露出几分尴尬,于是往陆真那看了一眼,却意外看到那少年在陆姨妈这话落下后,整张脸竟腾地涨红了。偏此时他面上还强撑着一本正经的表情,侧过脸对陆姨妈道:“娘您先跟老太太叙旧,我想去书院看看。”

“急什么,总归都来了,书院什么时候去不行。”

老太太这会儿却开口:“难得有这份上进心,就让徐妈妈找个小厮跟着,给真哥儿带路去吧。”说着又对叶楠夕道,“过来也有一会了,你且先回去。”跟着就对陆姨娘解释一句,“这孩子最近身体不大好,一直是养着的,就不让她在这陪着你了。”

“老太太说笑了,我哪里还需要小辈陪。”陆姨妈心里诧异,说着就打量了叶楠夕一眼,略有些心疼地道,“难怪瞧着脸色不是很好,快些回去歇着,姨妈先跟老太太说会话,一会再过去看你。”

叶楠夕松了口气,即应声,却刚动身,外头的丫鬟就进来道:“老太太,太太和三姑娘四姑娘还有峰哥儿请安来了。”

 傲娇-月亮兔

今日一早,年氏正跟崔嬷嬷商量叶老爷的寿宴事宜时,忽听闻二门的婆子过来说陆姨妈上门拜访,正好徐妈妈从那经过,瞧着后就直接请了进来,眼下已往叶老太太那去了。年氏心里纳罕,叶楠夕被送回娘家,叶楠玉则将随高升的丈夫回到俞川,而自五年前搬去京城就断了音讯的陆姨妈,却忽然在这么敏感的时候前来拜访。是来看热闹来的?还是另有所谋?她之前隐有听闻,陆老爷在京城也求到了一官半职。

崔嬷嬷在一旁提醒年氏,李氏当年留下不少嫁妆,只是年氏嫁进来后,却一点没碰到。直到六年前叶楠玉出嫁时,年氏才窥其一角。而且李氏将走的那段时间,陆姨妈在叶府走动得最勤,好像李氏临走前还将好些东西交到陆姨妈手里。

思及此,年氏再坐不住,便叫上自己的一双儿女,还有正好过来给她请安的叶楠珍,一块儿往叶老太太那去。

叶老太太屋里的摆设不似年氏屋里那般奢华,无论是座椅还是香几靠褥,皆透着几分古朴大方,而也是因此,看起来略显单调沉闷。于是当松绿色的门帘被掀起,衣着鲜亮的年氏领着娇俏可爱的一双儿女从外进来时,顿时令人眼前一亮。

醒来一月有余,叶楠夕却是直到今日才见到年氏的那双儿女,虽是双胞胎,但两人长得并不像,不过却是一样的灵秀可爱。特别是叶楠薇,一行人进来后,先向叶老太太请安问好的就是她,小姑娘不仅长相甜美,声音更是甜得像蜜一般。同她站在一块的叶楠峰倒是安静许多,毕竟是嫡子,并且叶老太太的要求向来严格,因此才十三岁,就学得了几分叶老太太的稳重。

而跟在年氏后面的叶南珍却显得有些讷讷的,叶楠夕出了事后,她的亲事也跟着出现危机,偏年氏对她的事从不上心,因此这些日子她一直过得很是忐忑,所以也没了往日的精神头。叶楠夕默不作声地看了一眼这个妹妹,躺在床上的那段时间,叶南珍倒是来看过她两次。在她眼里,这姑娘表面上是个没心没肺的丫头,实际心里却藏着许多想法,大大咧咧的言行之下,收着几分令人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

没娘的孩子是根草,生母早逝,十余年无人真心照拂的庶女,不可能真能过得无忧无虑。

几个孩子请安毕,就纷纷回到年氏身边。

照理,叶楠夕在此,几个弟妹也应该上前问一声好,但此时这几位哥儿姐儿却似忘了这事般。

若是往日,叶老太太定是不容他们如此无礼,但今日却有了例外。眼下叶老太太即便心有隐怒,面上却未有丝毫表露,眉眼祥和,如常一般问了年氏,如何准备叶老爷寿宴的事。

陆姨妈诧异,叶老太太的脾气她多少有些了解,所以心里不禁纳闷,难不成是年纪大后,所以对小辈们的言行规矩不再似以前那般严格了?

年氏大致交代一番后,叶老太太又问了双胞胎近几日的起居,然后不着痕迹地看了叶楠夕一眼。

叶楠夕会意,她明白,依眼下境况,她是见不得人的,特别是家里的几位哥儿姐儿都过来了,一会要是陆姨妈随口问起她萧家的事,定会免不了尴尬。

于是趁叶楠薇跟叶老太太说话的空儿,叶楠夕悄悄退了出去,只是她转身时,正在回年氏问话的陆真却往她那看了一看。他刚刚满脸通红的脸色已恢复正常,此时说话得体,举止有礼,于是跟还是半大孩子的叶楠峰一比,俨然是个翩翩少年郎。站在年氏后面的叶南珍不禁多看了两眼,原打算随叶楠夕一块出去的动作也打住了。

年氏夸了陆真几句,又跟陆姨妈寒暄数语后,才开口问陆姨妈这次过来的缘由。叶楠夕从叶老太太屋里出来后,本打算去看看文姨娘的,却听到年氏的问话,迟疑了一下,就在门口站住了。

外屋的小丫鬟正不解,叶楠夕已拿出随身带着的小荷包递到她手里,请她去紫竹院问一问绿珠,早上给文姨娘煮的参茶可是送过去了。若是已送,她就直接去姨娘那看看,省得她再回去一趟。

很是合理的请求,并且小荷包不仅绣工精致,上面还缀着两颗滚圆的珍珠,小丫鬟只看了这荷包一眼,就心动了。她早有听闻,这段时间府里许多下人都从二姑娘那捞得好处,她从来只有听说和羡慕的份,如今终于碰上了,并且又不是什么难事,于是大着胆子接了那荷包,低声道了句“姑娘等着”就跑了出去。

隔着一张锦帘的里屋内,陆姨妈也没藏着掖着,听年氏都问了,便极爽快道出,她今日一行除了是看望叶老太太外,就是想将陆真送到俞川书院,用心读个几年,若是能考取个功名,那就是祖宗的造化了。

之前陆姨妈住在俞川的时候,陆真就是在俞川书院开蒙的,后来搬了家,所以才断了这缘分。而近几年,因为同住京城,所以杨旭的平步青云,陆姨妈自是看在眼里,再又听闻许多从俞川书院出来的学子,科考频频高中。由此陆家也开始心动起来,后再打听到叶楠玉将随杨旭回俞川。许多人都看得出,依杨家如今这势头,应当不会止于此。而叶楠玉好歹是陆真的亲表姐,于是夫妻俩私下商量了一番后,当即决定将陆真送到俞川书院,所以特意挑了这个时间过来。

只是后来陆家又打听到,这次举荐杨旭担任俞川巡盐御史一职的丁侍郎,是出自俞川丁氏的定国公府。陆姨妈却在京城时就听闻,俞川定国公府里丁侍郎的夫人姚氏,跟萧侯府的花蕊夫人似乎不大和,只是不知真假,后来想到叶楠夕三年前就嫁入侯府了,所以她想先来叶家这打探一番。

总归叶楠玉是叶家的姑娘,而姚氏若真跟花蕊夫人不和,那依此事牵扯到的关系,叶楠玉也不得不多费心留神,所以在年氏和叶老太太跟前,陆姨妈很是坦然地将此事道了出来。

打听消息的同时,也需给别人送去一些消息,如此,才容易达到目的。

这些个女人,都不是简单货色。

听到这,叶楠夕心头意动,沉吟一番,便转身往外去了。

正好一出去,就瞧着绿珠从外往这过来,身边还跟着刚刚那个小丫鬟。

绿珠将特意送来的手炉放在叶楠夕手里后,小丫鬟很是识趣地什么也不说,看着叶楠夕笑了一笑,就轻手轻脚地回屋里候着去了。

“三奶奶是要去看文姨娘?”绿珠低声问了一句。如今叶楠夕那里已没有人参,更没有什么参茶,忽听到老太太院里的小丫鬟带来叶楠夕这样的口信,绿珠即明白叶楠夕应当是另有什么事,因此顺着话应了后,就跟着一块过来了。

“嗯,正好太太不在那院里。”叶楠夕很喜欢绿珠这一点,表面看着有些木讷,但其实是个心思灵巧的丫头,很多时候不需她多说就能理会她的意思。

绿珠果真不多问,帮叶楠夕整了整身上的大氅,就扶着她下台阶去。

却主仆两刚出院门,后面就跟出来一个人,并直接喊住她:“喂!”

叶楠夕回头,却见喊住她的人是陆真,锦袍绣冠的少年有些别扭地站在她后面,见她回头后,才咳了一声道:“你,还好吧?”

“挺不错的,多谢你的关心。”叶楠夕略有诧异,只是这会儿她没心思与他多说,客气地点了点头,就转回身。

却后面又叫了她一声:“喂,夕娘!”

叶楠夕再次回头,这才认真地打量了陆真一眼,然后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一幕久远前的画面。

洒满阳光的走廊内,一个六七岁光景,粉雕玉琢般的小丫头,却一脸老气横秋地瞅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小豆丁,认真道:“叫姐姐。”

留着鼻涕的小豆丁睁着大眼睛瞅着她,撅着小嘴奶声奶气地喊道:“夕娘。”

小丫头不悦扬眉:“叫姐姐!”

小豆丁呼噜着脸喊:“夕娘。”

小丫头微怒眯眼:“是姐姐!”

小豆丁眨眼喊:“夕娘。”

小丫头生气扭头:“不叫姐姐不带你玩。”

小豆丁伸出短胖的手抓住她粉色的衣裳,倔强地喊:“夕娘。”

叶楠夕恍惚回神,看着眼前的少年郎,忽然一笑:“你该叫姐姐。”

陆真愣了一下,耳朵慢慢变红,随即颇为恼怒地道:“你怎么还那么计较这个。”

这么容易就脸红,真可爱,叶楠夕玩心起,低笑:“长幼有序,你不是读过书,怎么不知道这个理,来,叫声姐姐听听。”

“你,你真是——”陆真哪听不出这是故意捉弄他的话,瞪圆了眼。

叶楠夕轻笑。

陆真红着脸,粗声粗气地道:“你赶紧回去吧,小心冻僵没药吃!”

果真是个傲娇的孩子,明明是关心人的话,而且是特意跑出来说,却偏要说得这样别扭。叶楠夕又是低低一笑,再看他一眼。陆真撇过脸,甩袖转身回了院内,只是片刻后,他又回过身,走出来,看着叶楠夕走远的身影一会,才放心回了院内。

小说《再生缘:庶女锦绣》 第9章  少年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