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妖孽总裁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4-07 13:55:54

妖孽总裁请自重 已完结

妖孽总裁请自重

来源:追书云 作者:春小风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臭丫头,这不是给你老爹难堪吗?不过……好像刚才那番话,能为某个姑娘解不少的气吧!“百合,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吧!”杨素素把目光转向了一直低头看着手机的百合。“很好,谢谢。”百合抬眸,看到的是杨素素那张笑得比雕塑还假的脸。“既然你们都认识……”“没有白眼狼负心汉,更没有不要脸的小三狐狸精,百合当然过得好了!”年与江正准备吩咐服务员上菜,江雨霏又抢过话头抓紧时机指桑骂槐地把对面的两个人讽刺了个外焦里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妖孽总裁请自重第9章试读

江雨霏杏眼一斜,转身对服务员说:“美女,你们的空调有问题吧?怎么时冷时热的,瞧肖大公子那张衰气的脸,一会白一会红的,快成调色板了,就差五颜六色姹紫嫣红了!”

服务员忍住笑,尴尬地拿着遥控器去调室温。百合低着头,假装没听见,开始把玩手机链。

一只紫色水钻镶成的小考拉,眯着眼睛抱着树枝。懒懒的样子,树枝却是她唯一。

跟肖睿分手之后,她扔掉了所有带有他的标签的东西,这条手机链是唯一一件爱情遗物。

不是舍不得,更不是想留作用来睹物思人。她喜欢考拉,她觉得这种小动物昏昏欲睡的样子,像极了自己。

当她把它扔进垃圾袋里的时候,她好像看到它蜷缩在一角瑟瑟发抖。她终是不忍,又将它捡了回来。

旁边的杨素素,早已经被气得咬牙切齿,碍于年与江在场,又不得不咬碎了牙再吞进气鼓鼓的肚子里,讪讪地笑了笑说:“年叔叔,雨霏果然像您说的那样,又调皮又可爱!”

年与江看了一眼大大咧咧若无其事的江雨霏,无奈地嗔怪着摇摇头:“我这女儿啊,真是让你们见笑了,每次她这张小嘴一张,我都心惊胆战!”

臭丫头,这不是给你老爹难堪吗?不过……好像刚才那番话,能为某个姑娘解不少的气吧!

“百合,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吧!”杨素素把目光转向了一直低头看着手机的百合。

“很好,谢谢。”百合抬眸,看到的是杨素素那张笑得比雕塑还假的脸。

“既然你们都认识……”

“没有白眼狼负心汉,更没有不要脸的小三狐狸精,百合当然过得好了!”年与江正准备吩咐服务员上菜,江雨霏又抢过话头抓紧时机指桑骂槐地把对面的两个人讽刺了个外焦里嫩。

杨素素被气得小脸煞白,脸色已经成功超过了她颈子上挂的那颗白色珍珠吊坠,百合涩涩地勾了勾唇。

四个多月前,杨素素就是用这个项链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这是你男朋友送给我的,定情信物。”

等到后知后觉的百合把这句绕口令似的毫无因果关系的话弄明白的时候,肖睿对她说:“做我们婚礼的伴娘吧!”

“喂干嘛呢你?”百合正在走神,江雨霏用手肘撞了撞她,悄悄地说:“现在是在战场上,你能不能给我打起精神来。”

百合茫然地抬头,这才发现菜已经摆满了桌子,对面的杨素素正满脸期待地看着自己:“怎么样啊,百合?”

“嗯?”百合看着杨素素那张笑脸,浑身不由地打了一个哆嗦,“对不起啊,刚才在看手机,没听到你们在聊什么。”

坐在主席位上的年与江笑着对百合说:“甄助理,既然你跟素素认识,你在Q市也算是老员工了,以后她来了之后,你就多带她在Q市转一转。”

“来了之后?来哪了?”百合有点糊涂了,可心里隐隐地感觉到了一丝堵。

“百合,肖睿要在他们Q市的分公司任职一段时间,我来陪他了。我干爹让年叔叔给我找了一个工作先干着,明天就到你们研究院秘书科报道了,还请你以后多关照!”杨素素脸上的笑,看起来真诚极了。

百合感觉到当头一棒,脑子里嗡嗡直响,像飞进了一群密密麻麻的蜜蜂,她分不清是敌是友!一只只嘴巴上衔着香甜的蜜,可那尾巴上明晃晃的尖刺却让她不寒而栗!

杨素素,我甄百合上辈子是踩着你的尾巴还是拔了你的犄角了?为什么偏偏跟我作对?

抢了肖睿还不够你得瑟的?跋山涉水地追到这里来调侃我,您累不累啊!

百合来不及腹诽太多,立刻把难以置信的视线转到肖睿身上,肖睿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力度点了点头,脸上平静得看不到任何情绪。

江雨霏看着愕然的百合,挑着眉故作不满地对杨素素说:“美女姐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明显拜错菩萨了嘛!别看我学历不高,年纪不大,算工作资历,我比你们都高哦!百合才来研究院多久,‘关照你’这个光荣艰巨的任务,还是交给我来吧!”

哼,我非得把这只无耻的白骨精“照顾”得现回原形,永远滚出百合的视线!

江雨霏话音刚落,百合抬眸平静地对年与江说:“年书记,素素学历高能力强,我觉得就算让她当秘书,也应该给研究院最大的领导当,所以……”

“所以什么?”年与江脸上的笑突然像被空调制出来的冷风给吹了个无影无踪,剑眉不悦地蹙起,果断地打断了她的话。

百合很敏感地从他凛冽的眼神里看到了威胁,仿佛在无声地警告她:丫头,小心说话!

“所以去秘书科是最合适的啊!是吧,百合?”江雨霏在桌下踢了一脚百合,给她使了一个眼色。

百合清楚地记得,江雨霏中午在提到她老爹的时候,还很遗憾地表达过:“在他高兴的时候,我就是踩着他的腿爬到他头上矫情地摘星星,他不仅不会生气,还会张牙舞爪地配合我疯癫。但是,万一他更年期综合症病发的时候,我使出浑身解数地卖萌耍宝也只会遭遇他那张像是刚从北极回来的冰箱脸。”

很明显,百合很幸运这么快就欣赏到了那传说中的北极脸了。

可是,又能怎样?她当时能决定从总部来到这下属的研究院,也不在乎再从这里滚到更远的地方去!

跟肖睿在学校轰轰烈烈谈恋爱这七年,什么样的牛鬼蛇神她没见过?小人也好,君子也罢,她甄百合不怕得罪人,因为她有肖睿。直到遇到杨素素这个千年妖孽,如瘟疫一样,专攻她的核心防御系统,直捣黄龙般直接拿下了她的保护伞。

从此之后,她百合再也不敢作威作福了。

她曾经在林薇面前说自己是刚出道的小狐狸,斗不过杨素素这条白素贞。

但自从上次在婚礼上让杨素素流产之后,命案在身的百合才明白,其实自己才是无能为力的白素贞,而杨素素是拿着紫金钵盂的法海。

妖孽总裁请自重第10章试读

她注定斗不过法海,避之不及。最关键的是,她早已经对法海旁边那个唯唯诺诺的许仙彻底恶心了!

在离开总部的那一天她就告诉过自己:这不是逃避,这是去心无旁骛地寻找自己真正的幸福。

等到有一天,她身边有了比肖睿更坚不可摧、更死心塌地的保护伞时,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她的新伞给杨素素来一场水漫金山!

“你踢我干嘛!”百合故意对江雨霏横过来的提示眼神置若罔闻,直起身子迎上年与江微怒的眼神,莞尔一笑:“以素素的资历,去十五楼最合适。”

“十五楼?呵呵,”年与江突然乐了,爽朗地笑了起来:“你不是也说素素学历高能力强吗?去十五楼做那些不需要智商,也不需要技术的工作,岂不是太浪费人才了?”

什么?不需要智商,也不需要技术??这是在变相侮辱她吗?

百合看着年与江脸上意味深长的笑,真怀疑服务员刚才是不是把冷气调得太低,把这位大领导的IQ、IE、AQ统统给冻结成硬邦邦的冰块了!喂,大叔,就算我的工作是打杂的,那也是您御用的啊!您这不是自己扇自己耳光吗?瞧瞧,还扇得这么心满意足喜笑颜开的!

“年叔叔,先谢谢您了!我跟肖睿敬您和两位妹妹!”

杨素素发嗲的声音把百合从自我懊恼中拉回到了酒桌上,她机械地端起眼前的红酒,一饮而尽。

整个吃饭期间,百合都没有举杯主动跟任何人碰杯,也不再抬头去瞧任何人的脸。她就像是饿了三天三夜一样,不顾一切地低头大快朵颐,不去看杨素素撒娇地让肖睿一会给她剥虾,一会给她盛汤。

正在百合吃得感觉到食物已经快到了嗓子眼的时候,年与江的手机滴滴滴响了两声之后,他看了看手机屏幕,突然站起了身。

年与江略带抱歉地对杨素素笑了笑:“工作上临时有点急事,我得回研究院一趟。你们慢慢吃,吃完我让雨霏带你们去放松放松,我先失陪了!”

杨素素虽然满脸失望,却不得不非常体谅地说两句客套话,站起来目送年与江离席。而江雨霏不知为何,眼珠子转了转,雀跃地跟年与江保证:“老爹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好好招待他们!”

百合正愣在位置上不知自己是走还是留的时候,走到门口的年与江转过身幽幽地说:“甄助理,辛苦你跟我回去加班!”

百合讷讷地“哦”了一声,跟江雨霏交换了个眼色,站起来跟了出去。她宁愿跟着北极脸回去加班,也不想看着杨素素那张塑料花一般永远不会枯萎的笑脸。

刚走到门口,服务员叫住了她:“小姐,你的东西落下了!”

百合转身,看到那只小考拉手机链在服务员的手里闪闪发光。余光睨到肖睿的视线正看向这边,她得体地笑了笑:“谢谢!可惜这种东西已经过时,我对它彻底没兴趣了。麻烦帮我扔掉,谁喜欢捡谁捡去吧!”

说完,在服务员诧异和不解的注视下,百合优雅地转身离开了包间。

杨素素气得脸上的五官开始扭曲,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染了烈焰蔻丹的指甲在肖睿的大腿上狠狠地拧了一把。

肖睿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着牙低低地吼了句:“你疯了吧!”

“哎唷,两位,就别在我这个未成年面前打情骂俏了!咱喝酒吧!”江雨霏像只脱缰的小野马,兴奋地站起来拿起了酒瓶,挤眉弄眼地朝杨素素和肖睿走去。

百合坐进了年与江的陆虎里,才发现司机小高早已经不知去向,而坐在驾驶室里的正是才给她当了一天顶头上司的年大书记。

她的心咚咚咚,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刚才在酒桌上,脑子一热居然拐弯抹角地说出让杨素素去给他当助理的话。

这会从酒店出来,清爽的夜风掠过大脑,才看清楚眼前这位不是可以供她无偿消遣的损友,而是直接决定她奖金厚度的衣食父母!大BOSS!

他肯定生气了,否则也不会不饶人地回损一句。

百合低头懊恼地咬着下唇,恨不得咬舌自尽。她实在没勇气去看前面那散发着冷气的背影,只好将头倚在靠背上闭眼假寐,心里却痛惜着月底即将哗哗减少的毛爷爷……

百合闭眼等了半晌,还没见车子发动,她正想睁开眼看看怎么回事,前面的北极脸甩过来一道冒着寒气的命令:“安全带!”

她感觉自己像被暗器击中一样,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睁开眼去摸旁边的安全带,一边乖乖地系上,一边在心里强烈鄙视:原来高级车这么矫情,坐后面还系什么安全带!

一路上,年与江专注地开车,百合不时假装不经意地向他视线前方的后视镜望去的时候,每次看到的只有微蹙的眉头下那双微敛着的漆黑如墨的眸子。

她不由地直打哆嗦,随手抓起旁边的一个靠枕,抱在了怀里。

直到她发现车子的方向不仅没有开向研究院的方向,而且离城区越来越远时,她终于按捺不住地“好心”提醒了一下:“年书记,您还在另外一个研究院兼职了吗?”

话音刚落,车子一个九十度大转弯,百合情不自禁地“呃”了一声,双手紧紧抓住了前面的靠背。她开始在脑子里快速计算,如果没有系安全带的话,自己会以一个什么样优雅的弧度被甩出去,撞到车窗后再被狼狈地弹回来……

还在无聊的思忖间,“吱”一声,一个急刹车之后,车子稳稳地停了下来。

随着年与江一声不吭地打开车门下车,一阵夹杂着腥咸气味的夜风扑面而来。百合惊讶地向外望去,看到的是月光下波涛汹涌的海面,似洒了一层耀眼的碎银。

不是说有急事要回去加班吗?怎么还有心情来看海?或者……领导不会是尿急了吧?

看着年与江悠闲信步地向小栈桥走去,百合立刻抹杀了他是要去方便的龌龊猜测,撇撇嘴,打开车门跟了上去。

小说《妖孽总裁请自重》 第9章 时冷时热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