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腹黑皇妃求放过

更新时间:2021-04-07 13:56:54

腹黑皇妃求放过 已完结

腹黑皇妃求放过

来源:追书云 作者:西时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不错,漓歌,你这舞蹈很新颖,是何时习得的,本皇子怎么不知道呢?”祁陌连添脸带笑柔声呵着夙漓歌说,只是夙漓歌赏了他一个冷板凳,眼角都不曾斜他一下。堂堂的太子殿下什么时候受过如此不对等的对待,他受不了,脸面一变,正想要责骂她,要出口又不道该从那儿骂起来,这婚是自己亲自要离的。正十分恼火,便见到叶萱凝已经端起白月琴上了台,琴艺是她最了得的,弹出来的曲调,令人如入仙镜般,祁陌连勾唇冷笑,冷睨了夙漓歌一眼后,口开不屑,“不知好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015 赴宴之二

小意思,堂堂新世纪女性还怕这玩艺儿,何况她还轮过大炮,持过黑溜溜洞口95式步枪,夙漓歌眼底一阵鄙夷,倏一红一晃而过。

等凤漓歌由小道走入了宫里的厕所,眼晴发愣,一万只草泥从她头顶奔过,绝!

这茅厕也太泥玛的奢侈了吧,这是什么玉石来的,翡翠吗?夙漓歌抚过蕊凉的玉石,忍不住想要爆粗。

东宫太子果然了绝,她上完侧所出来之后,黑黑的小道上,时不时有宫女成群走过,树木丛草间散发出来的青青葱翠的气息,舒展一下赖腰,警惕喝道:“谁。”

叫了一声没应,夙漓歌反应过来后就闪身躲进树的一旁,见到一个身穿粉色衣衫的漂亮宫女走了出来,随后跟了一个年纪大一点的。

“今晚看来将军府的小姐要倒大霉了,咱们小姐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谁让她惹人不带眼儿呢。”另一宫女撅起红唇,不屑地小声嘀咕。

等人走过以后,夙漓歌唇含笑地闪了出来,耸耸肩膀,这算什么事儿。

果然,她刚返身回过去,这凳子都还没有坐暧。

一太监就走到她的面前,太监脸带红,眼带喜,嘴巴发甜,恭谨道:“将军府千金,有请,王皇后听闻你多才多艺,现邀请你过去为皇上给表演一样。”

见半响夙漓歌并没有回答他,太监有些不耐烦,又催问道:“怎么样?

“行,我现在跟你过去就可以了。”夙漓歌学不会古人文字衫衫那一套,她点头,就跟在太监的身后,穿过一堆看戏人群,走到了台前去。

收敛起一身张扬气势,柔弱的夙漓歌一上台,叶萱凝眼晴贼嘻嘻地看着她,心底已经乐开了花,这次就不信你不死,就算不死,也得成为全京都大笑话,哈。

“夙爱卿,一直是朝中所向披靡的大将军,吾皇相信,夙爱卿之女也是凤凰中之最。”老皇帝眉开眼笑,丢了一顶高帽给她带,夙漓歌额头瞬地昌起三黑线。

这不是给她竖敌么,这!

您的双飞燕,你看我的军中歌,能不能把你给比下去,夙漓歌走到了一台后,交待了待女给她拿了一些比舞的道具,待女眼里带着些疑惑,可也是给她领了去。

预曲渐渐拉开,古代的星空漆白如墨,称的天上的星晨亮眼如近在眼前。

一曲军中滂湃的歌,唱了起来,仿佛人们能见到眼前敌军撕杀,血气冲天,勇士坚韧不屈向前,那种永挫不败的精神,都在那一抹红妆飞扬中展露无遣。

“不松铁拳头,当那一天来临,号角响起来,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从开始的担忧到最后的赞赏,阴鸷的目光渐渐的柔和,化为一道赞赏,祁陌城忍不住为她喝彩。

这个女人,每次见她一面,都能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惊喜,他浸在女子的歌声与舞蹈中,直到掌声响起,才慌惚地回过神来,十分的精彩。

掌身中有一个人心急,也有一个人,看着台上女子那唤然一新的艳丽,后悔地推心打背。

这,这,这不可能!

叶萱凝眼中爬满振惊,她的风头一下子就被夙漓歌给盖过了,着急恐惶地看向太子,可太子眼神根本就没在自己的身上,反而惊艳地看着台上的夙漓歌。

叶萱凝第一次感到那么害怕,手指卡入手心,指尖发抖不已,一手抓住一旁的丫环,附耳在她的耳边不知说了什么,之后匆匆地向祁陌连靠过去。

“太子哥哥,我…”自知自己才艺被夙漓歌给盖了色彩,可是她下一局绝不会输。

不知为啥,太子收回视线,目光落在叶萱凝的脸上,他突然后悔了,就为了这个都慰之女,而谋害了未婚妻,如今的她站在那里万丈光芒,那个曾经父皇赐给他的妃子。

“没关系,下一局你会强过她的,我相信你。”虽然这么说,可是祁陌连眼中的不确定,还是让叶萱凝心里凉了半截,看着这张脸,好似突然变的很遥远。

夙漓歌下台之后,她理了下身上的红妆,向老皇帝赐给她的位置走去,刚坐定,旁边太子祁陌连就坐了过来。

“不错,漓歌,你这舞蹈很新颖,是何时习得的,本皇子怎么不知道呢?”祁陌连添脸带笑柔声呵着夙漓歌说,只是夙漓歌赏了他一个冷板凳,眼角都不曾斜他一下。

堂堂的太子殿下什么时候受过如此不对等的对待,他受不了,脸面一变,正想要责骂她,要出口又不道该从那儿骂起来,这婚是自己亲自要离的。

正十分恼火,便见到叶萱凝已经端起白月琴上了台,琴艺是她最了得的,弹出来的曲调,令人如入仙镜般,祁陌连勾唇冷笑,冷睨了夙漓歌一眼后,口开不屑,“不知好歹。”

“聒噪,快走,影响我看戏。”凉凉地飘来一句,太子脸上黑如锅底。

都说琴艺如人,柔软婉转,可台上这女子怎么就与自己的调调差出那么多,夙漓歌的唇角噙着淡淡的深意,眼珠一转,环过四周,总觉得有些把自己盯的紧紧的,有些不大舒服。

是他,五王爷,他向自己笑了笑,笑容迷人魂魄,特别是那双如星晨濯然的眸子,弯弯的,眼底都是由心的笑意。

夙漓歌礼貌性地也回了他一笑,他一愣,再抬头,已经不见五王爷的身影了。

官家众小姐因夙漓歌跳出的新鲜舞蹈,不少官家小姐对她另眼相看,只是有些听信了叶萱凝等人散发出来的谣言,畏惧对自己的名声造成影响,不敢多看她。

西角树上,茂盛的枝叶中,隐藏的两个人都吃吃地笑着,夙晨曦贼笑起来,只是在宫无衣看来,超极的萌哒可爱,他忍不住低头在小家伙的脸上一吻。

“衣衣,人家饿了,你不要占人家便宜,你亲我,待我回府中,拿曲曲放你裙中养。”

“你敢。”

“话说,你娘亲的点子都好奇葩,她那舞蹈去那儿创出来的,本宫主都不曾见过的。”目光看着远处,慵懒坐着,吃着东西,不顾别人目光的夙漓歌,他询问道。

“衣衣,你看看,那边怎么有个人,那还活着的么?”人小鬼大,大眼看着几米处的一个男子,男子身上穿着一袭黑衣,不似京都人的打扮穿着。

身为百花宫主武林中什么不见过,这会也警惕地盯着那突然出现的人,这人,是从那儿昌出来的。

“你在这等会,本宫主过去探探情况。”一阵炫眼的旋起,只见人影已经落在不远处。

等宫无衣回过头找夙晨曦不见人影,他脸都黑了,这女人和这小子果然是同一个道上的,来去无踪。

宴席中央落幕,这一次叶萱凝弹完毕,掌声不怎么响,她僵站在台上一会,见到自己的父亲努眼,才回神下了台。

太子祁陌连的脸都黑了,他嫌恶地划了一眼叶萱凝,脸色难看地回头看了下王皇后,不知到时怎么和自己的母后交待,几轮下来,这叶萱凝已经输的一塌糊涂。

快要近了,夙晨曦挥着小手,加快了步子,又见一群宫女走过,其中两个停了下来,眼晴转转,疑惑质问,“你看,这东宫中怎么有小孩?这谁家的小孩?”

“是呢?”

夙晨曦甜甜地笑了起来,眼底噙著狡邪,挻了下小腰杆,做出风度翩翩的样子,可爱的模样把眼前的一群宫女惹笑。

“这太好笑了,这是那儿来的小孩。”

在小道前方的五王爷耳朵灵敏,回过头就见到夙晨曦可爱的样子,唇角勾起,带着连他自己都不察觉的温意。

“父亲,你等等。”大声叫道,惊到了一群宫女,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小孩冲撞入五王爷的怀里,想要阻档已经来不及。

父亲——

这小孩是五王爷的孩子?宫女们回过头,不敢再看,这是什么事情,年纪稍大的宫女眼底带着警告地看了大家一眼,随后低声大喝,“快走,闲事少管,以免惹祸上身。”

随从的李守,按耐不住了,他的眼晴看了看夙晨曦又看了看五王爷,“王爷,这孩子在宫中这么叫您,这好吗?”

“没事。”五王爷淡淡地回了一句,对这事情没怎么看中,现在的夙漓歌已经不是太子未婚妻了。

夙晨曦的胖小手紧紧地拽住他的头发把玩,“父亲,我娘今天腻害吗?”一副得意的样子,讨赏似的,惹的祁陌城一笑。

“嗯。”祁陌城听到他的声音,心底的温柔就开始泛滥,可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伸手刮了一下小小鼻尖,“要带你去寻娘亲吗?”

“也好,父亲,你跟我回将军府上可好,我想天天见到父亲你呢。”夙晨曦撒娇,用小小下巴摩蹭了一下祁陌城的颈脖,若的他连连的笑了起来。

“也好。”等祁陌城发现自己回答什么,盯住夙晨曦的眼晴看,发现小家伙的意图,这孩子,真是遣传了他娘的基因呢。

想起台上那个万丈光芒,让人眼前一亮的红妆女子,祁陌城的眼底骤深,竟有些期待与她亲近一些,低头瞧了一眼身上的袍服,理了理,抱紧他,回头向宴席中走去。

是她吗?那一个吻,他要索回来……

016 祸水东引

“父亲,放我下来,我要小解。”溜滑大眼,眨眼认真瞅住祁陌城说,挣开他的手,一溜烟不见了。

明明见到自己儿子的身影往这边跑,一晃间竟没了人,夙漓歌一阵风一样,穿过他的身旁离开,到了前方见一群宫女,扫视众宫女一眼,柔声问,“您们有没有见一个小男孩,这么高。”伸手在自己腰下比了比。

一个快嘴的宫女一下子转过,指着五王爷看向夙漓歌,“刚见到五王爷抱他在身上?”

“哦。”夙漓歌眼珠里有些疑惑,反身就走到了祁陌城的面前,“五王爷,那小兔崽子呢?”

祁陌城眼底隐含笑意,抬手指向他离开的方向,夙漓歌点头,礼貌地回了他,“谢谢。”

越过他身,朝着青青翠的花园奔跑了过去,只是越跑越是深处,夙漓歌的眉头深锁,在小道的交叉口处有一个穿着绿色的丫环,手中拖着盘,慬慎地向前走,“您好,有没看到一个小孩。这么高,这么大?”照常比了比小家伙身高。

果然还是自小主子料事如神,莹儿万千心思,可是她的眼晴诚实乖巧,伸手一指,“奴婢见到有一个小孩,头上好似有个小玉冠,从这儿走过去。”

心情着急的夙漓歌没有细想,一心思想寻回晨儿,往水池边去,之后她发现这路分了好几个口,停了脚步,回眸看向丫环。

“您好,这位官家小姐,您是?”仿似明白夙漓歌不懂选那个,莹儿揪住她会心一笑,声音温柔开口,“你且跟奴婢过来,奴婢时间不敢,给你指点一下。”

“谢了。”不疑有它的夙漓歌朝她指的方向走进,可这越走越偏,总觉得不怎么对劲。

从这小路看过去,入眼帘是哗啦啦流水声,水池碧色,深不见低,中间修的三坐高桃的假山,一望过去仿假山似假混真,全然看不出来,可平静的池边。

那儿会自己小家伙的影子,正要转身,夙漓歌耳垂一颤,属于特战一人敏锐直觉,她慢腾腾地转身,嘴角噙着淡笑,朱唇轻启,犹如索命阎王,“想要我命,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呢?”

莹儿睁大双眼,死不明目地往池子里倒了下去,这个丫环,她现在总算是看清楚了,这不就是叶萱凝身边的人么?想把她引到这儿杀她灭口不成?

拍拍红衣袍,夙漓歌正抬脚要走,一下子见到了一堆人涌了过来,为首的就是叶萱凝,她的神情太作了,那紧张的模样儿,让夙漓歌都忍不住拍手叫绝。

“大胆,夙漓歌,本小姐的丫鬟怎么着你了,你要杀她灭口?”叶萱凝怒火中烧扭转是非,怨怼瞪着她,眼神杀气凌凌,恨不得挖了她的眼珠似的。

如果不是今天夙漓歌在众人面前如此打自己的脸,她也没有想出这招来治她,脸上愤恨,内心因为自己的奸计得逞,早已乐开了花,现在人脏物脏惧在,想怎么脱身。

一群丫鬟与待卫乱成一团,都后退,叶萱凝望着退后的待卫,眼神一厉,喝道:“来人,你们两给我把她捞起来,明明一过来就见到是漓歌致她于非命的。”话落,两个待不得已走了出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到了假山池旁打捞。

“你,还有你,都过去帮忙。”指挥完待卫,叶萱凝的嘴角勾起,眼神冷冷地走到了夙漓歌的面前,怼着她笑了,“将军府的大小姐,萱凝与你无冤无仇,你如此谋害我府中丫鬟的命,你掐的是什么心机?”

“是阿,莹姐姐是怎么着你了,莹姐姐为人和善,助人为乐,你凭什么害死她?”一个丫鬟气极,情绪激动,冲上来,紧握拳,正要往夙漓歌的脸上打过去。

区区一个丫鬟倒是欺凌到她的头上来了阿,夙漓歌身子一闪,淡淡地看了一眼,就是这么一些,丫鬟的眼里有些畏惧,她后退了一步,可不想就此罢休。

“元儿,你这是做什么?这天下的眼下,做出如此大不敬的事情,不必我们动手,她自会得到教训。”话完,突然她脸上的色彩一阴,重咬子说道,“你且退下,别坏了主奴的规矩。”

西边一角的李助,不满上前一步,抬起眼看了看自己的主子,不知道主子是怎么想的,有些不确定地出声,“主子,这将军府的小姐,这不是给她们污蔑了吗?”

祁陌城双手环胸,眯起繁星似的眸子深深地看了李守一眼,挥手让他退下,“不必,看看情况。”他倒想看她如何处理这个事情,夙漓歌没有众人想的那么简单的。

虽然他与她接触的不多,可是女子眉宇间流露出的那种不可一世的英气,可不是众官家小姐都有的,加上台上的那一幕惊动四座表演,相信不会是个草包小姐。

“报,人已打捞上来。”湿身湿透的待卫,面不改色地抱拳,报告后退下。

哼,你的死期就到了,夙漓歌,你不仁,别怪我不义,叶萱凝状作惊吓地捂嘴,尖叫出声,“莹儿,你死的不明不白阿。莹儿手中的是什么?”

灰褐色衣衫待卫上前一步,翻尸体,眼帘微抬,从里面拿出了香囊,拿到叶萱凝面前,“主子,您看这香囊,这个?”话没有说完,意有所指地看向夙漓歌。

香囊上方端端正正地小秀了个漓,料子又是宫家仅有的,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夙漓歌的身上。

罪首不慌不忙地矗立在原地,宛如过来欣赏美景的心情,唇角带有浅浅笑意,眸中更不见一点慌乱。

叶萱凝在心中冷笑,都死到临头还不知死,还一幅风淡云轻的模样,每次见到夙漓歌这样子,她就很像撕了她脸上的平静,那平静总是能勾起她暴跳情绪。

说不担扰,那是假的,见到捞起来的尸体上有待卫取出的证据看来,这证据明眼人看的出来,这都是夙漓歌莫属了,她刚才又站在现场。

“还说不是你,你有没有脸!良心被狗吃了,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妄顾丫鬟生命,今天还是东营比艺之日。”人群中,不知谁开了口,先叫了起来,其它等人开始七嘴八口地也说开了。

人渐渐的越聚越多,夙漓歌昂首看着假山,余光时不时扫了众人一眼。

想找她麻烦,还不够资格呢。

谋权斗狠,她夙漓歌看的可不少,谋命夺财,她懂的更是多,何况这是嫁祸于人。

直到余光落在太子殿下祁陌连伟岸身姿上,双眼阴沉不悦盯着自己,明黄色龙纹长袍,过来眼珠不怀好意。

夙漓歌收回视线,小得意朱唇勾起,嘴角浮现淡淡笑意,来的正是时候。

机会来了,她不慌不忙地转过身,坦坦荡荡地面朝众人,开始洗清自己的罪名,声音不咸不淡开口说道:“你们说完了没?还有谁要发言的?你们先发言,最后轮到我。”

众人被她出声的气势唬的一愣一愣的,谁都没有开口,反而是叶萱凝眼里划过笑意,洋洋得意,眼尖见到走过来的太子殿下祁陌连,无辜扇下长眊毛,走到太子殿下祁陌连身旁。

“太子哥哥,漓歌她…她欺负我,你看我冤死的丫鬟,你可给我作主阿,我可怜的莹儿,我可是视她情同姐妹。”声音很委屈,说到最后已经带些哽咽。

太子殿下祁陌连见叶萱凝委屈,见不得,向夙漓歌看过去,眼神复杂,想起刚才吃了她的冷板凳,心本是积郁不少的不喜,正要开口却被夙漓歌抢了先。

“这个香囊是漓歌的不假,可漓歌秀下这个香囊,是为了讨太子欢心,已经送给太子了。”后面的几句话,夙漓歌没有道明,只是大家都了解。

没人敢吭一声,太子殿下祁陌开口又收住,脸黑着,简直就是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当初这定婚,送个香囊表情意。

夙漓歌说的也没错,刚才他愣在那儿,心底还带有些欢乐,可这会儿,知道事情来龙去脉。

这完全由夙漓歌自导自演,等他过来才说,让他来背这个黑锅么!!

夙漓歌,本太子跟你没完,垂在身后的拳头倏地收紧,青筋浮现,随后又松开,平定情绪,先收现在的残局,以后来日方长。

“行了,快散去,这事情本太子自会定夺,今天所有的事情皆不可到处乱说,风声走漏出去一点,维你们是问。”祁陌连阴狠地扫了一眼四周,几个待卫与宫女,还有一些丫鬟。

“诺。”待卫与宫女陆续离去,净下太子殿下、叶萱凝、夙漓歌还没走。

“你们,先把人给拖下去。”太子殿下交待了部下,交待完毕阴着脸渡到了夙漓歌的身前,“啪啪啪”几声响起来,“不错,你这招叫什么来的,祸水东引,引来东宫,对吗?”

突然,太子殿下祁陌连俊脸一阴,逼近夙漓歌,正伸手想捏碎她下巴,一红晃了一下,人影已闪到一旁。

她,真不简单!

凤漓歌,五王爷祁陌城视线落中凤漓歌身上,眸中流露出赞赏,眸底对她起了浓浓的兴趣。

是谁?假山后是谁?夙漓歌一眼捕捉住一闪而过的影子,追了过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