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至尊红颜

更新时间:2021-04-03 13:09:49

至尊红颜 已完结

至尊红颜

来源:追书云 作者:谢安年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身上还好,只是想的事情太多,心累。“老奴听说,姑娘今儿去了东四所,还和四殿下下棋来着。”虽然说的是问句,语气里却是肯定的。孟夕岚撂下茶碗,淡淡道:“没错,公主殿下想去春闱,四殿下故意放水,让我赢了,只是为了成全公主。”她避重就轻地把事情的始末交代一下。孔嬷嬷顿了一顿,又奉上漱口水给她,待她漱好了,才慢条斯理地开口。“公主是太后娘娘捧在手心疼大的,天真烂漫,百无禁忌。所以,言行举止素来大胆,往后,还请姑娘陪伴公主的时候,能在边上多多提醒着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至尊红颜:谁是谁的自己人?

周佑宁不懂朝堂之事,也不想懂,只心心念念地惦记着出宫,非要等到四哥回来不可。

宫里的太监都是人精儿。早知道消息,孟家有人要进宫,今儿看见孟夕岚这张生面孔,嘴上不用问,心里已经对上号了。

“容奴才多嘴问一句,您就是孟姑娘吧?”那名唤作小东子的太监,主动过来搭话。

眼看着那太监躬身上前搭话,孟夕岚缓缓放下茶碗,微微一笑:“民女孟夕岚。”

小东子忙点头哈腰道:“果然是姑娘您啊,您和孟公子连相,难怪奴才见您面熟,也面善呢。”

孟夕岚看了看他,自然也觉得他面熟。

想来,二哥在四殿下身边的关系,他才会这样主动。

等到门外有了动静,已经是小半个时辰后。

孟夕岚把腰背挺得笔直,随时准备起来请安。转头再看周佑宁,已经偏头打起了瞌睡。

突然,有人扬声说话:“四哥,方才你干嘛要为太子说话?父皇难得痛下决心,咱们就该……”

“六殿下,隔墙有耳,小心为上!”这是二哥的声音。

————

“我不怕!谁要是不服,有本事就当面和我对着来!”

小东子带人迎了出去,掀起门帘,道:“奴才给主子们请安。”

谁知,他的话音刚落,迎面就挨了一记窝心脚。

孟夕岚看得一惊,立刻站起身来,周佑宁的瞌睡也醒了,看着地上的小东子,又看了看迎面而来的人,生气道:“六哥你又打人?回头我告诉皇祖母去……”

周佑文只顾自己出气,没想到屋子里还有人,见自己那个多事的妹妹在,正要发火,瞄见了一旁站着的孟夕岚,眼神立刻充满探究,突然问道:“四哥,你什么时候也学会金屋藏娇了?”

伴着这句不成体统的话,厚厚的门帘再次被掀起,走进来一位翩翩少年,一身灰色大氅,里面是蓝底白边的长袍,围着翡翠腰带,腰间缀着一块白玉,满身贵气。

周佑麟,皇贵妃宁妃之子,地位仅次于太子的四皇子。

他继承了他母亲的容貌,长相俊美,只是心高气傲,城府也不够深。

孟夕然跟在周佑麟的身边,眉心紧蹙,一副心事重重地模样。

小东子虽然挨了一脚,也不敢哼哼,捂着胸口在地上跪好。“给四爷回话,公主殿下和孟姑娘已经等候多时了。”

周佑麟看了看周佑宁,又看了看孟夕岚,不由微微一挑眉,问道:“夕然,这是你妹妹?”

孟夕然上前一步:“是,四爷。这是我的妹妹夕岚,今儿刚刚进宫。”

好一个清雅标准的小姑娘。

旁边站着的周佑文闻言皱皱鼻子,突然轻笑道:“恭喜四哥,四哥好福气,身边得了这么个妙人儿。”

他说话时的语气,甚是轻浮。

孟夕然正要出声,只听孟夕岚先开了口:“六殿下,民女是陪伴公主殿下才来此处的。”

周佑宁也跟着道:“岚姐姐是我的人。”

周佑文笑得更厉害了,眼底泛起一丝猥琐之色:“你的人?哼,她到底是谁的人还说不定呢?”

孟夕然的脸上已然变了神情,正欲开口,对面的孟夕岚已经给他递了眼色。

周佑文这个人,孟夕岚还有印象。他就是那种烂泥扶不上墙的蠢材,整天惹是生非,最后成了周佑麟计划里的牺牲品。

周佑麟打量完孟夕岚,转身瞪了周佑文一眼:“糊涂东西!自己人你也欺负!”

周佑文素来只听周佑麟的,立马闭上了嘴。

不过,这一句“自己人”,着实让孟夕岚有些“受宠若惊”。

她的目光微凝。前路未卜,谁和谁是自己人,还真不好说。

太子被废后,周佑麟的确呼声最高,但凭他的城府和周世礼那样的小人相斗,最后未必能赢。

不过,周佑麟的生母宁妃,可是个厉害的。宁妃多年盛宠不衰,位同副后,是后宫之中最有权力的女人。

周佑麟对着周佑宁道:“宁儿,哥哥们有正事要说,你们喝杯茶就回去吧。”

周佑宁嘟着嘴不依:“四哥,你先和岚姐姐下一盘棋,否则我不回去。”

下棋?太子都要倒台了,现在谁还有这个闲工夫。

不过……若是和她下,他倒是愿意费点时间。

“怎么?你还找了个帮手?”周佑麟的目光再次落在孟夕岚的身上,只见,她的目光澄明清亮,静静而立,倒是沉得住气。

“看来,孟姑娘一定是精于棋艺了。好,我和你二哥平时经常较量,今儿就让你这个妹妹来代他出出力。”周佑麟突然来了兴致,下棋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对孟夕岚起了兴趣。

孟夕岚行了一礼:“谢四皇子殿下,那民女就献丑了。”

孟夕然稍有不解的看着妹妹,目光闪了闪。

她的性子素来低调,今儿怎么回事。

两个人下棋,三个人围观,外加宫女太监,看着倒是热闹。不过,屋内除了众人一来一回的呼吸声外,只有棋子落盘时发出的清脆声响。

一晃小半个时辰过去。

孟夕岚的水平,按理早该输了。

不过,周佑麟有故意给她放水,仿佛并不急着让她输掉似的。

既然如此,那就慢慢下吧。

须臾,周佑麟缓缓落下一子,然后开口笑道。“孟姑娘的棋艺,果然了得。”

————

孟夕岚专心地看着棋盘,听了这话,方才恍然大悟,他刚刚的那一步,断前绝后,已经彻底结束了这局棋。

她抬头看向他的眼睛,面上一红,笑得微微腼腆。“民女笨拙,承蒙四殿下礼让。”

他是故意让她赢的,所以,她起身行了一礼。

周佑麟看她一眼,眼里浮现浅浅的笑意,转瞬间又消失不见,喝口茶道:“起来吧。”说完,又看向周佑宁,含笑道:“春猎的事儿,四哥答应你,你们就踏踏实实地等着吧。”

你们……孟夕岚留心听着,看来自己也能去了。

身后的周佑宁闻言立刻笑开了,走过去和周佑麟打了一个勾,算是把这件事给说定了。

至尊红颜:宫中丑闻

从东四所出来后,孟夕岚暗暗松了一口气。

今儿才是第一天,她已经见了太多人。

小东子送她们出去做轿子,一直捂着胸口,方才那一下子踹得不轻,估计还疼着。

孟夕岚看了看,临上车前,从随身的荷包里倒出来两块碎银子,让竹露交给他。

竹露答应着去了。

小东子看看银子,又看了看竹露,咧嘴一笑,远远地冲着孟夕岚做了个揖。

前世,她从来都不太过在意周围的人和事,而这次她不但要记好自己每一个人,还要将他们分个清楚,看看到底是敌还是友,是有用还是无用?

傍晚时分,外面忽然疏疏落落飘起了雪。

一整天的功夫下来,她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跟着她忙了一天,竹青和竹露累得都有些站不住了。

孟夕岚让她们下去歇着,屋里伺候的人不少,正好让那些小宫女过来自己跟前认认脸儿。

————

不过,孔嬷嬷没让宫女来伺候,亲自端了杯茶过来。“姑娘请用茶,姑娘今儿辛苦了。”

孟夕岚嘴角泛起笑意:“有劳嬷嬷。一整天都是坐车坐轿的,也算不得什么辛苦。”

身上还好,只是想的事情太多,心累。

“老奴听说,姑娘今儿去了东四所,还和四殿下下棋来着。”虽然说的是问句,语气里却是肯定的。

孟夕岚撂下茶碗,淡淡道:“没错,公主殿下想去春闱,四殿下故意放水,让我赢了,只是为了成全公主。”

她避重就轻地把事情的始末交代一下。

孔嬷嬷顿了一顿,又奉上漱口水给她,待她漱好了,才慢条斯理地开口。“公主是太后娘娘捧在手心疼大的,天真烂漫,百无禁忌。所以,言行举止素来大胆,往后,还请姑娘陪伴公主的时候,能在边上多多提醒着些。”

话不多,但话外之音倒是不少。

孟夕岚细细听罢,目光微微一沉,淡淡开口说:“嬷嬷的话,我都听进去了。只是,尊卑有别,有些话当讲,有些话不当讲,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了。”

她原本想说主仆有别,又觉得太过犀利,继而缓和了一下。

孔嬷嬷也是明白人,脸上依然淡淡的,没什么表情,继续道:“姑娘肯尽心就好,别怪老奴多嘴,老奴也是为了姑娘着想。”

孟夕岚盈盈一笑道:“我当然知道,嬷嬷您请坐。其实今儿……我真有一件事想要问问您。”

孔嬷嬷连忙坐好,“姑娘请说。”

明明心里介意,嘴上却轻描淡写道:“说来也是件意外,白天我进宫的时候,在来慈宁宫的路上遇到了一个人……”

话一到这儿,孔嬷嬷垂下了眼睑,掩去眼底的复杂,眉头微微蹙起。

孟夕岚装作没看见,继续说:“我看那孩子年纪不大,也就不过七八岁……吕公公差人将他送回了长清宫,所以,我想问问嬷嬷,如今,长清宫里住的是何人?”

她知道,孔嬷嬷的消息很灵通。既然她能知道自己赢了四殿下,没道理不知道她遇见周佑宸这件事。

孔嬷嬷蹙眉,抬眸看着她那双明亮清澈的双眼,不觉得她是故意想要犯忌讳。

“宫中多禁忌。按理,这件事老奴不该多嘴,但姑娘如今住在宫里,自然也要知道宫中的禁忌,所以,老奴这次就破一次例。”

虽说,这事是宫中的忌讳,不许私传,但只要是在宫里呆过的人,早晚都会知道。与其让她从别人的嘴里知道,还不如让她来说。

孔嬷嬷遣走宫女们,只留下自己一个人。

“不瞒姑娘,如今的长清宫是一处冷宫,里面住着的都是获罪被罚之人,没什么值得留意的。至于,那个孩子……他乃是当今皇上的第九个儿子。”

“他是皇子!”孟夕岚瞪大眼睛,夸张地掩住了嘴,语气不安道:“那我岂不是犯了大错,今儿相遇之时,我并未向他行礼问安啊。”

该演的时候,还是要演的。

孔嬷嬷忙出言宽慰:“姑娘不必惊慌,其实那位……也算不上是什么正经主子,皇上虽给他赐了名,但至今还未给他任何封号,也未将他的名字列入宗谱,所以,您也不必对他行礼问安。”

“真的?”孟夕岚不敢相信,却又觉得这是真话。

名正言顺的皇室子弟,怎会被宫人们如此欺负?那不是折了皇族的脸面吗?

孔嬷嬷既然开了口,便不会故意遮遮掩掩,“九皇子的生母阿史那氏乃是突厥人,进宫不久,便偷偷出宫逃走,不见了踪影。之后,阿史那氏又被族人送回京城,只是,肚子里已经有了身孕。数月后,阿史那氏生下九皇子,皇上龙颜大悦,下旨封妃。不过……”说到这里,她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孟夕岚认真听着,深知这个“不过”之后,定有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在九皇子满月之后,皇上突然对阿史那氏起了疑心,怀疑九皇子并非是皇室血脉。后来,阿史那氏被贬为废人,幽禁长清宫,她没多久便病死了。阿史那氏死后,皇上派人把九皇子安置在了长清宫,从此不管不问,任他自生自灭……”

听到这里,孟夕岚整个人都惊呆了。

万万没想到,那孩子的背后竟然藏着这样一桩丑闻。

她微微摇头,觉得不可思议。

“既然皇上疑心九皇子的身世,为何不将他……一起定罪呢?”

孔嬷嬷听了这话,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皇族血脉,不容瑕疵。若是九皇子真的被定了罪,那么,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他不是皇上的亲生骨肉。”

————

家丑不可外扬,更何况,这是皇帝家的丑事。

不管,周佑宸到底是不是皇族血脉,皇上都不可能不认他,他宁可把他留在宫中,让众人费尽心思去猜,也不能让人们落实皇室蒙羞的证据。

好纠结……好复杂……

孟夕岚的太阳穴紧绷,不由扶着头,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

孔嬷嬷望住她,郑重其事道:“老奴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姑娘说了个清楚。姑娘是个聪明人,想必也该知道这里面的轻重了。往后,长清宫那个地方,包括里面的人,您都要尽量避而远之。”

避而远之……是啊,这样的麻烦,谁也招惹不起。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