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借你心尖让我容身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7

借你心尖让我容身 已完结

借你心尖让我容身

来源:追书云 作者:大猫小鱼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但是美美还在等她去救!阮清乐深深地吸了口气,缓步走过去,跪在了地上:“求求你,救救美美。就算顾家真的做了丧尽天良的事,我和父亲还有哥哥已经偿还了,美美是无辜的,她的手术不能再等了!”顾北萧眼眸逐渐转深,神色复杂,阮清乐根本猜不透他到底是在想什么。她的心头突然就涌上一阵恨意,咬紧牙关狠狠地说:“我怀孕了!”顾北萧突然站了起来,身上冒着寒气:“把孩子打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8-野男人的孩子

医生无数次的催促,逼得阮清乐彻底崩溃,她只能去了顾家,求那个她最不低头的人!

曾经阮氏所在的大楼,现在已经变成了顾氏。

阮清乐低头走着,却还是能听到周围人的闲言碎语。

“诶,那不是阮家的吗?她怎么成那个样子了?”

“真丢人阿,你听说阮家做的那些事了吗?真看不出来!她哥哥前阵子不也自杀了?肯定是心里有愧!”

“啧,真恶心!我要是她,干脆就死了得了!”

死.......

阮清乐苦笑,她何尝不想死?

只是美美的命还等着她去救,她没资格死。

前台不屑的看了眼阮清乐,满脸嘲讽,:“有预约吗?”

“没......没有。”

“没有就见不了!”前台冷哼一声,这个阮清乐不会还以为自己是顾太太吧?现在等着上顾总床上的人太多,她算什么!

阮清乐握紧了拳头,强忍住怒火,不管前台的大叫和阻止,脚步匆忙的去了顾北萧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被猛然打开,白筱筱竟然也在!

阮清乐的眼睛猛地一酸,差点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向了顾北萧:“我有话跟你说。”

趁着白筱筱还没开口的时候,她狠狠地瞪了一眼:“这是我和我先生的谈话,你一个小三在这里干什么?还嫌自己不够恶心龌龊吗?!”

白筱筱吓了一跳,刚要发作,但是一看顾北萧阴沉莫测的脸色,还是咬牙忍了下来,离开了办公室。

阮清乐这才将视线光明正大的看着顾北萧。

他还是依然英俊,那双她最喜欢的眼睛里如今藏了太多的东西,她这才知道,自己原来真的不曾看透这个男人。

十年的深爱,换来的是家破人亡。

还有比她更傻更贱的女人吗?

顾北萧看着阮清乐脸上凄惨的苦笑,蓦地烦躁起来。

他应该恨眼前这个女人的!

但为什么在看到她这幅样子的时候,心会隐隐作痛?

不!他才不会可怜这个女人!

这一切都是他们阮家该得的!

阮清乐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手心,疼痛让她逐渐麻痹,她突然笑了,像最初遇到顾北萧的时候笑的明媚张扬。

顾北萧被这笑容乱了眼,呼吸猛地加快。

阮清乐缓步走了过去,蹲在顾北萧的身前,轻声说:“我知道,你最喜欢我这样了。”

顾北萧挑起阮清乐的下巴,朝着那颤抖的唇吻了上去。

阮清乐眼神一暗,将所有的失落和委屈忍了下去,脸上还带着笑。

这是她的选择,为了美美,也要忍下去。

9-这个孩子留不得

顾北萧看着阮清乐这幅贱样,胸腔里顿时充满了怒火:“你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不要脸吗?

她连命都不想要了,更何况是脸?

“是,我不要脸。”阮清乐抬头,眼眶泛红,浑身颤抖:“可是北萧,不,顾总,我们阮家做的,两条人命已经还了,美美是无辜的。求求你,救救她。”

“当初你们阮家能在商场站立,就是因为我父亲的帮助,而你父亲却恩将仇报,害的顾家破产,我母亲跪在你阮家门口三天三夜,换来了你父亲无数嘲讽,心灰意冷之下病倒在医院。”

顾北萧想起往日的仇恨,心口就仿佛要炸了似的。

看着阮清乐的眼里顿时充满了恨意:“你知道那时候的我几岁吗?你知道我一个人在医院守着母亲的尸体多久吗?那个时候你在干什么?锦衣玉食?受尽无数的疼爱?”

阮清乐猛然后退,脸上的笑僵硬的戛然而止。

顾北萧却根本不放过她,而是冷声说:“你这次来不过是自取其辱!”

“我......”

阮清乐长大了嘴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竟然想逃......

但是美美还在等她去救!

阮清乐深深地吸了口气,缓步走过去,跪在了地上:“求求你,救救美美。就算顾家真的做了丧尽天良的事,我和父亲还有哥哥已经偿还了,美美是无辜的,她的手术不能再等了!”

顾北萧眼眸逐渐转深,神色复杂,阮清乐根本猜不透他到底是在想什么。

她的心头突然就涌上一阵恨意,咬紧牙关狠狠地说:“我怀孕了!”

顾北萧突然站了起来,身上冒着寒气:“把孩子打了。”

“你说什么?”阮清乐万万没想到顾北萧竟然会这样残忍!

他没有当父亲的喜悦,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竟然是想要心狠的打掉孩子。

难道他对她的恨意已经这么深了吗?

“因为你不配怀上顾家的孩子。”顾北萧冷笑:“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了?现在就去把孩子打掉!”

他说着竟然真的就要动手。

阮清乐下意识的捂着腹部,崩溃的痛哭:“你还是人吗!这可是你的孩子!”

“是不是我怎么知道?你们阮家的人心机最重,你随便跟个野男人睡了就来说这是我的孩子,我就要信了?”

阮清乐脸色煞白,野男人?

她这十年,爱顾北萧爱到像是着了魔。

他明明知道,却要说出这样的话来伤她!

阮清乐看着顾北萧脸上的冷意,心就像是被直接掏空,带着满身的鲜血,带着窒息的痛,在眼前这个男人的面前沦为一个彻底的笑话。

她想笑,笑着笑着却哭了出来。

顾北萧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跟我走。”

阮清乐用力挣扎也挣扎不开,吓得屏住了呼吸:“你要干什么!”

“把孩子打掉!”

顾北萧冰冷的声音让阮清乐吓得浑身颤抖,他竟然真的要打掉孩子!

她拼了命的挣扎,却怎么也挣扎不开,只能被迫来到了医院。

刺鼻的消毒水味让阮清乐彻底的崩溃,她大哭着挣扎着,想要逃跑。

然而却被医生按在冰冷的床上。

她看着眼前冷漠的医生将针狠狠地扎在她的身体里。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