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分手再说我爱你

更新时间:2021-03-26 17:17:40

分手再说我爱你 已完结

分手再说我爱你

来源:追书云 作者:小清新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001冷宫凤昭国,昭元五年,夏。暴雨肆虐了整整三个昼夜,屋外狂风大作,带着吞噬一切的力量,席卷整个皇宫。屋外廊下,一位身形曼妙的美丽女子亭亭站在那里。纯白色的宫装淡然如雪,三千发丝挽成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镂空的飞凤金步摇。她的脸上未施粉黛,依旧清丽脱俗,仿佛出尘的仙子般淡雅。女子独身一人,衣着微微褶皱,单手扶着高大的红漆柱子,拿出绣着鸳鸯的白色手绢挡在唇边,轻咳了几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分手再说我爱你:001冷宫

001冷宫

凤昭国,昭元五年,夏。

暴雨肆虐了整整三个昼夜,屋外狂风大作,带着吞噬一切的力量,席卷整个皇宫。

屋外廊下,一位身形曼妙的美丽女子亭亭站在那里。

纯白色的宫装淡然如雪,三千发丝挽成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镂空的飞凤金步摇。她的脸上未施粉黛,依旧清丽脱俗,仿佛出尘的仙子般淡雅。

女子独身一人,衣着微微褶皱,单手扶着高大的红漆柱子,拿出绣着鸳鸯的白色手绢挡在唇边,轻咳了几声。

一阵疾风袭来,吹乱了枝桠,卷起了落叶。几缕青丝从女子额间散落,飘飘然在空中乱舞。她不为所动,目光看向远方,神情落寞而又伤感,她的沉静似与这疯狂的场面格格不入。

屋檐下的燕子不顾风雨的阻挡依旧外出觅食,小小的身姿仿佛一道闪电,瞬间冲破风雨的侵袭……

当黑夜慢慢侵蚀天边最后一丝光亮,高高的城墙仿佛围起了一座牢笼,将所有的希望与憧憬牢牢地锁在了里面。

“轰隆隆……”

天边的雷鸣让女子身形一顿,这声音仿佛直达人的内心深处,让她忍不住战栗。

她是凤昭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娘娘,她是沐相府的嫡长女,她是定国公府的小小姐,她是镇远大将军最宠爱的外甥女……她是,沐倾城。

但仅一夜,她所有的身份荣耀全部都消散了。

已经三天了,她依然清晰地记得这三天内所发生的一切。

三天前的子夜,倾宁宫内。

她匍匐跪倒在地,身侧的男人已被被宝剑刺得血肉模糊。

她顾不上震惊与恐惧,只想解释一切。可那高高在上的人全然不顾她的解释,处决了一屋子奴才后,又提剑将她逼到了墙角。

“沐倾城,你如何对得起朕!”他双目猩红,一双大手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

那一刻,她才感觉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用尽全力去挣扎,却无力抵挡。

“我没有,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甚至都不认识那个男人。皇上,请你相信我!”她大声辩解道。面对地上被刺得血肉模糊的男人,她的心中没有一丝怜悯。

深夜的皇后寝宫,在她的寝塌之上,躺着一个衣着半裸的男人。在她半梦半醒间,皇上又是那样刚刚好出现。这样“捉奸在床”的戏码居然在她的寝宫内上演!

她深知,眼前的一切绝非偶然。深宫五载,她如何不明白这其中的险恶?

他的身侧,那个自小与自己一起长大的可人儿不发一言,但嘴角隐含着的笑意却怎样也遮掩不住。

螓首蛾眉,巧笑倩兮。面若桃花,娇媚若无骨。

额头三点朱砂红艳如火,绛红色的繁花宫装,比起她这个皇后更显华贵。

沐倾心!沐倾心!

她心中默念这个名字,眼中不觉蒙上了一层水雾。

她生来便是沐相府嫡长女,却自问对庶妹们从未有过等级之分。那个自小跟在她身后喊着“姐姐,姐姐”的小女孩,如今已经长大,风姿卓越,甚至变得连她也不得不忌惮。

沐倾城曾想,到底是什么将她们姐妹间隔离?

是这深宫大院中的阴谋诡计?还是……她一直以来的痴傻?

纵然再卑劣的手段,面对一个已经认定你有罪的人,解释再多也是枉然。

于是,她来到了这所深桐院,也是偌大皇宫中最冰冷的地方——冷宫。

盛夏时节,她的心底却犹如寒冬般冰冷。周身笼罩于一片阴云之中,无法自拔。

先前还对她百般讨好的宫人,此刻却视她如瘟疫般唯恐避之而不及。刺骨的寒风透过破败的窗户涌进屋内,为这冷宫增添了一份萧瑟凄凉之态。

两天前,舅舅叛国的消息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凤昭国每一处角落。就连她这被人遗忘了的冷宫,也不乏好事者前来告知。

舅舅叛国?

她不信。

镇国公府对皇室的忠心天地可鉴,舅舅是先帝安排的一枚暗棋,蛰伏十五年,只为助新皇登基。

舅舅若有叛国之心,先前朝局混乱,他统领着千军万马岂不是早已登基为皇?

如今朝局稳定,四海升平,他如何会在此时叛国作乱?

明目张胆的诬陷,她明白,终究是自己拖累了舅舅。

一天前,当舅舅的首级挂上城门口的那一刻,她终于明白,舅舅死了,便是保护她的那最后一棵稻草也没了。

当沐相府断绝父女关系的消息传来,她依旧沉浸在舅舅去世的悲痛之中。

随之而来的,是废后的圣旨。

她终于成为了人们口中名副其实的“冷宫废后”。

“娘娘,不管你是怎样的身份,在素锦眼中您永远都是素锦的主子,是素锦愿意跟随一生的小姐。”

身侧,只有她的贴身丫鬟素锦还一如既往地伴随左右,这让沐倾城的心中稍稍安定。只是,在这深宫之中,素锦跟着她这个废后不知道是幸与不幸?

素锦是母亲当年救回来的孩子,从沐倾城有记忆起便是和素锦在一起。在沐倾城的内心深处,素锦不仅是她的丫鬟,更是她的姐妹,是她愿意拼尽所有去保护的人……

“皇上驾到!”

一道尖锐的声音将沐倾城从记忆中带回现实。她的眼神有些许慌乱,但很快恢复成一片坦然。

皇上?

沐倾城冷哼。

那个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时至今日,她绝不会单纯的以为他想通了,他会放过她。

他肯屈尊降贵来到冷宫,等待她的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腥风血雨?

“沐倾城,你太让朕失望了!”

伴随着一声怒吼,一道瑰丽的身影从她眼前坠落。

顾不上皇帝的愤怒,这一刻,她的周身笼罩在一片冰冷之中。

躺在地上的人是她的素锦啊!

那个心心念着自己的素锦,那个直到最后一刻依然守护在她身边的素锦啊!

然而,素锦双目紧闭,浑身血迹地躺在冰冷的地上。她的脸上已无半分血色!

沐倾城用颤抖的手去探试素锦的鼻息,得到的自是深深的绝望。

素锦,死了。

分手再说我爱你:002废后

002废后

“谋害主子,死有余辜!”

一旁,皇帝的余威愤愤不平。

这一刻,沐倾城的心忽然平静了。她好像忽然看透了这些年她爱上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她谋害了谁?”她一字一顿地问道。

旁边的太监总管德公公在皇帝的示意下回禀道:

“宫女素锦下毒谋害沐贵妃被当场捉住……”

务须再多听什么,她的事只要与沐倾心扯上关系,便再也洗刷不净了。

“沐贵妃,沐倾心……”沐倾城轻声呢喃,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体会到,这些年她尽心照顾的妹妹到底有着怎样的险恶用心。

“沐倾城,连自己的妹妹都要谋害,你如何对得起她!”旁边的人没有耐心等她去反思,已经开始发难。

沐倾城怔怔地看着皇帝,深情的眼眸似要将他的模样印刻在脑海中。皇帝一愣,但很快露出一丝厌恶。他刚要怒喝,沐倾城却开口道:

“我如何对不起她?”她的声音轻柔,却让人不可忽视。那双充满哀怨的眼眸,竟让皇帝也有了片刻迷蒙。

“昭元三年,你不顾朝堂反对,毅然要娶她为妃。若不是我鼎力相助,她能进得了这皇宫吗?”诉说往事,沐倾城心头涌上一股悲凉。

“妒妇!”

可惜,她的委曲求全在皇帝眼中却只配得上这两个字。

沐倾城忽然很想放声大笑,眼前这个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男人她觉得可笑。

若言离更合,覆水定难收。曾经的隐忍,却只是薄情的借口。

“凤显,你可曾想过,那时,我小产才不过两日啊!”她的声音陡然一变,她在愤怒,为她早逝的孩儿愤怒。

“昭元四年,她被提升为贵妃。一朝病重,需要亲姐的心头肉做药引。七七四十九天,每一天都要在这里剜上一刀。她的病好了,可我的胸口去留下了永远也无法复原的伤疤。”

说着,她用力扯下衣襟,肤若凝脂,肌骨莹润,顾家的女儿生得一副天生好皮囊。

凤显有一刻的愤怒,纵然是他不要了的女人,也不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宽衣解带。果真是**!

他瞥见沐倾城的胸口处,那道蜿蜒的伤疤如一道沟壑般横卧其中,让雪白的皮肤也变得狰狞。他忽然发觉自己无力反驳。

“若不是心儿拦着,你以为这皇后之位你还能坐得安稳吗?”他只能愤愤地说出这样一句不知道是解释还是掩饰的话,神情更加鄙夷。

沐倾城冷笑,她没有错过凤显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慌乱。她拉紧衣襟,嘴角划过嘲弄的微笑,冷冷说道:

“凤显,你可曾记得,娶我的时候你说过什么?”

她的目光一刻不离地盯着凤显,此刻,在她的心中,她面前的人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不是她的天,不是她的夫。只是一个背信弃义的男人。

终于,凤显的眼中出现一抹慌乱。沐倾城没等他开口,便接着说道:

“你说纵使年华老去,我沐倾城永远都是你心尖上念着的人。你若为王,我为妃。你若为皇,我为后。”

她的声音不大,却句句带着穿透人心的力量,在这冷宫中回荡。

皇宫上空处的阴云似渐渐朝着冷宫处聚拢,在高空中形成一道漩涡,不断盘旋。

面对平静如初的沐倾城,凤显显得越发慌乱。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无从解释。

“可是,你违背了誓言。你喜欢上了沐倾心,为了她你甚至不惜废后!”沐倾城在“废后”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不大不小的声音却直直地射在人的心尖上。

有那么一刻,凤显几乎要认同沐倾城的话了。可是,当他的脑海中闪过那道绮丽的身影,便再也没有一丝怜悯。

“休得狡辩!你因不满心儿受宠便派素锦去谋害她。沐倾城,朕错看你了。你就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这母仪天下的位置你不配拥有!”

在凤显的示意下,德公公端起一杯毒酒朝沐倾城缓缓走来。

“你的存在终究会威胁到心儿的地位,你若乖乖喝下这杯酒,朕保证镇国公府上下二百三十口人安然无恙。”

沐倾城冷笑一声,心里却在滴血。她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换来的却是“不择手段”四个字。

她已经没了争辩的力气,看着躺在地上的素锦,她的心中一片悲凉。

可惜了素锦,跟了她这样一个没出息的主子。

沐倾城在心中默念。

素锦,若有来世,我必护你一生安稳。

此刻,德公公已经走到沐倾城的面前。紧接着,两个小太监也站了出来,他们怕沐倾城反抗,前来压制。

可还没等他们有所行动,沐倾城便站直身,取下头上的黄金步摇。步摇尖端锐利的寒光,让宫人大惊。

金凤步摇是封后大典时,凤显亲自为她戴上的。这是他们恩爱的证明,如今,却只是在提醒她当初的愚蠢,就让它来了断这一世孽缘吧。

“护驾,护驾……”随着几声惊呼,整个皇宫都慌乱起来,凤显也面露惊意。

见到这一幕,沐倾城终于大笑了起来。如今,连她一个妇人都可以让凤显感到害怕,这样的皇帝如何统领一个国家?

可怜她当初被恶鬼迷了心窍,竟然会选择这样的一个男人来托付终身。

只一瞬间,城墙上的弓箭手已整齐待发,冰冷的箭头直指沐倾城的胸口。她嘴角带着笑意,眼前的场景似与她毫不相干。

“凤显,今生你负我太多,若有来生,我必要你十倍奉还!”

这是沐倾城拼劲全身气力喊出来的话,在皇城上空久久回荡。

话音将落,沐倾城便将露着寒光的步摇插入自己的胸口。步摇顷刻没入,鲜血喷涌而出,沾染一脸血色。她的眼睛死死盯着凤显,那目光带着仇、带着怨、带着恨、带着悔、带着无限的悲哀与落寞……最终化为一片黑暗。

“轰隆!”

几道惊雷猛然从空中落下,直射皇城。

“不好了,走水了……”

伴随着惊呼声,整个皇宫陷入一片慌乱……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