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爱是悲歌情似火

更新时间:2021-03-27 14:27:14

爱是悲歌情似火 已完结

爱是悲歌情似火

来源:追书云 作者:唐婉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沐倾尘挑了挑眉毛,理所当然的说道。莫晚晚刚要开口,却透过车窗看到了一个人影,心思瞬间飘到了窗外。莫晚晚呆住了,因为窗外她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段瑞泽。彼时,一位穿着性.感,身材凹凸有致的娇艳女人正挽着他的胳膊,两人走进了一家高档西餐厅。不是说出差吗,她还以为段瑞泽是因为不知如何面对她而找的借口,却不想是佳人在怀,一瞬间气不打一处来。见她愣神,沐倾尘忍不住叫了她一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何去何从

把慕婉音赶走,耳朵边终于清净了。

她的思绪陷入了僵局,往后她该何去何从呢,段瑞泽已经很坚定的要送她走,她没有任何留下的借口,与慕婉音的婚事,她的胡搅蛮缠,只会让他更厌烦。

莫晚晚感到身心疲惫,在慕婉音面前,不过是强装出来的面子,女人之间的战争,气势输了,就真的输了。但,她真正担心的,还是如何改变段瑞泽的想法,她不能离开他。

这么想着想着,慢慢闭上了眼睛,呼吸均匀,沉沉的睡了过去。

……

“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莫晚晚被吵醒。

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她摁了接听键。

“喂?你是……”清了清嗓音,还带着点刚睡醒的朦胧意,莫晚晚开口说道。

“我说,不是让你存我的号码了吗?”沐倾尘在电话一头不爽的说道,这个小丫头果然没放在心上。

“是你啊,有什么事?”刚醒来时略带点困意,这会儿倒是被他的几句话一打断,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不会是刚睡醒吧?”电话另一段狐疑的问道。

“怎么啦!有事快说,没事别打扰我。”吵醒她的清梦还这么理直气壮,真是没点道德感。

“好好好,我在你家楼下,快出来。”沐倾尘玩味的笑了笑,似是心情很不错。

莫晚晚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啊什么啊,不是睡傻了吧,给你十五分钟,快下来。”电话啪嗒一声挂断,沐倾尘坐在车里,哼着歌,等她出来。

莫晚晚起身,拉开窗帘,才发现天都快黑了,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下午六点。

她睡了好久,倒是许久没这么好好的睡过了。

慢腾腾的收拾了下自己,又一步一步走下楼,拿好包,出门。

看到不远处沐倾尘的车停在那儿。

“嗨……”她向车内招了招手。

沐倾尘脸色低沉,随即翘了翘嘴角,“你可真够慢的,不是给你十五分钟吗,这都半个小时了,怎么才下来。”

“你还好意思说,不是你扰人清梦吗?”莫晚晚嘴角一撇,嘟了嘟嘴,不高兴的说道。

“清梦?我的小晚晚呀,这个点还叫清梦?懒死了你。”沐倾尘挑了挑眉,嘴角带着坏笑,歪着头看向莫晚晚,吊儿郎当的样子在他身上,确实格外帅气。

“好啦,有什么事?”莫晚晚不跟他插科打诨,油嘴滑舌的,没个正形。

“先上车再说。”沐倾尘看了看她,示意她上车。

拉开出门,不情不愿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你要带我去哪儿?”莫晚晚开口问道。

“还能去哪,这个时间点,当然是吃晚餐啊。”

沐倾尘挑了挑眉毛,理所当然的说道。

莫晚晚刚要开口,却透过车窗看到了一个人影,心思瞬间飘到了窗外。

别胡闹

莫晚晚呆住了,因为窗外她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段瑞泽。

彼时,一位穿着性.感,身材凹凸有致的娇艳女人正挽着他的胳膊,两人走进了一家高档西餐厅。

不是说出差吗,她还以为段瑞泽是因为不知如何面对她而找的借口,却不想是佳人在怀,一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见她愣神,沐倾尘忍不住叫了她一声。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不是说吃饭吗,就那儿吧。”随手一指,正是刚才段瑞泽走进的那家,她可不能放任别的女人勾引段瑞泽。

停了车,沐倾尘拉了她的手走进去。

莫晚晚故意挑了个绝佳的位置,正对着段瑞泽的背面,又刚好能不被发现。

看到对面的女人起身,莫晚晚坐不住了,沐倾尘正要从服务生手中接过菜单递给她,却听到她开口,“你点吧,我去下洗手间。”

站起身,快步走过段瑞泽的餐桌,跟着那个女人的方向。

女人站在镜子面前细致的补着妆,莫晚晚走进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离他远一点。”莫晚晚面色不善,目光愤愤的盯着她。

女人慢慢转过身,一看说话的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不在意的笑了笑,“小姑娘,你认错人了吧。”

“我说,你离段瑞泽远一点。”压下嗓音,莫晚晚重复了一遍。

“原来是指段先生,你是他什么人?”女人转过身,掏出包里的口红慢慢的涂着,丝毫不在意她的话的样子,随意的问了问她和段瑞泽的关系。

“别管我是什么人,心思放干净,别想着勾引他。”莫晚晚眨了眨眼睛,神情严肃。

“呵,优秀的男人谁会不喜欢,你管得着么。”女人收拾好东西,“行了,我要回去了,小姑娘,你也回去吧。”随即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莫晚晚气愤的跺了跺脚,阴狠狠的走回了座位。

“怎么了,脸色这么臭。”沐倾尘一边切着牛排一边说道。

“没什么,遇到一个不顺眼的女人。”莫晚晚气愤的说道。

转头却看到,那个女人悄悄的往段瑞泽的酒杯里放了点东西,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不安好心。

“不要脸!”莫晚晚呸了一声。

一旁的沐倾尘愣了愣,一头雾水,“你说什么?”

莫晚晚看着那个女人对着段瑞泽举起酒杯,段瑞泽同样也举起酒杯回应她,憋不住心里的火气,噌的一下站起身,朝着对面走过去。

而她却还是晚了一步,段瑞泽的酒已经送进了喉咙。

“贱人!”莫晚晚走路带风,冲到二人面前,扬手一个耳光就要打下去,却被一双手横空扣住了。

“小姑娘,这么大火气吗?”那女人看见段瑞泽出手挡住了莫晚晚即将打下来的手,自认为段瑞泽是向着她的。

“你来这干什么?”段瑞泽放开她的手,脸色一沉,似是对她的无理取闹相当不满。

“我还没问你,你不是跟我讲出差吗?怎么跟这个女人搞在一起?”莫晚晚一脸的不服气的问道,何况还是个不怀好意的贱女人。

在她的眼里,凡是靠近段瑞泽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善类,各个心怀鬼胎。

“别胡闹。”段瑞泽已开始渐渐不耐烦。

不远处的沐倾尘就这么静静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面色不改,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不管,你让她走。”莫晚晚使起了小性子,死活不要这个女人在停留在这儿多呆一秒。

“小妹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和段先生是正常交往,你这横插一脚,我还未说什么,你倒是要赶我走了。”面前的女人也不生气,倒还是面上挂着笑意,但到底真笑假笑就不得而知了。

“你闭嘴,我跟你说话了吗?”莫晚晚一脸不好气的样子,完全不想看她一眼。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家去。”段瑞泽又不痛不痒的丢下这么一句话。

“我不该来?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她给你……”莫晚晚激动的喊出口,想要告诉他,这个女人在杯子里下了药,还未说完,便被这个女人开口打断。

“段先生,我看我还是先走吧,这个小妹妹对我好像敌意很大的样子。”她看出段瑞泽和眼前小女孩的关系不一般,假模假样的做出要走的样子。

“滚,快滚。”莫晚晚恨不得她立刻马上消失。

“我送你。”段瑞泽说道。

女人看着他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二人随即站起身,挽上他的胳膊,就要离去。

“喂,你们,给我站住!”莫晚晚气的原地跺脚。

不行,她得跟上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