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非爱成婚:总裁大人求放过

更新时间:2021-04-06 11:45:56

非爱成婚:总裁大人求放过 已完结

非爱成婚:总裁大人求放过

来源:追书云 作者:月七七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洛溪嗔怒的转身瞪着宮墨寒,用力的挣扎着,想要抽回手,可是男人的手劲之大,就如同一把紧紧桎梏着她的铁钳,让她根本动弹不得。“道歉。”宮墨寒低头对上洛溪不满的神情,薄唇微掀,凉凉的吐出两个字。“道歉,凭什么让我道歉?是凭你宫大总裁的权势还是凭林小姐拙劣的陷害手段?”洛溪笑得肆意,满不在乎的张扬笑容让宫墨寒下意识的一怔。素来软软弱弱的洛溪,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还是说,她之前的懦弱都是装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不会误会什么了吧?

不知道是怎么样从千夫所指的礼堂中走出来的,洛溪怔怔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有些茫然失措。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她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人人唾弃的小三?

“没攀上枝头还惹得一身骚,姐姐,你可真是太惨了。”

突然刺耳的声音让洛溪回过神来,她循声望去却见洛雨彤掩着唇轻笑,眼中的嘲讽奚落一览无余。

洛溪淡漠的瞥了她一眼,却根本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对于喜欢落井下石的人而言,你越激动她越兴奋。

“你不理我没事,我倒是不介意陪你看看今天的头条新闻。”洛雨彤见洛溪爱搭不理的样子有些恼火,可随后却笑得有几分得意阴狠。

洛雨彤拿过茶几上的遥控里打开了电视机,新闻主播字正腔圆的声音瞬间在客厅响起,“宫氏总裁抛下未婚妻,陪同绯闻女友就医,姿态亲昵……”

屏幕上,宮墨寒揽着林芷若进医院的照片清晰的不能再清晰,可见两人对媒体的报道没有丝毫的避嫌。

洛溪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俊逸的男人和他怀中小鸟依人的林芷若,手指不自觉的攥紧。

既然他们的感情这么好,宮墨寒又为何要拉她趟这趟混水?

“现在看这种东西还有什么用!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突然电视机屏幕一黑,洛世城恼怒的将遥控里摔在洛溪身上,虎目带着雷霆的怒意,像是要将她整个撕碎一般。

“一点用都没有,这么大好的机会就这么被你给毁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洛世城恨铁不成钢的指着洛溪,气的脸上的肉都在轻颤。

“要不是你费尽心机的去算计宮墨寒,又怎么会丢了你的脸?”

洛溪见洛世城不分青红皂白的横加指责,心底也生出了些许怒意,她拨开洛世城的手,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还敢顶嘴!”洛世城气的脸色铁青,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洛溪的脸上,“我告诉你,你要是让我的生意毁了,我饶不了你!”

“用自己的孩子去交换利益,还真是你一贯的作风。”洛溪捂着脸,笑得肆意,漠然的嘲讽。

“你!”洛世城气急败坏的瞪着洛溪,脸色难看的像是吃了一只死苍蝇,“你必须给我把宮墨寒的珠宝设计图偷来才能挽救我们的损失,听到了没有?”

“偷?”洛溪闻言秀眉紧蹙,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我办不到。”

“办不到也得办,否则你就准备给你那得了绝症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的妈妈收尸吧!”洛世城冷哼了一声,眼底尽是狠毒。

“你威胁我?”洛溪一怔,没想到他竟然能无耻到这种程度。

“一周后的竞标会,我要是没见到设计图,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洛世城冷笑,将慈父的面具彻底撕碎。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你休想!”洛溪深吸了一口气,冷声斥道,随后转身离开。

“你这个不孝女!”洛世城怒吼。

“砰”

洛溪摔上大门,还能听到身后洛世城暴跳如雷的把杯子砸到门上的碎裂声。

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

未达目的,甚至不惜以前妻的性命来要挟自己的女儿。

可是以洛世城的品性,她丝毫不怀疑他真的会对妈妈下狠手,所以她必须尽快去找妈妈。

打定了主意,洛溪回到自己的小出租屋清点了身上所有的存款,又熬了一锅皮蛋瘦肉粥,才拎着保温盅打的去了医院。

可是她刚刚走到医院门口,便看到蹲守在门口的一众记者,洛溪眉头紧蹙,心底闪过一丝不安的预感,这是什么情况?

小心的避开记者们的视线,洛溪将遮阳帽的帽沿压的极低,偷偷的从侧门闪进了医院。

可就在她走到母亲病房的必经之路时,她瞬间明白为什么门口会有一群记者在蹲守了,要是知道这两个瘟神也在这,她绝对不会挑这个时间点来的……

宮墨寒正陪着林芷若取药还没注意到她,洛溪见状头也不回的避开两人,准备偷偷溜走……

“墨寒,那不是你的未婚妻吗?”突然林芷若惊愕的声音瞬间让洛溪顿住了脚步,洛溪还想硬着头皮装没听到,可是林芷若却扬声叫道,“洛小姐,请留步。”

“呵呵,真是好巧。”洛溪僵硬的转身,干笑着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人,努力挤出一副若无其事的笑容,“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两位了。”

“你在这里干嘛?”宮墨寒居高临下的睨着洛溪,视线划过她手中的保温盅,幽深似谷的眼眸晦暗不明。

看的洛溪心头一跳,这男人该不会误会什么了吧?

“你要是来探望芷若的话,就不必了,她不需要。”果然,下一秒宮墨寒就冷冷的拒绝。

洛溪在心底翻了一个白眼,谁说这粥是给林芷若的了?

感情林芷若寻死觅活,她还必须心怀愧疚不成?

洛溪懒得解释,转身就想离开。

“墨寒,你别这样说,会吓到洛小姐的,”林芷若娇嗔的看了宮墨寒一眼,随后却是眼疾手快的一把攥住了洛溪的手腕。

“砰……”

洛溪根本没想到林芷若会这么大力的来扯她,保温盅竟然一不小心脱手,陶瓷的杯身狠狠的砸在了地上,直接摔得四分五裂。

香浓的粥四溅,有几滴落在了林芷若的手背上,更多的却是倒在了洛溪的脚背上。

“啊,好烫……”

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变故惊到,突然林芷若的尖叫让所有人瞬间回过神来。

宮墨寒接过秘书递过来的湿巾,迅速仔细的替林芷若擦掉了手背上溅到的那几滴粥,看着她发红的手背,心疼的眉头蹙紧。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洛溪,你根本就是不安好心!”宮墨寒不满低斥,言语中的怒意瞬间让洛溪回过神来。

滚烫的粥,透过帆布鞋的布料,更加烫的难以忍受,脚背上被烫伤的钻心的疼痛让洛溪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有些苍白。

“能不能麻烦你看清楚,是我打翻的粥吗?”洛溪不耐烦的瞥了宮墨寒一眼,将脚上的粥甩掉。

谁允许你走了?

“墨寒,都是我不好,是我不该去拉洛小姐的,都是我的错,可是我真的没想到,我有那么大的力气……”林芷若带着哭腔,扯住宮墨寒的衣摆,一脸委屈的模样。

可洛溪听到最后一句话简直要气笑了,什么是正统白莲花,这才是啊,口口声声的道歉,可是却不着痕迹的把锅甩给了她洛溪。

“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把粥倒你身上,想要烫伤你?”洛溪挑了挑眉,无比直白的揭穿了林芷若言语中的陷阱。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的觉得很对不起……”林芷若闻言一怔,没想到洛溪竟然这么不按牌理出牌,随即又做出一脸歉意委屈的模样。

“林小姐,你如果真的这么闲的慌想演戏的话,让宫大总裁投资买下整个剧组陪你演好不好,恕我不奉陪了。”洛溪不耐的挥了挥手,打断林芷若的话,冷然的呛声道,随后转身离开。

“墨寒,洛小姐是真的生我气了,都是我不好,要是订婚宴那天我没有给你打电话就好了……”林芷若眼泪瞬间滚落,梨花带雨的模样着实楚楚可怜。

可实际上,她被洛溪这一噎,气的一口气哽在心口,此刻余光瞥着洛溪的背影,都恨不得能将她撕成粉碎。

宮墨寒看着林芷若泣不成声的模样,再看洛溪那满不在乎的身影,一丝怒意瞬间在他眼底点燃,他扬声冷喝,“谁允许你走了?”

洛溪步子一顿,随后却像是没听到一般,兀自向前走着。

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无视他?!

洛溪的反应让男人周身的气压陡然降了好几度,连周遭的空气都染上了寒意,宮墨寒长腿迈开,大步流星的逼近洛溪,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

“你到底想怎样?”

洛溪嗔怒的转身瞪着宮墨寒,用力的挣扎着,想要抽回手,可是男人的手劲之大,就如同一把紧紧桎梏着她的铁钳,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道歉。”宮墨寒低头对上洛溪不满的神情,薄唇微掀,凉凉的吐出两个字。

“道歉,凭什么让我道歉?是凭你宫大总裁的权势还是凭林小姐拙劣的陷害手段?”洛溪笑得肆意,满不在乎的张扬笑容让宫墨寒下意识的一怔。

素来软软弱弱的洛溪,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还是说,她之前的懦弱都是装的?

宮墨寒思及此处,眉目间寒意更甚,抓着洛溪的手更加用力。

“咔嚓,咔嚓……”

突然,照相机的声音铺天盖地的响起,洛溪和宮墨寒回过神来,身边竟然已经围了满满一圈的记者,将他们三人死死的圈在中间。

林芷若不着痕迹的将手机塞回口袋中,美眸掠过这满满当当的记者群眼底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满意,随后却是一副惊慌的模样缩到了宮墨寒的身后,眼角含泪的拉了拉着他的手臂。

“墨寒,我的伤没事,这也不能全怪洛小姐,我在订婚宴上胡闹,洛小姐生气也是应该的,你别怪她了。”林芷若柔柔弱弱的说着,还胆怯的偷看了洛溪一眼。

这番话和这副神态分明是想坐实洛溪来医院刻意挑衅的的罪名!

“洛小姐,请问您对插足他人情感,并蓄意伤害林小姐之事有何辩解的?”

“洛小姐,请问您来医院是出于什么目的,是否真的是为了报复林小姐在订婚宴上的哭诉?”

犀利尖锐的问题如同一枚枚染血的利刃,根本不给洛溪解释的机会,而是企图强迫她承认这一切莫须有的罪名。

“粥是我给我妈熬的,熬了整整两个小时。”

洛溪突然觉得无比的疲惫,任凭镁光灯从四面八方在她脸上闪烁,任凭自己的话被淹没在记者的喧哗中,只是低声重复着这一句话,哪怕根本没有人听到。

宮墨寒却突然松开了她的手,洛溪错愕的抬头,却发现男人根本看都没有看她,反而是揽着林芷若面对着镜头。

记者见问了半天洛溪都是一副不言不语的模样,也失去了兴趣,转而都围着宮墨寒和林芷若,洛溪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脱离了记者的包围圈。

洛溪深吸了一口气,看也不看身后那喧嚣的人群,忍着脚背上被烫伤的疼痛,一瘸一拐的往母亲的病房走去。

宮墨寒余光瞥了洛溪的背影一眼,却落在了她的左脚上,若有所思的看着林芷若手背上的红点,他眉头微蹙,深邃的眼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妈,我来看你了。”洛溪强扯出一丝笑容,敲开刘芸的病房门,若无其事的坐在她的床边。

“嗯,你来啦。”刘芸看着手中的视频,头也不抬,没有察觉洛溪比平日更苍白的脸色。

“妈,我有事要和你说,你别看了。”洛溪探手将视频摁了暂停,认真的看着刘芸。

“到底有什么事啊,这么重要。”刘芸有些不耐烦的将手机放到一边。

“妈,洛世城狼子野心,他让我去偷取宮墨寒的设计底稿来帮助他夺得竞标,还以你的医药费作为要挟,说我要是不帮他偷,就要断了你的医疗费。”

洛溪不忍心的看着刘芸伤心的神情,可是还是决定把洛世城的恶行坦诚的告诉她。

“小溪,不许这么没大没小的,要叫爸爸。”刘芸不悦的轻斥,随后又是一脸担忧的拉着洛溪的手,“小溪啊,你就答应你爸爸吧,妈妈只有你了,你可千万不能放弃妈妈啊。”

“妈妈,你别担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挣到你的医药费的,可是偷取设计图可是犯罪,一个不小心就要坐牢的,我绝不会帮他去做这种事的。”洛溪无奈的看着刘芸,却还是摇了摇头拒绝。

“可是,小溪,他是你爸爸啊,要是没有设计图洛氏就要完了,那他该怎么办啊?小溪,就当妈妈求求你了,你帮帮你爸爸好不好?”

刘芸闻言,却丝毫没有考虑洛溪的下场,反而是不停的心疼着洛世城,担忧着洛氏。

“妈?”洛溪心口一涩,惊愕的看着刘芸。

小说《非爱成婚:总裁大人求放过》 第3章 还不会误会什么了吧?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