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凝香劫

更新时间:2021-03-27 17:38:39

凝香劫 已完结

凝香劫

来源:追书云 作者:帘霜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梳理了秀发,穿上客栈老板娘为她准备的粗布的衣裳,脸色依然不太好,透着一股子病弱的腊黄之色,再加上身形瘦小,额发低落,极其的不起眼,但是细看之下,却可以看出眉眼的精致。屋子的屏风后面,少年正在看书。看到卫月舞后,他并不意外,漆黑如墨的凤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指了指一边的凳子,示意她坐下。卫月舞却并没有落座,而是执礼下拜:“小女特来拜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凝香劫:逃生,华阳侯之女……

琴若快速的穿上了卫月舞的衣服,手里攥着卫月舞留下的银钗,稳稳的坐在颠簸的马车里……

从狂奔的马车上摔下,卫月舞狠狠的摔在了雪地里,当抬起头,却再也找不到了马车的踪迹。

心中一凉,卫月舞瞬间就想明白了琴若的目的!

那个傻丫头!

那个傻丫头是要假扮自己么!替自己赴死!

“琴若……”卫月舞紧紧的咬着唇,酸痛涌上心头,眼前一黑,几乎要晕过去……

危机在即,时间容不得她在此刻伤春悲秋,卫月舞从雪地里爬起,遮挡着风雪朝着树木最茂密的地方艰难的走去。树木繁茂的地方,一定是远离道路的地方,马车进不去密林,一定会顺着道路奔走,那黑衣人也一定会随着道路去追,拿自己远离道路,肯定可以躲开黑衣人。

风雪之下睁不开眼,卫月舞一个不察,脚下踩空,整个人直接向着被雪覆盖的悬崖滚去!

虽然崖壁上已经被雪厚厚的覆盖了一层,但衣着单薄的她,依然还是被突出的石块与枯枝划伤了。

等终于停止了滚落,卫月舞已经全身是伤,就连站立起来都难。

虽然在崖下,黑衣人一时半会儿追不来,但卫月舞不敢有一刻的耽误,简单的扎紧流血不止的小腿,便一瘸一拐的快速向着北方走去!

马车在雪地上行进着,齐头并进的八匹骏马,清一色的雪白,没有一丝的杂毛,杨蹄奋首之间,更是神骏非常,后面拉着的宽大的马车,珠玉为顶,不知道什么材料打成的马车车壁,帐内另置厚暖的裘皮,既华美又暖和。

随着一路马车行进,两边的珠玉在风中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极是清脆动听。

马车后面是神骏的二十匹黑马,分成两排,护卫住马车,马上的侍卫身姿矫健,彪悍,腰间佩剑,不管是抬头还是侧目之间,自有一股子冷酷,狠戾的气息,一看就知道是手上染过血,伤过人命的。

两边是狭谷,马车放缓速度,侍卫更是警惕的观察着两边。

就在这时,一个辨不出模样的人突然冲入了道路中间,拦下了车队的去路。

卫护的侍卫被训练的反应及其迅敏,立时就要抽剑去砍!

“慢着。”车门里,传出一个淡雅如兰的俊朗声音,任谁听了都觉得如沐春风一般的平和。“你去看下……”

一个随从立即上前查看:“世子,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子。”

刚才见到有马车经过,卫月舞为求救拼尽最后一丝气力冲进车队里,此刻她已经全身酸痛无力,就连睁眼对她来说也是一件艰难的事。

“给她一些银两,走吧。”马车里传出清朗,悠然的声音,仿佛一点没有因为马车的震动打破那份平静似的。

她脸色乌青,困难的说出“我乃华阳侯之女,路遇劫杀,请救我”之后,就栽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侍卫停了手,向自己的主子问到:“世子,这……”

华阳侯是皇上最为器重的重将,被派遣镇守在边关,驻地正好与燕地遥遥相对。

“问问她,是怎么回事?”依然是那样平淡无波的声线。

“世子,她晕过去了。”

马车里人沉默了片刻后,缓缓说道:“带她上来吧!”

马车内十分宽大,铺着厚厚的裘皮,隔板下面还烧着炭盆,一掀起珠帘,就感应到扑面而来的暖意,放置在桌上的玲珑熏香球里,和着暖气,缓缓的溢出清雅的香意,令人很是惬意。

最里面放着一张软榻,白衣雪服的俊美少年,就斜靠在那里,周身一股子清贵飘逸之气,仿佛天上的逸仙似的。此刻,他的目光正落在卫月舞被冻的发紫的小脸上。

凝香劫:疑惑,无才无貌?

她的额头上的血迹己干涸,凝结出斑斑的血痕。

此时,她已经苏醒了过来,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带着几分警惕。

温雅俊美的少年从卫月舞的脸上收回目光,依旧落在自己手中的书上,只是又随口吩咐了随从:“马车速度快一些,到前面的小镇上休息。”

车帘外传来一声喏,马车行进的速度明显快了起来,卫月舞也终于松下了最后一口气,只要到了镇子里,就可以拜托他帮自己寻医找药了。

在暖气的蒸笼下,她又半昏迷了过去。

住进客栈后,少年为卫月舞找来了大夫,开了药,又将他额头上的伤口清理好。只是因为受伤太重,卫月舞一直沉沉的睡着,没有醒来。

入住在卫月舞隔壁的屋子里,少年随意的披着宽大的长袍,斜靠在榻上,听手下人向他汇报情况。

“靖远侯莫华亭居然也在这个镇上?”他抬了抬眸子,眸子墨如点星,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随意的问道。

在他的谍报中,莫华亭可是一个特殊的人物……

“是,听闻他是来接他的未婚妻华阳侯之女的,但现在所有人都在传言,这位华阳侯的女儿,昨晚上被杀,被人一剑钉死在马车上,同行之人,无一生还!”侍卫恭敬的跪在地上,低头答道。

“华阳侯之女吗?”细细的品味了一下,俊美的唇角处,一丝慵懒惬意的笑意,慢慢的浮现在清雅如玉的脸上,给人一种如同天上白云一般的悠然之意。

“那就顺便也去查查华阳侯的这位嫡女吧。”长长的眼睫下,眸光一闪,清雅的声音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华阳侯的这个女儿,他知道,但从没有放在心上,也没让任何人查过她,但是想不到这么一个瘦弱的小丫头,居然会以这么于众不同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倒是真的有缘!

当卫月舞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身体的底子尚行,用过了药后在温热的地方捂了一个晚上,总算是缓了过来。

方醒来,卫月舞就向侍卫问过了情况,随后就艰难的起身,要去拜见那位救命恩人。

梳理了秀发,穿上客栈老板娘为她准备的粗布的衣裳,脸色依然不太好,透着一股子病弱的腊黄之色,再加上身形瘦小,额发低落,极其的不起眼,但是细看之下,却可以看出眉眼的精致。

屋子的屏风后面,少年正在看书。

看到卫月舞后,他并不意外,漆黑如墨的凤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指了指一边的凳子,示意她坐下。

卫月舞却并没有落座,而是执礼下拜:“小女特来拜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嘴角含笑的等卫月舞行完礼落座后,少年才开口说道:“你是华阳侯的女儿!”

这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卫月舞心头一动,定定的看着少年:“是。”

“华阳侯的女儿,母早丧,六岁时被养在偏远的外祖家,据说不但长相粗俗,而且才华皆无;但因为当年其母于靖远侯的母亲交好,所以早有婚约,定给了年少有为的靖远侯。为此世人皆觉得华阳侯的女儿,配不上靖远侯,而此次,靖远侯居然不远千里来迎接未婚妻……”

俊朗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叹息,若有似无的钻入卫月舞的耳中,她藏在袖中的双手,狠狠的握起了拳头。

昨天晚上,果然是莫华亭!

“想不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小说《凝香劫》 第2章 逃生,华阳侯之女……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