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醉玲珑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6

醉玲珑 已完结

醉玲珑

来源:追书云 作者:绿袖子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自从穿越来到这个鬼地方以后,云卿每天都是吃喝睡,虽说偶尔也会早起去给父母请安,可是今儿既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更不是什么节,起来干嘛?“小姐,出大事了。”这话还没有开始说翠柳就已经开始大哭,哇哇的眼泪根本停不下来。“怎么了?”云卿慢吞吞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漱口茶。————“今儿一大早大街小巷的人都在议论您,说您……说您得了不孕之症。”“噗……”的一声,云卿把喝到嘴里的茶水都吐了出来,不孕之症?呵呵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纸休书-绿袖子

霎时间,她就明显感觉到凌风华的某个部位正硬生生的顶在了她小腹的位置。

苏云卿睁大眼睛,整张脸了红了变绿再变青……

-------------------

但凌风华却不满意的看着她这幅样子。

放开她,看着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没有半丝的优越感。

“为何不闹?”

“切……难道你被狗咬了一口以后,还会再跳上去咬狗一口吗?”

说罢,苏云卿就转过身去潇洒离开,没了醉意。

身为医者,前世不知给多少人做了人工呼吸,好在这靖王世子没有口臭,今夜人多势众,难不成真要她不甘心的再吻回去?

“狗?本世子倒要看看,你能蹦哒到什么时候。”凌风华看着苏云卿潇洒离开的背影,眯起了双眸。

……

次日清晨。

“我的小姐,你怎么还有空睡觉,赶紧起来了!”

自从穿越来到这个鬼地方以后,云卿每天都是吃喝睡,虽说偶尔也会早起去给父母请安,可是今儿既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更不是什么节,起来干嘛?

“小姐,出大事了。”

这话还没有开始说翠柳就已经开始大哭,哇哇的眼泪根本停不下来。

“怎么了?”

云卿慢吞吞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漱口茶。

————

“今儿一大早大街小巷的人都在议论您,说您……说您得了不孕之症。”

“噗……”的一声,云卿把喝到嘴里的茶水都吐了出来,不孕之症?呵呵呵……

“小姐,您要不要过去和夫人……”

翠柳也是心慌,不知如何是好,苏云卿可是许了二皇子的,如今出了这等事可如何是好?

“找她有什么用?”

苏云卿放下茶杯,虽说她根本就不在乎这等名声,更不在乎和二皇子的那桩婚事,可是这一大早就传出这等消息,实在是有人要在她背后黑她啊!

再说自己的这个母亲大人,连她一起一共生了三个女儿,可是就是莫名其妙的对她存着偏见,平时的晨昏定省都给她免了。

如今出了这等事,难道还能靠她替自己想办法解决不成?

“可是……”

翠柳的眼泪还是哗哗掉着,抬头却看见苏云卿神色异常的镇定,没有丝毫担心害怕的表情。

捏紧拳头,苏云卿微微眯眼,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事情已经发生了,能一夜之间让整个天越城都知道她苏云卿有不孕之症的人,又岂会是一般寻常百姓?

不出苏云卿所料,不过下午,宫里就传来了二皇子府的一纸休书。

未嫁先休,在整个天越城,她苏云卿是第一人。

————

“小姐……”翠柳满是担忧之色。

不过一天,苏云卿就从高高在上的准二皇子妃,变成了还未嫁便被休的弃妇,成了整个天越城的笑话。

女子无后变为无德,她成了夏国有名的不孕女,之后的生活,可想而知。

而圣旨到了苏府之后……

“丢人现眼。”

母亲张氏看着她手中的明黄休书,白了一眼,红唇轻启,竟是只说了四个字便由苏樱扶着离开。

入春不久,冷风刺骨,听到张氏的话,苏云卿却是嘴角上扬,看不出喜怒哀乐。

“哎……我就说嘛!这等好姻缘自然是应该留给有福之人,那二皇子府可是皇门,还真以为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啊!有些人就是不自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吴嬷嬷两手交叉捂在袖子里,一身大花袄子,眉飞色舞,尖酸刻薄。

“别以为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吴嬷嬷,说话可是要凭着良心,我家小姐……”

翠柳又怎么能容忍一个下人这般说苏云卿,冲上去就准备找人理论。

苏云卿则是一把抓住她,让她乖乖跟在站在自己身后。

虽说她来这个世界不久,但却也知道这吴嬷嬷在丞相府有一定的地位。

否则,她也不敢光天化日之下这般嘲讽自己。

生不出儿子怪我?-绿袖子

吴嬷嬷所仗的,也不过就是张氏的庇护罢了。

而在张氏眼中,她这个女儿也的确不如一个奴才,毕竟这奴才是她的陪嫁丫鬟,后来又做了苏樱的奶娘。

“嬷嬷我说话自然是凭着良心的,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否则又怎么会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作为三小姐,就应该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

“那等好姻缘,自然是应该留给像大小姐这般菩萨心肠的好姑娘,至于有一些黑心人,早晚遭报应。”

苏云卿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等长舌妇,对于她的谩骂也并未放在心上,不过就是微微一笑,“嬷嬷说得是,大姐那是菩萨转世,自当会有好姻缘。”

“那是。”

知道苏云卿不受宠,吴嬷嬷那也是什么话都敢接,在这个家里,只要处处说着大小姐的好,总没错。

看着苏云卿悠悠的带着翠柳离开,硬是一句话大话都不敢说,吴嬷嬷觉得心中一阵舒畅,什么三小姐,在大小姐面前,屁都不是。

拍拍自己的大花袄子,吴嬷嬷得意洋洋的回了院子。

“小姐……”

看苏云卿在吴嬷嬷面前一句话都不敢说,翠柳还以为她是因为退亲的事情伤心过度了,不由得软软的唤了一声。

苏云卿却是嘴角上扬,紧紧捏着手中的休书,目光犹如一口深潭古井,望不到尽头。

“你放心,这些个跳梁小丑欠我们的,早晚得讨回来。”

从前因为她这个准二皇子妃的身份,那些个嬷嬷们还有所忌惮,如今连这么一个虚的身份都没有了,她们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为了讨好那些个假菩萨,也只能狠狠的踩她了。

反正她苏云卿是个爹爹不疼妈妈不爱的可怜孩子,还不是谁都能欺负?

然,从今天开始,她若是再与这群人为善,那还真是自个犯贱,怪不得别人。

“苏云卿!”

眼前之人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嘴,明眸皓齿,虽说年纪不大,可早已风华初现,此人不是别人,便是苏家的二小姐,苏纤柔。

————

苏纤柔与苏云卿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可却也是最讨厌她的人。

整个苏家子女也不过四个,大公子苏峥从小就因为身子骨不好,随着夏姨娘到京州静养,

而大小姐苏樱从小就已经以才名动天越城,更是有着一颗人人皆知的菩萨心肠,二女儿苏纤柔人如其名,纤柔娇嫩,美艳如花,倒也就只有一个苏云卿默默无闻。

想到如此,苏云卿不自觉的冷笑一声,摇摇头无奈的将茶杯递回翠柳手中,忽视了眼前的苏纤柔。

然,旁边的苏纤柔却因为她的笑意整张脸都黑了下来,沉声问:“你笑什么?”

“笑?自然是开心才会笑咯……”

苏云卿不以为然,依旧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开心?你的确是应该开心,开心你没有死掉,可是你却没有想过整个苏家都被你连累了,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母亲本就因为这些年没有为父亲生一个儿子而地位不稳,如今你又闹出这么一出,果真是如了夏荷那个贱人的愿了。”

说起此事,苏纤柔就整个人就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苏云卿。

出了这种事情,夏荷与他那个下贱的儿子想要回到天越,还真是指日可待了。

“苏云卿,你这次可算是如愿了,终于是报复我们了,你是该开心,可是你也别忘了,咱们是一家人,如果我们倒霉,你也休想好过。”

半天都没有听到苏云卿有任何动作,苏纤柔也觉得不对劲。

这些日子二人是能避免见面就避免着,反正相互都不喜欢对方,自然也就没有刻意关注,如今这么仔细一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姐姐说得对,姐姐你终于知道咱们是一家人,什么叫打断骨头连着筋,什么叫断不了的亲情抹不去的血缘,什么叫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了。”

苏云卿起身懒散的靠在梳妆台前,微微衬着额头,嘴角挂着笑意道。

“苏云卿,你怎么不去死!”

苏纤柔哪里忍受得住苏云卿这云淡风轻的模样?

今日本来就是来找她出气的,如今反而惹了一肚子气,心中自然不服,脸色一红,指着苏云卿就开始发怒了,诅咒。

————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照我这么个祸害模样,怕是暂时不能如二姐所愿了。”

“你无耻!”苏纤柔想了半天,竟就只有这么一句话能形容苏云卿此刻的样子了。

身为书香贵门之女,最狠毒的话,也不过如此而已了。

“无耻是妹妹我身上最大的优点了,也因为如此我才没有在二姐的诅咒下羞愧的死去,二姐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否则你岂不是就成了那弑杀手足的罪魁祸首了?”

苏云卿嘴角上扬,带着一丝邪笑。

这些个千金小姐们自然也不会骂出什么难听的话,从前的苏云卿软弱可欺,所以才会一直在这些人的阴影下活着,任由他们摆布自己的命运。

明明知道二皇子是个草包还让她嫁过去,留着两个如花的女儿拉拢群臣,也真是难为她那个丞相老爹了,真是把每个人的价值都发挥到了极致。

她这个笨蛋女儿,也就只配嫁给一个草包了。

但他们哪里想到,那个不被他爹爹看好的草包二皇子,却是已经把引以为傲的大女儿给玩了,还不想负责呢!

“苏云卿!”

苏纤柔哪里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苏云卿还如此牙尖嘴利的和她斗?

整个人气得颤颤巍巍,她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看着眼前的苏云卿,越发觉得陌生了。

“姐姐你若是泄愤完了就赶紧离开吧!这个时候还与我走得这般近,你就不怕遭连累吗?”

虽说此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可是闹出了这么一出,她自然也就成了整个天越城的笑话,和她走得近的人,岂不是也一样要被人嘲笑?

再说二人是姐妹,指不定还会传出什么谣言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