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旺夫医女

更新时间:2021-04-05 15:45:44

穿越之旺夫医女 已完结

穿越之旺夫医女

来源:追书云 作者:杏花弦雨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他先是写了宝盖头后,又停顿一会儿,接着才在下面写了个木字。[宋七。]江颜点头,见他人似乎还不错,又大着胆子将自己的处境和心里的想法抖露了出来。“你今天也看到了,我奶奶逼迫我嫁人。而朝廷过了十六不嫁人就得上税,我还有一个月期限…”她的声音越说越小,毕竟她再怎么在江婆子面前强悍,可到底是个姑娘家,如今又是说这话,哪里会不难堪的?过了好久,才磨磨唧唧地讲完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穿越之旺夫医女第7章试读

“怎么,求我没办事就这样的语气?你污蔑我偷汉子,怎么的都要跟我道歉才行。”

江颜笑了笑,丝毫没有给她一丁点客气。

这样子让江婆子恨的牙痒痒,但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如今被这人施了妖法,只能软下来说话。

“丫头,是奶奶的不对…”

“声音太小,我听不见…”

“……”

她这姿态看的于氏和江娇都愣了,于氏知道这丫头的厉害,装模作样说了一句后便也没再讲啥了。

毕竟自己之前在婆婆的手底下没少吃过亏,如今见着她这样。心里到底是有些爽快的。

倒是江娇心里憋闷,如今也顾不得什么了,立马走上来和江颜理论。

“姐姐,她到底是我们的奶奶,你这么做,可不是大不敬么?”

江颜笑了:“妹妹,你这话了说错了,她是你的奶奶,不是我的。她想要我的命,我难不成还不能反击么?”

江娇脸色难看得紧,又转头看向那陌生男子…

方才被朱家人吓到了,她也没有多注意其他,如今见着他剑眉星目,气质不凡,早就乱了心神。

那丫头是哪里找来的夫君?不管是相貌还是气质,和她见过的男子都不一样。

但这样的心绪也只有一瞬,毕竟再怎么俊俏,那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农家汉,哪里配得上她的亲睐?

不过如今既然想求他,只能温言细语。

“姐夫,你帮下我奶奶和爹爹,成不?”

她才说完,又鬼使神差的想上去扯他袖子,可手还没有碰到衣角,便被一股大力给推开了。

要不是于氏见状扶住了她,江娇这会儿早就摔到地上去了。

她从小到大,不管在家里还是外头,那都是众星捧月,对自己的相貌也十分自信,如今好容易碰到个她主动去示好的,没想到竟然会落得这样难堪!

如今双颊生红,紧紧地抿着唇,模样极其委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怎么着,你们都不继续道歉了?”

江颜瞧着她这样心里十分畅快,继续冷眼对着江婆子两人开口。

江婆子简直是要疯了!可眼下却又没有法子,只能按照她说的来,差点没磨破嘴皮子!

可这人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如今才解脱,又接着说了起来。

“这男人是哪村的?既然你都成亲了咋不去婆家?”

江颜自然知道她的算盘,懒得解释那么多。

“我爱在哪就在哪儿,你管得着?”

“我是管不着,可既然成亲了,怎么着也得出些彩礼吧!”

江颜听了没来由的恶心,头也不回地进了屋子,只是想着外面的男人,又返回去拉他。

“我的彩礼,难不成你想惦记?”

江婆子也没趣,刚想再回,却见着江颜已经返回了屋内,眼下只好气呼呼地回家。

人一走,院子里都空了下来,唯有秋风吹起落叶的飒飒声。

江颜看着眼前相隔不到一米的男子,到底是忍不住开了口。

“对了,你受了重伤,体内又有余毒,昨天昏迷在后山上,是我给你背了回来。”

“方才用你当挡箭牌,也是无奈之举,也谢谢你帮了我…”

她紧紧地盯着那男人,只见他抿着唇,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过了好半晌,才微微动了动嘴角,可却一丝丝声音也发不出。

江颜有些诧异,这人不但看不见,还是个哑巴?

“你不但看不见,还不能说话?”

那男子点了点头。

江颜又道:“是天生的…?”

那男子轻轻摇了摇头,额前细碎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摆动,看得江颜有些晃眼。

这人也太好看了吧?

不过庆幸的是,如今没有聋。

要不然,最基本的交流也没有了…

“我是个大夫,能让我给你把把脉吗?”

其实瞧着他周身的气势和方才他对江娇那股子态度,江颜到底有些虚,不过还好这人又点了点头。

江颜将手伸过去把脉,在两人的肌肤相触时,他没来由地一缩。

江颜也吓了一跳,把完脉后,又试着让他开口说一些话。

虽然能发音,但声音却沙哑低沉得很,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

“你这是体内毒素和创伤导致喉部气滞血淤,从而患了短暂性的失音症,和目盲症,若你配合治疗的话,一定都会恢复…”

“不过,你如今身上的余热还未退,我要治疗的话,要先将你体内的热退去才成。”

失音症也就是西医所说的声带麻痹,目盲症也是一样,皆是外伤所造成,内用药活血化瘀,外加银针通络,若是治的话,要看病人的耐药程度,短则半月,长则三个月不等。

只是如今最主要的是,她穷得叮当响,有些药材山里没有,还得去买,如今不止要这些,银针也得买。

还真是让江颜挺头疼的。

那男子又点了点头,如今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又拉起了江颜的手,这动作太快了,江颜根本反应不过来。

刚想尴尬地抽出手来时,只觉得手心里里一阵阵酥麻感传来,似乎是他在写字。

一笔一画,写得极为认真。

[这里是哪里?]

也好歹江颜学习的是中医专业,有些药书药方都是繁体,要不然到了这里,还真成了文盲大老粗了。

“这里是锦里县,舞水镇,青城村。”

“你是从哪里来的?”

那男子手指停顿,半晌没有动,江颜也猜到这人身份特殊,本来也不想多问,方才只是一顺嘴说出来而已。

眼下笑了笑又继续道:“我怎么称呼你?”

男子的食指又动了,带着微微地薄茧,让江颜忍不住起了层层鸡皮疙瘩。

他先是写了宝盖头后,又停顿一会儿,接着才在下面写了个木字。

[宋七。]

江颜点头,见他人似乎还不错,又大着胆子将自己的处境和心里的想法抖露了出来。

“你今天也看到了,我奶奶逼迫我嫁人。而朝廷过了十六不嫁人就得上税,我还有一个月期限…”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毕竟她再怎么在江婆子面前强悍,可到底是个姑娘家,如今又是说这话,哪里会不难堪的?

过了好久,才磨磨唧唧地讲完整。

“能不能先做我的丈夫?等治好了你的病后,要走的话可以立马休了我…”

这人不会长呆在这里,她也不可能真嫁给他,所以眼下这样,对两人都好。

这话一说完,只见着宋七愣了片刻,虽然如今眼里没有神情,可紧皱的眉头还是看出了他的犹豫。

江颜怕他以为自己是用治病来要挟人,语气里又多了几分急促:“当然,你就算不答应的话,我也会替你治好病的!”

穿越之旺夫医女第8章试读

宋七紧紧地抿着唇,分辨不出眼下到底是什么表情。

屋子里一瞬间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又开口在江颜手里一笔一画地开写了。

[好,我娶你。]

江颜只觉得这几个字有种特别的魔力,虽然两人只是交易,但她的心跳还是快了几分。

既然这么说成了,她也没有再讲什么,先给陈七喂了些药后又吩咐他躺下,末了自己才背着箩筐上了山。

如今天色还早,她得赶紧挖些药草一起带到镇上去。

顺便将自己和陈七的事情也给办了。

山上的药草十分茂盛,但多是一些例如龙葵,白茅根,苍耳之类的常见药草,就算卖了也换不得几个钱。

昨天因着瞧见了宋七,她便没有再往前头走,今日只想着再往里头走走,看看能不能寻到一些稍微珍贵点的药材。

毕竟这山里都是宝贝,尤其是这古代的深山,那简直是钟灵毓秀,并不是没有诸如灵芝,人参这种珍贵药材的可能。

越往深山走,光线越暗,遮天蔽日的,倒显得有几分阴森。

虽然从前在老家时也经常上过山,可想着如今毕竟是猛兽众多的古代,心里到底是有些虚。

想着下次还得做些防身的东西比较好。

人在有丁点害怕时,对周围的感知便会十分注意,如今江颜屏着呼吸,连步子也慢了几分。

也就是这样,耳边合着风声传来呜呜的响动。

才打算停下动作仔细瞧看时,不料前头不远处陡然出现了一头棕色的狼!

如今那对眸子正锐利的扫视四周,没过片刻便紧紧盯上了她的目光。

江颜这会儿完全慌了,手心布满了密集的汗珠,如今只在脑子里想着要怎么办。

跑自然是不行的,会使狼更加地警惕,说不定扑上来就攻击了。

如今不敢乱动,只直挺挺地站着,观察着眼下的局势。

见着那头狼似乎受了伤,鲜血顺着腿上蔓延下来,滴落在地面上,映出一片殷红…

这倒是让江颜松了一口气,脑子里恢复冷静,想着看过的那些野外生存法则来。

狼最怕火,可这大白天的,江颜也不会带那东西。

所以这会儿只能退而求其次,一边用手里带着小锄头敲击着脚下的岩石,一边大喊。

动物怕人那都是天性,这种办法,可以吓跑它。

果不其然,那头狼听着这样的响声,狼忙往后退…

可也就在这时,一支猎箭穿透着树叶飞来,唰的一下落在了那头狼的脖颈处,只见着那狼嗷嗷叫了几声后便倒了下去。

“我在山上打猎,方才听到这边的动静便立马赶来了,江姐姐,你没事儿吧?”

方才这一下太快了,江颜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时,后背早已经被汗水湿透。

见是刘婆婆家的孙子二狗,心里的慌乱,这才彻底平复了下来。

“没事。”

“这山里有好多狼,你以后上来可得小心些。”

江颜点头,两人说完这几句后也没有再继续多言语,只是对着方才那头狼所在的位置走了去。

方才离得太远,眼下走近才发现,这竟然是头母狼,而且腹部高高隆起,很明显就是有狼崽了。

母狼还未咽气,只是一个劲地低鸣,声音悲凉得很,才没几声,四肢便僵硬了起来。

刘二狗叹了口气:“若知道这头狼怀孕了,那我肯定不会射杀的,再怎么也得等它生了狼崽再说…”

才十四岁的少年,由于长年在山上打猎,一张脸被风霜磨得棱角分明,如今声音里夹杂着惋惜。

“它肚子里的狼崽是不是快要出世了?”

刘二狗点了点头,毕竟经常和动物打交道,自然也懂得很多。

江颜听了这话后,立马蹲下了身子,查看它腹部的狼崽情况,可能是知道母体的消失,如今十分慌乱,一个劲地动着。

母狼已死肯定是不能再生产了,如今江颜想要救它,只打算采取另一种法子。

“你可带有匕首?”

刘二狗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还是将匕首给抽了出来,紧紧地盯着江颜手里的动作。

只见她纤长的十指对着母狼的腹部按了按后,又一个劲地比比划划,似是在找什么位置,末了,直接对着母狼的腹部快准狠地切了下去。

才死的狼,鲜血还是流动的,随着被切开的位置迸了出来,溅了江颜一脸。

她也没有因此而犹豫半分,将手探了进去,片刻间便取出一只毛色发亮的小幼狼来,小狼崽着不过成人两个手掌大,如今闭着眼睛发出一声声嗷呜嗷呜的细叫。

“这头小狼崽,可以卖给我吗?”

江颜将自己的外衣给脱了下来,紧紧地包裹住那幼小的狼崽。

刘二狗见她这样,倒是有些吃惊:“江姐姐,狼很凶猛的,若是养的话,可是使不得的!”

他见着江颜眸子里的清亮和欢喜,又挠着头开口:“不过,你喜欢的话,就拿去,甭提什么卖不卖的…”

刘二狗又蹲了身子,打算将那头母狼背回去,想着能换些钱,眉梢眼角全是笑意。

只是这一弯腰,让江颜瞧见了他背在身后的背篓,看到那和菌类差不多的东西,差点没有尖叫出来。

这,这可是灵芝啊!

刘二狗似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又讪讪说了起来:“我打猎时,会采些野菜,今天瞧着这野生蘑菇不错,就摘了几朵,打算回去给奶奶炒了吃…”

江颜听了只觉得胸口一阵闷疼,这灵芝虽然年份不久,可毕竟是珍贵的药材。

还好自己看见了,要不然这几朵吃下去,那简直是直接在啃银子啊!

她有些激动,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这是灵芝,是十分珍贵的药材,就这么几朵,起码二三两银子可以换!”

刘二狗也傻了!

他打一头猎物左不过几十文上百文,这几朵蘑菇可以卖这么多钱?

如今眸子亮晶晶的,将死去的狼放进背篓后,立马站了起来,言语里全理颤动。

“姐,这东西真那么值钱?若真是这样的话,前头还有不少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