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前妻复婚别拒绝

更新时间:2021-04-06 10:04:23

前妻复婚别拒绝 已完结

前妻复婚别拒绝

来源:追书云 作者:兮和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就在这时,一辆橙色的骚包超跑从外面开了进来,速度很快,车上传来震天响的音乐声和女孩子娇笑的声音。乔堇颜怕对方太疯狂看不到自己,赶紧往旁边让了一下,毕竟她没有钱支付额外的医药费。大概这就是穷到不敢生病吧?她忍不住自嘲地笑了一下。没想到那辆骚包的超跑竟然在她面前缓缓停下了。乔堇颜楞了一下,抬头看向司机,难道是认识的人吗?敞篷跑车的不好之处就是不能缓缓降下车窗耍帅,慕靖之转过头,缓缓地摘下墨镜,露出自己的完美侧脸,冲路边一脸莫名其妙的乔堇颜抛了一个媚眼:“美女,赶路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3-都是你咎由自取

乔堇颜咬破了舌头,撕心裂肺地说道:“让我见孩子!你没资格抢走我的孩子,还不让我见他,我够不够资格做他的妈妈,也不是你说了算的,十月怀胎的不是你,给他生命的也不是你!”

------------------

霍祁廷脸色相当难看,周围的人开始指指点点,他只好退一步:“好,我让你去看孩子,但是你只能在外面远远看一眼,不能靠近他,也不能和他相认。”

乔堇颜忍住眼底的泪水,点点头,声音沙哑着说道:“好。”

砚砚的房间被安排在了走廊尽头,那里有一个突出去的半弧形阳台,从阳台上能隔着窗户看到房间里情况。

砚砚还在练琴,小小的人儿坐在大大的钢琴面前,手还太小,谈起钢琴来不能连贯,背影笔直,却看起来那么孤单。

“他叫什么名字?”乔堇颜轻声问道,眼里满是疼惜。

霍祁廷看到她这副模样,心里的戒备稍稍弱了一下,不管她做了多么疯狂狠毒的事,在面对至亲骨肉时,她都是只是个疼爱孩子的母亲。

“霍临砚。”他淡声道。

“砚砚……过得开心吗?”乔堇颜小心地问道。

霍祁廷冷哼一声,明明是想说,跟着他怎么会不开心,可是话到嘴边竟然变成了:“只要不是跟着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他跟谁都会很好!”

乔堇颜的眼神闪烁着,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给自己辩解。

四年前,霍祁廷不相信,四年后,他更不会相信的。

“走吧。”霍祁廷冷冰冰的说道。

“不……让我再看一会儿。”乔堇颜双手扒着窗户,慌张地说道。

“不必了,让你见他已经是我最大的仁慈。”霍祁廷丝毫没有恻隐之心,神情冷漠,“你再纠缠,我只能送他出国。”

“不要,我走就是了!”乔堇颜生怕失去再见砚砚的机会,慌忙答应下来。

两人刚一下楼,苏曼彤的眼神立马如蛇蝎般缠绕上来,暗地里上下打量着乔堇颜,似乎要将她盯出来一个洞。

女儿还在哭闹,她不能离开跟着上楼,又担心乔堇颜会纠缠霍祁廷,焦躁得要命,如果两人还不下来,她就要派人上去喊了。

“祁廷……”苏曼彤假装温柔地站起身,“茵茵总是哭闹不停,你快哄哄她吧,她平时最粘你了。”

霍祁廷看到苏曼彤神色已经柔和了不少,伸手接过孩子轻声哄着,但还是哭个不停。

“你带着茵茵出去玩会儿吧,可能是这里面人太多了,她害怕。”苏曼彤伸出纤细的手指轻柔地推了推霍祁廷。

霍祁廷点了点头,抱着孩子出去,临走前警告地看了乔堇颜一眼。

原本打算留下来吃瓜看戏的宾客们一看霍祁廷出去了,也就呼啦啦地跟着走了出去。

苏曼彤一直等到所有人出去,别墅里面只有自己人和乔堇颜在的时候,才缓缓地将那抹温柔缱绻的笑容放下来。

“你看到砚砚弹钢琴了吗?”苏曼彤眨着眼睛问道,虽然面上还在笑着,但是那声音语气和笑意已经让人感觉如针刺骨了。

“你想干什么?”乔堇颜提防地看着她。

“没想干什么,我只是想让你点评点评一下而已,如果砚砚哪里弹得不好,我晚上教他学习的时候可以着重提点一下。”苏曼彤眸底眼波流转,用令人浑身难受的声音娇笑着说道。

“你教的?”乔堇颜脸色一变问道,难怪她刚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苏曼彤根本就没学过钢琴,她能教出什么样子,砚砚弹钢琴的时候姿态就很奇怪,听着声音节拍都不对。

她原以为是因为孩子还太小,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原因在。

苏曼彤故意让孩子在生日宴会上弹钢琴,岂不是想让孩子当众出丑,叫人笑话?

苏曼彤看着乔堇颜变化莫测的脸色就觉得开心,大声笑了两声说道:“对啊,就是我教的。没想到吧,当年名满全城的钢琴天才乔大小姐弹不了钢琴了,她的孩子却是由我这个对钢琴一窍不通的人教的。好不好笑?”

乔堇颜狠狠握紧双拳,十根指头瞬间传来锥心般的疼痛。

是了,她再也弹不了钢琴了。曾经她最引以为傲的,如今都在四年间被摧毁的烟消云散。

监狱里的那四年,她的满头长发被人抓在手心撕扯,她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指被人踩在脚下碾压直到指头骨折。

长发被人撕扯的时候她没有求饶,没有哭泣,她知道头发没了还可以再长回来。

但是十指连心,当双手被人硬生生踩断的时候,她的世界瞬间变成了灰色,可是不管她再怎么撕心裂肺都无济于事。

她的梦断了,她的希望没了,出狱后她都不一定能无法依靠这双手养活自己。

“怎么了?想起什么来了?”苏曼彤哼笑着凑近她问道,“疼吗?手指头被人生生踩断的感觉的怎么样啊?”

“乔堇颜,你特别恨我吧?你当时绝望吗?你一定没有当初的我绝望。”苏曼彤狞笑着说道。

“那是你咎由自取!”乔堇颜沉声道。

“呵,那你呢?你不知道我听到你双手被人踩断,求饶哭的鼻涕横流的时候有多高兴。你终于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乔家大小姐了,你终于跌落凡间,跌入尘埃了。”

乔堇颜眉心一蹙,苏曼彤怎么知道她双手是被踩断的?当时监狱方为了避免丑闻,让狱医对外称她的手是干活的时候被机器压断的。

很多画面一闪而过,她突然就明白过来,那些人之所以处处欺负她,是因为有人指使。

乔堇颜的咬肌动了动,死死盯着苏曼彤,想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但是苏曼彤即使是失控都隐藏的很好,她看不出来。

4-有什么指教?

乔堇颜从别墅离开后,没舍得花钱打车,这里是一片黄金别墅区,范围很大,出租车进不来,她只能徒步走出去。

在监狱里每天都要干很多苦力活,还要进行出操活动,乔堇颜也早已不是那个娇弱的大小姐,走两公里完全不在话下。

天气炎热,乔堇颜即将走出去的时候已经被汗湿透了衣服。

就在这时,一辆橙色的骚包超跑从外面开了进来,速度很快,车上传来震天响的音乐声和女孩子娇笑的声音。

乔堇颜怕对方太疯狂看不到自己,赶紧往旁边让了一下,毕竟她没有钱支付额外的医药费。大概这就是穷到不敢生病吧?她忍不住自嘲地笑了一下。

没想到那辆骚包的超跑竟然在她面前缓缓停下了。

乔堇颜楞了一下,抬头看向司机,难道是认识的人吗?

敞篷跑车的不好之处就是不能缓缓降下车窗耍帅,慕靖之转过头,缓缓地摘下墨镜,露出自己的完美侧脸,冲路边一脸莫名其妙的乔堇颜抛了一个媚眼:“美女,赶路呢?”

乔堇颜:“……”

四年牢狱之灾,出来竟然赶不上潮流了。现在的人都满大街聊骚,随意释放荷尔蒙吗?

乔堇颜翻了一个白眼,转身继续朝外面走去。

背后传来一声调戏的哨声,随后是姑娘们打趣中带着不满的声音:“慕少,你怎么能连路边的村姑都能下得去嘴呀?”

“就是就是,我们姐妹三个还不够和你玩的吗?”

“哎呀,好了好了,就是看她笑起来好看嘛。”慕靖之将墨镜戴回去,发动车子离开。

乔堇颜用所剩不多的积蓄在一个旧居民楼租了一间十五平的小房子。房间狭窄,放下一张床后,还勉强能落脚,有一个小阳台,可以晾衣服,但是她没有钱买衣服。

十五平的小房子没有单独的厨房,乔堇颜本身也不会做饭,但是经常买着吃肯定是不是长久之计。

她只好去超市买了最便宜的面条,和一个小饭锅,用公共区免费的水煮一下,第一次差点儿把锅烧干,后来也慢慢熟练了。

每当她端着塑料盒子站在阳台上,用自己做的筷子吃面条的时候,内心都非常苦涩。

她失去了所有温暖的倚靠,从曾经闪闪发光的乔大小姐变成了如今微弱得如同最不起眼的一粒沙子般的乔堇颜。

这种感觉自己一无是处,没有任何价值的情绪很容易击垮一个人。

乔堇颜不是没有过轻生的念头,但最后她想起了砚砚。

砚砚是她的孩子,她的骨肉,也是乔家延续的血脉,她不能死,她得看着砚砚长大。

看着即将逝去的夕阳,她咬牙:“不行,我得去找工作,我得强大起来。我得有有能力照顾好自己,有能力抚养孩子,才能夺回砚砚的抚养权。”

为了能近距离看到砚砚,乔堇颜找工作的时候刻意围绕着砚砚的幼儿园周围找。

幼儿园附近有一家大型商场,乔堇颜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像个普通找工作的小姑娘一样,去其中一家鞋店面试导购的职位。

乔堇颜颜好气质出众,店长一眼就看中了她,询问问题的时候,发现乔堇颜一点都不怯场,而且对他们的品牌侃侃而谈,很是了解,当即拍板决定留下她。

找工作的顺利让乔堇颜心情好了许多,但是砚砚每天都有保姆和司机专车接送,她一般很难见到孩子。

乔堇颜站在鞋柜旁整理新货,仓库那边走出来一个导购喊了一声:“乔堇颜,过来帮忙抬一下。”

乔堇颜赶紧将鞋子放下,快速走过去。店长给发的鞋子有些小,站一天之后经常会磨破脚趾,快速走路的时候就会加速痛感。

乔堇颜咬牙忍着并没有说,她没有钱再去买一双新的鞋子。

和其他同事抬完衣服之后,乔堇颜再次走回自己的工作岗位。

就在这时,前面传来一道明亮的女声:“怎么没有人呀?”

乔堇颜愣了一下,顿住脚步,她没想到苏曼彤竟然带着朋友一起来这边逛街了。

正准备转身,苏曼彤的朋友已经眼尖地看到了她,刻意扯着嗓子道:“哟,这不是咱们莫城的第一美人乔大小姐么,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方了?”

“哦,我忘了,乔家早已经破产了,曾经的乔大小姐成了阶下囚,现在应该是过街老鼠无家可归吧?”

乔堇颜瞥了一眼看好戏的苏曼彤,不卑不亢地迎上去,落落大方道:“是我,有什么指教?”

“你也配让我指教?”女人见她一副清高自傲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来气。

四年前,她就看不惯乔堇颜,只是没有机会羞辱到她,现在乔堇颜早已不是当年的乔大小姐,她当然要抓住机会了。

“乔堇颜,你也不照照镜子,一个坐过牢的女人怎么还有脸出来,你可真是够厚颜无耻的!”

乔堇颜冷笑一声,“我自力更生并不觉得有什么羞耻的,倒是某些人,做着别人的走狗还惦记着人家老公,脸呢?”

在她还没和霍祁廷离婚的时候,童素就打着苏曼彤闺蜜的名号刻意接近霍祁廷,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为了等哪天看这对所谓的好闺蜜的撕逼大戏。

“你胡说什么!”童素被戳中心事,恼羞成怒,甩手就是一巴掌,“你再乱说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

乔堇颜稳稳地截住她的手腕,稍一用力就让她后退几步。

童素穿着高跟鞋站不稳,撞到苏曼彤身上,见她讳莫如深地看着自己,心里不由得发慌,赶紧拉住她的手腕解释道:“曼彤,你别听她胡说八道,我对祁廷只是普通朋友的关心,绝无其他,你不要中了那个贱女人的圈套。”

小说《前妻复婚别拒绝》 第3章 都是你咎由自取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