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腹黑萌妻宠上瘾

更新时间:2021-03-29 18:02:37

腹黑萌妻宠上瘾 连载中

腹黑萌妻宠上瘾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林子衿, 顾长风

精彩试读:顾长风苦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拉着老太太的手,道:“奶奶,她刚刚睡醒,你不要这样惊吓了人家。不如,我们下去说吧。”老天太点了点头,双目中竟带着几分恋恋不舍的味道,朝着林子衿看了又看,禁不住满心的欢喜,道:“我顾家岂是庸身之辈能进来的,最起码也要像她一样。”朝着顾长风满意地点了点头,“不愧是我孙子,果然有眼光。”“奶奶,这八字没有一撇,你不要说得太早了。”顾长风搀着老太太的手,朝着外面走去,扭头朝着林子衿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微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家老佛爷

轻轻地闭上眼睛,脸上扬起一丝柔柔的坏笑,,“来吧。”

顾长风的脸上,闪过一丝意外的惊色。随即邪魅地一笑,抓着林子衿的双手,按在床上,不相信地道:“你是不是又有什么鬼主意,又想伺机逃跑?”

如果林子衿真的这么听话,刚才就不会逃跑了。自己何需忍受那么大的痛苦,差点连命根都丢了。这一次,你休想逃出我的手心。

“你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我得为你负责。”林子衿目如秋水,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要是你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岂不是成了罪人?” 

看着身下面如桃花,吐气如兰绝美温顺的林子衿,顾长风的脸上扬起一丝得意的轻笑。就像个胜利在望的骑士一般,那充满着自信的双目中,倏然地变得温柔,轻轻地俯下身子朝着林子衿的脸贴去。

忽地,顾长风面色一沉,闪过一丝震惊。他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原本带着可摧万物的雄壮和胀痛感觉不知道何时竟然失去了知觉。

“怎么,你现在头也不疼了?”林子衿睁开眼睛,目如秋水,带着几分顽皮,朝着顾长风道:“来嘛。”她的手,带着几分挑衅地缠上他那壮硕的腰上。

顾长风低头朝着下身看去,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只见他洁白的内裤上,竟然一片殷红的血痕。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顾长风一声沉闷的怒吼响在林子衿的耳边,他的手无情地扣到林子衿的脖子上。紧接着,浑身发出一阵无力的颤抖,沉重的身子泥鳅一般地软在她的身上。 

林子衿吃力地撑着顾长风的胸口,将他放到床上。吃惊地看着刚才还一脸愤怒的顾长风,竟然晕了过去。林子衿伸手在他的脖子上试探一番,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看着他伤痕交错的后背,目中涌起一抹温热。

从药箱中取出一个瓷瓶,轻轻地抹在顾长风的后背和大腿的伤口上。

看着他洁白的内裤上如同花朵绽放的血痕,林子衿的脸上涌起一丝狡黠的微笑。肿胀的血管中的坏血应该尽数排出,对他的身体没有丝毫的影响。

原本想叫外面的保安进来给他换一下短裤,眼见天就快要亮了。连日不断的风波和折腾,早已经让她筋疲力尽。此时紧张的心松弛下来,便感觉浑身一阵抽离一般的疲倦。拉过被子盖在顾长风的身上,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

清晨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照射在林子衿白嫩的小脸上。

微微蜷缩着身子,像一只没有安全感的小猫一般,娇柔弱小得让人心疼。

顾长风铁青着脸,身上穿着睡衣,将沙发拉到床边,虎视眈眈地看着睡梦中的林子衿,朱唇时而轻瘪,时而露出狡黠的坏笑。

林子衿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带着愤怒的眼睛,如同刀子一般逼视着自己,心中一颤,猛然坐起身子。

“你竟然让我穿着恶心的内裤睡觉,你难道不会给我换一条?”顾长风咬着牙齿,极度的愤怒让他的身子发出微微颤抖。

“我怎么给你换?”林子衿动了动酸痛的手臂,一脸无辜地看着顾长风,“你自己吓到晕过去了,还怪我?”

顾长风刚刚洗过澡,头发上依然带着几分潮湿,逼到林子衿的面前,厉声道:“那血是怎么来的?”

醒来之后他看到那斑斑血痕,可是洗澡的时候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上有伤口。就连丹田之处刺针的地方都已经看不出异样,全身上下除了那如影随形的头疼之外,并无不适之处,反倒像是经过一次脱胎换骨,浑身活力无限。

“那是你身上的坏血,经过长时间的肿胀已经坏死。医生所说的必须得切除,就是无法清除坏血。”林子衿呵呵一笑,道:“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顾长风扭头看着床单上沾染着的血痕,一把将林子衿拉下床,发出一声怒吼,“还不快换床单?”

林子衿被他突然拉到怀中,整个人都是懵的,“你说什么?”

门外,进来两名面容清秀的妇女,脸上带着慌乱之色,急急地撤下床上的被套床单,换上新的。

只等两人换好,顾长风将林子衿往床上一扔,咬着牙齿道:“你竟然让我在上面睡了一夜。”

林子衿猛然醒悟过来,心中一阵鄙视。这人果然是心理有点问题,洁癖成性么?

未等林子衿开口,一名女佣在门外轻声道:“少爷,老佛爷来了。”

顾长风脸上闪过一丝惊色,走带床边朝着林子衿低声道:“记住,不要说话,也不要说你的名字。”

说话之间,一个头发雪白面容精致的老太慢慢地走了进来。

看到床上的林子衿,凤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的惊色,朝着林子衿疑惑地道:“你昨天晚上,在这里过夜的?”

林子衿不敢说话,轻轻地点了点头。偷偷地看了看顾长风,只见他脸上那一脸不可一世的狂傲和冷漠已经不见,竟带着几分谨慎的恭敬,胆怯朝着老太太道:“奶奶,你怎么过来了?”

老太太一双眼睛,带着无比锋利,定定地盯着林子衿看了看,只看得林子衿心中一阵发毛。若不是老太太那一头的白发,无人能想到她会是奶奶辈的人。老太太的一张脸,竟如同少女一般光滑细嫩,看不迟有丝毫的皱纹。

看着林子衿胆怯地低头不敢看自己,老太太微微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道:“不错,我听浩然说过,你在国外十多年,连女性朋友都没有过。我还以为,你取向有问题。”

轻轻地走到床边,伸手托着林子衿的下巴,“你叫什么名字?”

顾长风目光一沉,走到老太太的身边,伸手搀着她的手臂,低声道:“奶奶,不要吓到人家。”

“哦哟,这么快就学会护着她了?”老太太伸手拍了拍林子衿的肩膀,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道:“不错,五官端正,天庭饱满,是旺夫生子的面相。这个孙媳妇,老身准了。”

说着,摘下手上的翠绿的手镯,抓着林子衿的手,“来,这个送你。”

休想嫁入顾家

那晶莹剔透的镯子通体翠绿,润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林子衿连忙摇头,急道:“我,我不要。”

老太太不由分说,将镯子往林子衿的手上套去。没有想到,镯子戴在林子衿娇小的手腕上,大小竟然正好合适。林子衿看着老太太犀利的眼神,心中一颤不敢推辞。她感觉到老太太的身上,似乎带着一股无形的威慑和霸气,言行之间让人不敢反驳。

老太太伸手拍了拍林子衿的手,温柔地说:“你就安心在这南山别院住下,记住,一定要吃好喝好。”

林子衿心中一阵焦急,刚才顾长风让她不要说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是何缘由,急得满头大汗,朝着顾长风投去一个求救的眼光。

顾长风苦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拉着老太太的手,道:“奶奶,她刚刚睡醒,你不要这样惊吓了人家。不如,我们下去说吧。”

老天太点了点头,双目中竟带着几分恋恋不舍的味道,朝着林子衿看了又看,禁不住满心的欢喜,道:“我顾家岂是庸身之辈能进来的,最起码也要像她一样。”朝着顾长风满意地点了点头,“不愧是我孙子,果然有眼光。”

“奶奶,这八字没有一撇,你不要说得太早了。”顾长风搀着老太太的手,朝着外面走去,扭头朝着林子衿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微笑。

“奶奶看见了,佣人换下的床单。这个年代,还有如此清纯干净的女孩子不多了。像她这么美貌如花的女孩,有多少能守身如玉的?”老太太的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晕,“放心吧,林家那边的婚约不要去管她。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你爸要是再敢坚持那劳什子的婚约,我给他好看。”

林子衿心中猛然一沉,怪不得顾长风叫她不要说自己的名字,难道这老佛爷不同意这门婚事么?

心中,倏然地涌起一丝失落酸涩,低头朝着手上的镯子看去。

那通体冰凉的镯子,在窗口照射进来的阳光之下,散发着一层灵动耀眼的翠绿。帝王绿的手镯,像这种纯度和水种,价值无法想象。林子衿轻轻地摘下手镯,小心翼翼地放到床头柜上。 

顾氏老佛爷,那可是顾氏集团的首席当家人。可是,她为何不希望自己嫁入顾家?

一阵心惊肉跳的感觉袭来,林子衿站起身子,朝着窗外看去。十一年前,与顾家定下婚约之后,紧接住父母就出了车祸。虽然警方已经判定了是一场意外,可是林子衿的心中,永远都不相信那会是一场意外。

尽管有人猜测,是林木生夫妻想抢夺林氏集团谋划的车祸。可是林子衿从来都不相信那血浓于水的亲情会败在金钱之下。

她简直不敢想象,这上江市,除了林木生一家,到底有多少人不希望自己出现在这里。

楼下,顾长风将老佛爷搀到藤椅上坐下,轻声道:“奶奶,你怎么会突然过来了?”

“我听说了,林家那丫头在订婚宴上已经提出解除婚约了。”老佛爷的脸上,带着轻蔑淡然的微笑,“我早就说过了,林家的人,并非你们想象的那么好。都是你父亲,坚持什么江湖道义,那可是草寇行为。商场之上,没有道义可言。更何况是婚姻大事。”

抬起头,看着顾长风有些虚弱的面色,老佛爷面色一柔,伸手摸着顾长风的脸,心疼地说:“我看你也累了,最近就在家好好休息,也好陪陪你未来的媳妇。”凑到顾长风的面前,笑道:“我看,很快就能抱上重孙子了。”

“奶奶,你不了解一下她的背景,就这么急着抱孙子?”顾长风苦笑着道:“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我相信我孙子的眼光,也相信我自己的眼光。我能看上的人,错不了。”老佛爷的脸上,带着高傲的冷笑,道:“只要不是林家那丫头,任何一个女人,都行。”

“奶奶,我就感觉有些奇怪,你为何对林家有这么大的成见?”顾长风坐到藤椅护手上,伸手轻捏着老佛爷的肩膀,小心翼翼地看着神情严肃的老佛爷。

“并非林家不好,而是你们八字不合。”老佛爷目光一沉,冷冷地瞅了顾长风一眼,道:“当年你父亲与林家定下婚约,他们马上出了车祸。就连你也一病不起,差点丢了性命。”

“都什么年代了,奶奶你怎么还相信这个?”顾长风急道,“那是意外啊。”当年听到林子衿一家出了车祸的消息,顾长风一头栽下,十几天昏迷不醒。

“由不得你不信,林家丫头命太硬了。那场车祸她父母伤得体无完肤,她竟然毫发无伤。要是嫁入我顾家,你们迟早会毁在她的手上。”老佛爷见顾长风一脸不悦,疑惑地道:“你们跟林家丫头见过面了吗?”

顾长风连连摇头,“没有,我这不身体出了点意外,父亲给我们办的订婚宴我都没有来得及赶过去。”

“很好,这就对了。”老佛爷的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晕,朝着顾长风道:“你不去就对了,那丫头行为不检点,与人私通的画面弄得人尽皆知。不要说是她自己提出解除婚约,就是她不提出,也休想踏入我顾家半步。”

顾长风抬起头,朝着楼上看去,只见林子衿站在窗口,冷冷地朝着他看过来。顾长风朝着林子衿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当初急着回来布置婚宴的时候我就反对,你偏偏不听。这下,你死心了吗?”老佛爷眉头微皱,见顾长风不时地朝着楼上张望,呵呵一笑,道:“既是木已成舟,楼上那丫头我也很满意,你就好好地对人家。”

“奶奶,你回去吧。我的婚姻大事,以后也不要你操心了。”顾长风感觉后脑上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脸上带着几分痛苦之色。

“今日过来的我本来是想告诉你,我已经帮你物色好了人选呢,现在看来果然不需要奶奶操心了。”老佛爷伸手拍了拍顾长风的肩膀,满意地道:“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门外一名官家轻轻地走了进来,朝着顾长风道:“少爷,门外林氏集团总裁林木生求见。”

小说《腹黑萌妻宠上瘾》 第13章 顾家老佛爷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