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双世红颜谋天下

更新时间:2021-03-26 13:59:01

双世红颜谋天下 已完结

双世红颜谋天下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三两小胖哞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门外,玄戈一脸懵逼的嘀咕,“怪了,还是头一次看到闯了王爷卧室的人能活着出去!我也想看看那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猫儿……”此时,那猫儿已经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了。怜栀听到屋里的动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儿,进来道,“主子,您可算回来了。”“有人来了吗?”云倾挽把夜行衣踹到脚下去,还惦记着被拽走的那根腰带。真是叫人难以理解难以接受。前世那高冷霸道不假言笑的霆王竟然还有这一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以,是劫色?-三两小胖哞

云倾挽当时脸色煞白,颤抖不已。

她又何尝不知事情的严重性?可是那孩子已经五六个月了。

她舍不得。

就在她左右摇摆的时候,云倾染捏着她的下巴,把药强行灌了下去。

她在她面前举着空空的药碗,笑的花枝乱颤,“啧,姐姐我可真是羡慕你,你才多大年纪呀,这就又是嫁人又是偷腥又是堕胎的,这些……姐姐可都是羡慕不来的呢!”

彼时,云倾染还云英未嫁。

那时候,她对外宣称自己身体不好,要养病。

但实际上,却早就和司徒明勾搭在一起了。

只是因为宫寒始终未孕。

她把镶着金边的药碗哐当一声丢在脚下,阴阳怪气的丢下一句话,“二皇子殿下说,这药可是他亲手熬的,熬了足足一个时辰呢。”

她走到门口,扭头冲她笑的张扬肆意,“他对你可真好。”

那讽刺的、挑衅的、蔑视的语气,她始终不愿多想。

云倾挽不明白,自己前世怎会就那样蠢笨,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相信司徒明……

可实际上,她也明白前世有些事情她无能为力。

比如,她一开始,甚至是嫁入霆王府之前就已经着了司徒明的道儿,喜欢上了他。

人一旦丢了心,就先输了。

等她后来失身于司徒明的时候,这一副牌就已经废了。

以前她没想明白司徒明为什么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占有她,现在她明白了。

那个时候,司徒明和霆王势同水火。

霆王的双腿已经痊愈,并前往边疆打仗。

前线不断传来霆王打了胜仗的消息,霆王在民间的威望步步攀升。

司徒明和他相比,黯然失色,在夺嫡之战当中毫无胜算。

而云倾挽作为他和丞相云泓送进霆王府的棋子,他为了让云倾挽死心塌地的帮他对付霆王,所以这才出此下策——

一旦云倾挽失了身,就将无路可退。

在被司徒明玷污了身子的那一夜开始,她就再也无法成为真正的霆王妃了。

换句话说,司徒明就成了她未来唯一的依靠。

可前世,司徒明事后跪在她面前说他情难自禁才轻薄了她时,她虽然怨恨他,却也领了他的情。

她的心里,竟然还相信了他……

可笑!

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云倾挽突然嗤笑了一声。

从记忆中回过神时,已经月上中天,人也不知不觉来到了霆王府外面。

月色映照之下,霆王府门口的梧桐一片葳蕤,门口两个侍卫站的笔直,像是柱子一样。

霆王治兵极严,即便是家中侍卫,也不是寻常权贵之家能比的。

只是,如今那男人……

云倾挽叹息一声,转向了后院,翻墙而入。

绕过夜巡的府兵,她轻而易举来到了正院。

门口两个侍卫听到响动,往她这边看了过来。

她扬手一把药粉洒了过去,两个侍卫恍惚了一下,便软倒在地。

她踏着溶溶月色,来到了他的窗前。

她有种强烈的渴望,想要正面好好看看那个男人的脸。

这种渴望,从前世死亡那一刻开始,就变得特别强烈。

她忍不住伸手,推开了窗户。

而后,翻身进入。

月色随着打开的窗户,倾洒在床上,照亮了男人的脸。

云倾挽的心突然好疼。

她忍不住上前,伸手抚上他的脸,指腹细细瞄过他的眉眼。

他有着一张极其深邃的脸,剑眉星目,干净利落,即便是睡着的时候,也给人一种利刃出鞘一般的锋芒感。

可偏偏,他的嘴唇还微微翘起,就难免多了几分邪魅妖孽。

云倾挽的指腹抚过他长而浓密的睫羽,掠过他鼻翼,指间有淡淡的幽香漾开——

她还做好面对他的心理准备。

所以,她给他下了迷药。

可就在这个时候,床上的人却豁然张开了眼睛!

刹那之间,恍若繁星点亮夜空,星辰流转,如同漩涡一样,好似要将她的魂都抽走!

前世曾嫁给他足足六年,可这却是云倾挽第一次正视他的眼睛。

那双眼敛尽世间风华,璀璨繁华,却不带一丝暖意。

薄唇轻启,清冽的嗓音撞进她的耳中,“姑娘深更半夜坐在本王床头,对本王摸了又摸,还给本王下迷药,意欲何为?”

“咳!”

云倾挽面巾下的脸倏地红透,几乎呛到自己,转身就逃。

反正,他现在还双腿残废,总不至于追得上她!

可她刚刚一起身,走出去没几步,衣服就散开了!

她一把扯住夜行衣,扭头看时,黑色的腰带已经被他抓在手上,在月色里高高扬起!

月色映照下,他皓白的腕如同暖玉,和黑色的腰带暧I昧的辉映着!

他嘴角邪魅的勾起,单手撑者下颌定定的打量着她,“所以,是劫色?”

“……”云倾挽脑子里一片空白。

半天她才回过神来,“听闻南楚霆王高冷铁血,惜字如金,今晚看来也不尽如此……”他还有点腹黑,狡黠,幽默,甚至……有趣。

可前世六年,她竟始终不知他还有这一面。

她的心跳有点快,脚像是长在了地面上一样,脑海里不断交错着前世临死时他战神一般的模样和此时此刻妖孽惑人的模样……她心动了。

她恨自己前世没有好好看过这个男人,也没有好好地靠近他,了解他。

前世已经过去,那么今生……

今生她一定要牢牢的抓住机会,做一个真正的霆王妃。

她还想……要他的心。

此时此刻蒙着脸,她才敢放开自己,肆意梦想感情的事情。

她黑漆漆的双眸打量着他,眼底闪过清澈的星光,有些水汪汪的。

那眼底情愫,让司徒霆看不明白,又想要一探究竟。

他盯了她好一会儿,这才把腰带收起来,重新闭上了眼睛,道,“烦请姑娘下次来的时候放过本王的侍卫。他们何其无辜……”

“……”云倾挽一脸黑线,“你……你就这样放我走?”

“你不想走?”男人瞬间又张开了眼睛,扭头定定的看向她,“那你还想干什么?”

“……”云倾挽几乎被噎住,但她又忍不住问道,“你……怎么没中药?”

“去吧,迷药对我而言,是没用的。”霆王忽而冷冷一笑,“这是你唯一一次活着离开王府的机会,本王希望你好好珍惜。”

说完,他又闭上了眼睛。

云倾挽心里还有疑虑,却也不敢再做逗留,抱拳道,“那本姑娘告辞。”

她翻窗出去,不知为何,又鬼使神差的回头,趴在窗口道,“我还会再来的。”

然后,猫一样的溜了!

月下战神很妖孽-三两小胖哞

云倾挽离开王府,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猫,霆王的模样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按说,她曾和他度过六年的时光,应该是了解他的。

可这一次,她却发现他好像和印象中的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她离开?

而且,还说出那样古怪又撩人的话……

云倾挽不得不承认,自己从未认识过霆王。

过去,他们只是敌人罢了。

如今……

她的内心又坚定起来。

这一世,她一定要努力的,努力的靠近他,走进他的心,让他爱上她!

深呼吸,压下脑子里乱糟糟的情愫之后,云倾挽往相府去了。

相府那边,还有一堆烂摊子等着收场。

……

深夜,霆王暗卫玄戈归来,在看到倒在院外的守卫时大惊失色,飞快闯入了霆王卧室,急吼吼的道,“王爷,您没事吧?”

“没事,来了一只小猫儿。”

霆王醒着,手上把玩着一根黑色腰带,星眸当中,闪烁着别样光泽。

玄戈还是头一次见到自家王爷这种表情,狐疑道,“王爷,这腰带……好像是夜行衣上的吧?”

“嗯,”霆王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问,“查到什么了?”

玄戈一愣,很快回神,道,“云倾染伤的很重,外面到处都在传相府七小姐回归的消息……”玄戈抬头,面色凝重的看向霆王,“二皇子和丞相府最近,恐怕要有大动作了。”

“嗯,继续盯着。”霆王闭上了眼,手上还攥着那根腰带。

玄戈忍不住好奇心,问,“王爷,那腰带……何人的?”

王爷的反应实在是太奇怪了。

玄戈感觉,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不能理解的事情,才把他家王爷变成了这样!

司徒霆本来不想说。

但躺了一会儿之后,又觉得心里缠绕着一些陌生的情愫,想要和人分享。

于是,道,“刚刚闯入卧室的小猫儿留下的。”

“……”玄戈惊讶的瞪大眼睛,“女的?她闯进了您的房?她想要干什么?”

“看那眼神……”司徒霆眼底呈现回想之色,“大概是想要劫色吧?可惜,有贼心没贼胆,于是逃走了。”

“……”

看着自家王爷那意犹未尽的表情,玄戈嘴巴里都快塞下一个鸡蛋了。

他鬼使神差的道,“王爷,您……该不会是……需要几房侍妾,或者通房了吧?”

这算起来,自家王爷也二十一了。

旁的皇子在十七八岁时,府上早就有了名正言顺的侧妃了。

再不济,也有了夫人、侍妾、通房这样的,以备不时之需。

可是霆王这府上,连个雌的都少见呀!

难怪,王爷憋坏了。

玄戈深以为然,暗自点头,心下盘算着,上哪里先找个姑娘,给自家王爷解解渴。

结果,还不等司徒霆发话,他就又忍不住唠叨,“不过王爷啊,您可是正正经经的南楚霆王,就算是想要姑娘,也总得找个门当户对的。

再不济,也得家世清白的。

这晚上闯进来的小猫儿,您……可不能惦记的呀!”

“……”霆王一脸黑线,半晌憋出一个字儿来,“滚!”

他有饥I渴到那种程度么?

他只是觉得,那小猫儿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有种魔力。

谁料竟被这蠢侍卫会错意……

司徒霆突然觉得,自己找他分享,简直就是蠢哭了。

玄戈被他吓一跳,却还是冒死劝谏道,“王爷,您也老大不小了,过阵子就到了皇子们选秀的时候……”

“本王叫你出去!”霆王扶额。

就不能让他琢磨琢磨刚刚那小猫儿吗?

好烦人啊!

玄戈不明所以,憨笑,又要张口。

霆王只得黑了脸,“再吵,明天绕着九龙山跑一百圈!”

“属下告退!”玄戈刹那消失了。

速度之快,闪电都得服。

司徒霆这才安静下来,回想着之前发生的点点滴滴,心下百思不得其解:那猫儿刚刚看着他的眼神,怎么那么复杂古怪呢?

还有,她为什么那样摸着他的脸?

那眼底情愫,简直叫他不能理解。

浓烈、珍视、愧疚、疼痛、仰慕……她的眼神太复杂,以至于让他产生了一种和她已经就扯不清一辈子的错觉。

怪了……

蓦地,又想到她在窗口说的那句:我还会再来的。

莫名的,他竟是有些期待了。

门外,玄戈一脸懵逼的嘀咕,“怪了,还是头一次看到闯了王爷卧室的人能活着出去!我也想看看那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猫儿……”

此时,那猫儿已经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了。

怜栀听到屋里的动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儿,进来道,“主子,您可算回来了。”

“有人来了吗?”云倾挽把夜行衣踹到脚下去,还惦记着被拽走的那根腰带。

真是叫人难以理解难以接受。

前世那高冷霸道不假言笑的霆王竟然还有这一面!

风流!妖孽!勾人……

要命……

她的脸兀自又红了,耳边怜栀的话变得不甚清晰,“也不是,就是外面刚刚吵起来了,好像是丞相和二夫人闹矛盾……”

“闹矛盾就对了。”云倾挽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

怜栀要出去时,她才忽的想起什么来,道,“明日你找个时间,将那刺客的家眷送走吧,留在京城太危险了。”

……

次日一早,云倾挽刚刚起来,外面就传来了喧闹声。

怜栀进来道,“主子,大夫人命绿织来,说是要布置房间的,今日怕是不得安生了。”

云倾挽瞄了一眼窗外,“私牢那边如何了?”

“人已经死了,昨天凌晨被抬出去的。”怜栀道。

云倾挽沉默了半晌没说话。

这件事情关系到相府和司徒明的秘密,为了守住这个秘密,他们当然会选择杀人灭口。

只不过,她心里会有点不大舒服而已。

但很快,她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道,“既然这样的话,咱们就出去外面走走吧,我有好多年没逛过楚都了呢。”

眼底暗芒一闪而逝,云倾挽举步离开房间,往外面走去。

“见过七小姐。”

绿织一脸的不情愿,但却隐忍的行礼了。

云倾挽没理会她,直接往门外去了。

绿织气的咬牙,低声咒骂,“还真以为自己是小姐了,丑八怪!”

云倾挽权当没听见,怜栀气的握拳,“主子,我想去揍她!”

“小喽啰而已,还不到时机。”云倾挽拉住了她,主仆三人离开了院子。

几人来到大门口的时候,却发现云泓和云明浩都在。

云明浩手上牵着一匹马,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云泓正在叮嘱着什么。

在看到云倾挽过来之后,云泓面色一黑,“你一大早的这是去哪儿?”

小说《双世红颜谋天下》 第15章 所以,是劫色?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