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重生女帝多妖娆

更新时间:2021-04-11 12:01:41

重生女帝多妖娆 已完结

重生女帝多妖娆

来源:微阅云 作者:千苒君笑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所以,今天晚上这一出,就是你拿我去换你将来锦绣前程之路的筹码。茵儿,我都说对了么?” 茵儿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喝下那杯药茶的人不是敖晴,而是她自己。 她的茶被敖晴给掉包了!原来敖晴早就发现了! “你、你……”茵儿话都说不连贯。只是敖晴怎么会知道这些?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心中在想什么! 这一辈子,敖晴胜过魏崇远和茵儿最大的一点优势是,她这是重来的第二次,但魏崇远和茵儿不知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底怎么回事

  敖茵毫无疑心,以为自己计成了,接下来只等一会儿药效起了反应,她便借着出去透气为由,把敖晴带出大殿。因而她对敖晴笑得特别的甜,特别灿烂。

  哪想,过了一会儿,敖茵却先感觉殿上有些热,头脑晕晕沉沉的。

  “茵儿妹妹是不是觉得这殿上太杂了?不妨我们出去走走。”

  敖茵再看敖晴时,敖晴直在她眼前晃。她迷迷糊糊,还以为是敖晴撑不住了,当然乐意跟她一起出去。

  当时敖茵一心想着,只要把敖晴带到偏殿去,那一切就大功告成了。

  只可惜她没能走多远,人就变得神志不清,整个瘫软在敖晴的身上。后来的路上,几乎是敖晴托着她整个身子继续往前走的。

  走哪儿去呢?当然是去偏殿,那里已经设好了一个陷阱在等着她不是吗?

  这大魏皇宫,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座宫殿一条路,敖晴都太熟悉不过了。

  她曾被困在这个牢笼里十年啊。就是因为当初喝了茵儿递来的一杯茶!

  刚才席上,她趁着茵儿心神放在魏帝身上时将两人的茶杯调换了。

  如果茵儿没有起那害人之心,只是换个杯子喝茶,喝了就喝了,也无伤大雅。可她如果起了那害人之心,那么自己酿造的苦果就是含着泪也得让她咽下去。

  那些算计她的、陷害她的,她都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敖晴笼罩在夜色里的一张脸上,终于才毫不掩饰地露出森然之色。

  敖晴力气大,但身子骨却小,扶着一个与她差不多大的茵儿,摇摇晃晃,说不上艰难,但也不容易。

  偏殿离正殿不远,魏崇远还要等一阵才会过来,这个时候敖晴得把茵儿带进去安顿了。

  门外有几个太监一丝不苟地守着,想来是事先已经打过了招呼,见了敖晴和茵儿过来,什么也不说,只打开偏殿的门,静悄悄地等候着。

  茵儿迷糊,敖晴扶她也扶得摇摇晃晃的。在经过太监门前时她又刻意低着头,因而一时间难以分辨谁是嫡女谁是偏房庶女;更分不清中了药的到底是敖晴还是茵儿。

  进了偏殿,敖晴不再客气,一把将茵儿丢在了床上。

  这时茵儿浑浑噩噩地睁开眼,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她只看见了敖晴那张朦胧的脸,还没弄清眼前的情况就肆无忌惮地笑起来,道:“敖晴,这次你死定了。”

  敖晴幽幽道:“也是,你估计做梦都想着让我不得好死。只不过这次谁死定了还说不准。”

  茵儿揉着发紧发疼的眉心缓了缓,才终于察觉到不对。

  怎么敖晴是站着的而她自个是躺着的?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

  “不是喝了你给的茶是吗?”敖晴轻声慢语地像诉说着别人的故事:“你在那茶里下了药,想等我发作以后,便把我带到这里来。再过一会儿魏崇远就会过来了,到时等水到渠成以后,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和威远侯联姻了。”

  茵儿极力瞠大了眼,脸色煞白。

  敖晴弯身下去,冰凉的手指抚上她的眼角,温柔道:“这么惊讶做什么。人在做天在看,早晚一日会遭报应的。这不,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你这么想进宫,但你只是一个庶女,哪有资格进宫。就算是进宫了,也得不到魏崇远的重视,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

  “后来你就想啊,得想到一个可靠的办法,让你飞上枝头变凤凰。所以你给魏崇远献计,设计让他先得到了我的清白,再联姻就容易得多了是不是?

  “你知道我的性子,若是我不喜欢的人,再怎么强求也没用。你料定我不会对强迫我的魏崇远生出感情,我进宫后等过了两年,你再进宫,便能一朝蒙获圣宠。

  “所以,今天晚上这一出,就是你拿我去换你将来锦绣前程之路的筹码。茵儿,我都说对了么?”

  茵儿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喝下那杯药茶的人不是敖晴,而是她自己。

  她的茶被敖晴给掉包了!原来敖晴早就发现了!

  “你、你……”茵儿话都说不连贯。只是敖晴怎么会知道这些?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心中在想什么!

  这一辈子,敖晴胜过魏崇远和茵儿最大的一点优势是,她这是重来的第二次,但魏崇远和茵儿不知道。

  敖晴极淡地笑了笑,声音冷冽:“你惯来喜欢踩着别人往上爬,不惜一切代价。只可惜,这次你可能要尝点苦头了。”

  茵儿害怕得双唇发颤,没有一丝血色。她张口便要出声大喊。

  敖晴却先一步捂住了她的嘴。一手紊然不乱地解开她的裙带,扯下她的裙角捏成一团便塞进她的嘴里。

  茵儿纵使再中了药,也清醒了两分。她连忙挥舞着双手去挣扎,可她怎么是敖晴的对手,挣扎两下就弱了去。

  敖晴轻易擒着她的双手细腕儿,如前世一般,扯下茵儿头上的发带,便毫不拖泥带水地把她的手绑在了雕花床柱子上。

  只不过前世是茵儿来绑她,而今生却是她绑茵儿。

你不是很喜欢他吗

  茵儿扭着身挣扎,可她越挣扎,手腕上的发带就会越收紧打成一个死结。

  那是前世她用来绑俘虏时所用的手法。

  敖晴一边做着这些,一边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大抵就是这样。你若不害我,我自然不会害你。可你既然要害我,我能让你活得舒坦?

  “你原想让我声名狼藉,我便也让你尝尝人人唾骂、残花败柳的滋味。

  “等魏崇远来了,你不是很喜欢他吗,趁着机会难得,你们俩好好过上一夜。

  “不然等明天天亮以后,他发现跟他上床的人是你以后,指不定对你有多嫌弃。你不过是个庶女,他也完全可以把你像扔一只破鞋一样给扔掉。往后你还想宠冠六宫,只怕是痴人说梦。”

  敖晴开始层层脱掉茵儿的衣裙,茵儿死死瞪着敖晴,无声泪流。

  脱到最后一层,茵儿已浑身颤抖。

  敖晴看了看她,没有温度的手指拭了拭她眼角的泪水,轻声道:“求我么,求我放过你?”

  茵儿说不出话,只能含泪向她猛点头。

  可惜下一刻,茵儿感觉胸口一凉。浑身已被敖晴剥个干净,不着一物。

  敖晴手指捏着茵儿的下巴,道:“我也曾求过你啊,求你放过我,救救我。可那时你怎么说的?能得皇上临幸,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那么今晚,你就好好享受这福分吧。”

  说罢,她甩开了茵儿的下巴,拂了拂衣角站直身。

  从方才进门之时算起,太监去到正殿那边传话,魏崇远应该快要过来了。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魏崇远一进来如果看清了躺在床上的人是茵儿,可能不那么有兴致继续下去。那她不是白忙活一场吗,还平白惹了一身骚。

  所以说什么也不能败了魏崇远的兴。就算要发现他也只能是最后一个发现。

  敖晴移步到墙边,把这偏殿里的所有纱灯烛火都吹灭。

  顿时偏殿里陷入了一片漆黑。

  外面的太监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没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又想着这个时候皇上应该快到了,他们才不会进去坏了好事。

  正这样想时,那林间小道上,便有宫人走在前面掌灯。走在后面的人挺身阔步、衣袂扶风,一脸冷酷。

  魏崇远来了。

  敖晴摸清楚了这偏殿,帷幕后面有一扇窗,正好可以让她脱身。

  临走前她还不忘对茵儿道:“你会告诉他你不是我么?若要让他知道了,只会认为你苦心积虑只是想把你自己送到他的床上吧,他若是不要你的身子,那你永远都没机会进宫了。你若让他要了你的身子,好歹你现在也还是个侯府堂小姐,他要给两分薄面的。”

  茵儿听到门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眼泪横流。

  敖晴把她推至如此境地,三言两语道明了厉害关系,本来还在费尽力气挣扎的她,慢慢就安静下来了。

  偏殿里透着令人窒息的气息。

  魏崇远不在乎偏殿里有没有点灯,在他推门进来的时候,他借着廊下的光,一眼便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

  眼下他走到床边,伸手去碰床上的人。

  她轻颤了一下。

  不过入手却温腻光滑,手感甚好。

  魏崇远凉笑一声,手从上抚到下,道:“你那堂妹倒是做得周到,竟将你脱得一丝不剩。”

  魏崇远便一件件除去了身上的衣服,压了上去。

  茵儿呜呜蹬着腿。魏崇远才发现她被堵住了嘴。

  但他懒得把塞她嘴里的布料取出来,本来他只是来要这个女人身子的,无关风月。

  他在女子柔嫩的身体上揉捏,力道甚大。

  茵儿害怕至极,魏崇远不松她的口,她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随后便被强行顶开了双腿,在茵儿脑子里疯狂叫嚣着想大喊大叫时,一下子利物刺入,疼得撕心裂肺,好似活生生被撕成两半一般。

  她恨死了敖晴!

  帷幕被夜风轻轻吹拂着,那魏崇远一心放在了掠夺茵儿身体上,根本没有发现敖晴。

  敖晴屏住呼吸,顺利地从窗户翻了出来。

  可脑子里紧紧绷着一根弦,一刻都不能放松。

  那根弦仿佛一碰就断,立马就能让她崩溃。

  她知道自己今晚做的事有多么危险。只要她稍稍大意,让魏崇远发现了去,那她的结果可想而知。

  她不怕痛不怕流血,反正前世已经痛习惯了,流血也流光了。

  可她唯独怕一点,就是这一辈子会走上一辈子的老路。

  她就像在悬崖边上行走,一失足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敖晴没走多远,她甫一抬头,冷不防看见那夜色中的树底下,悄无声息地站着一人。

  他看着她进偏殿,又看着她从窗户里翻出来。

  若是旁人,发现他这么静静地看着,定会被狠吓一跳。

  可是敖晴她没有,因为她知道那是谁。

  就算他的模样在夜色中不是很清晰,但那身量轮廓,熟悉到她还是能够一眼认出来。

  那是她二哥啊。

  她瞒不过他,这已经是不止一次让他亲眼看见她使坏了。

  上一次是把茵儿按进水里,而这一次是直接把茵儿送到男人的床上!

  他应该会觉得,自己是个恶毒的人吧。敖晴承认,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但她忽然间还是感觉,这明明是将要入夏的夜晚,可真冷啊。

  敖晴整了整衣,整准备朝树下那抹人影走去。

  可她刚走出几步,突然从偏殿转角处就转出来一个太监。

  敖晴来不及闪躲,迎面就和他撞个正着。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