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缘来情深已久

更新时间:2021-03-30 15:17:54

缘来情深已久 已完结

缘来情深已久

来源:微阅云 作者:欧耶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她都有些等不及了,却为何还会看到傅景致? 真扫兴。 听完傅老夫人略带怅然的讲述,柳嫣暗自撇撇嘴,安慰道:“是祝梦莹的身子骨忒弱了些,想当初我也被师傅鞭策,每晚在院子里练功呢,一年四季不间断,身子也没问题。如今她又在您寿宴上自杀,让傅家成了笑柄,都是她这个人太偏激了,您不欠她的。” 傅老夫人冷哼:“我当然不欠她的!她生不出我也没怪过她,就是让景致纳个妾怎么了?又没把她赶出傅家,她不还是傅少夫人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遗传无耻-欧耶

  “家族里如景致这么大的子侄,孩子都好几个了,这一直是我的一块儿心病……祝梦莹生不出,景致也不在意,把我给急的……还好你出现了,能够替我们傅家开枝散叶。”傅老夫人欣慰的拍拍柳嫣的手。

  柳嫣也庆幸自己肚子争气,不禁有些得意,祝梦莹占着傅少夫人的位置,连最基本的东西都给不了傅景致,活该被嫌弃!

  “祝梦莹的身体是有问题么?”

  柳嫣随口一问,却见傅老夫人怔住了,眼中浮现恍惚之色,叹了口气,道:“她是因为我……”

  “原来你还没有忘记。”祝梦莹冷冷一笑,“那年我陪你去山寺礼佛,你犯了胃病,是我连夜背着你下山去医馆,足足五里地,在十二月的深夜,风卷着雨雪,冷得刺骨,我因此落下了寒症,导致怀孕困难。”

  这番埋怨之语,没人听到。

  此刻祝梦莹也在房间内,更没一人看到。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再度睁开眼就出现在了傅景致的病房,听柳嫣所说自己还没出手术室,大约是死了吧。

  她再度伸出手拂过床角,五指如同空气般穿了过去,摸到一片虚无。

  原来,人真的有灵魂。

  可是,人死后灵魂出窍,不是该踏上黄泉路,走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么?

  她都有些等不及了,却为何还会看到傅景致?

  真扫兴。

  听完傅老夫人略带怅然的讲述,柳嫣暗自撇撇嘴,安慰道:“是祝梦莹的身子骨忒弱了些,想当初我也被师傅鞭策,每晚在院子里练功呢,一年四季不间断,身子也没问题。如今她又在您寿宴上自杀,让傅家成了笑柄,都是她这个人太偏激了,您不欠她的。”

  傅老夫人冷哼:“我当然不欠她的!她生不出我也没怪过她,就是让景致纳个妾怎么了?又没把她赶出傅家,她不还是傅少夫人么?”

  这调调和傅景致那句无耻的“我又不是不要你”如出一辙,果然是亲母子。

  孝敬婆母,祝梦莹不曾后悔过,自己和傅景致都还年轻,她又一直在精心调养身体,孩子总会来的。

  哪知傅老夫人根本没念她一点好,天长日久,傅景致也忘了。

  不,傅景致就是喜新厌旧了,想偷腥了。

  就算有孩子,也拦不住他背叛的步伐。

  祝梦莹本来对傅老夫人的刻薄之语兴起了一股怨气,但想想如果不是因为寒症,没准跟傅景致都生了不止一个孩子,那孩子如今就会是她的牵挂,硬是熬下去,也活不长,孩子小小年纪就会面临丧母的绝境。

  傅景致会带什么女人进门,那女人会怎么对孩子,简直不敢想。

  祝梦莹没兴趣再听这两个女人一唱一和,更不想看到傅景致,恨不得他伤口崩得缝不上死了才好!

  祝梦莹烦躁的踱步,非常无奈的是,她想走出去,却发现最远只能离开五米,有层看不见的隔膜阻拦着。

  她只得百无聊赖的发着呆,静静等着魂飞魄散的那一刻。

  这么一呆就到了五天后,傅景致醒来了。

寿辰祭日-欧耶

  这期间他一直不停呓语,祝梦莹捂住耳朵都没用,从最开始的烦躁到了如今的麻木。

  她的心里没有一点感动之情,只觉得烦透了,怎么也没想到死后二十四个小时都跟傅景致挨在一起。

  是的,二十四小时,因为灵魂没有睡意。

  难不成,这是上天对她自杀的惩罚么?

  “梦莹,梦莹……”傅景致倏地睁开眼,带着几分初醒的茫然,看着天花板松了口气:“是噩梦吧?”

  再不醒,他就要痛疯了!

  “傅景致,我已经死了,我还给自己买好了墓地。我跟你离婚了,我不会葬入你家祖坟,我生死都跟你毫无瓜葛。”

  实在是太无聊了吧,明知道他听不到,祝梦莹也悠悠的说着。

  “少爷,您可算醒了!这次你一定要好生养着,伤口可禁不起折腾了!”管家抹了抹眼角,笑道:“啊,老夫人和嫣姨奶奶就快过来了……”

  傅景致机械的转过头,张了张灰白干涸的唇瓣,开口的声音带着大病一场后的暗哑:“梦、梦莹,在哪?”

  “梦莹?”管家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顿了顿才恍悟,“您说少夫人啊,她、她……”

  管家咽了咽口水,至今想起来仍是觉得惊心动魄啊,少夫人待下人一向温婉和煦,怎么会以那种方式走上绝路?

  唉,也是被逼到悬崖了。

  傅景致费了好大力气,才从舌尖发出两个字:“死了?”

  祝梦莹歪歪头,带着一丝稍显恶毒的快意,嗤道:“从此,你母亲的寿辰就是我的祭日,每年今日,你们都会不得安宁。”

  “少爷,老奴也说不清楚,这就带您去看吧。”管家的老眼中带上几分带着怜悯。

  少爷到底还是在乎少夫人的,可惜……

  祝梦莹皱皱眉,迫不得已的跟在了傅景致后面,因为傅景致一动,就有股莫名的力量牵引着自己。

  傅景致坐在轮椅里,被管家推出病房,就怕被推到太平间,心跳控制不住的急跳起来。

  好在,去往的是楼上的加护病房。

  他的眼睛亮了起来,梦莹,还活着!

  祝梦莹看到自己戴着氧气罩、心电仍有波动的身体呆住了,她居然还活着!

  那为何会出现如此诡异的情况?

  得知傅少醒了,院长连忙赶了过来,忙不迭的要亲自替他检查身体。

  傅景致不耐的摆手,颤抖的指尖向着房内身上插了一堆仪器的女子,问道:“怎么回事?为何还没醒?很严重吗?”

  傅少夫人在傅老夫人的寿宴上闹得沸沸扬扬,院长也有耳闻,连带着也很关注祝梦莹的病情。

  “回傅少,这位患者之前失了600ml血,很是凶险,还好李少帅的急救帮了很大的忙,拖延了时间。其实失血不是问题,如今患者仍在深度昏迷,是因为她身上有个更为严重的问题。”院长面色凝重,要助理去取来一份病历资料,递给傅景致,叹息道:“我发现她在两个月前曾来我们医院就诊,病情不容乐观,当时她还查出了身孕,医生的建议是立刻拿掉孩子,出国治疗,还有救治希望。如今她虽然没了孩子,但身体遭受了重创,导致病情已经恶化……”

小说《缘来情深已久》 第13章 遗传无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