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萌幻废物兵器

更新时间:2021-04-07 16:23:16

萌幻废物兵器 已完结

萌幻废物兵器

来源:微阅云 作者:黑羽和人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说不定有真的。”“优啊,虽然我不否认,但是我真的不想相信。”“比起这个哥哥,你不考虑一下明天上学的事情吗?”“我已经想好了,拓海翼,因为暑假期间从楼梯上摔下,导致重度骨折,从今起请假一学期。”“谁帮你请假呢。”“…………”找日临哲也或者是亚矢是不可能的,他们就算认为自己是翼的朋友,也不允许翼撒谎,朝潮或者加代子吗?不行,没人会听她们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萌幻废物兵器:作者后记

来了来了来了!四方斩!魔剑侵袭!音速冲刺!天外飞仙二刀流!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黑羽和人。

非常感谢大家看了这本写了很长时间的《萌幻废物兵器》。

估计光从书名来看,大家就对这本书本身没啥兴趣吧,毕竟不像是现在的小说都是《以这种方式作为书名来写书的小说对吧》。而且估计刚接触的人看完第一第二章可能还不知道这本书的意思吧,那个书名的话是我以前在网上随便看百科的时候看到的,然后加以修改,原先没有打算用这个书名,只是后期各种想法加入了小说的剧情里,然后仔细考虑了一下之后才改成这样的。我一个朋友一开始就说《又萌又废的兵器有人要吗》这样的书名会比较好,然后我就想,我就算再怎么希望有人看我的书,也不能就这么违背轻小说的原则(就是我自己的原则),我是不会做舔狗的。

然后就把《萌幻废物兵器》作为自己的书名了。

其实一开始,织雪加代子这个形象还是不存在的,仅仅只是天崎朝潮,但是我在想,这个书名该怎么办呢,没有适合的东西啊,然后就开始设定,要不要把天崎朝潮作为兵器,但是觉得这样有点太突然太突兀。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弹幕再说妹子如果是家里蹲怎么样,然后一堆人回答说:“我就是女的,家里蹲”怎么怎么样的,然后我就想,对啊,作为同样是家里蹲的我,为什么不设计一个这个角色呢。然后织雪加代子就诞生了。

性格设定就和大众女主角一样,傲娇毒舌什么什么的,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有问题,因为后面的剧情随着加代子的诞生也全部展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再说说浩东那些人,这些人全部都是有我身边人的原型做出来的,再加上《变革的子弹》这本书的联动,我不知不觉把这本书写成了群像剧,原本定义为女主的朝潮也逐渐变成了女主之一,现在是加代子,朝潮两个女主的时候,到时候要怎么选也是我现在的一大难题之一。

这本书以空想的城市作为故事舞台,加上自己在《变弹》里的一些设定,把这本书变成了一个奇幻战斗系列了,和原先自己所说的:“我要写一本日常搞笑类型的。”完全相反了。

虽然也加入了搞笑元素,但是被后面的剧情直接斩断了。

其实我对场景的描写很不客观,对人物外貌也完全都没有,因为我这个人和人接触比较少,很少去这么仔细看人,但是我对人物的心理描写很多,那是因为我也有过类似经历。所以读者们不要这么吐槽我“你这家伙在乱写一通啊,根本不好玩。”这类的话和心态就好了,我本人对于喷子和肛精以及社会优越人士很是反感的。我也经历过不少的事情,所以对于‘这个作者就是个XX’、‘你以为你写的很好?’、‘你就是在侮辱我’这类的话,我是根本无所谓的,大不了收拾东西走人呗。

至于狭义会什么的灵感还是来自于警匪片。

我在写书期间还认识了一些其他的作者,还得到了一个封面(感谢轻库)

我在思考剧情的时候,也同时在想这《变弹》的剧情,之后我得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至于这个想法,还请支持我的读者们能够关注两本书。

我在签约的时候没少麻烦编辑,在写书的时候也因为突然断网和学业而突然停止了更新,在这里也说声抱歉。

也给允许我修改部分内容,和持续关注我的读者们感谢。

谢谢你们看了我这本特别荒谬的作品。

2019.2.2

黑羽和人

萌幻废物兵器:一些想要在这里活下去的人 序章

--『原生』

这是无中生有的词,但它的意义却是对准了现在的『世界』。

有人说一个人会随着时间改变,也会随着周围的人改变。

有人说一个人分不清现实虚拟,就会牵连和毁掉周围人。

——有人喜欢ACG文化,有人喜欢游戏,有人喜欢电影。

——有人享受眼前的事物,有人期待未来的存在,有人回味以往的过去。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这个世界,这个现存的世界当中,存在着许多『很有趣很好玩有意义的事情』。这就是这个所谓的『原生』。

但有个成语叫做杞人忧天,庸人自扰。

一旦有了这些新兴文化的出现,就一定会出现觉得世界进化太快,跟不上节奏,或者是只愿意活在过去的人等等一系列的人存在,他们就会拒绝这些新兴文化。

就好比,每个人都有好几种储物箱,而无法跟上节奏的人只有两种。跟上节奏的人会将每种新兴文化有序而有自然的归纳到真正属于它们的储物箱当中,而跟不上的人由于只有新旧两种储物箱,自然而然不会分类,由于在旧储物箱上贴着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标签,看着新兴文化有相同的标签后,就直接将其归到旧的当中,而他们的思想文化,也无法跟着进步。

这就是所谓的『敌人』。

一旦出现一个,就一定会出现另一个,就如同鸡生蛋蛋生鸡一样,忽略一时,就可能会让他们无穷无尽的繁殖下去,之后就像是丧尸一样去感染他人,然后让世界国家政府们也变得庸人自扰起来。

当然,这么说起来可能会引起有些人的不适,会觉得不可理喻。

一句话概括掉就是有权有理。

只要感染或者是生出了有权利的人,那么无论自己说什么,只要将这个与所谓的法则挂钩。哪怕只是汗毛大小的关系,都可以变成他们的牺牲品。

白说了,就是自己没有的东西,别人不能有,自己不认同的东西,世界就不能存在。

一定要摆出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恨不得把所有人踩在脚下才好的样子。

说实话,那没有问题,因为这样的情况,每个人都有,这是一种情绪,羡慕,嫉妒,恨的情绪。只不过是激烈化罢了。

从古时候,人们就有了这种人,害怕别人危害自己的地位,而去造谣伤害他人的人。

这很正常,这是『偶然』,但也是『必要』。

甚至比什么一个国家以前有多少战争多少朝代什么的要真实的多。人们更加本质的去看待问题,更加客观的看待问题,这都是人类进化的表现。

因为人类退化,那是猴子,所以是进化。

混沌未开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宇宙诞生星球,星球诞生地球,地球诞生生物,生物克服自然。

在这原本就荒诞危险纷乱不堪的世界里,就好像是一个游戏一样,有什么人在操控着,在进行着。

特摄也好,动漫也好,小说,漫画,电影,玩具,周边,武器,城市,卫星甚至于战争。

都是人类的『愿望』。

但是。

在实现『愿望』的时候,往往也会伴随着『敌人』。

谣言,造谣者,轻信者,在这个人类社会中,这些『敌人』如同天上的繁星一样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些是实话,无论何时何地,他们无处不在,他们无所不能,他们无所不惧,他们无所不信,他们无所不害。

偶尔也会有特殊例子。

但也只是偶尔。

比如说,一个主播,在网上很火爆,粉丝们各种吹爆,捧他。但因为他一时的冲动,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开始各种喷他,骂他,将他从捧到的高度重重摔下。

这就是例外。

当然,我不是指这做的不好,因为我也只是旁观者,但不是清,是比近朱者还红的血红。

那是一个故事啦。

据说的是,在某个国家的某个城市里,有一个疯狂的组合。

为了在所谓的『社会传说』当中生存下去,做出了一系列疯狂的事情,无论是在网络还是现实。

他们的传说也数不胜数。

『神』『风』。

在“Original”中,最强的头衔是『神』和『风』。

已经是在平常不过的两个字了,基本上在那里都能够见到的两个字。

但是……在这里,却不一样。因为它们代表的,是整个游戏最强的意思。

『神风』——神来之风。无论是拆开还是组合,都可以有无数种解释的意思,因为只要和不同字在一起,就会有不同的意思。

随后『神风』就变成了『传说』并在网络上大肆宣传开。很多攻略组组织社团希望能够夺取这个头衔,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Original”,一个大型多人在线的游戏。

最高评分者会授予『神』的称号,『神』意为特殊,也就是拥有着特殊地位的神主之王。

而与之同期的则是『风』,意为宽容,也就不失公正威严,拥有着慈悲为心女王。

其实,这些也只是『神』『风』的作风,在整个「第二世界」中的最高头衔。据说在「Original」中的第二世界,成功君临这个游戏的两个人,才有资格获得这个称号。之所以想要获得这个头衔是不可能的,是因为这个称号起初根本就不存在。而是由玩家作为神主后创造出来的。

这是现实,是不可能会有这样的人得到这个称号的。

而关于创造者,有很多的说法。

在游戏中,他们是整个团队中最神秘的人。

团队作战中,一定是优先杀敌,得到第一,到最后也不会死一次。

个人作战中,只有他们两个相互匹敌,分不出高地。

最终作战中,他们胜利了。

这就是他们。

有人说,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一定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一个绝对心机,绝对深藏不露的人。

有人说,他们是速通专家。

有人说,他们找到了游戏漏洞。

有人说,对手都是水军。

有人说,即使修改了游戏程序也无法获胜。

有人说,他们不是人。

有人说,他们一定是社会排挤的人。

在现实中,他们也是最神秘的人。因为他们经历了太多,接受了太多,失去了太多,渴求了太多,失望的太多,消逝的太多,所以,才造就了他们的存在。

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想法。

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没人知道他们来自于哪里。

没人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

人们只是好奇,他们是什么人。

人们只是疑问,他们在做什么。

人们只是疑问,两个都市传说……在一起会怎么样。

他们不是都市传说,绝对不是。

之后……Original的“第二世界”这款游戏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改变了……

……………………

没办法,人就是这样,一遇到事情就会找借口,不会找原因,因为原因就是借口,但是要记住借口并不是原因。

很简单啊,只要了解了游戏

规则,就可以玩了,每个游戏,甚至是学习工作方面都是这样。

既然存在,就应该去找找看,看看他们的实际情况对吧。

找到了,看到了,那所谓的全场最佳。在对比自己,凭什么自己赢不了,凭什么自己就得被队友坑?

看到这些之后,心中充满嫉妒,开始在网上造谣,也会有人为此打抱不平,然后就开始口水战,斗得你死我活。

反而将这个『人物』变得莫名其妙了。

然后……他们消失了,『他们』从这个地方消失了,无论怎么留言,怎么对话,都没有回复……在游戏里也看不到了,在Original也不见了。

有人说他们害怕了,有人说他们为了避嫌离开了,有人说他们在假装不在。

我想,身为『他们』也有责任。

不过没人知道他们是谁,怎么可能会知道,因为根本没法人肉。

只知道游戏名字,有什么用?

这才是网络,这才是网络该有的样子。

随后,“Original”交到了其他人手中,那就是开启了全新的时代——『兵器』

但是,属于『他们』的时代,永远不会完结。

现在,在这座城市里,在这个地方!

在这里的是被称之为普通的神来之风——只不过,他们的内心没有看上去那么普通————!

-----------

===========

“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我啊,优!快狗狗我啊!”

“哥哥,太慢了,不想救。”

“再怎么说也是我先拖住了那些人吧,对方可是几个社团的人啊!喂妹妹啊,你不要这样对我了,我已经陪你玩了五天五夜了,虽然是我不好,但是,我也不想让别人看不起我们啊,而且我也很久没吃东西了,啊啊啊啊!你不要把最后一瓶弹珠汽水开开啊!啊啊啊啊啊啊!漏了漏了啊!”

“啊嗯。”

“啊~……个头啊!现在还在战斗中啊!快点救我啊!不要去擦了!等会擦又不会怎么样!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在是哥去买汽水的份上就帮你一下吧。”

“喔哦哦哦哦哦哦!两个人的话我就不怕了!体力什么的也满了,来啊!”

“擦干净了。吸溜(喝汽水)”

“喂!优,快给我也来一口,我好渴!”

“喝光了。”

“什么!”

一对兄妹……外面明明是白天,却将自己的房间打扮得像是夜晚一样。

两个人始终没有对视,一个盯着屏幕,一个四处张望。

这是一处公寓,房间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小,属于刚刚好的类型。

除了桌子,床之外,其他地方还都算是干净,但是,桌子上全都是吃完的零食包装袋和可乐汽水瓶,床上丢着游戏机,游戏。

可能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种美也说不定,因为整理了之后还是会变成这样。

在门旁,几个空箱子叠罗汉一般叠在那里,上面还写着“波子汽水”的字样。

有时会传来外界的车鸣声和人群的争吵声,但是这样的情况,是绝对影响不到正在游戏的二人的。

但有时候,他们两个人会冷不伶仃的说起没用的话题:

“哥哥,今天打工又请假了吗。”

“还不是为了你,不过我也从那里辞职了,毕竟要开学了,倒是你,你今天不学习了吗?”

“…………”

“…………”

两个人说得话和做的事情还有几分钟前才说过的话自相矛盾,但是两个人完全不在乎。

拓海翼,十七岁,普通高中生(暂时还是),不知道是从哪个国家迁移到原生都市的阿宅,不喜欢和人沟通,但对人处事方面很在行,头发很长不喜欢剪头,认为头发遮住眼睛后和人沟通会更加容易,穿着很经典的T恤和裤子,由于熬了五天的时间,眼角早已经出现了黑眼圈,不过声音却很有精神。

拓海优,十四岁,普通初中生,因为自己特殊的情况不敢和人接触,遇到情况虽然也会出门,但不到时候绝对不出门。在以前经常被同学嘲笑欺负,所以和哥哥一起来到原生都市,虽然名义上是在莱阳学院上课,但是心里和行动确实拒绝上课的,做什么事前都会以『我要去学习』为口头禅,来骗过所有人。

少女的眼睛在黑暗的环境下逐渐产生一丝红紫色,就好像是闪光灯一样,二人表面上看就像是普通兄妹一样,但实则是不是还真的不清楚。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在一个月前,两个人参加了原生都市以『罗列周兹』『蓝色利刃』『黄色卫兵』三个狭义会造成的十亿争端,并结识了天崎朝潮,织雪加代子(原生都市的都市传说‘兵器’)等人,只不过,在这件事情结束后,自己和这两位少女就断了联系,那是因为两个人认为这场事件所接触的人超越了自己的极限,因为他们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不愿意接触太多人,但这一次却打破了,于是他们就躲在家中不敢出门,深怕这个城市的什么人突然找上门。

对于他们来说,这里就是天堂,想玩玩,想吃吃,不怕没有钱,因为原生都市每天都会给予无双亲的少年少女一些补贴,而且加上优还是孩子,所以补贴就更加的多了。

原生都市,一个如同书中的城市,确确实实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城市存在,理由很简单,那是为了让人们记住三战。

什么?三战,你不相信,其实我也不是很相信,因为世界现在这个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经过战争的样子,也没有所谓的历史战争遗物。

据说是三战规模扯到了全世界,在三战结束后,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有能力去管理这些了,因为大多数人都死了,极少数幸存者也只能默默地等着死亡。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人类迟早会被自己的发明害惨,但是绝对不会发生那种事情不是嘛。

其实啊,原生都市除了为了纪念三战,还有另一个作用,那就是管理传说中的『达尔拂莫』。

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没人知道它是为什么降临这里的,人们只知道,它拯救了世界,仅此而已。

“妹妹,今天几号?”

“不知,吸溜(喝饮料)。”

“喂,妹妹啊,我在这里的身份还是个学生,而且还是在暑假期间,虽然开学后我一点都不想去。”

“那就别去了!”

“喂,你别坐在这里啊,腿会麻掉的,哇啊啊啊!按错了,别这样,我们队伍就剩我们俩了啊!”

“不要担心!”

十亿争端事件,拓海翼跟着原生都市的‘兵器’织雪加代子以及许浩东,羽生怜,张染希,陈旭楠还有天崎朝潮混了很长时间,之后又因为各种打工的关系,没有办法恢复真正的自己,再加上一个人对他也产生了疑心,这更让他不想出门接触他人,就这样,在十亿争端后,他辞了打工,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阿宅……只不过就在昨天,从网上订购的弹珠汽水由于快递员的问题,只能让自己跑下去亲自拿。

“哥哥,电话。”

“啊?居然有电话了,谁啊,加代子,朝潮?”

“没有备注。”

“那就是陌生人啊,房产推销,还是地皮推销?”

“没有显示。”

“号码是不是六个八,还是六个六。”

“正常号码。”

“惊了,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我的号码,我一不乱填表,二不乱出门的。”

“哥,是不是在外面有朋友了。还是说女朋友?”

“别傻了,日临哲也和亚矢只是一个幌子,我怎么可能会有朋友,而且我还在想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独占朝潮或者是上了加代子。”

“哥哥是个变态。”

“妹妹啊,要知道变态是连你这种幼女都不放过的,我就没有,所以我不是变态。”

“那两个不也是吗。”

“不一样好吧,朝潮只是比我小了一岁而已,而且她也只是幼女身材罢了。”

不是电话诈骗,没有来电显示,也不是朋友和女朋友,那会是谁。

莫非是!亚可利特工!

亚可利,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组织。

由于达尔拂莫释放的因子,导致一些人成为了超能力者,原生都市的统治者『原生』就设立了亚可利,亚可利的成员被统称为『特工』,但其实是叫『彼岸者』,大部分人都是超能力者,也有少数的普通人,他们是专门管理超能力者有关案件的存在。有时候为了生活,也会接受一些人的委托。

说到『原生』,就可以稍微提一下,『原生』是这座城市的统治者,就这样,他们拥有的科技和成就,是其他国家所不能达到的,他们一定能超越其他国家。但是,他们不属于任何国家,只是大部分的都是说中文的。

言归正传,不可能是亚可利特工,因为他们没有这个必要去对装成普通人的兄妹俩进行调查,虽然其中有个人对自己已经起了疑心。

“啊,挂掉了。”

“那不就行了吗,干嘛管那么多啊。”

“可能是哥哥刚刚点的外卖。”

“什么!”

因为心里出现了波动,导致翼动作也出现了变化,在游戏中,导致一不小心按到了【Windows】键,随后弹到了桌面,等到再回到游戏的时候,自己所使用的角色已经阵亡。

“哇啊啊啊啊啊!老妹!快救我,整个队伍就剩你一个了,快救我!”

“不公平,只救哥哥,不救其他人。”

“那是他们太弱了,快救我,他们就剩下三个主力和守城的了,把我救活就可以赢了!然后也有交差了,快啊,我还差十秒就死了!”

“知道了。”

游戏画面中,随着优使用了复活道具后,翼的人物也原地复活。

“啊啊啊啊!不要用这个道具啊,我不要原地复活啊!”

接着,在翼的人物刚刚站起来的一瞬间,就立刻遭到了来自敌人的【特殊攻击】,原本满血的他也变成了残血。

“我去拿外卖了,哥哥加油,我已经躲好位置了,拜托哥哥保护了。”

“等等,我残血了啊。”

然而这时。

“哈喽哈喽,这里是日临哲也desu!”

“哈?老妹你干了什么?”

“自己响的。”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响起来的电话继续播放着哲也的声音。

“我以前给你发过信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你没有看,不过没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

“哥,PSVX和平板电脑呢?”

“平板电脑你左手边那成堆的衣服里,PSVX在五点钟方向那群S.H.F和手办包围着的小本子下面。”

“那就是,马上就是9.1号啦,要开学啦,我很期待和你一起上学哦,就这样再见。”

………………

………………

沉默,沉默还是沉默,哲也的话结束后,在翼和优的脑海中,只留下一片空白。

“哇,哥哥要开学啦,不知道新学校和新同学当中,有没有人能成为哥哥的朋友呢。”

优像是换了个人似得露出天真的表情说着这些话,但是翼却是眼神凝重的看着优。

“优啊,这个时候能不能不要继续玩角色扮演游戏然后用这种真妹妹才会说出来的话来挖苦我啊!我很害怕啊!两个月前那件事到现在为止我还没过心理阴影啊!”

“哥,别怕,你还有朝潮!”

“这个时候提她干嘛!她比我小一个年级啊,高一高二可是不同教学楼的啊!”

优将手放在了翼的肩膀上,沉默了两秒钟后,立刻露出激动的表情,虽然翼也知道,这是优故意的。

“那我就没办法了。”

“妹妹,你不能这么绝情的啊,要知道外面有多危险吧,你上次不也被绑架了吗,对吧,对吧,万一你超级帅气的哥哥被哪个黑社会的女儿看上了,然后把我带走了,你就没哥了啊。”

“没事,哥哥缺女人,而且优拿到的补贴比哥还多,一个人靠外卖也能活下去。”

“别啊,我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啊。”

优拿出了手机,同时另一只手拿出了平板电脑。

由于两个人没头没尾的玩了几天的游戏,这使得他们错过了很多的消息和电话。

可不是嘛,毕竟两个人在原来的城市就是这么生活的,即使经历了什么事情,也很难改变他们,因为他们根本不想经历那些事情。

“那为什么哥哥还要去管‘兵器’呢。”

“那是因为她超级可爱的好不好!”

“果然是变态。”

“虽然我不知道加代子多大,但是我敢确信加代子绝对不是一个幼女!”

是应该说幸运还是应该说他们太傻了,两个人,总共一个聊天软件,两个人公用,而且还是用『神风』做名字的,虽然好友特别的少。

朝潮,加代子,羽生怜,染希,哲也,亚矢。

所有人加起来总共是三十个消息,其中有一半是怜和染希发的,有三分之一是哲也。

“原来哲也是用自动语音发的消息。”

“啊?有这种玩意?”

“恩。”

拿了外卖,看着翼将游戏成功通向胜利之后,翼将电脑鼠标直接丢在一边。

“你你你!怎么就开始吃了!”

“因为饿了。”

“不是啊,妹妹,我才是最累的好不好。”

“啊~”

“啊~……不是,我怎么可能会吃妹妹吃过的东西啊,要吃的话当然是吃可爱的其他女孩子的啊。”

“在叫一份吧。”

“………………你的意思是,让我再等三十分钟!”

“恩。”

“………………”

可能到这里你会想,为什么这两个人和之前完全不一样,那是当然,谁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而他们,就是属于在人群中的间谍一样,藏着的东西,比任何人所看到的,要深的得多得多。

“哥哥,这两天网上再传一个东西欸。”

“什么。”

由于饥饿,翼点了外卖之后直接铺躺在床上,尽管床上放着一大堆书本和模型以及游戏机。

“这个。”

优将平板直接摆在翼的眼前,强烈的光照的翼睁不开眼睛,他稍微将身体挪动到适当距离之后,阅读着上面的内容。

“致--我最爱的人?”

在看完了这篇所谓的文章后,翼拿着平板坐了起来看着下面的评论。

“呵,和我想的一样啊,都是这种假正义的评论。”

“说不定有真的。”

“优啊,虽然我不否认,但是我真的不想相信。”

“比起这个哥哥,你不考虑一下明天上学的事情吗?”

“我已经想好了,拓海翼,因为暑假期间从楼梯上摔下,导致重度骨折,从今起请假一学期。”

“谁帮你请假呢。”

“…………”

找日临哲也或者是亚矢是不可能的,他们就算认为自己是翼的朋友,也不允许翼撒谎,朝潮或者加代子吗?不行,没人会听她们的。

拓海翼和拓海优也没有父母,没有其他亲人,如果找浩东,那更不可能,因为浩东是礼仪主持人,不会帮自己撒谎的。

“哥,这个给你。”

“什么?”

优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小人偶,看上去就像是优,可实则就是优的原型做的,制作者不明。

“有了这个人偶,我和哥哥永远在一起。”

说着,优拿出了另一个翼的人偶摆在面前。

自己的妹妹是最可爱的,至少翼是这么想的。

只有她懂自己,也只有自己懂她,这才是为什么他们两个希望在一起的原因。

“哥哥辛苦了。”

“谢谢啊。”

翼将优一把抱住,两个人坐在床上看着平板电脑。

“对了,新生2要发布了,我们是不是需要买一个新主机了。”

“恩,需要!”

这就是这对兄妹。

“哥,上学的事情怎么办?”

“这真的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总而言之,我不是很想去。”

“那为什么一开始要报学校?”

“还不是你说要玩角色扮演的吗!”

“但是优没说要真的连学校都报啊。”

“是哦,啊啊啊!该死!”

“哥,连身份什么的都做好了,为什么没想到这点,笨蛋?”

“才不是笨蛋!才不是!”

这就是『神风』——神来之风。

紧接着,是原生都市的都市传说『兵器』。

没人知道她的过去,如同『神风』一样,但和他们不同的是,她是一个人。

人们把『兵器』当做是空气一般的存在,根本不相信她的存在,她也是这么希望的。

她想帮助别人,但是,她又不想被别人知道。

浩东说,她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没亲没故,只有一个人,但她却能够坚强的活着,为了自己的目标而活下去,我想,这就是她作为『兵器』最后的想法吧。

羽生怜说,她就像是从二次元诞生的人,有着和二次元人物同样的感觉,气质。无论是从身材,样貌还是性格,都是那么的可爱,但是,我很能确定的是,她绝对不是外表那样的女孩子,在她背后,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就像是拓海翼和拓海优一样。

染希说,当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会一个人,她的父母出了什么事情,随着十亿争端的发展,她的身世就越让我感到奇怪。我真的不知道,一个女孩子,是如何一个人生活下去的,她又是依靠着什么生活的,我和怜商量过很多次,但那都只是我们的推测,我想,可能还没到时候,如同拓海翼说的,总有一天,所有事情都会真相大白吧。

旭楠说,我虽然没有和加代子单独聊过,不过我也能看出来她与其他人的不同,她看上去比任何人都要坚强,她的眼神当中充满着对自己的自信,就好像是,她有着将所有事情都做好的决心一样,但是,她却害怕失败,认为自己的无能才造就了不幸,我没有体验过,但是不会去当云观众。即使她没有表现出来,但,每个人心里都是清楚的吧。

原生都市的都市传说『兵器』,Original中“第二世界”创造出来的过去的『神风』。

接下来我将要讲述的,是这对兄妹的事情。讲述这对兄妹的过去,讲述他们过去经历的事情以及是如何为了活下去而活下去的。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