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最强狂兵混都市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5

最强狂兵混都市 连载中

最强狂兵混都市

来源:追书云 作者:辰鹏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分手,哈哈……。”杨瑞突然大笑,指着余飞鄙夷地大笑:“你为了这么一个穷逼竟然要和我分手,兰欣欣,你眼瞎了!”“杨瑞,你闭嘴!”兰欣欣也冒出了火气:“我就是不喜欢你,跟你分手与任何人无关。”说完这句,兰欣欣转身朝余飞时一脸柔情:“余飞哥,谢谢你送我回来,我上去了,明天见。”“嗯,明天见。”余飞点头回应。“兰欣欣,你个贱货,你特么给老子站住,不说清楚,你今晚别想上去!”杨瑞疯了一般冲上去,张牙舞爪地去抓兰欣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强狂兵混都市:暗夜死尸

余飞离去不到十分钟,光明小区寂静的夜空便被刺耳的警笛声撕裂,无数警车闪烁着耀眼刺目的警灯呼啸而过,让附近的居民都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以前不是没有听过警笛声没看到过警车,但这一次显得特别的急促,而且呼啸而过的警车也太多了。

余飞背着兰欣欣走在路边,看着一辆了急促呼啸过去的警车,心中隐隐感觉到云州市地界的不平静。

“余飞哥,我的宿舍就在前面。”背上的兰欣欣这会稍稍缓和下来,指着前面一个方向提醒道。

余飞的注意力从呼啸而过的警车上移开,朝兰欣欣指得方向望去。

前面路灯下,有一个气势轰宏伟的弧形大门,上写几个苍穹有力的大字:“大琼集团。”

大琼集团街对面便是员工宿舍区。

在兰欣欣的指引下,余飞背着她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大琼集团的管理很严格,楼下保卫室有彪悍的女保安把守,男生是坚决不允许进去的,所以余飞只能送兰欣欣到这里。

余飞正要将兰欣欣放下,一个蹲守在门口的人影突然窜起,飞快地冲过来。

“欣欣,真的是你?”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米七左右,穿一件名贵的阿玛尼格子衬衫,是个有钱的主。

估计是在这里蹲守很久了,看到真是兰欣欣,那张还算英俊的脸上先是惊喜,然后便是满脸的寒霜。

“兰欣欣,他是谁?”青年愤怒地指着余飞,厉声喝问,眼里瞬间燃起熊熊烈火。

那是一个男人被抢了女人的愤怒。

他叫杨瑞,和兰欣欣同是大琼集团的员工,兰欣欣的疯狂追求者,传说中的男朋友。

杨瑞心中的怒火此刻是疯狂的,他今晚上打兰欣欣的电话不通,于是就在这里蹲守了一晚上。

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了,可等来的结果却是她趴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背上,两人如此亲密,让他感觉一万头草泥马将他淹没了。

名义上他和兰欣欣是男女朋友关系,可特么蛋疼的是,他连手都没牵过兰欣欣的。去特么的男女朋友,有这样的男女朋友关系吗?

兰欣欣的理由是,她要考验杨瑞的真心,等哪一天看到他的真心了,两人才能进一步。

好吧,为了这个破理由,他忍了。

可是现在呢,她却和一个陌生男人这么亲密,去特么的考验。

“你他妈是谁,把欣欣放下!王八蛋!”愤怒的杨瑞没等兰欣欣解释,脑子一热,猛地冲上去,大骂声中,握起的拳头照着余飞的脸狠狠一拳轰了出去。

“杨瑞住手!”兰欣欣尖叫。

“啊——。”惨叫声响起,一道人影飞了出去。

飞出去的当然是杨瑞,余飞后发先至,一脚踹出去,直接将他踹飞。

余飞有些恼火,这家伙怎么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打人,而且还是直接打脸,岂有此理,所以他也就不客气了。

这一声惨叫立即招来了无数人的注意。

楼上有人“砰砰”地推开窗户,从窗口伸出长长的脖子朝下张望。

保卫室的彪悍女保安也拿着警棍冲了出来。

兰欣欣赶紧从余飞的背上下来,看着捂着肚子卷缩在地上的杨瑞,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她有些慌神了。

“余飞哥,他,他没事吧?”兰欣欣还真害怕余飞将杨瑞打出问题,这个杨瑞可不是一般人,惹了他会很麻烦。

“没事,死不了。”余飞淡淡地道。

正在这时,女保安冲到近前,一声虎吼:“谁在这里闹事!”

这声音可媲美狮子吼。

余飞寻声望去,看着眼前山一般的女人,当即冒出一丝冷汗。

高大魁梧,宽脸,短发,穿着保安制服,比男人还要男人,如果不是胸前还要两团鼓鼓的象征女人的东西,他还真以为这是个男人。

也许是当兵人共有的气质,两人一对面,就感觉出对方也是当过兵的人。

“你,你敢打我?”杨瑞好半响后缓和过来,捂着肚子扭曲着脸爬起来,手指着余飞,咬牙切齿地道:“王八蛋,你有种,你等着,你给老子等着。”

威胁完这句,他愤怒地转向一旁的兰欣欣,怒不可遏地道:“兰欣欣,你什么意思?这些天一直躲着我,原来你是找了另外的男人。”

“杨瑞,你胡说什么呢?”兰欣欣气急:“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发什么疯!”

“发疯?对,老子就是发疯了,都是你逼的!”杨瑞大吼:“兰欣欣,你要是找一个比老子强的,我他么认了。可你看这家伙,一身穷酸样,全身加起来还比不过老子一双袜子,就特么一个穷逼,你喜欢他什么?”

“哎哎,我说那谁,你这话就不对了。”彪悍的女保安破天荒地插进话:“穷怎么了,穷就不能恋爱了?爱情不是用钱来衡量的,这都不懂,难怪被甩。”

“你……。”杨瑞怒瞪女保安,但他知道这个女保安的来头和彪悍,所以是敢怒不敢言。

“柔姐说得对,爱情不是用钱来衡量的。”兰欣欣大声接过话:“杨瑞,我们不合适,分手吧。”

“分手,哈哈……。”杨瑞突然大笑,指着余飞鄙夷地大笑:“你为了这么一个穷逼竟然要和我分手,兰欣欣,你眼瞎了!”

最强狂兵混都市:大佬震怒

“杨瑞,你闭嘴!”兰欣欣也冒出了火气:“我就是不喜欢你,跟你分手与任何人无关。”

说完这句,兰欣欣转身朝余飞时一脸柔情:“余飞哥,谢谢你送我回来,我上去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余飞点头回应。

“兰欣欣,你个贱货,你特么给老子站住,不说清楚,你今晚别想上去!”杨瑞疯了一般冲上去,张牙舞爪地去抓兰欣欣。

可惜他速度太慢,余飞一个箭步冲上,大手一抓他的衣领,跟摔条死狗似的摔了出去。

敢骂兰欣欣是贱货,这就是他的下场。

“砰。”的一声闷响,杨瑞摔了一个狗啃食,牙齿砸在坚硬的水泥地板上,“咔嚓”声响中,门牙崩断了一颗,一个血牙掉了出来。

下一刻,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女员工宿舍楼的夜空。

“啊——。”

惨叫声中,余飞冰冷的声音响起:“听着,兰欣欣是我妹妹,下次再听你说她贱货,我会打掉你满嘴的牙。”

这是他对杨瑞的警告,警告完他转身离去,给后面的女员工们一个挺拔伟岸的背影。

“喂,柔姐,他走了哦。”

彪悍的女保安被这一声提醒,回过神来,目光从余飞离去的方向收回来,扭头望向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一个女生,白了她一眼:“死丫头,你想吓死我啊。”

“嘻嘻,柔姐,就您这体魄,这刚毅的心,谁能吓死您啊。”后面的女生嘻笑道。

“嗯,那也是。”女保安自得一笑:“哎对了,问你个事,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女生想都没想就点头道:“相信啊,我和我亲爱的就是一见钟情啊。柔姐,你问这干嘛,你不是不相信的吗?”

“我看得出,他是个当兵的,而且从那体魄和眼里的锐气来看,还不是一般的兵。”女保安答非所问,好像是自个在那里自言自语。

后面的女生一愣,突然明悟似的夸张的叫道:“咦,柔姐你不会是……,哇,铁树开花了耶!”

“喂,死丫头,说什么呢,瞧我不打死你。”

“啊,救命啊,我再也不敢说了,咯咯咯……。”

“死丫头,别跑,让你取笑我……。”

两人打闹着跑进宿舍里去了,而可怜的杨瑞一个人在外面惨叫着,女保安进了宿舍大楼后才猛然醒悟过来,这才赶紧叫人将他送去医院。

……

“混蛋!”

京城,一间办公室内,一位老将军暴跳如雷地将办公桌拍得山响,恨不得将整张桌子拍垮。

桌上,是几张刚从远在千里的云州市传来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具四分五裂的凄惨尸体。

经过有关认定,尸体正是他手下“鹰”字号小队的精英——独鹰。

更加嚣张的是,那帮人还敢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杀人者花豹。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和对自己的藐视。

“太嚣张了,太嚣张了,混蛋,我饶不了他们!”老将军“砰砰”地拍着桌子,显得是怒不可遏。

“首长,您消消气,这帮恶徒,咱们迟早会将他们送上审判台的!”下面,秘书带着悲愤的表情安慰道。

“迟早?迟早是多久,老子等不了那么久。”老将军瞪圆了老眼,吼道:“马上把梁正武叫来,马上!”

“是!”秘书一挺身,快速出去了。

不一会后,梁正武火急火燎地敲门进了办公室,给老将军“啪”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梁正武是军人出身,曾是老将军手下的兵,老将军深夜召唤他不敢有半点怠慢,几乎是飞着赶过来的。

“老领导,梁正武前来报道,请指示!”

老将军威严的双目一瞪梁正武,什么也不多说,一巴掌拍在桌子的相片上,吼道:“你自己看!”

梁正武往桌上的照片一看,当即是脸色一变,二话不说冲上去抓起照片,一张一张看起来,每看完一张,他脸上的愤怒就增加一分。

看完后,梁正武悲愤地道:“这帮人太嚣张了。”

“对,他们是太嚣张了,可这也证明了一点,云州办事的人太无能了。”老将军一拍桌子,怒瞪着双眼低吼道。

梁正武能够理解老将军此时的心情,也明白了老将军将他深夜召唤来的用意。

当即,他一挺身,铿锵有力的声音道:“老领导,梁正武请求调往云州市,将这帮混蛋一网打尽!”

“好,老子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老将军气势雄浑地一声虎吼,眼里射出一道寒冷的精光,威压地命令道:“天狼不是派出去了吗,听着,我不管你和天狼用什么办法,一个星期之内必须首先把这个花豹给老子拿下,狠狠打击一下他们的嚣张气焰,娘的,这帮畜生!”

“保证完成任务!”梁正武“啪”地一个军礼,当场就立下了军令状。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