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医女无双

更新时间:2021-03-29 16:15:07

医女无双 连载中

医女无双

来源:追书云 作者:元宝小姐在奋斗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若非少爷暂时不想太出头,怎可能轮到主母在这里指手画脚!安氏一听这话,瞪大了一双惊慌的眸子猛的站了起来,又浑身发软的跌坐在椅子里。是温子城!那封信是温子城送的。太可怕了!他是如何查到那些事的?“你是如何……”她的话突然戛然而止,随即如身后有恶鬼在追般,狼狈不已的带着一众下人离开了。温子城淡淡的瞥了眼安氏的背影:“查到了吗?”木寅朝温子城行了一礼:“查清楚了!少爷,这位姑娘名谷小鱼,乃是木子村谷家的女儿。她被自己爷爷奶奶卖给一个稍微富足的人家为妾,拼命逃出来,却在回村后欲与自己爷爷奶奶断绝关系失败,暂住王里长家。其父愚孝,其母是个包子,弟弟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主母为少爷挑选的,便是这位谷小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合适的人-元宝小姐在奋斗

谷小鱼拿着肉到了厨房忙活,由老大媳妇帮着烧火。

她上次在山里采摘了不少的野生调料,这次正好用得上。

没多一会儿,便从厨房传出来一股子诱人异常的肉香味,吸引得王里长一家都口水直流。

老大媳妇馋得直咽口水,盯着锅里看,笑着打趣道,“小鱼的厨艺真是不错!我还从未闻到过如此香的肉!看来,以后这做饭的事得交给小鱼了!”

谷小鱼笑了笑,谦虚道,“哪里是我的厨艺好。任谁做肉,都会很诱人的!”

她用了几味野生调料,大大提升了肉的香嫩。

从这些日子的观察来看,这个时空的调料并不丰富,有很多野生的调料不为人知,且没人敢用。

这对她来说是好事。

美食,是很能赚钱的。

不过,她暂时没打算靠厨艺赚钱,毕竟医术才是她的老本行。

一顿午饭,王里长一家和谷小鱼吃得很是开心。

——

温家,其主母的院落。

林妈妈快步进了屋里,示意丫鬟婆子都退下后,关上了房门,福了一礼低声的说道,“夫人,老奴选了一个最为合适的!”

她的老脸带着扭曲的兴奋。

“快说!”安氏很是激动。

“夫人,木子村有一村姑名为谷小鱼,曾与人为妾!”林妈妈的眼里闪烁着恶毒的光芒,“只要夫人好好的和老爷说,老爷定会同意的!”

“好!”安氏轻拍了一下巴掌,满心愉悦又十分满意,“这件事交给……”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一阵敲门声响起,随之是一个丫鬟恭敬的声音,“夫人,有人送了一封信给您。”

“拿进来。”安氏扬声道。

丫鬟福了一礼,将手里的信双手递给安氏,便退了下去。

安氏不甚在意的打开信看。

当她看到信上的内容脸色大变,惊慌失措的将信揉成了一团。她的脸色一寸寸白下去,满眼恐慌,身体轻颤不止。

怎么会?这人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林妈妈很是疑惑不解,轻声道,“夫人,出了什么事?”

安氏颤抖着双手,一张脸惨白如鬼的把手里的信递给了林妈妈,如坠深渊的说道:“你看看便知!”

林妈妈闻言,从心尖蔓延出一股胆怯和惧怕来,十指轻颤的接过信看。

只一眼,她便如掉入地狱的黄泉水里,浑身蚀骨般的冷,冻得她连骨头都碎了,连带着话都说不利索了:“夫……夫人,何人能拿到这些东西?”

若是这些东西传出去,别说是夫人会遭殃,连老爷也会遭殃的,温家满门都有可能活不下来!

安氏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恐慌如一根绳索,牢牢的困着她的脖子,令她的呼吸困难:“我不清楚……”忽然,她的眸光染上了怨毒:“定是温子城!除了他,没人会和我对着干!可是,他一个不受宠的嫡长子,又身无长物,是从何处拿到这些东西的?”

信上很多事,连老爷都不知,是她在暗中秘密做的。

自从她嫁给老爷后,便在明里暗里针对温子城,算得上是让他一点儿没拿到府里的权力和东西,他怎可能查到这些事?

林妈妈一听是温子城,无意识的捏紧了手里的信,对他又惧又怕:“夫人,老奴不太认为是温子城。若是夫人怀疑,不妨试探一番。这温家,是掌握在夫人的手里的。况且,送信之人并未提任何要求,这很是奇怪!”

安氏慢慢的镇定了下来:“你说的没错,此事确实古怪。”

看到这封信时,她满心惶恐,忘记了这封信的古怪之处。

若真是温子城所为,他为何不早些时候拿出来给老爷?而是要悄悄的派人送给她?

这么大一个把柄握在手里,换作是她定会威胁温子城的。

“走,过去看看!”她冷笑一声,带着林妈妈和一众丫鬟往温子城所在的院落方向走。

——

温子城坐在靠窗边的位置,手里端着一个茶杯,侧头望着窗外的风景,木寅站在他的面前。

温子城的院落,是温家最好的,是他的生母特意为他准备的。其布置温馨淡雅,所用之物在能力范围内最好。

安氏多次欲拿到这个院落,不是被温春小所阻止,便是被温子城所收拾,最后不得不放弃霸占这个院落的打算。

“东西送过去了?”温子城的嗓音不急不缓,他喝了口茶。

“是的少爷。”木寅的话音刚落,便察觉到有人靠近,眸光冷了两分:“少爷,主母过来了。”

温子城淡淡的嗯了一声,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她向来是个稳不住的。”

木寅退到一旁,安静得仿佛不存在。

很快,安氏便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下人进来了,连招呼都不曾打。

安氏是最喜欢讲排面的,不管到哪儿,即便是在府上,她也会摆足了自己的排面。因此,她身边伺候的人是最多的。

作为南文镇最尊贵的当家主母,安氏向来是被无数人捧着的。

这被捧着捧着,她便飘飘然,性子越发的自大,高傲和自以为是。

她刚欲开口,便听温子城不咸不淡的说道:“出去!”

安氏闻言走到一旁坐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哟,我们大少爷好大的威风呀!我好怕喔。”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温子城,在这温家,我想到哪儿便到哪儿。别以为你是温家的大少爷,温家便得听你的。”

温子城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安氏,也没搭理她,只是端起茶杯啜了口茶,将她忽视得彻彻底底。

他光是坐在那,就给人极大的压迫感,令人心生惧意。

安氏看到温子城这样,又怒又恨,眸光如淬了毒的利箭般射向他,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大少爷也到了娶亲的年纪了。我这个当继母的,理应为你选一门合适的亲事。”

她对温子城是又恨又怕。

从她嫁入温家,第一眼看到温子城起,她便对这个继子发自心底的害怕。

明明几岁的孩童,可那一双眼却像是能看穿一切般,让她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我这边已是选好了姑娘。明日,我便让林妈妈上门提亲。”她就不信,对付不了温子城!

亲事背后的意图-元宝小姐在奋斗

温子城毫无情绪波动:“我的亲事……用你娘家满门鲜血来庆贺!”

木寅眼含煞气的看向安氏,主母当真以为,她能耐非凡吗?

若非少爷暂时不想太出头,怎可能轮到主母在这里指手画脚!

安氏一听这话,瞪大了一双惊慌的眸子猛的站了起来,又浑身发软的跌坐在椅子里。

是温子城!

那封信是温子城送的。

太可怕了!

他是如何查到那些事的?

“你是如何……”她的话突然戛然而止,随即如身后有恶鬼在追般,狼狈不已的带着一众下人离开了。

温子城淡淡的瞥了眼安氏的背影:“查到了吗?”

木寅朝温子城行了一礼:“查清楚了!少爷,这位姑娘名谷小鱼,乃是木子村谷家的女儿。她被自己爷爷奶奶卖给一个稍微富足的人家为妾,拼命逃出来,却在回村后欲与自己爷爷奶奶断绝关系失败,暂住王里长家。其父愚孝,其母是个包子,弟弟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主母为少爷挑选的,便是这位谷小鱼。”

主母的用心之歹毒!

谷小鱼若只是一个村姑还好,但她还曾差点儿为妾,又闹出这些事,名声毁了大半。

主母欲让谷小鱼嫁给少爷,一是为了羞辱少爷,二是为了让少爷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要妄想着抢不该抢的东西。

“谷小鱼前后变化很大。在被其爷爷奶奶送去为妾前,谷小鱼胆小懦弱,不敢反抗,和其母性子差不多。但在逃回来性情大变,十分有主见不说,还变得很强势,甚至是懂一些药材……”

“具体为何,属下还未查出来。”

温子城微微眯起眼,想到了那一日昏迷的情形,深邃的眸底划过一丝暗芒。

那日,谷小鱼对他做了什么?

他并未看清,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些水,然后便昏迷了。

很不对劲!

——

谷小鱼和王大狗一人背着一个背篓准备到山里采摘药材,两人刚走出大门,便看到了站在大门口的谷大和杜氏。

王大狗当即把谷小鱼护在身后,怒容满面的盯着谷大和杜氏,没好气的说道:“谷大叔和谷大婶来有事吗?若是两位想劝小鱼回去,还是死了这条心的好!为妾是个火坑,两位为人父母的,竟也狠得下心,让小鱼跳入那火坑!”

谷小鱼微微蹙眉,爹娘前来,只可能是为了劝她回去。

上次,萧氏看到那么多好东西,不把银子和好东西从她身上抢光,不再把她送回去为妾,萧氏是不会甘心的。

爹娘还不明白吗?不分家,最终只会被谷青一一家卖了或者折磨而死!

谷大唉声叹气,愁容满面的看着谷小鱼,语含哀求:“小鱼,算爹求你了好吗?跟爹娘回去。我们一家人的事,关起门来说,怎能让外人看笑话?”

这些日子,不止村里人指指点点的,连爹娘也极为恼怒,让他里外不是人。

杜氏直抹眼泪,憔悴不已又疲惫的祈求道:“小鱼,随娘回去好不好?娘也不想让你为妾的,可那是你爷爷奶奶的决定,我们当晚辈的反抗不得!”

小鱼做的这些事,会让人戳脊梁骨的!

小姑娘怎么不懂?他们都是为了她好啊!

谷小鱼示意王大狗由她自己来。

她往前走了两步,直直的望着谷大和杜氏,苦口婆心的劝道:“爹娘怎这般糊涂?谷青一一家是什么性子,爹娘还没看清楚吗?他们今日能卖了我,明日便能卖了爹娘和谷耀祖。即便,谷青一一家不卖了爹娘,也会折磨死你们。”

“这些年,我们在谷家过得是什么日子?猪狗不如的日子!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还要忍饥挨饿,忍受各种辱骂和殴打。孝道对爹娘来说,比对自己和儿女的性命都要重要吗?”

她从一开始便清楚,要改变爹娘的思想不是一件难事。

可她没想到的是,到了这一步,爹娘还是这般执迷不悟!

谷大听完,怒容满面的吼道:“孽障!爹娘平时是这般教导你的?直呼长辈的名讳不说,还诋毁长辈!今日,你必须得随我回去,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杜氏赶紧拉住谷大,劝道:“孩子他爹,别!小鱼遭遇了这种事,能不心如死灰吗?每每想起,爹娘要卖了小鱼,我便心疼得直落泪。我们好好的和小鱼说,小鱼是个听话的孩子,会听我们的劝的。”

她看向谷小鱼,泪眼婆娑的:“小鱼,听爹娘的,我们回去,好吗?你爷爷奶奶也是为你好。听话,随爹娘回去!”

王大狗看得越发的想发怒,这一家子都是些什么人?

小鱼有这样的糟心的爹娘,实在是太可怜了。

谷小鱼轻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爹娘,我不会回去的。除非,爹娘与谷青一一家分家,我和谷青一一家断绝关系。”

“你这孩子怎……”杜氏的话还未说完,便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刺耳尖叫:“啊!不要!我不要过去!救命!爹娘救我!我不要过去为妾!”

谷小鱼听出这是谷牡丹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心思一转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难怪爹娘会缠着劝她回谷家!

王大狗也是听出是谁的声音的,一脸看好戏。

谷大和杜氏对看了一眼,拔腿便往谷青一家的方向跑,可千万不能出事。

王大狗很想去看好戏,可又怕耽搁谷小鱼的正事,讨好的说道:“小鱼,我们去看会儿热闹可以吗?”他保证道:“就一会儿……一会儿,保证不会耽误你的正事的。”

小鱼今日要到山里采摘药材,爷爷特意叮嘱他,要好好的跟着小鱼。

谷小鱼担心自己父母吃亏,点了下头,便和王大狗往谷青一一家跑去。

——

上次的管家带着几个家丁来到了谷青一的家里。

谷青一一家看到管家一行人吓得瑟瑟发抖,面色惨白。

谷牡丹和萧氏抱成一团,恨不得能消失在原地。

管家趾高气昂的说道:“既然你们交不出人,又不肯还了那五两银子,我只好带走你们女儿!”

他右手一挥,几个家丁便上前抓谷牡丹。

小说《医女无双》 第10章 最合适的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