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萌宝驾到:奉子不成婚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2

萌宝驾到:奉子不成婚 已完结

萌宝驾到:奉子不成婚

来源:微阅云 作者:小雷雷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果然,苏致函抿着嘴不说话了。那个簪子确实是杜海川送的,上一个情人节的礼物,送礼物的时候,杜海川还亲自绕过桌子,为她挽起长发,在琴声悠悠的西餐厅,当他为她挽起青丝的时候,苏致函想:自己是喜欢这个大男孩的。这个历史系‘国宝’、说话斯斯文文、修养甚好、从不嫌弃她穷的大男生。他对她如珠如宝。“我要了。如果你想把它要回去,也可以,今晚你来找我。——这可不算违约,你可以自主选择。”柳青岩勾起唇角,毫无商量余地丢下一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小雷雷

苏致函咬咬唇,还是问,“去哪?”

“去西湖啊,放心,我说了给你一个星期的时候,就会给你一个星期。你什么时候见我说话不算数了?”柳青岩还觉得自己很高风亮节似的,“青萍和杜海川都去。”

苏致函这才记起:杜海川昨儿提起过。

她还以为自己拒绝就没事了,没想到柳青岩压根不给她回避的机会。

“……你只有九分钟了。”柳青岩又倒计时了一声,果断地挂了电话。

苏致函蒙了一会,然后赶紧跳起来刷牙洗脸,打开随行的箱子,将衣服一股脑地倒了出来——她很清楚柳青岩喜欢什么类型的妆容。他曾说过,女孩子如果不妩媚,至少要可爱,再不济,还能装一装性-感,总而言之,他排斥一些中性与古板的模样,觉得那是浪费女性的权利。

可是杜海川却喜欢古典朴素的女孩,大方的,随性的,牛仔T恤或者棉布长裙就很好。

她纠结了两分钟,才找出折中的装扮。

小吊带,针织衫,白色的合身长裤,高矮均匀的凉鞋。头发随意地挽成一个发髻,松松地垂在脑后,有几缕飘在额前,虽然显老,但也有点妩媚的意思。

再速度地画了一个淡妆,一看手表,刚好九分钟。

苏致函百米赛跑般冲了下去。

她宁愿这个时候多顺着点他,也不想节外生枝。——柳青岩的脾气真的不算好。

苏致函冲到楼下的时候,柳青岩也堪堪把车停好。

他倚着车门,好整以暇地看着慢慢走近的苏致函,等她站在他的面前后,柳青岩打量了她一番,然后伸出手,直接将她脑后发髻上的簪子拿了下来。

瀑布般的长发一泻而下。

“干什么?”苏致函怔怔地问。

“头发挽起来太老气。”柳青岩很不客气地评价道。

苏致函没有反驳,她想将发簪从柳青岩的手中拿过来,柳青岩的手往后一缩,将发簪直接放进了车里。

“我喜欢这个簪子,送我吧。”他淡淡道。

“这个不行。”苏致函急了,没怎么考虑就冲口而出。

“……他送的?”柳青岩是何等聪明之人,见苏致函着急的样子,便已经猜到了簪子的来历。

细想一下,那簪子是檀木制的,上面雕饰的花纹清雅秀美,上面还吊着一粒翠绿的滴水观音,这种古色古香的簪子,一看就是杜海川的眼光。

果然,苏致函抿着嘴不说话了。

那个簪子确实是杜海川送的,上一个情人节的礼物,送礼物的时候,杜海川还亲自绕过桌子,为她挽起长发,在琴声悠悠的西餐厅,当他为她挽起青丝的时候,苏致函想:自己是喜欢这个大男孩的。

这个历史系‘国宝’、说话斯斯文文、修养甚好、从不嫌弃她穷的大男生。

他对她如珠如宝。

“我要了。如果你想把它要回去,也可以,今晚你来找我。——这可不算违约,你可以自主选择。”柳青岩勾起唇角,毫无商量余地丢下一句。

第11章-小雷雷

苏致函忍着气,扭头道:“你喜欢就留着吧。”

柳青岩就不客气了,他信手打开车门,“上车吧,别让他们久等。”

苏致函钻了进来,这才意识到一个棘手的问题:自己昨天刚刚拒绝了杜海川的请求,今天又巴巴地去了,该怎么自圆其说才好。

……就说事情临时取消了?

正琢磨呢,不妨柳青岩的脸凑过来,在她的发丝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柠檬味。”他笑,“你用的洗发水还是没变。”

苏致函不得不往旁边躲了躲,免得他再次揩油。

可是,接下来的路程,柳青岩再也没有做什么越-轨的事情,连看都没多看她一眼。他很认真地开着车,……很认真地超了一辆又一辆的车,闯过了一盏又一盏的红灯,真当马路是他家修的。

这个不知规矩为何物的人!

苏致函一头黑线。

好容易到了西湖边,杜海川已经和柳青萍在那里等着了,见苏致函从柳青岩的车里下来,杜海川也觉得奇怪,但是,还是惊喜多了一些。

“我来的时候顺道接了苏小姐。”柳青岩率先解释了一句,又深深地看了苏致函一眼,苏致函咬了咬唇,走到杜海川的面前,轻声道:“因为之前的约会临时取消了,刚好柳先生在楼下打电话来问要不要坐顺风车,所以……”她温温地笑,杜海川其实根本没多想,他上前拉着苏致函的手,道:“来了就好。我正遗憾你来不了呢。”

苏致函心里狠狠地歉疚了一下:海川……真的单纯得紧。

看着杜海川拥着苏致函走在了前面,柳青萍慢了一步,和哥哥走在后面。

“怎么回事?”那么拙劣的理由,或许能骗过杜海川,可是,柳青萍从小和柳青岩一起长大的,怎么会相信哥哥会无缘无故去“顺道去接”一个女人?

“青萍,帮我一个忙。”柳青岩唇角勾上去,视线始终停在苏致函的背影上,“帮我搞定杜海川。”

柳青萍瞪了他一眼,“你知道他不是我的菜。还有,爸爸现在正迷围棋,如果你搅得人家门第不宁,小心回去后被爸爸惩罚,你不会忘记上次的事吧?”

老实说,杜海川长得不赖,很干净清秀的五官,虽然杜家经商,但是杜老算是儒商,杜海川也是算诗书门第,骨子里透着很难得的儒雅。——可是,太守旧了,他们一起相约游湖,杜海川居然还带上了几瓶从家里注灌的白开水。他觉得国内的矿泉水不够干净。

“你帮我搞定杜海川,回北京后,我帮你追景之图。”柳青岩好像根本没听见柳青萍的话,他头也没回地丢下一个条件。

柳青萍考虑了几分钟,然后,利落地扔下两字,“成交。”

她快走了几步,追上了杜海川,“杜先生,请问,那就是断桥吗?”

柳青岩在后面略微汗了汗:他们兄妹来杭州的次数不知多少了,柳青萍怎么会不知道那是不是断桥,不过,这一招居然还很奏效,杜海川很耐心地解释,断桥在另一边,然后,就着断桥的典故,又讲了不少传说。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