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赠你一花一世界

更新时间:2021-03-28 17:59:55

赠你一花一世界 已完结

赠你一花一世界

来源:微阅云 作者:小狐狸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电话里头传来一句:“那男人还在吗?”“走了,去救姜可了,你不是说会处理掉她的吗?”“没蒙住嘴,出了点小意外。不要紧,再陪那女人玩玩给你撒气,你乖,听我的。”电话那头阴冷的声线充满了蛊惑,好似一个成瘾的刽子手。姜可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但在醒过来时只觉得冷,寒意直直刺进髓骨,她往四周一望,这是个冷藏室,约摸是在货车上的那类。她搓了搓手臂试图推开门,但显然只是徒劳,因为昏睡了有些时候,她的手脚都是僵的,就在瘫坐回原位时,看到了刚买的手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赠你一花一世界第13章试读

霍庭渊手机接到那个陌生号码时,正在洗手间,他脑子涨得厉害,有必要清醒清醒。

留在病房的楚思婷望了眼震动的手机,正准备挂断,男人恰好在那节骨眼上走进了房间,楚思婷立马换了动作,手一伸递给霍庭渊。

“不知道是谁,我刚打算过去给你。”

男人眉梢轻蹙,犹豫半秒还是按了接听,那头有些嘈杂,隐约间他从呜声中听出了极为短促的一声“霍庭渊”,随后就是惊叫。

熟悉女声落到耳边,他心里顿时漏下一拍,转身便走。

霍庭渊一直以来都是冷性子,这样焦急的模样实在少见,楚思婷几乎在瞬间就明白了那通电话是谁打来的。

女人生来敏感,这脸色,绝不是为的生意事。

挫败感翻涌而上,手机响起,楚思婷接通放到耳边。

电话里头传来一句:“那男人还在吗?”

“走了,去救姜可了,你不是说会处理掉她的吗?”

“没蒙住嘴,出了点小意外。不要紧,再陪那女人玩玩给你撒气,你乖,听我的。”

电话那头阴冷的声线充满了蛊惑,好似一个成瘾的刽子手。

姜可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但在醒过来时只觉得冷,寒意直直刺进髓骨,她往四周一望,这是个冷藏室,约摸是在货车上的那类。

她搓了搓手臂试图推开门,但显然只是徒劳,因为昏睡了有些时候,她的手脚都是僵的,就在瘫坐回原位时,看到了刚买的手机。

她拿起一看,还有电,也有信号,心里顿时生出点希望来。

手机里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来自霍庭渊。她正在出神,手机又震起来。

她犹豫几分按了接通,脑子里背不出徐航的号码,霍庭渊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喂,霍庭渊……”

“你在哪?出了什么事?现在怎么样?”

姜可听到那略显焦急的熟悉声音,泪水忽而就掉了下来,“我不知道,好像在冷藏车上,车子应该是停着的,这里……这里很冷。”

“发我定位,我就来,你再忍忍。”

在确定对方暂时没事后,霍庭渊那颗悬着的心落了地,但紧随而上的是迟疑与烦躁。

自己究竟是着了什么道,怎么就这么在意这个杀人犯。

霍庭渊心里矛盾,但还是驱车去了,到那之后一辆停在空旷场地上的冷藏车闯进了视线。

他开门,便见到了瑟缩在角落的姜可。

他们已经有段时间没见面,女人瘦了些,显得愈发小巧,霍庭渊难以自控地开始心疼,伸手把女人抱入了怀里,匀温度给她。

姜可意识有些涣散,本想推开,却被一把牢牢箍住。

“别动,老实点。”

片刻后姜可恢复了些,一个尖锐女声突然传了过来。

“霍庭渊!这女人就是在自导自演!她只是想支开你而已,我们的儿子被人绑走了!”

原先抱在一起好不容易生出点温情的两人,顿时都僵直站在了原地。

霍庭渊眸底漫上一层冰霜,随后是近乎决绝的怒。

赠你一花一世界第14章试读

“姜可,你又耍我?”

他推开胸前的女人,而姜可只是一头雾水,满面诧异不解。

她什么时候又成了自导自演的人?

楚思婷已然站在两人身侧,她面上带了些伤,手臂小腿好几处伤口淤青。

“对不起,庭渊对不起,是我太没用了,我拦不住那些人,他们把霍离带走了,我尽力了,可是还是叫这个女人得逞了,都怪我……”

霍庭渊看着浑身是伤的楚思婷,心中那柄天秤有了倾斜,他紧紧捏住姜可手腕,力道之大几乎要将那寸短骨捏断。

“一次次玩我,你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嗯?说!霍离在哪?”

姜可知道自己又莫名其妙背了锅,心头无奈,而听到霍离不见的消息,她的心急比男人还要多上几分。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被人迷晕关了进去而已!”——

另一边的楚思婷缓步到了那货车中,继而从口袋拿了柄钥匙,放在了里头一个角落。

“姜可,你还要狡辩到什么时候,你分明能用钥匙从里头打开,何必叫霍庭渊过来这里!”

男人侧眸一望,那钥匙刺痛了他的眼。

霍庭渊手上使力,被欺骗的怒火侵袭而来,他一把拽过姜可,不由分说又重新把她关了进去。

“这么喜欢演是吗?那你就好好待个够!”

合门的巨响炸开在耳边,姜可瑟缩一下,连身带心跌进千尺冰潭。

男人说完望向身边的楚思婷。

“回去好好上药休息,我去找霍离,你在这等我。”他迈出两步,顿了顿,“留她一条命。”

楚思婷轻轻点了点头,在男人离开后嘴角却勾起了一丝弧度。

这身伤倒也没白挨。

姜可本来就冷得不行,这会儿重新进去没一会儿就冻得浑身打颤,绝望和痛苦笼罩着她,她甚至觉得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

但突然那扇紧闭着的门又被打了开来,她被粗暴地拎出车摔在地上。

楚思婷双手抱臂趾高气扬,“听说你怀了他的种?还真是有点本事。”

她摆了摆手,几个大汉围了上来。

“给我狠狠踹,别伤到脸,往身上踢,钱不是问题。”

楚思婷说完后那些男人的鞋一下下落在了她的胸腹,她下意识护着那里,但这防御跟那些攻击比起来不值一提。

她惊呼痛叫,可惜没有一个人管她,得来的也只是狠厉的踢踹。

下身传来点温热,姜可知道,这孩子保不住了。

那女人对此颇为满意,笑道:“姜可,你可别怪我狠,我只是按着霍庭渊的意思做事而已,你是我们的仇人,他跟你结婚也只为报仇,这个孩子根本没有出生可能。”

姜可记起了曾经男人说过的话,面色惨白皱眉笑了一声,生出点怨来。

“是啊,他说过……要叫我孩子给他孩子抵命,看来不是假话……”

“不如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

楚思婷靠到她耳侧,媚媚地轻笑了两声,满是嘲弄意味。

“霍离也是你亲生孩子,你猜如果霍庭渊知道这点,是把你当妻子好好待呢,还是把那孩子当做污点处理了?”

小说《赠你一花一世界》 第13章 刽子手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