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偏执总裁的逃妻

更新时间:2021-04-14 15:01:16

偏执总裁的逃妻 连载中

偏执总裁的逃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葡萄汁儿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他声音冷冽,如千年寒冰,冻彻周羡心扉。听懂他话里的威胁之意,周羡心口一窒,痛意弥漫,抓着他衣角的手,无力的滑落。周羡感觉心口像被狠狠撕开,成两半,痛得她呼吸不过来。她木然地看着神色冷酷的沈西城,唇瓣翕动了下,艰难的问他。“沈西城,你爱过我吗?”你若是爱我,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一回?“你是我弟媳,我不会碰我弟弟的女人。”弟媳。仅是两字,就将周羡的心,刺得千穿百孔,鲜血淋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的妻子只能是我!

也许是周羡的眼神太过炙热,沈西城微蹙了下眉,直接转身,离开这闹剧般的礼堂。

沈夫人因悲伤过度,体力不支被佣人扶了下去,临走还不忘命令周羡跪着守夜。

宾客们见主家都走了,也纷纷离场。

少倾,人满为患的大厅里,只剩周羡和一个身穿白色蕾丝长裙的秀丽女子。

林允儿款款地走近她,“周羡,快起来吧,夫人说的都是气话。现在都深秋了,真跪一晚,你的腿也要废了。”

她语气诚恳,眼神真挚,甚至伸出手想要扶周羡起来。

而很久没有感受过善意的周羡,却没有一丝感动。

她今日所受的苦难,全都是因眼前这女人而起。

避开她的手,周羡徐徐站起,目光冷凝地看着她,“林允儿,我自认平日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害我?”

“你在说些什么?”

林允儿紧拧眉心,难受的看着周羡,“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会害你?”

她杏眼里泛起水光,很是我见犹怜,周羡看着,却只觉得心里发寒。

“主意是你出的,酒是你买的,房也是你帮忙订的,我手机密码你也知道,不是你,还能有谁?”

林允儿抿了抿唇,沉默了片刻,道,“是我。”

她无辜地望着她,“不是你说你不想嫁给沈北吗?我就帮你安排男人,拍了照发给沈北的,这样你就不用嫁他了,我也没想到沈北会出车祸……”

周羡听着,眼神越发的冷。

安排男人……

那天的人,不是沈西城?!那些照片不是P的?

周羡睨着眼前这个她一直当作好闺蜜的林允儿,只觉血液逆流而上,冲得她眼前发黑。

“那个男人是谁?”

“你是想让他来帮你证明清白吗?”

林允儿眼神微亮,随即又摇了摇头,哭丧着脸道,“没用的,最近所有的新闻头条都在报道,说你是故意气死沈北的,整个锦州城的人都在骂你,就算是找到人了,他们也会说你是在洗白……”

周羡红着眼,大声的朝她怒吼道,“我问你,那个男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他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周羡,对不起……”

“林允儿,我那里得罪你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周羡目眦尽眦,抬手就欲打她。

林允儿用力地捏着她的手腕,她看着周羡,稚气的眸色陡然变得幽深复杂。

“你当然得罪我了。明明我认识西城比你早,身家相貌都比你好,他却看上了你!”

她狠狠地一把将周羡摔开,“只有我才能配的上西城!他的妻子只能是我!”

周羡狼狈地被推倒在地,又惊又怒,难以相信这个事实。

林允儿踱步走近她,正想警告她几句,让她别肖想沈西城时,突然见到门外徐徐走过来一个人。

他什么时候来的?又听到了多少?

林允儿心慌意乱,无意间扫到旁边大红托盘上放着的剪刀,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

她一改刚才趾高气扬的嚣张神色,泪眼婆娑地看着周羡,面带歉意的道,“周羡,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是我对不起你,我该死。”

眼看着男人的身影越来越近,林允儿一个狠心,拿起剪刀,猛地用力,往胸口上捅。

霎时,鲜血溅出,白色长裙上洇开一片红。

周羡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呆了,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要救人。

她虽然恨林允儿陷害她,但也没想过要她死,来不及多想,周羡忙冲上去,想要抢走林允儿手里拿着的剪刀。

林允儿反手,紧紧的摁住她的手,哭腔微颤的道,“周羡,是我对不起你,我该死,你快放开手吧!”

与此同时,一声暴喝响起。

“周羡,你疯了吗?快松手!”

给我磕头,我就给你钱

声音低沉清冷,宛若大提琴优雅的旋律。

周羡听出来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她身形一僵,看了看手中染上的鲜血,再看看林允儿眼底一闪而过的得色,刹时明了。

她又中了林允儿的计!

回头看向沈西城,周羡想向他解释,“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我没有……”

沈西城一把将她狠狠地推开,神色凛然地给林允儿查看伤势。

林允儿拉了拉他的衣袖,气若游丝地为周羡开脱,“西城,你别怪周羡,是我,我对不起她……”

沈西城闻言,眸色沉沉的别了眼脸色惨白的周羡。

他看她的眼神,和沈北出事的那天如出一辙,一样的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周羡张了张了嘴,喉咙却似是被扼住了般,发不出一丝声响。

“别说话,小心伤口。”

沈西城对林允儿说着,便横抱起她,快步向外走。

周羡忙小跑着追上去,若真的让沈西城走了,她就再也解释不清林允儿强安到她身上的罪名了。

“西城,你听我解释,不是我伤的林允儿,是林允儿自己拿剪刀捅自己的,我是想阻拦她!”

沈西城的步伐很大,周羡追得很吃力,眼见他就要走出了厅堂,她忙伸手,就想拉他。

衣角被扯住的沈西城回头看她,眼神冰冷骇然,“周羡,你还记得我为什么会留下你吗?”

周羡猛地僵住。

记得,她当然记得,是因为沈北喜欢她,她还记得,他说这是他最后一次容忍她,没有下一回。

周羡宁愿她不记得。

“你最好祈祷允儿没事,不然,这回我不会再放过你。”

他声音冷冽,如千年寒冰,冻彻周羡心扉。

听懂他话里的威胁之意,周羡心口一窒,痛意弥漫,抓着他衣角的手,无力的滑落。

周羡感觉心口像被狠狠撕开,成两半,痛得她呼吸不过来。

她木然地看着神色冷酷的沈西城,唇瓣翕动了下,艰难的问他。

“沈西城,你爱过我吗?”

你若是爱我,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一回?

“你是我弟媳,我不会碰我弟弟的女人。”

弟媳。

仅是两字,就将周羡的心,刺得千穿百孔,鲜血淋漓。

七年。

七年爱恋,说扔就扔,她在他眼里,大概是连蝼蚁都不如吧。

真是命运捉弄人,自嘲地低头一笑,周羡抬眼看向沈西城,眼神渐渐变冷。

“我记住了,沈西城希望你不要后悔。”

这时,脸色苍白的林允儿突然低低的唤了声,“西城……我好疼……”

沈西城不再停留,抱着林允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少倾,警察迅速前来,以故意伤人罪捕捉周羡入狱。

作为目击证人的沈西城,在事后听到周羡要坐牢五年时,突然觉得心口空了一片。

他已经为沈北报仇了,为什么却开心不起来……

……

五年后。

一个身穿破旧短袖的瘦弱女人,顶着盛夏猛烈的太阳,跪在了周家的别墅门前。

整整一天,周家的大门开开合合,但没有一个人多给她一个眼神。

女人被晒得汗流浃背,汗水腌得她的眼睛生痛,但她仍然跪着,一下一下地磕着头,恳求来往的人。

因为她的孩子就在身后不远处的树荫下等着她。

直到夜色渐深,才有一辆黑色宾利停在她面前。

她忙不迭的膝行过去。

“求求你,借我点钱给孩子治病吧,我会按照银行利息,连本带利还给你的。”

“求你了……”

她边恳求边磕头,额头上的伤口再次破裂,鲜血流出,在地上染红了一片。

从车上下来的周晟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周羡,眼里闪过厌恶和愤怒。

“滚,别跪在这丢人现眼!”

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周羡麻木的双眼微微亮起光,“哥,求求你借我点钱吧。”

“别叫我哥,你这个杀人犯!你还回来干什么?”

“因为你,周家在京城、在沈家人面前至今都抬不起头来,你是嫌害周家害的不够吗?”

周晟愤懑的瞪着周羡,从车内捞出一把钞票甩到她脸上,“想要钱是吧?可以,你给我磕头,磕一个给你100块。”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