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予你深情爱未眠

更新时间:2021-03-27 15:27:08

予你深情爱未眠 连载中

予你深情爱未眠

来源:微阅云 作者:吾吱吱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陆景深皱着眉看他,“那……要不要把手术风险告诉她?”战西沉脚下的步子一顿,镜片后的眸子忽明忽暗。“不必。”……宁初正趴在床上睡得香甜,身上突然传来的刺痛吓得她猛然睁开眼睛。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小护士,从她身上取下针管收到一边。“宁小姐,您醒了?”宁初的脑袋还有点懵,“你给我打了什么?”“您之前在我们医院做的骨髓配型,结果已经出来了,刚刚给您用的是造血生长因子,是促进骨髓动力的。”小护士笑着解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予你深情爱未眠:进门第一天就鸡犬不宁

“你!”蓝汐眼睛不自觉的眨了眨,立马指着身后一群佣人,“我的手就是烧伤的,我怎么知道它就起水泡了?今天王妈还替我擦药了,不信你们问她!”

旁边王妈立即点头,“是的是的,蓝汐小姐的手今天的确是烧伤了,是我给她上的药。”

宁初才不会上她的当,“你要有心害我,还不会做好万全的打算?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你不承认没关系,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在审讯室待个一两天不怕你不招供!”

一听宁初说要报警,所有人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自己家的事怎么还要惊动警察了?宁初,我看你能站着吵这么半天肯定伤得也不重,蓝汐都有王妈替她作证了,你这么争下去还有什么意思,见好就收吧!”

傅娟阴阳怪气的说了句,转头看了看那边的男人轻哼,“老七,你也不管管?”

“是啊,老七,后院都起火了,你怎么还不说句公道话。”战尧晃着手中的酒杯,讽刺的翘起唇角。

战西沉眸色清冷,目光从宁初泛白的嘴唇上扫过,看着她额间不断冒出的细汗,眼神也从一开始的阴沉变得越来越深邃。

“宁初,电话收回去。”他冷冷开口。

宁初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七叔?”

“没有任何可靠依据,不要得理不饶人。”他淡淡的说着,眼里的冰冷已经把所有态度都展现出来。

她已经猜到他不会帮她,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护着蓝汐。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他们脸上都写满了得意和嘲讽,他们看起来是都么和睦的一个大家庭,只有她一个是外人。

纵使她平时再怎么无所畏惧,此刻也不免有些委屈。

宁初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一步,她已经有些站不稳了,可她还是坚持着看着坐在那里的男人。

“现在是我不饶人吗?明明是她自己做了坏事不承认,她手上的证据那么明显,你们怎么……”宁初试图解释,可是在座没有一个人想听她说。

“让你把电话收起来,别让我再说第二遍。”他的声音依旧清冷。

“七叔,她们是故意的,刚刚……”

“好了!都给我住口!”

就在这时,战青山大吼一声,手中的拐杖重重的砸在地上。

所有人都闭上了嘴,虽然没人敢说话,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好戏看够的愉悦。

“这件事到此为止,谁再吵就给我滚出战家!王妈,打电话叫李医生过来替小初看看伤,老七,你跟我上来一趟!”

战青山说完就直接起身上楼。

椅子上的男人这才缓缓起身。

他高大的身躯绕过餐桌从这边走来,视线不经意落在宁初红肿的后背,眸光狠狠的闪了几下,可仅仅只是一秒就消失不见。

回头给了门口的手下一个眼神,接到无声的指示,霍清和黎越立马点了点头。

订婚宴不欢而散,所有人都在战青山和战西沉离开后就回了自己庭院。

“这下好了,进门第一天就搞得鸡犬不宁,惹了爸爸不高兴,看你以后怎么这家里混下去!”

战诗颖得意的笑着,话音刚落就擦着宁初的肩膀撞了过去。

这一撞,更是差点把宁初身上所有的力气都撞散了。

“诗颖,快跟上来,跟晦气的人讲话小心触了霉头。”傅娟在前面催她。

“来啦!”

很快大厅里只剩下蓝汐,宁初还有几个手下。

蓝汐淡淡的笑着走过来,看了眼宁初背上的伤,叹息着摇摇头,“可惜了,这么白的皮肤伤成这样,以后怕是穿不了露背装了。”

“别高兴得太早,这些伤迟早有一天我会在你身上十倍的讨回来,今天有人帮你说话不代表每次你都可以那么幸运!”宁初看着她,清澈的眼里满是森冷。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蓝汐得意的扬了扬唇角,转身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宁初冷冷的站在那里,直到那抹嚣张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她才终于支撑不住,无力的倒向一边。

“宁小姐!”身后霍清眼疾手快将她扶住。

宁初抹了一把脸,才发现额头上早已全是汗珠。

“霍特助,我没事。”

霍清皱着眉看了她一眼,“我刚才就站在您身后,您的腿一直在抖我都看到了,您就别逞能了。”

宁初虚弱的笑了笑,“我还撑得住。”

“好了,别说了,李医生有事来不了,我们现在送您去医院。”

宁初点点头,在霍清和黎越的带领下坐上门口的迈巴赫。

“对了,霍特助,那个蓝汐是什么人,我怎么感觉她好像不太喜欢我?”刚上车,宁初就看着前座的人问。

虽然其他人也不喜欢她,但蓝汐表现得好像有些反常。

“这个……”霍清和黎越相视一眼,面露难色。

宁初看着他们,“不方便说吗?”

“也不是不方便。”霍清眼睛闪了闪,“只不过这是七爷苑里的事,我们做手下的不方便多嘴,等您回到东苑自然就知道了。”

“这么神秘?”宁初皱眉。

霍清扯扯嘴角,没有说话。

车厢里很快就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

……

战青山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人,“婚姻不是儿戏,你做事一向沉稳,我就想问你一句,你决定娶小初,难道因为她的血是……”

“是。”战西沉点头。

“太好了!”战青山如释重负一笑,“找了那么多年,真是不容易,这件事还有多少人知道?”

“除了您,没人知道。”

战青山点点头,目光幽深的看着他,“刚刚你做的很好,老三那边我会帮你瞒过去,你不要有任何动作,只是可怜了小初,那丫头是个好孩子,你要好好对人家。”

闻言,看似淡漠无痕的眸底顿时就结起一层冰霜,面上却依旧淡漠。

“我知道。”

“还有……”战青山看了他一眼,又说:“你也知道MR型血对你来说,不止是能传宗接代那么简单,既然找到了,该收的心思就该收起来了。”

战西沉眸光一暗,“我有分寸。”

战青山点头,“我明天就派人到澳城去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你母亲,让她也……”

“不必了!”战西沉突然冷漠的将他打断,“我会亲自跟她说!”

“老七……”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最近工作忙。”

“老七,老七……”

……

战西沉刚回到书房,黎越就推开门进来。

大班椅上的男人手持文件,安静的坐在那里批阅。

斯文儒雅的金丝边眼镜,配着细细的眼镜链,再搭上那一身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高贵,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仿佛从仙境走出来的神仙。

“先生。”黎越恭敬的对他颔首。

战西沉抬眸,声音依旧清冷:“伤得重吗?”

予你深情爱未眠:安排手术

“倒是不重,但是因为伤在后背和手臂之间,这两天恐怕行动不方便了。”

“嗯。”他淡淡的点头应了声,注意力又回到了手中的文件。

这不冷不热的态度,倒是搞得黎越有些懵逼了。

“但是……护士给宁小姐打了消炎针就没动静了,人到现在都没醒,要不让陆少给她弄点特效药?”

战西沉拿着钢笔的手一顿,神色淡然,“不用,自作聪明锋芒毕露,让她吃点苦头。”

黎越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赶紧再说:“对了,先生,陆少让你忙完过去一趟,他说关于手术上的事有新情况要和您商量。”

战西沉拿着钢笔的手一顿,下一秒就立即起身。

“备车!”

玛利亚医院。

陆景深翻着病历本,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男人。

“配型结果出来了。”

“什么时候可以手术?”战西沉抽着烟,神情显得有几分慵懒。

陆景深看了他一眼,面露难色,“这就是我这么晚叫你过来的原因。”

“什么意思?”战西沉抬起头,捻灭手中的烟。

“我们在检测过程中,发现宁初的血样里有不稳定基因。”陆景深说,“也就是说她的基因里存在隐性遗传病,如果坚持手术的话,很可能会引发这种疾病。”

战西沉皱眉,“什么样的遗传病?”

“目前只能确定为感官障碍,具体细化到哪种程度,还要参考她的家族病史。”陆景深看了他一眼继续说:“但你也知道她是孤儿,找不到她的家人,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

“……”

“而且,我还发现一件事,虽然MR阴性血的特性之一就是造血能力强,但是这丫头的体质实在太神奇了。”

“霍清他们刚送她来医院的时候伤口明明已经恶化,可是我刚刚去查房的时候,发现她被烫伤的地方已经在结痂!”

“也就是说,这丫头只用寻常人一半的时间就可以消化所有伤口,她的血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值钱!”

“……”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安静。

陆景深和他认识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他在这件事情上犹豫过。

看了他一会儿,陆景深下意识提醒:“血库里你能用的血已经不多了,深冬将至,你随时都有可能发病,宁初突然在这个时候出现,或许对你来说是个转机。”

“我觉得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毕竟这关乎人姑娘的一生,虽说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会诱发,但如果真的出了意外,到时候谁也担待不了。”

战西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深邃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床上的人,良久,才轻轻推了推眼镜。

“什么时候是最佳的手术时间?”

陆景深一惊,眉头不自觉皱了皱,“依她的体质,随时可以。”

战西沉眸色幽沉,“除了可能会诱发遗传病,手术还有其他风险吗?”

“现在科技那么发达,她的身体又特殊,不会有风险的。”

陆景深看着眉宇间隐藏的不安,想了想又说:“你如果实在不放心,我可以在手术中先麻痹她的神经,不会有痛苦,也不会让她有心理负担。”

战西沉眉间的郁结这才松了一些,“尽快安排。”

话音刚落,他就起身,扣好西装纽扣,准备离开。

陆景深皱着眉看他,“那……要不要把手术风险告诉她?”

战西沉脚下的步子一顿,镜片后的眸子忽明忽暗。

“不必。”

……

宁初正趴在床上睡得香甜,身上突然传来的刺痛吓得她猛然睁开眼睛。

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小护士,从她身上取下针管收到一边。

“宁小姐,您醒了?”

宁初的脑袋还有点懵,“你给我打了什么?”

“您之前在我们医院做的骨髓配型,结果已经出来了,刚刚给您用的是造血生长因子,是促进骨髓动力的。”小护士笑着解释。

对哦。

她差点忘了,之前和战西沉达成协议后,她是同意做了配型。

她的血是万能血,不用配型她都知道结果。

从答应配型那一刻开始,就相当于答应了手术。

“手术安排在什么时间?”宁初问护士。

“明天一早。”

“这么快?战先生知道吗?”

他竟然都不和她商量一下就安排了手术?还在她身上有伤的情况下。

“当然知道,没有战先生的允许,我们怎么敢私自给你做手术?”小护士一边笑着说,一边收好推车。

“宁小姐,您现在已经进入隔离状态,在手术之前您的一切起居都由我们专人负责,您要是累了就接着睡吧,睡醒了手术就结束了。”

宁初这才发现,她所处的环境与一般的病房不同,也就是太过于关注周围的环境,而彻底忽略了小护士的话。

“为什么要隔离我?”只有移植者才需要无菌仓。

“抱歉,宁小姐,因为患者的情况特殊,为了手术成功率,还望您谅解,这也是战先生的意思。”

“……”

小护士说完就推着车出去,安静的病房只剩下宁初一个人。

不知怎么的,她从醒来到现在,一直感觉脑袋晕晕沉沉的。

本来还想再问她点什么,但是又抵不住困意,靠着枕头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宁初睡了很长的时间,睁开眼就发现连天都亮了。

她转过头,就看到一张慈眉善目的脸。

“宁小姐,您感觉怎么样?需要我替您叫医生吗?”阿姨满面笑容,让人倍感亲切。

宁初皱着眉往四周里看了一圈,“我还好,谢谢您,不过……您是?”

“我是七爷苑里的管家,您可以叫我兰姨。”兰姨扶着她坐起来。

宁初点点头,在房间里看了一圈,病房里只有她和兰姨。

虽然知道战西沉可能不在乎,但怎么说手术都是为了他做的,他好歹也要问候一声吧?

这么想着,还是忍不住问兰姨:“兰姨,你家七爷呢?”

“七爷昨晚守了您一夜,刚刚被公司的电话叫走。”兰姨笑着说。

战西沉一直在医院,还守了她一夜?

这座冰山,也不是那么无坚不摧的嘛!

兰姨看着她笑了笑,“宁小姐,您刚做完手术,看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没有的话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手术做完了?”宁初不敢相信。

“是啊,您都在医院躺了一夜了。”

天!她是有多能睡?

怎么感觉才睡了一觉,就直接连手术都做完了?

而且对之前的事完全没有记忆!

小说《予你深情爱未眠》 第10章 进门第一天就鸡犬不宁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