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绝品符医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0

绝品符医 连载中

绝品符医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楚南, 秦倾城

精彩试读:“这……这是传说中的天符医术?”刘伯刚刚还在犹豫着要不要阻止楚南,但看到楚南手上的动作,他也愣了一下。又听到孟思邈说楚南施展的居然是失传已久的天符医术,刘伯震惊了。因为天符医术,他也听闻过。听到孟思邈居然也认识天符医术,楚南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刚到江州,先是褚青天认识他的医术,没想到这小小的中医馆里,居然也有人认出了他施展的医术。而这时候,楚南没有了后续动作,而是转身看向了刘伯孟思邈三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绝品符医第10章试读

不知不觉间,楚南来到了一处热闹非凡的街道。

街边有很多摆地摊的,还有一些看着摆摊算命的。

看到这些算命看相的,楚南顿时萌生了一个念头。

他除了会医术,也会看相的本领。

而他看相的本领,可不是这些摆摊算命的所能比拟的。

貌似自己也可以摆摊算命看相,来赚点饭钱。

有了这个想法,楚南随即找了个废弃的纸壳子,又问一个商家借了个笔,在那张纸壳子上写下:“天下第一神医,兼职看相算命观风水”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之后。

也学着那些摆摊算命的人一样,坐在了街边。

还不停地开口吆喝道。

“治病喽,专治各种疑难杂症,治不好不要钱!”

“看相算命观风水喽,看不准不要钱!”

吆喝了将近十分钟,却没有一个人过来光顾他的生意。

反倒是因为他的吆喝声,让一众路过的行人,都对他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毕竟,在过路的行人看来,楚南的形象根本就和神医大师不挂钩,反倒像个神经病一般。

这种人,怎么可能是神医,而且还会看相算命观风水?

别开玩笑了。

没有人光顾他的生意,这让楚南十分的郁闷。

就在这个时候,街道口停下了一辆奥迪车。

车门很快打开,从驾驶位置先下来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他下车后,急忙走到车子后门,拉开了后车门。

车上下来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儿,女孩约莫二十多岁,薄唇琼鼻,外加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十分的惹人注目。

女孩的脸蛋虽然十分的漂亮,但脸色却是无比的苍白。

楚南距离女孩足足有十来米,但他还是从女孩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非常强劲的寒气。

而且这还是大夏天的,女孩儿居然裹着厚厚的羽绒服。

看到女孩的样子,再感受到女孩儿身上的寒意,楚南第一时间就知道。

这个女孩儿的身上有病,而且还是那种很厉害的病。

看到女孩儿的身上有病,楚南顿时觉得他的生意来了。

刚想开口,但女孩儿就和中年男子却急匆匆地走了。

本以为是生意上门了,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有理他,这让楚南很郁闷了。

看到这两人的穿着都很华贵,而且女孩的身上肯定有重病在身。

楚南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两个人的身上做成一笔生意。

很快,楚南就追上了这两人的脚步,拦在了两人的身前。

“两位,等等!”

突然被楚南拦住了,这让女孩儿身边的中年男子有些紧张,一脸防备地看着楚南。

“你有什么事情吗?”

“两位不要生气,我并不是什么好人,啊呸,我是个好人,而且还是个神医,我刚刚看到这位美女脸色惨白,身上寒气逼人,我想这个美女的身上肯定患有重病,因为我今天身上有些拮据,所以想给这位美女看下病,钱呢,我也不多要,你们给我个几百万就可以了!”

本来楚南想问这两人要个一两千万的,但今天他第一次摆摊的生意没开张,他决定给这两个人一个折扣。

楚南说出这话后,让中年男子和女孩儿都是一愣。

很快,中年男子就反应过来了,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面前的这个家伙就是个骗子加神经病。

这种人,他以前也遇到过不少。

最让中年男子气愤的是,以前他遇到的骗子,最多也就要个几百块钱,没想到眼前这个农民工打扮的家伙,一开口居然就要几百万。

“神经病,赶紧给我滚蛋。”

但楚南却没有一丝要走的意思:“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是个神医,要不是我今天身上没钱了,给你们治病只需要几百万,算是便宜你们了,你们不感激我,怎么能赶我走呢!”

中年男子更加的不爽了,语气变得十分冷冽:“神经病,你别不识好歹,信不信我揍你一顿!”

“刘伯伯,给他点钱,让他走吧!”

相较于中年男子,女孩儿的语气就没有那么恶劣了。

“小姐,这家伙就是个神经病。”

“算了,刘伯伯,看他的样子,估计也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你就给他点钱吧!”

“那好吧!”

中年男子狠狠地瞪了楚南一眼,随手从兜里掏出了二百块钱,扔给了楚南。

“哎!我说两位,我不是叫花子啊,我真的是个神医啊!”

“小子,你来劲了是不,赶紧滚!”

说完,中年男子也不想理会这个在他们看来就是个神经病的楚南了,急忙拉着女孩走进了不远处的一家中医馆。

看着离开的两人和手里的二百块钱,楚南很郁闷,自己好歹是一个神医,居然就这么被人当成乞丐神经病了。

这找谁说理去。

“不行,不能让人误会我是乞丐和神经病!”

为了证明自己,楚南直接跟着两人进了那家中医馆,他不想被人误会。

一进中医馆,楚南一眼就看到那个有病在身的女孩儿,此刻正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老中医,正在给她把脉。

而在老中医的身后,除了刘伯之外,还站在一个年轻男子,男子此时正一脸猪哥像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女孩儿。

入神的他,甚至连楚南的到来都没有发现。

楚南进来之后,也没有出声,就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老中医给女孩儿把脉。

过了好久,老中医满脸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刘先生,你家小姐的病我也没有办法!”

听到老中医的话,刘伯和女孩儿的脸上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只是这丝失望一闪即逝,因为这样的情况,他们遇到的太多了。

因为女孩儿身上的病,他们两人几乎辗转了整个华国,可无论哪个有名的名医,都没有任何办法治疗女孩儿身上的怪病。

绝品符医第11章试读

那会儿,他们又去拜访了褚青天,褚青天帮忙看了下之后,也对女孩儿的病情无能为力。

不过褚青天还是推荐他们到这里来,找褚青天的师弟帮忙看看。

两人这才急忙赶到了这个中医馆,想要找褚青天的师弟,孟思邈帮忙看看。

可现在褚青天的师弟孟思邈也同样对女孩儿的病情无能为力。

刘伯还有些不甘心地问道:“孟先生,真的没法吗?”

孟思邈摇了摇头道:“刘先生,恕我直言,你家小姐身上的病,比癌症还可怕,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治好的!”

孟思邈身边的年轻男子一脸骄傲地说道:“没错,连我师父和褚师叔这样的神医,都没有办法治,那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有人能够治好了!”

听到孟思邈和他徒弟的话,楚南却是笑出了声。

楚南的这一声略带嘲讽的笑声,顿时就吸引几个人的目光。

这下,这几人才注意到了楚南。

“小乞丐,你笑什么?”

孟思邈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有些气愤地地瞪着楚南,因为他觉得楚南这是在嘲笑他师父。

楚南不屑地看了年轻男子一眼道:“哼,我自然是笑你们了,连区区一个阴寒之体都认不出来,居然被说成了绝症,你们还妄称神医,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楚南这话,让孟思邈脸色顿时变了变,他和他师兄褚青天可是这江北最有名的医生。

虽然他不像他师兄那般出名,他也不喜欢太过瞩目,因此便在这闹市区开了家医馆,专心为人治病。

但在医术方面,他和他师兄都差不了多少,而且在某些疾病方面,他还要比他师兄高明许多。

可现在居然被一个小乞丐一把的家伙给嘲笑了,这让孟思邈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而一旁的孟思邈徒弟更是准备出手赶人了。

“哪里来的臭乞丐,给我滚出去!”

但就在这时候,坐在椅子上的女孩儿开始疯狂的打起了冷颤,眉毛上居然出现了寒霜。

刘伯第一时间就准备查看女孩儿的情况。

但楚南却先一步来到了女孩儿身边,一把就握住了女孩儿那寒冰刺骨的手臂。

“你干什么?”

“想让她活命,就给我闭嘴!”

楚南狠狠地瞪了刘伯一眼,刘伯瞬间感受到整个身体一寒,仿佛被什么恐怖的猛兽盯上了一般。

没有敢再有任何的动作。

楚南握住女孩胳膊的一瞬间,就感知到了女孩儿的情况。

女孩儿的情况让楚南的眉头微皱,因为女孩儿的情况居然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看到已经快昏过去的女孩儿,楚南没有丝毫地犹豫,随即抬起右手,在半空中写写画画了一番,一道无形的符篆成型之后,楚南随手将那道符篆拍向了女孩儿的胸口。

随着符篆印在了女孩儿的胸口,原本剧烈颤抖的女孩儿,突然平稳了下来。

眉毛上的寒霜也消退了一些。

而一旁的孟思邈,看到楚南刚刚的动作,他顿时愣住了。

“这……这是传说中的天符医术?”

刘伯刚刚还在犹豫着要不要阻止楚南,但看到楚南手上的动作,他也愣了一下。

又听到孟思邈说楚南施展的居然是失传已久的天符医术,刘伯震惊了。

因为天符医术,他也听闻过。

听到孟思邈居然也认识天符医术,楚南有些惊讶。

没想到这刚到江州,先是褚青天认识他的医术,没想到这小小的中医馆里,居然也有人认出了他施展的医术。

而这时候,楚南没有了后续动作,而是转身看向了刘伯孟思邈三人。

“你们都出去!”

“凭什么,这里是我师父的店!”

年轻男子还有些气愤地瞪着楚南。

“走!”

孟思邈第一个就反应过来了,面对掌握天符医术的神人,他一点脾气都没了,急忙拉着自己的徒弟走出了药店。

刘伯犹豫了一下,最终也跟着孟思邈出去了。

三人都出去了,楚南这才看向了女孩儿。

“美女,要治好你身上的病,需要我脱掉你上身的衣服,你没意见吧!”

女孩儿这会儿已经不在那么难受了,她微微地点了点头。

得到了女孩儿的同意,楚南便将女孩儿身上那厚厚的羽绒服脱掉了。

然后又帮女孩儿将里面的特制毛衣脱掉了。

毛衣被脱掉,女孩儿上身只剩下贴身的胸衣了。

看着女孩儿的胸衣,楚南有些不好意思动手。

而女孩儿也有些羞涩。

但最终她还是咬了咬牙,红着脸,主动解开了她那最贴身的胸衣。

胸衣解开了,被胸衣束缚着的那两团事物,便彻底的出现在了楚南的面前。

第一次看到女孩儿的胸,楚南愣了一下。

不过随即他就反应过来了,因为他知道他现在是个医生,不能有任何其他的思想。

随即,他再次抬起右手,在空中写写画画了好一会儿,这才小心翼翼地将那道外人看不见的金色符篆小心翼翼地贴在女孩儿的胸口之上。

“得罪了!”

楚南自此言语了一声,右手轻轻地贴在了女孩儿的左胸之上。

被一个陌生男子握住自己的胸,女孩的连一下子红透了,连脖子都红了,而且身体又开始颤抖了。

不过看到楚南一脸郑重其事的样子,眼中也没有任何的杂色,女孩儿也强撑着,让自己不再颤抖。

而楚南将手贴在女孩儿胸口之上后,便闭上双眼。

如果此时谁有透视眼的话,就会看到空气之中有一丝丝的青色气体,不断地聚集到小医馆上空,然后以楚南的身体为媒介,一丝丝地进入了女孩儿的身体里。

原本感觉自己整个身体处在冰窖里的女孩儿,顿时感觉有一股暖意从自己的胸口传来。

很快,这股暖意从胸口开始蔓延,不一会儿,女孩儿感觉到自己的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暖意。

之前那股冰冷刺骨的寒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多少年了,女孩儿都没有感受到这种温暖了。

犯病的时候,哪怕是在炎热的夏季,待在最热的空调房里,她都没有感受过这种让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暖意。

伴着这舒服的暖意,女孩儿就这么睡着了。

楚南, 秦倾城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