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四宝来袭,爹地宠妻甜又撩

更新时间:2021-03-31 11:49:15

四宝来袭,爹地宠妻甜又撩 连载中

四宝来袭,爹地宠妻甜又撩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秦辞, 傅西礼

精彩试读:“……”辞姐经常骂他混不吝,要他说,这小子才是真正的混不吝。连自己爷爷都敢埋汰,也是个狠人。“你不信?得,咱们合个影,然后发网上去,看看你舅老爷一家什么反应。”说完,他伸手将他给拽了起来,然后与他拍了张合影。“我呢,来帝都有两个目的,其一,找我那六十岁的老爹要抚养费,其二,就是找你妈晦气,你小子要么配合我,要么从我家滚出去。”傅小宝眼中划过一抹精光,满脸欣喜道:“你要找秦岚那女人晦气啊?好呀好呀,我帮你,怎么虐都行,能将她虐进棺材里就更好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7-不要脸,登徒子,臭流氓!

秦辞下意识想要挣扎。

凭她的身手,或许能逃出他的魔爪。

可下一秒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傅西礼是谁?

老狐狸!

她只要露出招式,他一眼就能看出她是鬼魅。

“妹夫这是做什么?我好歹是秦岚的姐姐,你这调戏大姨子,就不怕被世人耻笑么?”

傅西礼勾了勾薄唇,露出了一抹邪肆的笑容,凑到她耳边道:“我听说鬼魅的胸前有一朵盛开的罂粟花,既然你不肯承认,那我只能用最粗暴的方式扒了你的衣服验明正身了。”

秦辞的瞳孔狠狠收缩了两下。

她没想到禁欲薄性的傅西礼会说出这么一番臭不要脸的话。

说好的不近女色呢?

那他现在抱着她算个什么鬼?

“你,你敢。”

傅霸总扬了扬眉,直接用行动告诉她敢不敢。

‘撕拉’一声,衬衣被他扯落,纽扣砸在地上,发出了噼里啪啦的脆响声。

秦辞撑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一时忘了反应。

男人眯眼看着她半露的香肩,视线慢慢转移,落在了她呼之欲出的雪峰上,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艹,穿上衣服看起来平平板板的,没想到扒掉衣服后如此有料。

‘啪’一声脆响。

秦辞直接一巴掌呼在了他的俊脸上,“不要脸,登徒子,臭流氓。”

接着,她趁他愣神的功夫,直接伸手将他给推了出去。

‘砰’的一声巨响,房门合上了。

秦辞下意识伸手捂住了自己左胸上的罂粟花。

该死的,差点就穿帮了。

要不是因为她身材火辣,让那男人有了片刻的失神,她今日怕是要交代在他手里了。

如果傅西礼知道她就是刺杀他儿子的第一杀手鬼魅,以那狗男人的狠厉程度,他会直接弄死她的。

门口,傅霸总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漆黑的眸子里酝酿起了狂风暴雨。

该死的!

他刚才居然被一个女人白花花的身体给迷惑住了,都没来得及看清楚她胸口有没有罂粟花。

还有,那死女人居然敢扇他耳光!!!!

他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被人打过,她绝逼是第一个,很好!

她成功惹到他了!!!

“既然秦大小姐不是鬼魅,那我就放心了,傅小宝那混账东西先寄养在你这儿,好好看着他,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弄死你。”

秦辞听着外面传来的警告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条疯狗倒是聪明,居然直接将儿子扔在她这儿了。

她即使有心杀那小东西,也得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好呀,我是孩子的姨妈,他住在我这儿,傅先生尽管放心。”

狗男人,最好别落在她手里,否则她一定废了他。

卧室内。

秦不吝抱着膀子靠在置物架旁,似笑非笑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傅小宝。

“喂,小子,叫我一声表叔听听。”

傅小宝眯眼看着他,眸中有精光一闪而逝。

这狗东西跟他长得过分相似了。

两人放在一块儿,怎么看都像亲兄弟,妥妥地来自同一个男人的种。

“表叔?什么表叔?你顶多是我兄弟,别想着占我便宜。”

18-将她虐进棺材里就更好了!

秦不吝扬了扬眉,踱步走到床边,狞笑道:“我还真的就是你表叔,因为我跟你爹是表兄弟。”

傅小宝冷哼了两声,“你怎么不说你是我亲叔,跟我爹是亲兄弟?我爷爷宝刀未老,说不定真能在外面折腾出几个私生子来。”

“……”

辞姐经常骂他混不吝,要他说,这小子才是真正的混不吝。

连自己爷爷都敢埋汰,也是个狠人。

“你不信?得,咱们合个影,然后发网上去,看看你舅老爷一家什么反应。”

说完,他伸手将他给拽了起来,然后与他拍了张合影。

“我呢,来帝都有两个目的,其一,找我那六十岁的老爹要抚养费,其二,就是找你妈晦气,你小子要么配合我,要么从我家滚出去。”

傅小宝眼中划过一抹精光,满脸欣喜道:“你要找秦岚那女人晦气啊?好呀好呀,我帮你,怎么虐都行,能将她虐进棺材里就更好了。”

秦不吝抽了抽嘴角,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烧退了啊?怎么还在说浑话?亲妈都不认,你丫真是比我还混账。”

“……”

翌日。

网上又曝出了一个惊天大瓜。

#傅氏太子爷与昨日被曝私生子同框,两人长相神似,很有兄弟相#

标题下面配图一张,内容是秦小爷与傅小少的合照。

原本经过一个晚上的沉淀,私生子一事因为没有出别的后续,所以慢慢淡化了。

如今曝出这同框照,一下子又将私生子传闻推到了新的高度。

‘卧槽,我说傅霸总怎么没站出来澄清此事,原来是偷偷将儿子领回了家,跟小太子爷养在了一块’

‘说好的不近女色呢,这私生子一个接一个的曝,打的是谁的脸啊’

‘强烈要求傅氏站出来给一个说法,向外界解释这私生子是从何而来,生母为谁’

傅氏公馆。

客房内。

手机从秦岚的掌心滑落,掉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

她没见过秦辞其他几个孽种,但看着与傅小宝同框的野东西,她敢肯定这是秦辞那贱人生的。

也就是说傅小宝在秦辞那儿,她们已经相认了?

不,她不能这么消极,更不能自己吓自己。

附身从地上捡起手机后,她转身冲出了房间。

客厅内。

傅夫人坐在沙发上,沉着脸看着茶几上的报纸。

彩色的照片完美的印刻出了两个孩子的长相,相似的五官轮廓,很有兄弟相。

“西礼,你当年除了岚岚,是不是还碰过其她女人?”

傅西礼懒懒地倚靠在楼梯扶手上,轻飘飘地道:“别每次一曝出私生子就往我身上推,如果你觉得这是傅家的种,那么你应该去问我老子,看看是不是他在外面留了种。”

傅夫人面色一沉,瞪眼道:“说什么浑话呢,你爹地从未在外面鬼混过,怎么可能会有私生子?”

傅西礼摊了摊手掌,“不是我爹,那就是我舅,你去问问他是不是背着舅母在外面鬼混了。”

“你……”

这时,秦岚从二楼冲了下来。

“婆母,有小宝的消息了。”

秦辞, 傅西礼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