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爹地求婚不给力

更新时间:2021-03-31 10:45:46

爹地求婚不给力 已完结

爹地求婚不给力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邵星涵, 封泽辰

精彩试读:邵星涵的心前所未有的恐慌。他怎么会在封家?一晚上的索取,到现在她的腿还软着,而这个男人竟然还追上门来?“阿辰,你…你回来了?”意外的,封家太爷的拐杖掉在了地上,他声音嘶哑地喊了一声。他这一生只有三次失态,一次是小儿子离家出走,一次是长孙封泽辰车祸身亡,最后一次,就是现在,封家大少封泽辰复活归来。封泽辰扶住了老太爷,嘴角含笑,情绪却十分平静:“是的,爷爷,我回来了,阿辰回来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3-重逢

三年前,封家大少出车祸去世,封家太爷买下她的子宫,代孕生下封家大少的儿子,封玦,小名皮皮。

她邵星涵,只是封家大少的代孕妻子,在封家,她甚至不如女仆有尊严。

“啊……”

邵星涵闷哼一声,连哭也不敢。

封家太爷挥着手杖,狠狠地打在她的背上。

边打边骂:“夜不归宿,封家的脸都让你丢干净了!”

连挨了三下,邵星涵的嘴角溢出一丝血。

棍子的阴影在头上闪过,这一击太重,打的邵星涵身子踉跄一下倒在地上。

“太爷爷,不要打我妈咪,求求你,不要打我妈咪!”皮皮挣开王姨的手,迈开小短腿从楼上冲下来,抱着封家太爷的腿,声嘶力竭地哭求。

头上的棍子没有丝毫的停滞,邵星涵红着眼眶,伸出手臂抱紧了儿子的身体。

她很清楚这一下落在手臂,她的手臂会断掉。

封家人打她从来没有手软过。

邵星涵想象中的剧痛没有到来,就在离他手臂不到一厘米的地方上停住,一双精致的男人手握住了手杖。

邵星涵抬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男人比例完美挺拔的身材,而后,她看到了一双熟悉的鹰眸,那睥睨一切的眼神,她过目难忘。

是他!

昨天晚上的男人!

邵星涵的心前所未有的恐慌。

他怎么会在封家?一晚上的索取,到现在她的腿还软着,而这个男人竟然还追上门来?

“阿辰,你…你回来了?”

意外的,封家太爷的拐杖掉在了地上,他声音嘶哑地喊了一声。

他这一生只有三次失态,一次是小儿子离家出走,一次是长孙封泽辰车祸身亡,最后一次,就是现在,封家大少封泽辰复活归来。

封泽辰扶住了老太爷,嘴角含笑,情绪却十分平静:“是的,爷爷,我回来了,阿辰回来了。”

爷爷?

邵星涵心里一颤,怔怔的看着男人。

奢华的水晶灯投下柔和的光线,她第一次看清了封泽辰。

他身高绝对在一米八五以上,穿着最简单的黑衣黑裤,气质沉默内敛,又显得疏离,面庞棱角分明,十分俊美,带着一种沉默冷毅的男人硬气。

这就是她法律意义上的便宜丈夫,封玦生物学上的父亲,封家那位传闻有着雷霆手段的长子,封泽辰。

她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她,那双沉沉的琥珀色眼眸看人的时候会让她后背发凉。

邵星涵低着头,避开他的视线。

客厅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大家似乎觉得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场美梦,所以他们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你是皮皮的爸爸吗?”

邵星涵怀中软糯的奶音,吸引了封泽辰的目光。

他眼眸中的冷意,吓得皮皮浑身一抖,瑟缩着躲进邵星涵的怀抱里,原本期待的目光化为了害怕,漂亮的琥珀色眼眸,立刻蒙上一层水雾。

封泽辰心中一软,立刻收起了他凛冽的目光,甚至主动蹲下,看着皮皮。

封玦长的很像封泽辰,鼻子眼睛都像,只有那张粉红的小嘴像邵星涵。

一受惊吓,母子两个就会本能的咬着下唇,直到将下唇咬的发白才算,那模样,实在惹人生怜。

封泽辰伸出手去轻轻擦了擦孩子脸上的泪水,紧抿着唇。

他说不出是,也说不出不是。

盯着委屈的小奶包,语气不轻不重地说:“你是男孩儿,不许哭!”

这话刚说完,皮皮显然被吓了一跳,身子又向邵星涵怀里缩了缩。

他第一次管教儿子,火候掌握的还不够好。看着孩子惊恐的目光,封泽辰有些失望。

“爸爸!”

封泽辰刚要起身,小奶包竟然主动扑上来,紧紧贴挂在他的脖子上,用他的手、脚紧紧扒在他的身上。

封泽辰被这突如其来的称呼和拥抱惊住了。

瞄一眼邵星涵,她扑人的时候也是这么准确又果断。

一大一小,果然是亲母子!

4-离婚

“泽辰,你刚回来,不如在外面定个桌,我们一家……”

封老太爷刚开口,就被封泽辰打断:“爷爷,其他事先放一边,我想先和自己的……妻子,单独谈谈。”

封泽辰看了眼抱着他小腿不撒手的小奶包,欣赏着邵星涵紧张的神色。

“这、这个没问题,你们是该谈谈。”

封老太爷顿了顿,有些尴尬,虽然能理解封泽辰回来之前肯定调查过家里的事,但邵星涵这个妻子,总归是家里在不经过他同意的情况下强加给他的。

将皮皮交给王姨,邵星涵低着头,亦步亦趋的跟在封泽辰身后。

进了书房,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关上。

“邵星涵,昨晚的事,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嗯?”

强壮的手掌掐住了她纤细的下巴,为了惩罚她,封泽辰故意将她重重的抵在墙壁上。

“我被人下了药,不是故意的。”

邵星涵含糊不清的解释,可面前的男人却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手臂用力,逼迫她抬起脚跟同他说话。

“不用假惺惺,我对你一点也不感兴趣。欲擒故纵,对我没用的!”

“嗯……”

邵星涵抿了抿唇,只能发出一个鼻音。

可是这样却激怒了封泽辰,手臂故意又抬高了些,让她的脚尖勉强着地。

封泽辰拧着眉头,质问她:“你这是承认你故意爬上我的床勾引我?”

邵星涵不敢让他误会,赶紧摇头,想要解释却开不了口。

被逼急了的邵星涵,猛地一跳,双腿攀住封泽辰的腰,两人又恢复了昨晚的状态。

只不过这一次,邵星涵不是将他强压床,而是强压在椅子上。

咳咳……

“封大少爷,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我们可以离婚!”

邵星涵跪坐在封泽辰结实的大腿上,张口闭口竟然是要离婚?

封泽辰懵了三秒,这个女人竟然先说了离婚!

封泽辰的眼神瞬间冷了180度,黑着脸看着面前女人,他封泽辰怎么可能被离婚,只有他狠狠抛弃的女人!

“欲擒故纵?你的套路就只有这一条吗?”

封泽辰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几个字。

邵星涵被看的浑身一抖,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她一定立刻从这房间里面逃跑。

“不,不是……”

“嗯?又不离了?”

邵星涵赶紧摆手,坚定的喊出:“离!”

这个字刚出口,她的大腿就被狠狠的捏了下,那感觉像是差一点就捏爆了。

“离、离、离,但我没有套路!”

邵星涵着急解释,可是封泽辰却更气了,这个该死的女人,说一次离婚还不够,是有多看不上他,离婚都要说三遍!

他封泽辰连续被一个女人这么嫌弃?

他必须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女人了!

低头看了看两人之间暧昧的姿势,冷哼声,“怎样离?这样离……”故意顶了她一下:“还是那样离?”

邵星涵精致的脸,瞬间红透,挣扎着想要下去。

“就这么谈!”

封泽辰没放她下去,反而伸手将她紧紧的圈在怀里。一双凛冽的鹰眸紧盯着邵星涵红透的小脸。

“我,我就要皮皮!”

皮皮是她给封玦起的小名,而玦是不完美的玉,爷爷说这是人如其名。

她不喜欢却没权利改。

邵星涵希望她的孩子,皮实健康,也期待他想《精灵宝可梦》里的皮皮,聪明可爱,快乐生活。

所以,她总喊皮皮。

封泽辰看着她,眼中的玩味儿逐渐散去,剩下的只有彻骨冰寒。

“他姓封,就不能离开封家。”

只此一句,足以让邵星涵所有期待都成泡沫。

“求求你,孩子不能没有妈妈。”

看着她掩面哭泣,封泽辰有一丝松动,但也只有一丝而已,因为他一直是个很理智的男人。

“柔弱的猫儿养不出强悍的老虎,你就不要妄想可以带走封玦,还是想想跟我要多少补偿更实际。”

邵星涵被他看的浑身发凉,尤其是她的心像是被冰蔓缠住,怎么也挣脱不开。

她现在满脑子里面想的是,她要怎么做才能得到皮皮?

原本还在哭着的女人,忽然变脸,伸出双手撑在封泽辰的双肩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封泽辰,严肃地说:“封泽辰,希望你明白,想要只小老虎,你得先有只母老虎!”

这句狠话用尽了邵星涵所有的力气。

恐惧绝望让邵星涵的脑子彻底清醒了,她结合前夜实战情报来看,封泽辰应该是,吃硬不吃软。

邵星涵嘴角划过一丝得意,心道:既然你喜欢玩东风压倒西风的游戏,那就没陪你玩!

被扑在椅子上,封泽辰的心情竟然闪过一丝兴奋,嘴角微勾了下。

下一秒,他找回主动,一手勾着她的下巴,一手扶着她的腰,直接将她压在身下,贴在她的耳边,喷洒着火热的气息。

“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复习下昨晚……”

邵星涵, 封泽辰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