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总裁又在求负责

更新时间:2021-04-02 12:17:30

总裁又在求负责 连载中

总裁又在求负责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叶漫漫, 林星辰

精彩试读:叶漫漫无言以对,细算下来,她的确难辞其咎。可三十亿外加一个未婚妻,她实在是赔不起。看出她的迟疑,林星辰再次出声:“叶小姐昨日不是说多少钱都给吗?”“可是这三十亿……”叶漫漫面色纠结,“就算是把我卖了,叶脉不到这么多钱。”林星辰嗤了一声:“就算将你卖三十亿,没了的未婚妻你又怎么赔?”“这个……我……”叶漫漫真是后悔昨天去看那一场拍卖会,那个王冠卖出来的天价和她今天要赔偿的金额,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先生,我们能商量一下吗

“好哇林星辰,原来这不是一早来找你,是昨晚就住在这里,林星辰你当我是什么?我们还有婚约你就婚内出轨带野女人住在一起,亏我这么早来看你,没想到你竟然绿了我,必须退婚,现在就退,马上退,你把订婚协议还给我……”

叶漫漫:……

这倒好了,她是跳进黄河也解释不清楚了。

而且这位苏小姐明明就是带着退婚目的来的,现在竟然改口说是来看林星辰的腿!

帮叶漫漫拿手机下来的阿姨似乎意识到这个时候自己出现是个错误,忙解释:“苏小姐您误会了,这位叶小姐她不是……”

“不是什么?还误会什么?他都将人带回家住着了,他心里有我这个未婚妻吗?”苏小娇说着就眼睛通红哭了起来,“林星辰你就是一个混蛋,花心大萝卜,渣男,我看错你了。”

叶漫漫无可奈何的看向林星辰,她是一个字都不敢说了。

“越野。”林星辰冷冷出声,“去书房取婚书。”

“辰少,三思啊,您和苏小姐的婚约是两家家长定下的,这要是就退了,怎么和家里交代?”越野劝说。

“是啊少爷,这婚不能退。”

“少爷……”

所有人都劝林星辰,叶漫漫也出声劝解:“林先生您可不要意气用事,婚姻毕竟是大事……”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苏小娇没好气的朝着叶漫漫一通吼将她声音打断,转头又朝林星辰发脾气,“把婚书还给我,你有本事金屋藏娇有本事出轨,没有本事退婚吗?”

“越野,去取婚书!”林星辰的声音愈加生冷,越野不敢怠慢,叹息一声只得去取了婚书。

很快,越野下来,他本想将婚书给林星辰,却被苏小娇一把夺过。

得到自己想要的,苏小娇顿时心情愉悦:“以后我和你就再也没有关系了,你想金屋藏谁就藏谁,退婚的事情,你自己去和你们家里说,不然我将你婚内出轨的事情告诉他们。”

一通叫嚣后,苏小娇走得趾高气扬。

阿姨和管家都劝林星辰,说他这是何苦,林星辰不耐烦的揉了揉太阳穴:“都退下。”

他心情看似很不好,没人敢忤逆,很快都退下去,包括越野,独留叶漫漫在那里,紧张又害怕。

林星辰低头沉思,空气格外压抑。

心虚的叶漫漫最终出声:“林先生,其实你应该看得出来,那位苏小姐本身就是为了找你错处要和你退婚的。”

“你这么说,是要和自己撇清关系?”林星辰悠然抬头,危险的目光落在叶漫漫身上。

叶漫漫一个激灵,连忙摇头:“林先生你误会了,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

“你当然有责任,若不是你撞我害我断了腿进了医院,项目就不会被别人抢走,她也不会这么早和我退婚。”

林星辰冷冰冰的声音溢出唇间,“叶小姐,你害我丢了项目,没了未婚妻,打算怎么赔?”

“我……”

叶漫漫无言以对,细算下来,她的确难辞其咎。

可三十亿外加一个未婚妻,她实在是赔不起。

看出她的迟疑,林星辰再次出声:“叶小姐昨日不是说多少钱都给吗?”

“可是这三十亿……”叶漫漫面色纠结,“就算是把我卖了,叶脉不到这么多钱。”

林星辰嗤了一声:“就算将你卖三十亿,没了的未婚妻你又怎么赔?”

“这个……我……”

叶漫漫真是后悔昨天去看那一场拍卖会,那个王冠卖出来的天价和她今天要赔偿的金额,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怎么,叶小姐这支支吾吾的,莫非是要将你自己赔给我?”

“林先生您误会了,您高大威武英俊帅气,我怎么配得上。”

“倒也是。”林星辰并不谦虚,接受了叶漫漫的夸奖,“三十亿外加一个未婚妻,叶小姐可以好好想想如何来赔偿我。”

“林先生,我们能再商量一下吗?”叶漫漫试探性的问。

林星辰没有理会她,打电话喊来了越野:“送叶小姐离开,留下她的联系方式和身份证号码,免得她开溜。”

“是。”越野领命,送叶漫漫出了大厅。

大门外,越野记下叶漫漫的所有信息,并提醒:“叶小姐,你千万不要想着跑路,要是被辰少发现抓了回来,后果会很严重,另外,辰少说了,一个星期内你需要给出事情的解决方案,不然,就只能法庭上见了。”

“哦对了,这期间要是辰少想出了解决的办法,会联系你,希望叶小姐随时保持电话畅通,并随传随到。”

“叶小姐你会骑摩托车,一定也会开车吧,因为昨天带你过来时你的摩托车没有一道拖来,这辆车借给叶小姐开,车上装了定位系统,如果叶小姐的车离开A市或者超过24小时没有动,辰少会认为叶小姐你跑了,我们会报警。”

叶漫漫:……

她看起来就那么让人不放心吗?

看着叶漫漫开车离开,越野这才折身进屋:“辰少,叶小姐开着车走了,再三承诺说不会跑路,请您放心。”

“她的资料还没有收集齐?”林星辰冷冰冰问,略有不悦。

“有些复杂,还在收集中。”

“什么时候办事效率怎么底了?”

“我再催催。”越野一通电话过去,挂断后给林星辰回复,“今天傍晚能全部出来。”

林星辰若有所思没有回应,越野犹豫了一下又开口:“辰少,苏小娇这边我已经安排她和她的家人出国定居,这辈子都不会回来,更不会出现在您和叶小姐的面前。”

“嗯。”

越野松了一口气,这辰少为了留住叶小姐做的这一场戏,还真是大手笔。

……

叶漫漫开车进入市区,直奔叶家别墅所在地。

这次回来A市,不仅仅是要和墨笙退婚,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她得弄清楚自己究竟是不是叶家的孩子。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势必就要回叶家。

当年叶欣雅一句“就你这个外人一直被蒙在鼓里”,让她甚至没有勇气去向自己喊了二十年的父母问个清楚明白。

:还嫌害得我们叶家不够

她始终不相信,那个生活了二十年的家不是她的家,纵然父母对她冷漠,可是爷爷疼她,她和墨笙的婚事便是爷爷替她定下的,希望她嫁一个好人家。

如今,她早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今天便要弄清楚这件事究竟是叶欣雅当初的随口一说,还是确实其事!

叶家别墅林立在天水湾小区中,独栋洋房面积甚广,内院很大,叶漫漫对院子里的秋千印象最深。

这两年叶家将别墅上下重新翻修过,景色几乎都变了,唯有那个秋千被保留了下来。

因为那是叶欣雅最喜欢的。

管家张叔从一出来就发现了叶漫漫,因为多年不见,张叔没有认出她,上前就问:“你好,你找谁?”

叶漫漫转头,笑容飞扬:“张叔,许久不见呀。”

张叔怔了一下才将她认出:“是二小姐,二小姐快屋里请,二小姐你有没有吃早饭?我去让厨房……”

“张叔不用客气,我不会耽搁太久。”叶漫漫叫住了张叔。

“二小姐你才回来就又要走吗?”

“我有别的事。”叶漫漫淡淡一笑,“大姐在家吗?”

“在,在呢。”张叔兴高采烈的拉着叶漫漫进屋,并且大声喊,“夫人,大小姐你们快看,是二小姐回来了。”

叶欣雅正准备出门,听到张叔这话脸上的笑容瞬间不复存在,然后就看到叶漫漫跟在张叔后面进来。

“张叔,你别那么大声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家是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叶欣雅不满的说,叶漫漫回来,可不就是最不好的事情嘛。

张叔也是略微尴尬,他重新解释:“大小姐,是漫漫小姐回来了,你不开心吗?”

“有什么好开心的?”叶欣雅的母亲杜韵冷冷的说,只见她走上前看了一眼大变样的叶漫漫,语气不悦道,“叶漫漫你走都走了又会来做什么?你是还嫌害得我们叶家不够吗?”

听闻这话,张叔有些傻眼。

夫人平日待人温和,怎么会对漫漫小姐说出这样无情的话来?

“叶漫漫,你当初有本事逃跑,怎么没有本事一辈子不回来?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离开,墨家是怎么对我们叶家的?”叶欣雅也是冷语相对,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在了叶漫漫身上。

“姐,我怎么不知道墨家对叶家怎么了?我只是听说大姐你成了名正言顺的墨少夫人,这也算墨家对付叶家吗?”叶漫漫笑问,满口都是讽刺的意思。

叶欣雅如何听不出话中意思,她冷眼盯着叶漫漫,正欲开口就听叶漫漫又出了声:“二位也不用对我冷言冷语,今天回来我只为一件事情。”

话锋一转,叶漫漫的目光忽然落在杜韵脸上,眸光锐利如要将人刺穿。

紧接着,只听她一字一顿道:“当年叶欣雅说我不是叶家的女儿,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

她的声音很冷,仿佛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让整个大厅的空气都凝滞起来。

“二小姐你在说胡说什么呢,你姓叶,当然是叶家的孩子。”最先反应过来的张叔他赶忙劝说。

“张叔你闭嘴,你知道什么,她根本就不是我们叶家的孩子!”叶欣雅悠然出声,声音之大,在大厅里不停回荡。

张叔不敢相信:“大小姐,这怎么会……”

“怎么不会,她本来就不是!”

叶欣雅气势凌人的逼近叶漫漫,语调激扬又郑重,“叶漫漫你听着,当年我说你不是叶家的孩子不是我妹妹,今天我照样这样说,你,叶漫漫,不是叶家的孩子,你的血液,和叶家没有半毛钱关系,你就是一个外人,就是一个冒牌货,叶家养你二十年你不知道感恩戴德就算了,竟然还恩将仇报陷叶家于不仁不义,你就是一个养不熟的白眼儿狼!”

“冒牌货?”叶漫漫咧嘴一笑,眼中满是戏谑,“和墨笙订婚的人是我,可是你鸠占鹊巢以墨少夫人自居,又算不算冒牌货呢我亲爱的叶大小姐?”

“叶漫漫你才是冒牌货!”叶欣雅最不能忍受被戳穿她是假的墨少夫人,怒意当下扬手就朝叶漫漫打过去。

叶漫漫故意戳痛叶欣雅的软肋激她动手,看着她手甩过来,叶漫漫眼疾手快抬手,准确握住了叶欣雅的手腕。

她力气出奇的大,叶欣雅挣脱不开:“叶漫漫你给我放手!”

叶漫漫没有听她说,一个用力将叶欣雅的手反剪到背后,叶欣雅弯腰被控制不能动弹,手腕的扭痛令她惊呼。

“叶漫漫你这个疯子,你快放了欣雅,不然我报警抓你!”杜韵没料到叶漫漫竟然还手,她竟然忘记了叶漫漫从小就喜欢男孩子才喜欢的武术,学了不少的跆拳道散打。

真要是打架,叶欣雅哪里是她的对手。

“你赶紧放了欣雅,你得罪墨家在先,墨笙恨你入骨,若是我们将你交给他,你以为你还有好日子过?你放了欣雅我会让你平安离开……”

叶漫漫实在懒得听杜韵的这些幼稚之言,手往上提,叶欣雅又是惨叫一声。

痛极了的叶欣雅忍不住破口大骂:“叶漫漫你个贱人,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你敢再多说一个字,我就卸了你胳膊,等你残废了看墨笙还要不要你?”叶漫漫冷声冷语,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蹦出,同时手再往上提,叶欣雅立刻不敢再说话,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流,花了精致的妆容。

“叶漫漫你敢,我报警了!”

杜韵也是被吓到,摸出电话就拨了出去。

叶漫漫带着同归于尽的气势:“我保证在警察来之前先让叶欣雅瘫痪!”

“你……”

杜韵吓得赶紧将电话挂断:“叶漫漫你不要发疯,你要是伤了欣雅对你没有好处,你要什么,你究竟要什么?”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我究竟是不是你们的孩子!”叶漫漫执着于一个答案,仿佛不死不休。

小说《总裁又在求负责》 第7章 :林先生,我们能商量一下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