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宿主是白莲圣母

更新时间:2021-04-01 13:37:00

快穿之宿主是白莲圣母 已完结

快穿之宿主是白莲圣母

来源:微阅云 作者:千寒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新娘子这要干什么?”“新郎呢?怎么不见人,去哪儿了?”“婚礼上出新故事,快给我打开手机录像,下一个点击破亿的主播,就是我了!”“……”看着台下唐家父母的不解和疑惑,以及旁的一些人,震惊、好笑……各种情绪扑面而来,系统担忧道:“宿主稳住,我很快就来救你。”说完,它又是一阵忙音,彻底的消失了。这种场面谈不上大,唐暖压根不放在眼里,继续道:“由于旧新郎已经和我的绿茶闺蜜苏颖搅合在一起了,所以我将会从现场,挑选一位幸运儿来娶我……所以,谁有这个荣幸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神秘的小叔

一群人看见唐暖上了高台,顿时讨论起来。

“新娘子这要干什么?”

“新郎呢?怎么不见人,去哪儿了?”

“婚礼上出新故事,快给我打开手机录像,下一个点击破亿的主播,就是我了!”

“……”

看着台下唐家父母的不解和疑惑,以及旁的一些人,震惊、好笑……各种情绪扑面而来,系统担忧道:“宿主稳住,我很快就来救你。”

说完,它又是一阵忙音,彻底的消失了。

这种场面谈不上大,唐暖压根不放在眼里,继续道:“由于旧新郎已经和我的绿茶闺蜜苏颖搅合在一起了,所以我将会从现场,挑选一位幸运儿来娶我……所以,谁有这个荣幸呢?”

唐暖懒洋洋的站在高台上。

她来到这里自然是要改变女主的命运,自然不会随性到这种地步。

说出这番话,为的就是闹得大一点、再大一点罢了!

“小暖,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快给我下来!”唐母咆哮一声,急匆匆的上台。

唐父脸色也阴沉得滴水。

“别过来!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唐暖看着近在咫尺的唐母,双眸冷冽。

“我生你养你,你还敢对我杀了我不成?丢人现眼的,赶紧给我下来,待会儿景家的人到了,见你这样,要是悔婚了可怎么好啊!”唐母上前就要拉扯唐暖。

“生我养我,就可以随便把我塞给一个见谁都发情的畜生?你确定是亲生的?”

唐暖看着步步逼近的唐母,退后几步,将女主郁在心底至死都没问出的话脱口而出。

话音落下,满场哗然。

唐父大骂一声‘废物’,上台便要强行将唐暖扯下去,就在这时,大厅‘嘎吱’被人从外推开,一道笔挺如松的身影渡步而进。

婚礼在即,现在才姗姗来迟的,除了景家的人,再无其他。

但来者的面容陌生,就连唐暖也一时没认出来。

不过能出席景越的婚礼,在景家地位必然超然。

宾客揶揄的目光落到唐暖的身上,在捕捉到她惊讶的神色间,更为热切。

唐暖没有心思去管别人的看法,满脑子里都是问号。

“系统,他是谁?为什么任务详情里面从未没出现过?”

唐暖的疑惑并未得到系统的解答,先前还一直说担心她担心她,紧要关头竟然掉链子,果然男人都不可信,哪怕是一个系统!

在唐暖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的时候,男人深邃的鹰眸不紧不慢的落到了她身上。

“你——”

他缓慢开口。

话还没说完,其他宾客却都齐刷刷炸了个底朝天。

“好戏来了,新娘子婚礼要换新郎,新郎那边的人来压场,真是精彩啊!”

“听说景越虽然是长孙,但头上也有人压着,如果爆出丑闻,景家怕是不会轻易罢休,这位漂亮的新娘子,注定香消玉殒,就连家族也……”

……

听着宾客的议论,唐家父母均是脸色大变,唐母眼中厉色一闪,抬手便要给唐暖一耳光,好让景家的人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唐暖一个人自作主张的,和唐家没有关系。

然而,这巴掌在落下的瞬间,却被人半道拦截。

唐暖看着那个男人快步过来,抬手便抓住了唐母落下的手,似笑非笑的看向她,一字一句道——

“你觉得我像不像那个幸运儿?”

什么?!

唐暖第一次发现任务方向有些脱轨、不可控。

“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景源成的人了。”

景源成……

这名字闻所未闻,唐暖黛眉紧蹙,正要开口间,一声咆哮传来。

“唐暖,你竟然真的敢给我戴绿帽子!”

一转身,景越便怒气滔天的冲上了高台,只是从他角度来看,根本看不到景源成的模样。

唐家父母连忙上前对景越赔不是。

苏颖尖声叫道:“天啊,小暖你太过分了……阿越不过是偶尔偷腥一下,可你居然当着那么多人,你简直就是个荡妇!”

荡妇?

唐暖看着苏颖这幅横眉冷眼的模样,索性将景源成的事情抛到后面。

反正也是景家的人,到时候让他和景越互咬就是了。

可没想到的是,唐暖还没开始撕逼,一个巴掌便落到了苏颖的脸上,和唐暖留下的痕迹刚好一左一右,相衬至极。

打了人的景源成也缓缓的转过了身,冷眼扫过众人。

“啊!”

苏颖发疯般咆哮,一巴掌又一巴掌,火辣辣的痛感灼烧着她的神经,她直接扑向景源成,嘶吼道:“你打我,你该死!”

景源成此举像是火烧后备箱似得将苏颖的怒火引了过去,唐暖紧皱的眉头稍稍松缓了几分,正想看看景源成怎么应付苏颖时,景越竟然主动将苏颖一把推开。

“阿越……”苏颖摔倒在地,哭的梨花带雨。

然而景越一眼都不曾施舍,反而厉喝一声:“滚开!”

转头,他表情严肃的对着景源成弯下了腰,恭敬喊道:“小叔。”

小叔?!

唐暖脑子里像是‘轰’的一声炸开,“系统,系统你赶紧出来,这什么小叔,到底怎么回事?”

躺尸许久的系统这次终于成功诈尸,慢悠悠道:“宿主,你先说刚刚打绿茶的时候,爽不爽?”

“爽到是爽……不对,你先告诉,为什么任务详情里,没有这个劳什子的小叔,他到底……”

唐暖正逼问系统时,眼前突然一片阴影洒落,一抬头便撞进景源成的眸中,他一字一句道:“老婆,你在走什么神?”

离婚

景源成这要人命的话语,让唐暖头皮一阵发麻。

似乎,这个人除了不可控,但各方面,刚刚好的都碾压了景越,若是加以利用,不失为一把好刀啊!

感受到唐暖的心里活动,系统弱弱的道:“宿主,请你做个人,善良点儿。”

唐暖选择性忽略掉系统的话,直勾勾的对着景源成这张妖孽的脸,嫣然一笑:“叫什么老婆呢,我虽然瞧不上你侄子,但名义上,好像——”

不知道是不是唐暖的错觉,在说出这番话之前,景源成的脸便僵了僵,而听到这番话后,似乎转好了些许。

“离婚就是了。”景源成语气平静得仿佛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而一旁的景越,犹如背景板,压根没人理会他。

唐父唐母更是看着景源成的目光,犹如一只金龟婿般闪闪发光。

唐暖黛眉轻佻,似娇嗔道:“可要离婚,我得拿一半财产,加上我本来就不是过错方,所以财产分割,我要八成!”

她抬起手,比了个‘八’的手势,笑的像个狐狸。

眼看景源成张口就要应下,景越再也憋不住了,坚定拒绝道:“这不可能!唐暖,你才嫁给我几天,凭什么分你八成,就算给你十块钱,那也是我心肠好,赏你的!”

“哟,景少这就不认账了?要不要我把你和我‘好闺蜜’刚刚在更衣室用的什么姿势说出来,你才会明白,现在不是你的主场?”唐暖似笑非笑,眼角余光瞥见盯着景源成虎视眈眈的唐父唐母,顿时有了计划。

“爸,妈,分明是景越先出轨苏颖,在婚礼上给我难堪,如今他却这么说,女儿娇弱,实在没有力气和这种人渣辩解,求爸妈帮帮我吧!”

唐暖登时便拿出了小白花的戏码,这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不禁怀疑刚刚那个站到高台上要说换新郎的,和她是不是同一个人。

系统不禁竖起了大拇指:“666……”

唐父唐母听到唐暖的话,也反应过来了刚刚景越这混账对离婚的反应,泼辣的唐母上前一步拦住景越:“女婿,当初领证的时候你对我们信誓旦旦,现在转眼就和别的人搅合在一起,亏我刚刚还觉得小暖是胡说,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你居然不认账,连财产都不分,怎么,当我们老了,可以随便欺负了?”

唐父附和道:“和小暖离婚,不然就你出轨这件事,就足以让你,在景家的族谱里,成为唯一的污点!”

一旁的景源成淡淡看着,虽然没开口,但周身气势却稳稳的压制着景越。

这分明是他的主场,可就因为一个景源成,他便沦落到了任人宰割的地步了。

恨,景越极端的恨!

这时,苏颖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自认为安慰一般的靠近景越,却在一瞬间,被眼尖的唐母给抓住了把柄,“看看,大家伙都看看,苏颖这小贱蹄子到这个时候,还敢贴到景越的身上去,先前什么出轨咱们没见到,现在,哼!”

听到唐母的话,苏颖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看向景越,“阿越,现在……我们怎么办啊!”

说道最后,她都有些想哭了,但景越却如避蛇蝎的朝旁边让了一步。

一抬头,苏颖便看见了被景源成护在身后的唐暖,笑的那么开心,跟狼狈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嘲讽。

“唐暖,你这个贱人,若不是你——”

苏颖嘶吼着就朝唐暖扑了过去,但景越却意外的比人反应快了三分,一把将苏颖制住。

他本来还在想怎么应对如今的尴尬情况,苏颖这个蠢货就屡屡的给他送人头,简直是猪队友!

景越为难的说道:“小叔,我和苏颖什么都没有,但现在好歹是我的婚礼,伴娘精神出了意外,我先送她去医院。至于离婚,这是我和唐暖的事,还请你不要插手!”

这番话说的不可谓不漂亮。

可惜,景源成却伸手一搂,将唐暖单薄的肩膀揽入怀中,“唐暖是我的女人,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闻言,唐暖小心脏有些跳的有点加速,忍不住对系统道:“这个景源成,还不赖啊,我喜欢这种霸道类型,奈斯!”

系统没有回应,但唐暖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迅速的配合着景源成道:“侄子说话倒打一耙,伤透婶婶的心啊!”

‘婶婶’两个字让景越眼皮跳了跳,咬牙切齿的瞪了唐暖一眼,冷声道:“离婚与否,事后再谈。婶婶?怕是你想的太多!”

景越说完,也不去看景源成,直接拽着发疯一般的苏颖离了场。

新郎走了,婚礼自然也不可能按照唐暖的意思,换个新郎继续,唐父唐母赔笑、忍痛着将份子钱一一还了回去,转头看见景源成与唐暖站在一起,夫妻两眼神顿时活络起来了。

“女婿啊,你既然是景越的小叔,为什么先前没听说过你啊?”唐母上前打探道。

这个问题,唐暖也很奇怪。

景源成微微一笑,淡然解释道:“我是老爷子的老来子,我妈早产生下的我,所以从小身体不好,养在国外,这几年恢复了,这才计划着回来的。”

“那你怎么和我家小暖认识的啊?”

唐母发扬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传统,一个劲儿的追问,但景源成仿佛是说谎话前打了草稿一样,开口就道:“先前在网上认识,一直想要了解小暖,后来听说她要嫁给我侄子,就特地来阻止。幸好,小暖也聪明,自己就发现了不对劲。”

言语间,竟然是满满对唐暖的宠溺和赞赏。

就连唐暖本人都咂舌,对系统道:“要不是我又翻了翻任务详情,我还真要信了他的邪了。统儿,你说他什么来路,为什么要帮我?”

小说《快穿之宿主是白莲圣母》 第2章 神秘的小叔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