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金牌黄商:我就想摆个地摊

更新时间:2021-03-30 09:47:55

金牌黄商:我就想摆个地摊 已完结

金牌黄商:我就想摆个地摊

来源:微阅云 作者:萌萌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是,”萧月山点点头,“父皇有所不知,儿臣的人找到了周小姐,只是她不愿回京,儿臣也没有勉强,但带回来了她的手书一封。”说完将手书呈于御前。周秀以草书名动京城,不少茶楼还挂着她的佳作,不可能有人模仿伪造手书。故而一听这话,周德险些跌坐在地,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完了。果不其然,皇帝看完之后狠狠一拍御案,指着周德呵斥:“简直荒谬!”轻飘飘的手书砸在他的脸上,上面只写着一句话:放我者,女父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简直荒谬!-萌萌

小太监扯着尖利的嗓子报道:“宣——周氏婢女采月觐见——”

这一声实打实喊在了周德的心上,他顿觉眼前发黑。

李不言则微微挑眉,她让萧月山去寻周家姐姐下落,他手脚倒快,且似乎是早就知道了有人会拿此事做文章,果然再老实的小狐狸那也是老狐狸生的。

采月进了大殿分外惶恐跪下哆嗦道:“奴婢采月见过各……各位主子。”

皇帝也没计较,问道:“朕问你,你家小姐呢?”

“小姐她,”采月看了周德一眼,“小姐她已经与人成亲了。”

“?”皇帝坐直了身子,“成亲了,跟谁成的亲,在哪成的亲?”

“回陛下,小姐自小与刘公子相识,可老爷看不上他家中清贫,便不许二人成婚,反而要将小姐嫁给九王爷,小姐终日郁郁寡欢,直到大婚之前,有人突然找到小姐,称可以助她与刘公子私奔,只是她再不许回京城,也不许说自己是周家女儿,小姐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李不言听得嘴角直抽,怪不得周家姐姐每次来买首饰都神情低落,身为准王妃更是愿意做她的模特,让画师将她的背影画出,原来人家压根就不想嫁给萧月山。

此刻,周德鼻尖上都出了汗,看向采月:“大胆贱婢,小姐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竟然学人私奔,好啊,看她回来我不打死她!差点害我误会了王爷,这真是……”

“这真是慈父心肠啊,”李不言接话道,“周大人,采月都说了,周姐姐想也没想就走了,想必您也不会有打死她的机会了。”

奇的是,周德也没反驳,就站在那好似心里有鬼。

事情仿佛告一段落,皇帝摆了摆手道:“事情已经清楚,不过是误会一场,不知周爱卿满不满意。”

“臣不敢,”周德跪下来,“臣多谢陛下明察,是臣的错,不该妄自揣测。”

萧月山却没打算放过他:“父皇,何不问问到底是谁帮了周小姐私奔呢?”

“听这语气你已经知道了?”

“是,”萧月山点点头,“父皇有所不知,儿臣的人找到了周小姐,只是她不愿回京,儿臣也没有勉强,但带回来了她的手书一封。”

说完将手书呈于御前。

周秀以草书名动京城,不少茶楼还挂着她的佳作,不可能有人模仿伪造手书。

故而一听这话,周德险些跌坐在地,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果不其然,皇帝看完之后狠狠一拍御案,指着周德呵斥:“简直荒谬!”

轻飘飘的手书砸在他的脸上,上面只写着一句话:放我者,女父也。

给她与萧月山定亲的是周德,放她跟刘公子私奔的是周德,大殿上哭喊萧月山为凶手的还是周德,怎能不荒谬,简直荒谬之极。

“来人!将周德暂押大牢,择日再审!”

“陛下,陛下!陛下饶命……”

昔日风光无限的御史大人不过短短几个时辰就沦为了阶下囚,李不言看了全过程,第一次对这个世界有了触目惊心的认识。

解决了一桩麻烦,皇帝心里已经很累了,再看下面站着的李守成,不由头疼。

“周德之事已了,老九,跟左相解释解释你与李二小姐的事。”

李守成与萧月山相顾无言。

他仿佛从萧月山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出来控诉,禁不住有点心虚。

萧月山确实委屈,前脚刚从李家出来,后脚他就成了人口贩子,这李大人怎么还两幅面孔。

李不言见此上前一步,福身道:“陛下,臣女与王爷真心相爱,想来父亲是怪女儿没有早说,是女儿的不是,就不劳烦陛下费心了。”

此话正中下怀,皇帝看李不言顺眼很多,笑道:“李二小姐很是懂事。父女之间哪有什么深仇大怨,把话说开也就是了,至于老九,此事你也确实不周到,既钟意人家姑娘就该早早提亲,这样吧,三书六礼皆按正妃规格备齐送去李府,不可怠慢。”

成何体统!-萌萌

萧月山躬身:“是,儿臣省的。”

说完皇帝就要赶人了,李不言眼疾手快架着李守成就出了金銮殿,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一出殿门李守成挣开了自家女儿的钳制,整了整衣裳道:“成何体统!”

“爹啊,不是我说您,皇帝已经很忙了,您能不能别给人家找事了?”

“咳,”李守成瞄了萧月山一眼,气虚道,“还不是你们先斩后奏,我……我也是接受不能……”

萧月山端端正正行了一个礼:“是我思虑不周,还望李大人见谅。”

李守成连忙将人扶起来:“王爷客气了,你们过得好就行。”

“好着呢,您赶紧回府吧,我们也要回去了。”

李不言将亲爹送上马车,自己则和萧月山慢悠悠地沿着宫墙走。

“你说,陛下到底知不知道此事与萧成书有关?”

“知与不知并不重要,”萧月山凝望远处,“父皇是个心中自有沟壑的明君,也厌倦前朝后宫总拿琐事烦他,长此以往,先撂棋盘的说不准是谁。”

恐怕隔墙有耳,李不言没有再问,自掏腰包买了一堆乱七八糟,才跟着萧月山回了府。

入夜,李不言的桃李阁烛火明亮,从中传出萧月山的拒绝:“我不太想……”

李不言却道:“别乱动。”

只见她拿着一个精致华美的紫金冠正往萧月山的头上戴,身子与他贴的很近,萧月山只得绷着劲怕唐突了她。

“搞定,”折腾一番后,李不言后退两步观赏道,“真好看,冠好看,人也好看。”

萧月山无奈道:“可以摘了吗?”

“摘吧,等明日画师上门再戴。”

“?”萧月山将紫金冠放到桌上,“画师来做什么?”

李不言一手支着下巴:“画你……头上的紫金冠啊,只有别人看见你戴的好看,才会掏钱买,有人买才能挣钱,钱啊,王爷,挣吗?”

听见最后一句,萧月山带着几丝不察觉的宠溺应允:“依你。”

转过天,画师一早上门,萧月山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应时一时爽,画时火葬场。

两个时辰动也不能动,脖子彻底僵了,还要应付画师各种神情激愤喊出来的动作。

真的太难了。

李不言知道为难了他,画一画好,连忙伺候萧月山回房歇着,只是还没走到房门口,就见一道倩影立于门前。

她捅了捅萧月山的腰,小声道:“是你府上的那啥吗?要是的话我先回避,不打扰你们。”

说着转身要走,萧月山一把将人拉住:“不是,是军中的军医,神医之徒,所以才一直住在府上。”

李不言点点头,既然不是萧月山的女人,那就没什么可避讳的了。

二人相携而至,墨惜君盈盈一拜,语气委屈:“见过王爷,见过……王妃。”

萧月山纯种冰山,无视了美人的秋波暗送,一心惦记自己的脖子,推开房门边走边说:“军医可是有事?”

“无事,”墨惜君看了李不言一眼,欲言又止。

若她是府上妾室,李不言这会已经知趣走人了,可她只是萧月山的军医,做这种样子给谁看,李不言索性往床上一坐,冲萧月山道:“要不我给你揉揉?”

“不必,只是有些僵硬而已。”

一问一答把墨惜君忘到天边,美人含怨,更委屈了。

“王爷……”

她幽怨道,不知道还以为萧月山始乱终弃呢。

“军医到底有何事,直说吧,不言是本王的王妃,你只当与本王一体。”

他不过是履行当日诺言,可听在墨惜君耳朵里便是伉俪情深。

当即也不吞吞吐吐了,直截了当道:“我听闻王爷为了王妃大肆寻找奇珍宝石,以求王妃欢心。同为女子,我很能理解王妃对于奢华的向往,但我不能苟同王爷为了儿女长情,不顾边陲百姓困苦,所以今儿我不得不犯上直谏。”

口口声声说的王爷,字字句句暗示李不言奢靡浪费,只图荣华富贵。

小说《金牌黄商:我就想摆个地摊》 第7章 简直荒谬!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