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厉总的心尖娇夫人

更新时间:2021-04-04 12:38:01

厉总的心尖娇夫人 连载中

厉总的心尖娇夫人

来源:追书云 作者:笙笙不息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厉景深回到别墅径直往卧室走,整个别墅安静无声,让人感觉不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在。手上的钥匙哗啦啦的响,厉景深低头漫步经心,一把一把地挑着看,最后在钥匙串末尾找到卧室的钥匙。他对准锁孔往逆时针方向转了两圈,只听咔哒一声,门开了,厉景深把这门把往下压缓慢推门进去。房间里很昏暗,窗帘挡住所有的窗户,把光严严实实地挡在了外面,厉景深环视了四周,最后在床上一个角落里看到弓成一团的沈知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厉总的心尖娇夫人: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偌大的房间忽然变得很安静,安静到夏明玥能听清厉景深弹烟灰的声音,星星点点的烟火从他指尖掉落。

夏明玥很少见到厉景深吸烟,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厉景深很少在她面前吸烟,因为照顾她“身体不好”。

夏明玥心里陡然升起不安,她今天本来挺高兴的,因为昨晚她无意间看到了厉景深手机里的短信。

沈知初要和厉景深离婚。

厉景深今早去见沈知初她也是知道的,夏明玥原以为他是迫不及待的去离婚,可他如今阴沉的模样,好像并不是她想的那一回事儿。

“景深,吃饭了。”夏明玥强打起精神,暗示自己不要害怕,厉景深爱了这么多年的人是她,不是沈知初那种嚣张跋扈的女人能抢走的。

厉景深回过神来掐灭手里的烟,来到餐桌前看着夏明玥做的一桌菜。

短短时间就做了三菜一汤出来有荤有素,品相还不错,但和沈知初的手艺比还是差点什么。

怎么又想起那个女人了……厉景深咬紧后牙槽将脑子里的影像给挤掉。

夏明玥坐在对面,捧着碗小口吃饭,时不时的用眼神瞟一眼对方,好几次她嚅动唇瓣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她心里不安带着害怕,怕问出来东西,结果与她想要的大相径庭,她怕失望。

夏明玥是个胆小怕事的女人,一生的野心全用在了厉景深身上,她想让厉景深娶她。

厉景深今天心不在焉,连吃饭都频频走神,夏明玥发现了好几次,最后忍不住的放下手中的碗:“景深,你今天回去和沈知初谈的怎么样?”

长相俊美的人,就连一双手都是出挑的好看,握着筷子,吃饭的动作极其优雅,听到夏明玥的问话,厉景深微微顿了下动作:“什么怎么样?”

夏明玥轻轻咬了下下唇,支支吾吾说:“就你今天和沈知初离婚的事……”

她话刚说完,就感觉到面前男人目光一冷,身体像是被泼了一桶冷水,夏明玥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寒颤,眼神带着怯意。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害怕,厉景深收敛了眸光,说道:“不离婚了。”

是沈知初不离了还是厉景深不愿意离?夏明玥宁愿相信是前者。

“景深,你和沈知初才是真正的夫妻,我充其量不过是你的一个女人,我以前很讨厌第三者,但我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我觉得自己好坏,抢了别人的丈夫,还要别人的血。”

厉景深不喜欢自怨自艾的人,可对夏明玥他有愧疚,面对她多了几分不易多得的耐心。

“我和沈知初签了协议,血是她自愿抽的,你没必要觉得对不起她。”

夏明玥面色愁闷的问道:“景深,如果我身体好了不需要沈知初的血了你会和她离婚吗?还有你当初说过会娶我的话现在还算数吗?”

面对这些问题厉景深一个也回答不上来,或者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刚压下去的情绪莫名又升了起来。

夏明玥跟了他这么多年,一眼就看出来了厉景深心里是怎么想的,她掩饰眼睛里的失落,嘴上说着自我安慰的话。

“景深,我只是不想你因为我一直被逼迫做你不愿意做的事……”

厉景深猛的站起身打断她的话:“我回公司加班,这几天就不上你这里来了。”

“景深……”厉景深走得很快,在夏明玥起身要去追他的时,他已经离开了餐厅。

大门发出老大一声响,她心里震了震,一时不知道该做如何表情。

夏明玥失神地走到窗户边看着楼下的身影,她就这么一直看着,直到看不到影子了还站在原地。

凭什么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她宁愿把树给砍了也不愿意便宜了沈知初。

.......

厉景深回到公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准备收购沈氏,助理赵钱给他发来一份转账记录,他瞟了一眼金额,总共300万。

“所有文件他都签了?”

“签了。”赵钱说道,“昨晚我们几个把那姓沈的给灌醉,拿什么签什么,酒醒后他也没起疑还乖乖的转了300万过来。”

厉景深冷笑一声,这沈家除了沈知初全是一群蠢货。

“三天,把他解决。”厉景深言简意赅。

“三天,厉总这恐怕……”赵钱哭丧脸一脸为难。

厉景深回了他一个眼神叫他自行体会,赵钱看了后立即止声,三天就三天吧。

吩咐完,厉景深回到电脑桌,他看电脑时习惯戴上一副蓝光眼镜保护眼睛,手指按键很快,镜片上一片白光。

赵钱安静地离开办公室,关门时偷瞄了厉景深一眼,脑子里回荡着一个成语,斯文败类。

厉总的心尖娇夫人:厉景深,没有你我又不是不能活

沈知初被关在卧室里三天,她出不去,手机放在外面也联系不上人求救。

第一天还能熬过去,可越到后面身体就越难受。

自来水没有过滤过,实在是渴的受不了了她就喝一点,饿了就把卫生纸给嚼碎吞咽,疼了就吃胃药和止痛药。

为了保持体力沈知初一直躺在床上,身上的冷汗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反复不止,她本就苍白的脸这会儿跟身后的墙差不多,被光一照,感觉人都在变透明。

三天太漫长了,沈知初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觉得时间这么难熬,特别是到了夜晚,呆坐在黑暗里,时间就像停止了一般。

她麻木的闭上眼睛,整个脑子浑浑噩噩,癌症患者身体十分虚弱,稍有不慎就会身体发热引起发烧,她摸了摸自己的头,没有温度计只能靠手试,体温果然上升了。

眼睛干巴巴的疼,睁着酸痛闭着又睡不着,随着时间流动,沈知初的脑子越来越迟钝,就像生了绣的机器变得不灵活起来。

这个时候唯一能支撑她的只有厉景深说的那番话,只要关上三天,她就能出去。

只是什么时候才能到?

她蹭了蹭盖在身上的被褥,再度把头缩进去,环抱着身体紧紧地缩成一团,很奇怪,明明身体裹着被子可身体还是凉嗖嗖的,全身毛孔透着寒气,冷的她脚趾都蜷紧着。

胃好难受,就连挨着的其他器官都在绞痛,仿佛被癌细胞感染,跟着胃一起腐烂,沈知初疼得咬紧后牙槽,嘴里发出咯吱的声响。

……

这时的沈知初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与病痛做斗争上,她不知道的是外面早已天翻地覆。

沈氏遭遇最大危机,股份下跌,沈知初的消失让整个公司人心惶惶。

沈昌南最近也栽了个跟头,他最近投资的一个房产项目变成了煤矿,煤山倒塌,活活埋了32个工人,10人轻伤,15人重伤,还有7人死亡。

非法采矿外加摊上人命,沈昌南不是挨枪子儿就是得把牢底坐穿。

就算把整个沈氏搭进去救他也救不回来,被关了三天的沈知初一夕之间从沈家大小姐沦为罪犯的女儿,网上人人喊骂。

事故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发酵到人人皆知,厉景深看着事情发展的差不多了,准备去接沈知初看看这一出好戏。

法院判决沈昌南的时间就在上午十点,他要带着沈知初亲眼去看看她父亲被判死刑,他想,那时候沈知初的表情一定特别精彩。

本来说关沈知初三天的,结果到第四天早上七点才去接她。

厉景深心情不错,开着车嘴角带着愉悦的微笑。

厉景深回到别墅径直往卧室走,整个别墅安静无声,让人感觉不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在。

手上的钥匙哗啦啦的响,厉景深低头漫步经心,一把一把地挑着看,最后在钥匙串末尾找到卧室的钥匙。

他对准锁孔往逆时针方向转了两圈,只听咔哒一声,门开了,厉景深把这门把往下压缓慢推门进去。

房间里很昏暗,窗帘挡住所有的窗户,把光严严实实地挡在了外面,厉景深环视了四周,最后在床上一个角落里看到弓成一团的沈知初。

他打开灯,轻微的声响就让床上的女人颤抖了一下,厉景深蹙紧眉头。

沈知初在做什么?他都进来了怎么还没有反应?

“沈知初。”厉景深走过去把被子一把掀开,被关了近四天的沈知初,脸色苍白憔悴,唇色呈藕青色,整个人跟个易碎品似的,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

厉景深从未见过这么虚弱的沈知初,心脏莫名地拧了一下,挺疼。

“给我起来,装什么死!”手指一碰到她手臂,才发现她身体冷的像冰一样。

厉景深心里一慌,弯下腰将瘦骨伶仃的沈知初给抱起来,这体重比三天前更轻的,原来,三天不吃饭能瘦这么多。

抱在怀里的感觉就跟在抱一个小孩子,全身上下只剩骨头,还有点硌人。

外面的光有些刺眼,沈知初睫毛颤颤悠悠地抬起,那双漂亮的眸子,里面涣散到聚不拢人影来,空洞的毫无生气。

她终于撑过来了。

沈知初微微仰头看着厉景深的下巴,他的薄唇,鼻子,眼睛,目光一点一点的扫过。

忍了三天的眼泪掉了出来,厉景深感觉到了,头一低,沈知初泪眼朦胧直勾勾地看着他。

沈知初经常目不转睛地看他,里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情,以前厉景深觉得挺恶心的,而如今沈知初的双眼像是失去了光,里面漆黑一片,无论他怎么找也找不到那一点儿深情。

厉景深心里咯噔一下,像是被重锤击中,闷痛不已。

沈知初严重缺水,外加病痛带给她的折磨,整个人像枯了的花,说话都没力气,她扯着嗓子艰难吐出两个字:“去哪?”

厉景深抱着她已经到了停车场:“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她从小就不喜欢进医院,对她而言医院就是悲剧的开始,她妈就是在里面死的。而她的病,去了医院一检查肯定瞒不了厉景深。

厉景深冷漠地睨了她一眼:“不去医院你想死吗?”

我本来就快死了啊,沈知初咳嗽几声牵扯到了胃,她死死按住,湿着眼眶颤颤巍巍地说:“我们……去民政局办离婚吧。”

“你还想和我离婚?”

厉景深此时的脸色冷厉的仿佛寒冬,目光扫在沈知初脸上,阴鸷的像无数把刀子。

沈知初避无可避,她咽了口唾沫,喉咙稍稍湿润后,哑着嗓子顺畅说道:“不然呢?我又不是没你不行,没有你不能活,厉景深你看你把我关了三天,我不也照样好好的吗?”

厉景深抿紧薄唇,他本来站在后车门旁的,听了沈知初这通话后,长腿一跨来到副驾驶,单手抱住沈知初,另只手拉开车门将人放进去。

“既然好好的,那就跟我去另一个地方。”他本来想带她去医院的,不过看来是没必要了,她精神好得很!

他动作粗鲁,丝毫不顾及沈知初的感受,说是放倒不如说是扔,沈知初的头直接撞在了方向盘上,脑袋嗡嗡直响。

厉景深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座,车门关的老大一声响,车间都震了震。

沈知初在车椅上蜷缩成小小一团,她像是哪里痛,脸色很白表情都有些狰狞。

厉景深附身过去,也不顾她坐没坐正,直接扯过安全带把她绑在上面,随后踩着油门掉头驶出去。

沈知初不知道厉景深要把她带去那,车开的很快,路景一闪而过,她是在蓉城长大的,对城市路线很熟悉,看着路边的标牌。

厉景深,这是要带她去刑事法院?

他带她去哪儿做什么?难道要和她打离婚官司?可离婚案也不是直接上法庭,还有夫妻离婚,怎么牵扯上刑事了?

沈知初脑子浑浑噩噩,东想一下,西想一下,把头想疼了也没想出个源头来。

她侧头看着窗外雾蒙蒙的天,厚重的乌云压在房顶上空,像是随时会塌下来一样。

为了让沈知初有体力看完接下来的戏,厉景深把车停在了一家早餐店,他下车也没忘把车给反锁。

沈知初苦涩一笑,就她这身体让她跑她也跑不掉,厉景深倒是对她很自信。

看着厉景深提着一杯粥过来时,沈知初眼神恍惚,直到对方说了句“吃了。”她才反应过来。

沈知初伸手捧住粥,纸杯上的暖意绵绵不断的传递在到她手上,她低下头僵硬的咬住吸管喝了一小口粥。

不得不承认,这是她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粥,那么暖又那么的甜。

眼泪在眼眶里打圈,沈知初醒了醒鼻,心里骂着自己:沈知初你就这点出息?你忘记厉景深侮辱你的话?把你关在卧室不闻不问三天了吗?你怎么好意思感动?

可那是厉景深,是她喜欢了十六年的厉景深啊……她就是那点出息,一颗糖葫芦就能换来真心的人,不然也不会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胃里面装的全是嚼碎的卫生纸,本就胃胀,如今喝点粥下去里面翻江倒海,像是一根棍子在里面绞,沈知初猛的咬紧吸管干呕了一声。

正在开车的厉景深,瞟了她一眼:“怎么,不符合你沈大小姐的口味?”

语气上满是嘲讽,沈知初咬紧牙捂住嘴,将已经涌上喉咙的呕吐物又咽回去,整个口腔都散发着一股酸气,她甚至不敢张嘴,怕微微一嚅动唇瓣就会吐出来。

好疼啊……

沈知初不得不缓缓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抿紧唇瓣。

手里捧着的粥越来越冷,真正在意你的人,在干呕的时候,不是问粥,而是问你的身体。

沈知初将粥贴到自己的心口上,只是已经冷掉的粥再也暖不到她了。

到了法院,厉景深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

沈知初伸手去推车门,推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把车门给推开,最后还是厉景深将门打开拽着她的手下车。

“没用!”

沈知初抿了抿唇没说话。

这次倒是学乖了些,厉景深拿过她手里捏的粥杯,找了个垃圾桶随手扔进去。

沈知初目光跟过去,又若无其事地低下头,长发挡住了她的侧脸让人看不清她的情绪。

也不知道今天是判什么案子,法院门口拥挤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十多辆警车森严的停在门口让人不敢靠近。

除了警车外,沈知初还看到了记者车,心里那股不安感越来越强。

沈知初双腿没多少力气,厉景深揽住她的腰,看似亲近,实则是嫌她走路慢把她拖着往前走。

一些眼尖的人认出来了沈知初,对着她就是一阵指指点点,各种难听的都有。

沈知初隔得远有些没听清,隐隐约约只听到一句。

“自己的爸都快挨枪子儿了,居然还跟男人腻歪,不要脸啊!”

沈知初身上唯一的力量被瞬间抽走,她几乎是瘫软地“挂在”厉景深身上,腿肚子宛如抽筋直打哆嗦。

她僵硬地抬起头看向厉景深,他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冷笑,眼神一如既往的是她看不懂的薄凉嘲讽。

“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沈知初咬牙,她心里其实已经隐约得出来了一个结果,只是那个结果,她光是想想就遍体生寒。

“进去不就知道了,慌什么?”

“我不要进去!厉景深你放我下去,我不要进去,我要回家!”

刚刚还一副垂死的人,这会儿疯狂挣扎,神色癫狂,眼神透着惧怕,像是一个疯子。

“沈知初,你已经猜到了。”厉景深用力圈住她的腰身,步伐加快,嘴角的笑越发讽刺,“现在就受不了了,等会儿你可怎么办?”

小说《厉总的心尖娇夫人》 第12章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试读结束。